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65 落日白马

66 娘炮

三人又各自骑着马在马场中晃悠了几圈后,眼见天色将暗,苏葵才与华颜道了别。

坐在马车里的苏葵,显得比向珍珠还要兴奋。

堆心和垂丝却是郁闷了,心道小姐不是被向小姐缠着去马场的吗,怎么这会儿倒像是向小姐陪小姐玩去了?

“珍珠,若是我要到你这么熟练的境界,最快需得多久?”苏葵一脸兴奋的拽着珍珠的衣袖。

珍珠两只食指交叉在苏葵眼前晃了晃:“起码十年!”

苏葵讶异了一番,遂又没皮脸的道:“你说的那定是寻常人吧,若是像我这种极有天赋的呢?”

向珍珠呵呵笑了几声摇着头:“我说的正是像你这种极有天赋的,换做寻常人的话一般五年的时间就差不多了。”

“为何有天赋的却要比寻常人久上一半的时间?”

“你见过哪个寻常人连上马都不敢上的,且最后还是被别人扶上去的。你会不会觉得你委实太有天赋了些?”

苏葵呆了一呆:“我觉着这代表不了什么,左右我是第一次,仔细些也是应该。而我后来不也是骑得很稳吗?”

黑珍珠冷笑了一声,“呵呵,你的马还不及我走的快,究竟如何才能不稳呢?”

“...这些不打紧的咱们就不提了,后来你载我的时候,我都不觉得怕。你说,这是不是多多少少能说明我在骑马这方面确实是有些天赋的?”

向珍珠拨开马车的帘子,望向外面的青山漫不经心的道:“若是没心肺算得上是天赋的一种...”

待到一行人回到府里的时候,已是过了用晚膳的时辰,大许是一直不见人回来,王管家正守在府门前张望着。

远远见马车驶来,王管家这才露了笑意。

苏葵刚下了马车,他便迎了上去:“小姐回来了。”

苏葵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打心眼儿里一直没把王管家一家三口当作下人瞧过,同家人无甚区别,眼下见王管家在府门前等着自己回来,便主动的解释道:“我们上完香去了郊外,便回的晚了些。”

王管家和蔼的点着头,“小姐该是饿了吧,老爷少爷都在饭厅等着小姐开饭呢。”

苏葵点了点头,并没错过王管家转身低头的时候,眼中一闪而过的忧虑。

当苏葵和向珍珠到了饭厅的时候,却发现多了一位男子黑衣男子。

这人同向珍珠一样有着小麦色的肤色,浓眉大眼,乌黑的头发全部盘起在头顶,用一根白玉簪穿过,比卫国人要高上一些的鼻梁,更显英气。

苏葵心道难道是向珍珠的哥哥,可怎的没听她提起过?

隐隐记得好像听苏天漠说过,向师海还有一子,可才十来岁的年纪,与眼前这位明显是不相符的。

那黑衣男子一见苏葵和向珍珠走了进来,准确来说,应该是一见向珍珠进来,抢在所有人前头惊喜的开口道:“珍珠!”

这厢热情四射,然向珍珠的反应似乎有些不符合常理了。

只见她像是见了鬼一样的瞪着眼睛,“你...原来那劳什子使者果真是你!”

男子毫不介意黑珍珠的态度温柔,竟有些羞涩的道:“就是我嘛,是想给你一个惊喜,所以才特意跟大汗请命,今年由我来出使卫国!人家都在这等你一天了,你怎现在才回来啊!”

苏葵颤了一下,此种长相,怎会生了这般软的一副性子,这不科学。

向珍珠闻言白了他一眼,随苏葵一同走到桌前,嘴里嘀咕着:“惊喜个鬼啊...惊喜”

向师海见她这般,训斥道:“珍珠,怎么说话的?”

西廷玉却不介意:“向叔,珍珠这不是看着我太高兴了,一时没能反应过来吗,我俩自小一同长大,她的脾气我还不比您清楚呀~”

一个呀字的尾音拉的老长,纵使是向师海,也不禁觉得浑身起满了鸡皮疙瘩。

向珍珠丝毫没有对西廷玉替自己说好话的感激,没好气的道:“你既是来办公,不在驿馆呆着,跑来这里做什么?”

苏天漠忙打圆场,“呵呵,西少府是出使到我们卫国来的,我这也是想尽地主之谊招待招待,这才麻烦你爹将人请了过来,珍珠也别站着了,赶紧坐下吧。”

向珍珠闻此,也不好再说什么,便被苏葵扯着落了座。

“珍珠啊,你今日去做什么了呀?这么晚才回来,天黑了在外面多危险啊!”西廷玉话中带笑,笑中又带了些嗔怪。

正给苏葵夹菜的苏烨,动作顿了一顿。

向珍珠看也不看他一脸浓浓的关切之意,不耐烦的道:“骑马去了!”

西廷玉棱角分明的嘴唇张了张,分明是利落带些冷峻的弧度,但自口中传出的语调却十万分的违和。

“呀,你怎能老是做这些危险的事情呢,骑什么马嘛,坐马车坐轿子不都很好,万一摔着磕着的可怎么办?”

向珍珠深吸了口气道:“闭嘴吃饭,待会凉了。”

西廷玉脸红了红,可由于肤色的原因,红的却也不怎明显:“我就知道珍珠,是最最关心我的了...”

