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75 中秋不适合杀人

075 中秋不适合杀人

一秒记住,

距离苏葵不足百步远的挽仙楼,若是细细看去,便能望见在那最高的挽月楼上,一位黑衣女子随意的倚在栏杆处,纤手晃动着素白的酒杯,杯中只余了半杯不到的清酒,微眯的凤眼,悠远深邃。

“这般远远看去,倒是像极了夫人”女子轻道,遂仰脸将杯中的半杯酒饮尽。

“铛!”

清脆的撞击声响起,让紧绷着神经的苏葵吓得一抖,低头见那男子正朝着远方望去,赶忙直起了身子,逃之夭夭。

这回倒是动作利索,一刻也未消停,一口气奔出了桃林。

果然,人的潜能都是被逼出来的。

回头见后方没有什么动静,这才敢大口喘气儿,捂着胸口,一副余惊未了的模样。

苏葵无语的望了望已经暗下的天色,只不过想吃顿饭看个月亮,竟也能碰见这事儿?

虽不知到最后那铁面男子为什么会放了自己,但苏葵也明白,这种事还是别抱太大的好奇心为好,好奇不仅能害死猫。

“苏姑娘?”

苏葵被这突然响起的声音惊了一惊,猛地抬起头来,昏暗的暮色中,隐隐一个人影在靠近,待他走近些,方看清竟是黄书航妖修成仙

“黄大哥?你怎会来这里?”苏葵的口气中带了松气。

不由腹诽道:大中秋的,不呆在家里,往这里跑什么?吓死人不偿命啊。

却忽略了自己也是大中秋的跑了出来。

黄书航儒雅的笑了:“我弟弟在这挽仙楼里头当差,今日中秋,这不,带了些月饼给他送来。”

话罢,便扬了扬手中提着的一摞用纸包着的月饼。

“苏姑娘这么晚了,独自一人来这里做甚?”

苏葵讪讪一笑:“本是想过来吃饭的,半途遇上了些事,眼见天色已晚,便打算先回去,改天再来便是。”

黄书航呵呵笑了几声,点着头道:“这桃林的路确实不怎么好走,我头几回也被搞得晕头转向。”

苏葵就点头,不提方才的惊险。

“不过,黄某劝苏姑娘一句,此地还是少来为好。”黄书航敛去笑意,一脸正色的道。

本就对这挽仙楼有些疑心,特别是方才那个诡异的铁面男子,好不容易压下去的好奇心,被黄书航这句话又给生生拽了出来。

“不知黄大哥何出此言?”苏葵半知半解的问道。

黄书航微微眯眼,忽而一笑,竟是带了些精诈的意味:“因为这挽仙楼的饭菜着实太贵,所以还是少来微妙。尽量,不要过来的好。哈哈哈”

苏葵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合着他让自己少来的原因,就是因为这里饭菜价格不菲?

可见他笑得一脸坦然的模样,确实不似作假。

心道可能是因为自己被方才那件事给吓得还没定过神来,以至于神经太敏感,想的太多。

“我记下了那黄大哥还是赶紧去送月饼吧,我也回去了,来日再一同去京韵茶馆听书

。”

黄书航点头:“还别说,自打上回跟苏姑娘畅聊一番后,我现在跟谁唠嗑都觉无趣,根本寻不到有共同看法之人。”

苏葵心道,怪就怪你的想法太先进了。

“苏姑娘还是赶紧回去吧,也免得家人担心。”

苏葵颔首:“恩,那我先走了,改日再会。”

“改日再会!”

“对了黄大哥等一等!”苏葵像是想起了什么,回头对着黄书航的背影喊道。

黄书航不明所以的回头:“苏姑娘还有事?”

“黄大哥,呃这桃林中通往楼前的路似乎太不好走,天色又暗,黄大哥不若走另条路过去?”

黄书航往林中望了一眼,遂点头笑道:“多谢苏姑娘提醒,我向来不走前楼进去,又不是去吃饭,哪里用得着这般大摇大摆,我走那条通往后院儿的路就成!”

虽然听来是苏葵多事了,可也让她放了心,对着黄书航点了头,便转回了身。

黄书航望着苏葵消失在暮色中的背影,眼中俱是欣赏的意味,“这丫头,还真有些意思。”

转身却又摇头叹息着:“唉,我若是早年成了家,女儿也该十几岁咯”

待苏葵走了不到半刻钟,却见载自己来的那位车夫竟还在那里,啪嗒啪嗒的抽着烟锅子雷武裂天全文阅读。

“大叔,你怎么还没走啊?”

车夫见苏葵走来,笑着站了起来:“左右瞎胡晃悠也遇不着什么生意,我琢磨你还要回去的,从这走到街头还要些时间,大晚上的小姑娘一个人又不安全,便想着等上一等。”

这车夫是在苏府门前碰见的苏葵和向珍珠,只当是长的漂亮些的丫鬟去挽仙楼寻主子的。

所以对苏葵说话倒是也不拘泥,毕竟谁信丞相府里的小姐出门连个丫鬟也不带,身上一件值钱的首饰都没有的

却不知,苏葵头上那根玉簪上坠着三四颗看似平常的黑珍珠,却是难寻至极的南海黑珍珠,比黄金还要贵上不止三四倍的价钱。

自然,车夫也不曾见过这东西,只当是普通的珠花,在他眼里,只有金灿灿的首饰才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常戴的。

苏葵感激的道:“如此多谢大叔了。”

车夫摆了摆拿着烟斗的手,笑的慈祥:“赶紧上车吧,若你再晚些出来,估计我也等不及了,今晚中秋家里孩子还等着我吃饭咧!”

