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73 挽仙迷楼

073挽仙迷楼

这些日子,除去雨天,日日都可在马场中寻到苏葵,向珍珠,华颜三人的身影。

可却把西廷玉给苦坏了,日日往苏府里跑,可回回向珍珠都会赶在他前头随苏葵出了府。

不觉间,西廷玉已经将苏葵列为了头号情敌,在他眼里,谁跟向珍珠好,且导致向珍珠跟他不好了的人,便是情敌,且无男女之分。

而今日,苏烨竟也主动提出要陪她们一同去马场,细究之下,方知她二人不在的情况下,苏天漠便与向师海寻借口出去,而落单的苏烨,便是西廷玉发牢骚的对象。

二人也颇为同情苏烨,便带上了这个落单的他。

在马场里与华颜碰头的时候,苏烨却是小吃了一惊,最近华颜对他不比从前黏的紧,他自是感觉得到的。

但眼前这个华颜,变化不可谓不大,一直偏爱紫色、黄色等艳色的她,今日竟是一袭白裙,头发简单挽起,一根簪子也没有。

特别是脸上的表情,那是苏烨,甚至她自己都未曾见过的静美,待她望见苏烨的时候,安静的神情还是被打破了一半,不觉地便露出了欣喜的神色。

“你...你来了。”华颜极力克制住过于激动的神情,尽量放低了声音。

苏烨恩了一声,同之前一样,对她冷漠似冰。

华颜眼神暗了暗,牵着马转了身,翻身而上,回头对着几人道:“老规矩,谁输了谁请吃饭!”

苏葵向珍珠二人应下,同时利落的坐上了马背。

这些日子下来,她已经不是那个连马也不敢上的苏葵了,哪里像向珍珠说的那般,需得学上多少年。

有两位高手成日里毫不保留的在一旁指点,加上苏天漠这些日子也开始教她轻功了,二者虽看似无关,却也有着奇妙的关联,倒是让苏葵融合的极好,进步可谓神速。

虽然回回还是她请吃饭,但回回距离都缩短了不少,就在昨日,只同她们差了五尺不到。

苏烨笑了笑:“可不可以算我一个?”

三人异口同声的鄙视道:“不可以!”

苏烨似是没想到几人的反应这么一致,半晌才觉察到自己被嫌弃了。

华颜冲他一笑:“不管谁输,吃饭都算你一份儿好了,你帮着我们喊开始。”

苏烨见她表情不见其他情绪,也是一笑,“开始!”

华颜被他的笑怔住,他是有多少年不曾见他对自己笑过了?

待到她回过神来,哪里还有向珍珠同苏葵的影子!

华颜又气又羞的咬了咬唇,甩起马鞭狠狠的抽了抽马,狂追而上。

前面的苏葵和向珍珠二人最大的距离不过两尺,几乎是并肩前行,向珍珠撇头轻蔑的道:“别以为有那么一丁点天赋,就能追得上我!”

话罢扬起鞭子,抓紧马鞍,马儿似发狂一般的往前冲去,不消片刻已将苏葵摔在了十丈开外的距离。

苏葵瞪大了眼睛,对向珍珠的驭马之术更是向往的不行,然而却心知这般近乎发癫的马儿绝不是自己能驾驭得了的,也不逞强追她,左右今日这饭是不用自己请了。

但速度却不减分毫,她对骑马从开始的新奇和惊讶,已经变成了发自内心的享受,爱上了这种抛开一切全身心投放进浩瀚天地之中的感觉。

一缕幽香扑鼻,苏葵下意识回头望去方才快速与自己擦肩而过的一群人,却只能望到背影。不同于赛马的苏葵,他们个个都如闲庭漫步般的坐在马上,其中被人拥簇着的一位,却是明黄色的衣袍,上头绣着最尊贵的图案。

应就是太子了吧,苏葵心想。

反正在这马场中,除去特别的围猎活动之外,就算是皇上来了,也是不必下马行礼的,苏葵收回视线,往向珍珠的方向赶去。

马上那个明黄色的身影,若有所思勒住了马,缓缓回头,却只有一个模糊不清的人影,青丝飞扬,更让人无从辨认是何人。

明水浣也他速度慢下,也随之勒马,转头轻声的道:“五哥,怎么了?”

男子却不答她,轻夹马腹,往前行去。

明水浣垂了垂眸,脸上无可避免的闪过一丝失落之情。

??王轻笑了几声,靠近她,轻声的安慰道:“昨夜五皇弟宫里的一个不懂事儿的投了井,平日里很得宠的,他心情不好,你也别往心里头去。”

明水浣似是讶异:“四哥说的可是去年那位卖茶的女子?”

??王摇头:“那个早被他不知丢哪里去了,我说的是...软香坊的前花魁,绯樱姑娘...”

说到最后,??王的声音犹如蚊响。

明水浣却是听皱了秀眉,望向前方那个高高在上的背影,眼波流转。

其实,像他这样的人,肯让自己知道那些秘密,应也是极信任自己的。

那些女人,根本就不是问题,一点儿也不是,他是怎样的人,自己再清楚不过。

其实,自己才是这个世上最了解他的人,也是,唯一一个。

想到这里,不自觉露出了笑意来,眼梢微翘,就只是这般不经意,尚可让花月失色。

??王不禁看痴了去,稍显阴柔的桃花眼中,有莫名的东西流动着。

一处风光,泄露了三两情思,被风拂过,似又不想让人看得真切。

华颜意料之中的垫了底。

苏葵阴险的笑了笑,颇有一雪前耻的意味:“今日去挽仙楼!”

