未待作年芳

064 皇室那些事

65 落日白马

向珍珠见苏葵像是走神,拍了拍她的肩膀:“想什么呢,上马啊,我来教你。”

苏葵回了回神道:“怎么上?”

苏葵低头看了看脚下的马镫,也都有些高度的,哪只脚踩上去?是先迈左腿还是右腿,然后手该抓哪里爬上马去?这都是些问题。

向珍珠对苏葵的过于细致很是不满:“你怎这么笨啊,左脚踩着马镫,右脚抬上去,手握紧缰绳然后翻身上马!”

华颜也道:“你别管怎么上,每个人有自己的习惯,你感觉怎么上的去便怎么上!”

苏葵却感觉...怎样都上不去。

苏葵先是左手握着缰绳,左脚踩上马镫,奈何这马镫晃得厉害,越是不迈右脚它越晃,它越晃苏葵就愈加不敢迈。

苏葵心里非常的担忧,万一自己这一迈没能成功那会不会把马给拽翻?

华颜和向珍珠互看一眼,皆从对方的眼中读出了恨铁不成钢的的神情。

殊不知,只在荧屏上见过马的苏葵,对这陌生的动物着实是没安全感。

华颜将马缰放到马背上,走近扶上苏葵的腰,“别晃了,迈右脚,上去就成了,放心吧没事儿的!”

苏葵咽了口唾沫腰上借力,翻身迈了上去。

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稳稳的坐在了马背上,“原来这样就行了啊!”

华颜颇为无奈的白她一眼道:“本身就是极容易的事情,你自己吓自己罢了。手握紧缰绳,腿夹紧马腹,试着往前赶一赶马。”

苏葵点了点头,按照华颜的话照做,马儿果然匀速的跑了起来。

听着马蹄噔噔噔在草地上奔跑的声音,心情不由的一阵明快。

苏葵有些激动的喊道:“好快啊!”

身后牵着马,走着都能跟过来的向珍珠和华颜错愕的看着一脸兴奋的苏葵。

向珍珠为难的道:“阿葵,虽然你刚开始学可能会不适应过快的速度,但我觉得你还是试着让马儿跑起来,你看你这马儿根本就是在走....”

苏葵尴尬的笑了几声,轻轻夹紧马腹,试着赶得快些,这马像是懂的她的心意那般,加快了些速度。

二人跟着指导了近半个时辰,也并没出什么状况,又细细叮嘱了不亦乐乎的苏葵一番,便赛起了马来。

苏葵望见二人英姿飒爽策马奔腾,衣袂翻飞的背影不由一阵羡慕,再看看自己小白马如闲庭漫步般,觉得这差距真不是一星半点。

待苏葵一门心思放在琢磨技巧上的时候,耳畔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愈来愈近。

“是苏二小姐啊,近来身体可好?”

苏葵闻声下意识勒住手中的缰绳,缓缓停下,转头望去竟是明水浣。

“多谢明小姐挂心,我近来身体好了很多。”

明水浣点了点头,对苏葵一笑,这笑犹如万花齐放般明丽,险些让没什么出息的苏葵跌下了马。

明水浣策马靠近苏葵浅笑着道,“如此便好,以前竟不知苏小姐会骑马。”

明水浣身上若有若无的幽香飘进苏葵的呼吸里,更让苏葵觉着有些恍惚,暗道莫说男人了,就连自己这个女子都觉着没什么抵抗力。

苏葵定了定神答道:“我哪里会骑什么马,今日不过是陪朋友过来,觉着好奇便试着学学看。”

“哦?不知苏小姐陪哪位朋友过来的?”

明水浣有此一问也不足为奇,毕竟之前这位苏小姐着实是没什么朋友可言。

苏葵笑笑道:“是我爹至交的千金,大漠人。”

明水浣了然点头,不再多问。

“水浣,你在这里做什么?”明水浣身后的??王策马缓缓靠近。

明水浣闻声回头,笑着道:“四哥,我方才见苏小姐在这里,便过来打声招呼。”

苏葵抬眼见这四皇子??王还真不能说温润了,说贴切些,就是娘。

生了副狭长的凤眼,皮肤白皙犹胜女子,唇红齿白,更要命的是右眼角下一颗泪痣,更是平添了几分让人心软的柔弱感。

“见过??王。”苏葵颔了颔首。

“说来本王今日竟才第二次见苏小姐,上一面已是数十年前在父皇的寿诞之上了,听闻苏小姐身子向来不是甚好,所以自那以后,苏丞相身边就只跟着苏公子了。”

“现如今臣女身体已经渐有起色,相信下次再见,我爹身边便不会只有家兄一人了。”

??王听罢笑了笑,这一笑不要紧,显得愈加的阴柔了些。

明水浣似笑非笑:“苏小姐这次不仅身体好了许多,人似乎也与之前不同了。”

苏葵默了一默,思及短短几月,自己的生活发生了连天翻地覆都无法形容的改变,遂道:“世事易变,人自然也会不可避免。”

明水浣微微颔首,却听一侧的??王出声道:“那不是景山吗?咱们过去瞧一瞧。”

明水浣望去,果真见一身灰衣的明景山牵着马朝着与自己相反的方向步去。

“苏小姐,水浣就先告辞了,来日再去府上闲叙。”

苏葵点头,只当明水浣再同自己客套,毕竟二人向来不熟,更无闲话可叙。

待二人策马渐渐行去,急促的马蹄声靠近,苏葵便见远处的华颜正朝着自己奔来,挥舞着手中的马鞭。

“阿葵,我赢了,哈哈哈哈!”