苏葵依言上了车,打开马车壁上垂着的粗布帘,望着已点上灯火的挽仙楼,心中万分遗憾。

方才有一瞬间是想同黄书航一起从后院进去的,可天色太晚,若真再花上来回的时间,只怕说什么也赶不上吃团圆饭的时间了,还定要将苏天漠和苏烨给急疯的,包不住再有几个月不敢让自己出门。

“别处的月亮不也是一样的圆,做什么非要去那么高的地方看太迷信了”

苏葵独自念叨着,可惜没怎么安慰到自己不说,且自己都觉得这口气还颇有些吃不着葡萄,喊葡萄酸的味道。

挽月楼。

“属下参加楼主!”

女子只望着此刻显得触手可及的圆月,如同没看到他一般。

耳际几缕青丝随风拂动,一身黑衣似要跟夜色融到一起。

“如果不点灯的话,你能知道我在这里吗?”女子半晌开口,声音低迷。

单膝跪在地上的铁面男子十分不解,却还是恭敬的答道:“若不点灯,属下也知道楼主在此。”

女子眸光亮起:“哦?为何?”

“只要楼主晚上不出去悉查任务,定是要来挽月楼望天的

。”

女子低低笑了几声,似乎是自嘲:“我就说除了夫人怎会还有人能在这么黑的夜里,寻的到我。怎会”

男子见她又将视线放回了夜空,被面具掩盖下的一张脸上浮出一丝急躁,“敢问楼主为何要阻止属下办事?”

之前他一直不懂,为何在十五年前,那时仅有十一岁的金挽池,刚出现的第一天就接任了楼主的位置,而那时,已经十九岁的自己,是前任楼主最看好的接位者。

如果没有她的突然插足,自己现在已经是这座挽仙楼的主人了,是足以呼风唤雨的那个人了!

可就在刚才,自己的银针被酒杯挡住的时候,竟被那股力量冲化成了粉末,而那只寻常的酒杯,别说缺口,就是一丝裂纹也没有重修为邪仙最新章节!

那一刻他除了惊愕,只剩下恐惧!

这个一直看似神经兮兮,说话莫名其妙的女人,究竟有着多么深不可测的功力

金挽池半晌才道:“你说什么?”

铁面男子强压下心中的不满:“方才有人撞见了属下同姚小姐的谈话,属下想灭口,为何楼主要拦着?若是被泄露出去,万一挽仙楼受到波及,上头怪罪下来的话只怕到时属下和楼主都难辞其咎!”

金挽池咯咯笑着:“哦?那么,你可是知错了?”

“我属下不知犯了何错!还请楼主明示。”

本是她拦着自己,何以又成了自己的错了?

“被人撞见,本就是你太过大意,身为一个影子,最基本的便是耳听八方,一个大活人,你之前竟也察觉不到。”

铁面男子暗暗握着:“属下当时确实未去分心注意周围,这点是属下失察!可既然已被发现,一旦有危害到组织的可能,哪怕万分之一,就该当机立断灭口,这不正也是影子最基本的守则吗?”

金挽池挑了挑柳眉,恍然的道:“这我倒是给忘了”

铁面男子觉得有一种想将她扔下楼的冲动,甚至动用了内力来压制着怒气

说规矩的是她,不讲规矩的也是她!

金挽池立直了身子,“这个时辰,黄大哥该是过来送月饼了,一起下去?”

提到这里,铁面男子才稍稍压下了怒火,从地上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跪麻掉的右腿,跟在她身后一同下了楼梯。

走到一半的时候,金挽池突然道:“明家的小姐,你最好离的远些。没结果不说,还会害了你。”

铁面男子身子一顿,自己行事一向隐秘,而成日疯疯癫癫的她又是如何得知的?

随即又生出了不耐的心思,暗骂了声多管闲事,抬高了下颚口气虽恭敬却冷冰的道:“回楼主,这是属下的私事,不劳烦楼主烦心了。”

金挽池不屑的低哼一声,双手负在背后,加快了脚下的步子正色道:“进挽仙楼的那一刻就该知道,你的一切,包括感情生命皆是属于组织的,若你还竟有自己的私事,那么我告诉你,你的死期也不远了。”

铁面男子不禁一楞,随即反问道:“那么楼主呢,今日那位被你救下的姑娘,算不算得上楼主的私心所为?”

金挽池自顾自的一笑,摇着头道:“自然不算,今夜中秋,不适合杀人。”

铁面男子又是一顿气结,这算哪门子道理?

金挽池像是知道他的想法一样,“这是我的道理咯,等你坐上了这个位置,或者有了我这样的武功修为,你也可以这样啊。因为,没人敢说不对嘛就像你一样,最多也只能在心里骂一骂我,对不对?”

“铁面,你知道我最喜欢看别人干什么吗?”

铁面男子暗自瞪了她的背影一眼,尽量压低了声音道:“属下不知。”

“我啊,最喜欢看别人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表情。”

结果,有人吐血了。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075:中秋不适合杀人)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