除了当事人之外,全桌的人都不约而同的握紧了手中的银箸。

苏天漠半晌才道:“你俩今日去了西郊马场?”

苏葵提起骑马,便喜形于色:“恩,珍珠教我骑马去了。”

苏天漠见她开心,也点头笑道:“爹不反对你多出去走走,珍珠会骑马,有她在爹也放心,但是你万万不可一人独自去马场,知道了吗?”

“爹您放心。”

席间苏葵还是觉得气氛有些不对,特别是身旁的苏烨,自打自己回来之后,他一个字就不曾说过,且还一直皱着眉,饭也没吃上几口。

饭罢,一行人走到府门口恭送这位远道而来的大漠使者西少府。

西廷玉总算还有个男人样儿的拱了拱手,对着众人道:“苏丞相,苏将军,苏小姐,向叔,珍珠你们都进去吧不必再送了!”

“西少府路上小心。”苏烨拱手礼貌的道。

向师海见西廷玉张口似又要寒暄,赶忙打断:“赶紧回去吧,明日一早你不是还要进宫面圣。”

然向师海似乎是忽略了一个问题,像西廷玉这种人,一般情况下,不怎么分得清别人是在打断自己还是意外赶在了自个儿前面说了话。

“向叔,我知道的啦!多谢苏将军关心。”

苏烨干笑几声:“西少府客气了。”

“珍珠,过几日我把事情处理完了之后,再过来找你玩啊~”

向珍珠忙道:“你处理完事情,还是赶紧回大漠吧,别耽搁了时间惹得大汗不悦。”

西廷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走近黑珍珠小声的道:“我同大汗提前说过了,大汗知道我是来寻你,应允了我足足半年呢!”

向珍珠身形一震,半晌道:“我并不是很需要你陪....”

西廷玉丝毫不在意的道:“哎呀,可是我想让你陪嘛!我初次来卫国还想到处看一看呢。”

苏天漠拂了拂手,大许是担心珍珠若是拒绝了他,今夜他是不会走了:“这是应当的,何时西少府想出去,便让烨儿带着你们四处逛一逛,眼下时辰确实也不早了,西少府还是早些回去歇息的好。”

西廷玉走到苏天漠跟前,猛拍着苏天漠的肩膀道:“我就知道,苏丞相最是热情!若是我再诸多推拒,倒是显得矫情了。”

苏天漠的眼角猛跳了几下随即恢复了正常,只笑了几声,不敢再说话,生怕再引出话题。

西廷玉见没人再说话,终究也不再逗留,自顾自的寒暄了一番,恋恋不舍三步一回头的踏上了马车。

众人的目光随着他远去的马车皆是呈现出了丝丝欣慰感。

由于苏葵同苏天漠的院子都在苏府东面,所以苏烨、向师海父女早早便与苏葵和苏天漠分了道回院。

苏葵望着被月光下父女二人紧紧靠在一起的身影,倍感温馨。

盯着那影子好一会儿方低声的道:“爹,今日府里是不是来人了啊”

苏天漠身形微顿,打着哈哈道:“呵呵,不就是西少府过来了吗?”

苏葵抬了抬头,望着他道:“您今日分明是支我出去的,爹,我如今已经长大了,您还打算,什么事情都不让我知道吗?”

苏天漠叹了口气,虽近来苏葵在朝政上也给了自己许多意见,回回都会让自己惊叹,也心知她已经长大成人了。

可做父母的应都是如此,在他的眼里,总还是把苏葵当成孩子看待的,不想给她压力,只想她像其它平凡人家的孩子那般,简简单单的活着。

虽然自己也清楚,出生在将门之后,重臣之家的子女,想要这样活着实在太难,可有些扰心的事情,只要能让她少知道一些,就不愿告诉她。

苏葵见他不语,指着小道两边,开的娇艳的牡丹:“爹您看,这牡丹被咱们养的这么好,护的这么周全,可若有朝一日脱离了咱们的保护,来了一场极大的暴风雨,它的下场又会是怎样的?”

苏天漠自知苏葵在拿花喻己,眉心几跳,定了定神将手抚上苏葵的脑袋,慈爱的道:“莫要胡思乱想,有爹在,定会将阿葵护全的好好的。”

苏葵无奈的摇了摇头,苏天漠这话分明还是想要将自己养在温室里,“爹....”

苏天漠摆了摆手,打断她的坚持,“爹如今也不曾想什么事都瞒着你,今日的事爹已经解决好了,倘若遇上棘手的问题,爹这笨脑袋想不出办法来,自然还要请教我们家的小智囊的。”

苏葵闻言不禁莞尔,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且苏天漠不愿告诉自己,也便不再追问下去。“那您说话可得算话才成。”

“你这丫头,爹何时说话不算数过了?”

苏葵不认同的道:“很多时候...比如上回您说过几日带我和哥哥去吃鸿运楼的珍珠翡翠汤圆,都说了快一个月了...”

“哦?我说过吗?”

“小红,当时你也在场的,还记得吗?”

“老爷,您当时确实是答应了小姐的。”

“呵呵...还真是?爹这些日子给忙忘了,明日便让烨儿带你去吃。”

“爹!说好是您带我和哥哥去,要一起去!”

“好好好,一起去,明日咱们叫上你向叔和珍珠一同去。”

“恩!”

渐渐升高的月亮,将几人的身影越拉越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