紧赶而来的向珍珠不服气的争辩着:“你不就比我先到了十来尺吗,且根本就是因为你的马比我这匹好上太多!”

华颜得意的翘着下巴:“输了就是输了,别找借口!”

向珍珠还是那副愤懑的模样说,“哼,有本事咱们换一换马,再赛一场!”

“凉风可不似你骑着的这匹,当年我可是被它甩下了不下十次,性子可野着呢,不让陌生人挨边儿,你还是省省吧!”

向珍珠自也是懂马之人,清楚性子野的马实是难驯,也不再坚持,只是横竖都觉得不甘心,却又无计可施,心中那股气儿窜来窜去十分难耐。

华颜望向背道而驰的??王和明水浣,靠近了些苏葵,“方才明水浣过来找过你?”

“恩。”

华颜皱了皱眉,小声的道:“自小我就觉得她心思太多,少与她接触些,没有坏处。”

苏葵见华颜这副带些小孩子的口气,笑了笑:“你该不是嫌她长得太好看?算来,她可还是你的远房表姐。”

华颜撅了撅嘴,“她长得好看与否与我何关,什么表姐不表姐的,我额娘与她娘亲根本就未见过几次,成日里四哥五哥的倒是比我喊的还要勤...”

“你们在嘀咕什么?还不想让我听见呐?”黑珍珠本就因为输了面子心中不快,眼下见二人当着自己的面儿窃窃私语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苏葵见她板着一张脸的模样,也知她的性子,偏生平日里二人就是典型的损友,好声好气的说话,还真没有过几次。

眼下见她如此,便想气她一气,“我们在说你就知道吹牛,还说自己是在马背上长大的!”

向珍珠气的涨红了脸,“你再瞎说,我就让你见识见识究竟什么才是在马背上长大的!”

苏葵没能听懂她的意思,“我怎会知道什么才是在马背上长大的?”

向珍珠眼睛微眯,右手手掌支在马背上:“待会儿你便知道了...”

向珍珠手下使力,自马背上飞身而起,没给苏葵反应过来的时间,人已落到了苏葵身后,双手穿过苏葵腰侧夺过缰绳,喝道:“驾!”

马儿“律律~”叫了几声,受惊一般的往前奔去。

苏葵身子猛地往前一晃,惊呼一声急急抓住了马脖子,心率加快。

“慢些!莫要惊到她了!”身后的华颜焦急的喊道。

“哼,能吓到她最好!”向珍珠出声答道,口气中带着恶作剧的嬉笑感。

苏葵来不及埋怨向珍珠,已被这从未体会过的速度给惊呆了,心脏随着密集的马蹄声落下再提起。

视线中的景物飞速的倒退着缩小,速度带出的疾风从耳边呼啸而过,前方半没的昏阳,闪着微弱的暖光。

胸口涨满了一种不明的情绪,苏葵深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仰望着天地交接处的落日,畅快的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哈...”

向珍珠被她颇为豪爽的笑声惊了一惊,与自己料想中苏葵吓得求饶的情形已是偏到了九重天外的距离。

不知觉的便松了些手中的缰绳,马的速度也就跟着缓了下来。

苏葵用手肘捅了捅背后的向珍珠:“你干嘛啊,再快一些!”

向珍珠闻言有些哭笑不得,望着浩瀚的苍穹,也生出了几分豪情来,自打来了卫国,许久都不曾好好骑马奔腾过了。

虽然开始是存着吓一吓苏葵的心思,但也并不想真的吓到她,如今见她不怕,也就不再顾虑,大力的夹了夹马腹,高声的喝着,速度相比之前,自是只增不减。

耳畔的风呼呼作响,心潮愈加澎湃,苏葵有生以来,第一次意识到,原来一个人竟还可以活的这般淋漓畅快。

苏葵咯咯笑着,大声的道:“珍珠,我给你念一首诗!”

“那你念吧!”

苏葵清清嗓子又笑了几声,望着前方的落日,声音稚嫩却有力,“扬尘一骑日照影,我骑白马逐西风,天连绿草侵边际,头顶苍穹步客庭!”

围场里不少人都顿下了动作,被落日下驰骋的白马上那一蓝一白的身影给吸引住了视线,二人的衣角裙带飞绕在一起,远远看去,正如是融入进了蓝天白云之中。

若不是时不时会有那毫无忸怩之感的笑声传来,甚至会让人觉得那分明是一轴被人摊开的画卷,那即将快要消失的落日成了陪衬,却又似流连,迟迟不愿没下。

“说来我还是头一回见除了小凉之外,还能把马骑成这样的女子。”??王的口气,似欣赏似惊叹。

“我骑白马逐西风....不知这二位是哪家府中的千金,我竟不曾听闻过。”明景山饶有兴致的问道。

“这坐在前头的不正是我和水浣方才见过的苏将军的妹妹吗,她身后御马的女子据称是丞相府的来客,非我卫国人。”

明景山似是讶异:“哦?苏家那个命大的药罐子?她几时竟会骑马了?”

明水浣无奈的望向他摇了摇头,“哥,什么药罐子,你说话怎还这般没个轻重...”

??王笑了笑:“方才听她说是头回来马场,应不曾骑过马才是。”

明景山并不理会明水浣的数落,大许也是习惯了,双手抱臂笑道:“这倒不似我印象中的那般没用了...该不是去了阎王那走了一圈,脑子给吓没了?”

明水浣的目光始终不曾离开那抹白色的身影,剪水双眸中似有情绪波动,奈何这双眼睛委实太美,让人无法辨出其中究竟是何种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