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74 杀气

074杀气

太安静了,都不知道有没有人在看书...求收藏求评论啦~

“待会咱们各自行动,我可告诉你,莫要拉着我去那什么挽仙楼,我可是有自己的事要办的!”向珍珠听小红说苏天漠同苏烨已出了府,回头对着苏葵道。

苏葵呷了口凉茶,对她的自作多情甚感无语。

二人同乘一辆马车,向珍珠在鸿运楼前下了车,车夫便又载着苏葵,扬鞭朝着挽仙楼赶去。

太阳已沉入西山,天色有些发红,足以预见今夜的好月色。

苏葵并未急着进桃林,而是站在外面打量了一番,这样看来,一条蜿蜒的小路通向楼前却是简单明了,可真入了林子,便觉错杂至极。

只要不转弯就是能到的,可若走错一条岔路,不管你怎么拐,还是得一直错下去了。

想是这样想,可若是真到了里头,那么些路真要一条不错,还是极难的,况且这桃林足足占上了二里地。

苏葵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毕竟方才带路的还是苏烨,竟都被整的迷糊了,更遑论她这个没什么方位感的。

苏葵望了望桃林的高度,灵机一动。

要想不在这桃林中迷路最好的法子是什么?

就是不进桃林!

这桃树都不算太高,若是使上轻功,应不是大问题,毕竟在苏天漠这个高手的培训下,苏葵自觉进步神速,虽没人家练上许多年的那般如履平地,但踩在桃树枝儿飞上一会儿还是可以的。

“正巧试一试,权当练功好了!”苏葵边说边纵身跃上。

奈何只是刚入门,虽然堪堪立在了桃林上方,身子却如何也稳不住,不停的左摆右晃着。

苏葵定着心神,回顾着苏天漠的话,张开双臂控制着平衡力,嘴里念念有词:“静气....凝神凝神!”

半晌下来,总算勉强不那么晃了,幸在生的瘦弱,不然依她这三脚猫的功夫,力气借了还不到一半,桃枝被压折是小,摔了下去可却少不得一顿好疼了。

苏葵微微松了口气,脚下放轻,朝着挽仙楼的方向掠去。

回回不足百步,便要歇上一歇。

本着不逞强,不急躁,边赏景边玩,边练功的心态,这条算不得短的路,倒也真让她快糊弄到了头儿。

苏葵也累得气喘吁吁,抬眼见已不足百步远,琢磨着待会跳下树还需些力气,便弯下了身来,打算大歇上一场,左右不急,不管她歇或不歇,挽仙楼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苏葵猫着身子,双手扶着树枝,寻着几支粗壮的树干,小心的抬了脚,便稳稳的坐了上去,倒是晃也不见晃上一下。

把身子调整成一个舒服的姿势,将手放在脑后的树干上,脑袋枕了上去,双腿不安分的晃荡着,欣赏着静谧的景色,倒是十分惬意。

“会轻功就是好...”苏葵苏葵眯了眯眼,小声的自语着,完全不觉得自己这功夫能不能算得上轻功。

却不敢将身体完全放松,担心全部的力气压上去,会把树干压断。

却不知,就她这身板,要将身下跟她大腿差不多粗的四五根树干压断,只怕要花上不小的功夫。

“你怎么这么时候过来找我。”沙哑低沉却又似妖娆的声音突然响起,让苏葵蓦地醒了神。

“你答应我的事,什么时候能帮我办到?”女子带些胆怯,但却坚定的问道。

“你只需做好我交代你的事,其余的不用去管。我警告你,没收到我的暗号,别再擅自来此找我。”语气里透着一股危险的气息,再与这古怪的音色混合起来,让人起了一层冷汗。

苏葵咽了口唾沫,自桃叶的缝隙下望去,两人竟然就刚好站在自己这棵树下。

这声音听着虽男女不分,可这身形和幞头帽分明是个男子没错。

难不成是私会的男女?苏葵心道,古代私会这事可大可小,明着见兴许也没什么,可这二人偷偷摸摸的,显然就有驳古代的常理了。

且这男人身上的气息这么危险,若是被他发现自己撞破了他们的秘事,难保不会杀人灭口!