华颜瞪着她道:“你这分明就是报复,平日里你输了咱们可都是去鸿运楼的!”

“回回去鸿运楼,少说也得一百两银子吧!今日去一回挽仙楼,你就喊疼了?”

“不去!我没带那么多银子出来,我哪里想到...想到我会输...”

确然,平日里不必多想,输的定是苏葵。

苏葵大方的笑了:“我带了,借你。”

挽仙楼比与鸿运楼多了份静谧,在王城的最东边,东街本是喧哗地带,可偏偏挽仙楼附近,确实难得的安静。

酒楼方圆近乎二里路,都是栽满了桃树,待到桃花烂漫的季节,可想而知,其美景当真是犹如仙楼一般。

可之所以不如鸿运楼有名气,却是因为其价格高到了让人咋舌的地步,而且除了贵,好像也没什么其它的优势了,并且这好像也算不得什么优势。

只有在桃花盛放的时候,兴许还有人来赏一赏景。

而鸿运楼却成日热闹非凡,地处黄金地段,饭菜又是远近闻名,更是高官贵胄的聚集地,一来二去自然也没人愿意往这里跑了。

苏葵之所以选择来这里,并不纯粹是为了报复华颜,毕竟华颜这种身家,再怎么吃,也不会让她觉得肉疼。

这挽仙楼有一个流传不怎么广,却被苏葵意外听到了的传说。

传言每逢八月十五中秋月圆之夜,登上挽仙楼最高的阁楼之上,可望见嫦娥奔月的神景,若是诚心祈愿,可保一家团圆美满。

因为挽仙楼除了一些皇家的建筑之外,是卫国最高的建筑了,共有七层阁楼,远远望去,堪与圆月等高,所以顶楼又称挽月楼。

开始也是有人会在中秋之夜赶来,只为一睹月宫嫦娥的仙姿,可无奈仙子很忙,没什么空下凡。

时间一久,众人的心思也就熄了火,再也无人相信这个不切实际的传说。

苏葵自然并不是冲着这仙子来的,而是冲着比那个比仙子更加不切实际的传言--可保全家团圆美满。

自从来到这里之后,苏葵与苏家的感情日益加深,兴是前世没安全感的缘故,如今这种状态让她感恩既又不安。

而这个传说,可以说正中她的软肋,怀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思,便敲定了要来挽仙楼观月的想法。

挽仙楼周遭的桃林栽种的方位和距离颇有一番布阵的意味,同迷宫一般,让人费神至极,能通往楼里的也只有一条蜿蜒的小径,二人并肩而行都有些难度,更遑论坐马车进去了。

苏葵四人在桃林里面转了约有半个时辰,未免都有些焦躁。

向珍珠赌气的似的折下一节桃枝,甩到了脚下:“怨不得没人过来,什么鬼地方,挽仙楼...改名叫挽仙迷楼算了,真想做生意哪里有这么干的?这分明是存心刁难人啊。”

几人来的时候,已是早早过了午时,路上耗了不少时辰,如今又耽搁在了这里。

华颜抬头望了望日头:“不然咱们改日再来吧,今晚宫里有中秋夜宴,我还得回去早做准备,眼下还不知几时才能进去。”

苏烨点头,并不避讳身边的华颜:“我同爹说过了,你就同往年一样,不必出席。我和爹还是要入宫的,回去的晚了未免让他等得急。”

苏葵颔首,可望了一望那高高的阁楼,想起那个传说,“哥,小凉,你俩先回去不然,我和珍珠再试一试能不能进去...”

苏烨一副坚决的模样摇着头:“不行,跟我回去,这里怎么看都不像个正经的酒楼,你们两个女儿家的太危险了。”

向珍珠也丝毫不配合:“我才不要在这里打转...”

华颜同是皱眉:“改日我陪你一道来,今日且先回去吧。”

苏葵噎住,见自己被孤立,心知苏烨这副说一不二的直性子,也不自讨没趣,遂点了头。

出去的路倒是好走的很,基本没有分岔,让几人不禁郁闷,来时的那些个岔路究竟到了哪里去了?

马车驶到一半,苏葵状似无意地随手撩开帘子,望着外面热闹的场景,转过头对苏烨道:“哥,不然我和珍珠逛一逛吧,左右我们又不去宫里,回去太早也没事情可做。”

向珍珠这回倒是极配合,“是啊,我们回去还要等你和苏伯伯回来之后,方能吃团圆饭,算来还有四五个时辰呢!”

苏烨扫了二人一眼,淡淡的道:“放老实点。”

向珍珠张了张口,始终没说什么,毕竟,自己确实是存了不怎么老实的心态,前几天便是在鸿运楼撞见了慕冬,今日她琢磨着再去撞一撞的。

而苏葵更是不必说,满心想着挽仙楼的传说,那桃林越是玄奥,苏烨越不让她去,她便越发认定了挽仙楼不同凡响,值得一试。

本就是执拗的性子,这样一来,更是下定决心,非去不可。

而向珍珠,此刻坚定的想法跟苏葵差不了多少,只是将苏葵的挽仙楼换成了她的鸿运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