明明是有些夸张的想法,可眼前这黑衣男人身上散发出的阴暗气息,一看便不是良善之辈,总而言之,小心些总是好的。

思及此,苏葵更是大气儿不敢出,只盼着这对男女早些离开这里。

女子低低恩了一声,虽是低垂着头,可仍不死心的道:“可你答应我的事至今都未允诺,让我如何...如何能相信你?”

苏葵闻言,更是确定了几分,定是这男子答应上门提亲,却一直迟迟拖延,才惹了人家姑娘怀疑。

“谁?”男子突然转了头,警惕的望向苏葵的方向。

苏葵一时呆住,这男子的装束未免太怪,方才在背后看到,苏葵只以为他带着的是普通书生带的黑色软脚幞头帽,可他转过身才发现,自帽檐旁边不仅垂下一层黑纱,且脸上还带着奇怪的兽图面盔,泛着青黑的冷光,只露出两只眼睛。

即使黑纱掩盖下,一双尖利的眸子却还是让人不寒而栗,虽是隔着茂密的枝叶,苏葵却能清晰的感觉到,他已经看到自己了。

女子低呼一声,顺着男人的视线望去,然而她却没有他那般尖利的眼睛,并未看到藏身在密叶中的苏葵,只惊疑不定的道:“是谁...”

苏葵这回更是傻了,这女子,竟然是姚敏!

纵使与她只见过一次,可那双跟安子如出一辙的眼睛,她死也不会认错!

姚敏这个官家小姐,怎会跟这么‘古怪’的人私会?而且,她不是一心喜欢苏烨,甚至为了离间苏烨和华颜,一度敢将苏小姐退下荷塘的吗?

难道,他们根本不是在私会?可她一个未出阁的女子,若不是去见自己喜欢的人,哪里用得着这般偷偷摸摸?

“出来。”森冷奇怪的声音再次传出,让苏葵打了个寒噤。

听这语气,苏葵更是不敢确定,这男人这么可怕,如若自己真出去,还有活路?

苏葵缓缓直起身子,试图趁其不备赶紧逃走,无论如何都不能束手就擒。

可那男人的眼睛却像是会透视一般,将苏葵还算谨慎的小动作尽收眼底,眼下冷光一现,戴着金属手套的两指伸入怀中,竟是拿出了一枚细短的银针。

苏葵一心注意着脚下,哪里有去分神注意他这小小的动作。

男子轻轻扬起了手,两指间不可查的银针瞄准的正是苏葵的方向。

姚敏眼睛微膛,那晃动在树枝间的玉佩,不正是苏烨随身带的那枚?

她忙的拦下男子的左手,惊慌的对他摇着头。

“你认识这女子?”铁面男子用内力传音道,却看也不看姚敏一眼。

姚敏一呆,女子?

又慌得将视线移到树影中攒动的身影上,由于苏葵此刻已立起了身,虽只是一个背影,却足够让人看出那娇小的身躯绝不是一位男子能有的。

“是她...”姚敏眼神几闪,几不可闻的喃喃道。

对,苏小姐也有一枚同样的玉佩!她方才定是看到自己了,若她回去告诉了苏烨,苏烨会如何想自己?跟男子幽会,且还是一个这么奇怪的男人!

姚敏有些不敢想下去,杀了她?不!她上次在华颜公主手下救过自己一次...

姚敏皱紧着眉头,感情和理智激烈的矛盾着。

“别...别杀她。”姚敏皱着眉,小声的喃喃着,不知是真想劝他,还是觉得说过这句话,自己就能心安理得一些。

铁面男子见她额角淌下的汗水,便知树上的女子定是与姚敏相识。

如此,便更不能留下了。

挥下了她的手,铁面男子将手臂抬高,脚下移了几步,再次瞄准了苏葵。

姚敏双手微颤,心里似乎有个声音在说:你今日若是放了她,等待你的会是什么!你想一想吧!她死在这里,又没人知道是你害的,而且,人也根本不是你杀的!

你没错,错的是她,她不该来这里,一切都是她倒霉罢了,跟你没任何关系!

随即眼中闪过一抹狠厉,猛地抬起了头,小声的自语道:“对,跟我没关系,跟我没任何关系...”

而苏葵清晰的感觉到背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且透着一股腾腾的杀气,竟让她一时不敢动弹分毫。

却不知,这杀气并非自那男人身上散发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