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72 若嫁一人

072 若嫁一人

其实今晚这宫宴,元盛帝之所以邀了向师海父女,确实是有自己的一番打算的,只是打算之前不曾想到西廷玉,更不知西廷玉智商虽有些不怎么符合自身年纪,但情商还是没受智商过多波及的。

缘由得从大漠减贡一事说起,早朝过罢的元盛帝便让人召了几位心腹大臣进了御书房。

自然,在这之前也是抽空吐了血的。

三位大臣当下一合计,便是义愤填膺,神『色』俱厉,分析了大漠的出发点,设想了其背后隐藏的野心,随后更是批判了大漠此举让人不齿,背信弃义,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元盛帝见他们一副怒不可遏的模样,悠悠一叹,“你们说的这些,朕都知道,不必再细说了星神道最新章节。”?? 未待作年芳72

以明尧之为首的几位大臣一听,即刻高呼圣上英明,皇上真是料事如神云云。

元盛帝又是叹了口气,不由庆幸还好自己被西廷玉一顿好气之后,承受能力强了一个等级不止。

“别说这些没用的了,朕喊你们过来,是要你们想法子解决问题的。”

“依照臣看,他们这分明是在挑衅我朝,此举嚣张至极,想当年,我朝护国公苏老将军,仅带了一支不到千人的军队就将他们打得落花流水,磕头求饶!请皇上即刻下旨,让臣带步讨伐大漠,让他们认清现状,我大卫绝不是他们能辱没的!”

说红了脸的长髯瘦高的中年男子乃是二品骠骑将军周满纶,元妃的亲哥哥,也就是??王的舅舅。

从这名字来看,便不难发现周将军父母对其美好的寄托,满纶,满腹经纶。

所谓人算不如天算,当初被父母打的鼻青脸肿还坚持要学武,离家出走的周满纶,为了证明自己,头脑一热进了苏家大军的行

彼时正是征战的年头儿,『乱』世出英雄不假,但还是出鬼雄的机会比较大一些,当然,更多一部分人是成了无名鬼雄,死在了战场上。

而若是既有幸活命,又立了些战功的,便是成了为数不多的英雄了。

而周满纶便是这为数不多中的一位,而这其中,少不了苏傲群的知遇和提拔。

待到衣锦还家时,却发现双亲早已离世,独独撇了一个小妹在叔婶家寄活,周满纶顿足捶胸,堂堂八尺男儿哭的不能自抑。

哭罢觉得既已无可留恋,第二日便携了妹妹回京,因此女有几分姿『色』,在十六岁的大好年华,被元盛帝看上,一纸皇诏,寥寥几句,踏进了华贵的宫门。

后因产下二公主封了贵人,三年之后又不负众望的生下了四皇子,坐上妃位,赐号元妃。

周满纶可以说是目不识丁也不为过,这些年没怎么打仗,对天下大势也不怎么搞的凌清,一听大漠减贡,自是怒不可遏。

元盛帝对他摆了摆手,无力的道:“看不清现状的是你,如今的大漠,早已不是当年的那个大漠了,你又要他如何继续甘心做个奴才...”

周满纶噎了噎,不再言语。

姚格双手重叠举至胸前高度,恭敬的道:“圣上说的极是,大漠这些年国情大好,国力扎实,又吞并了周遭不少部落,想必早已对年年进贡之事怀有不甘之心。可如今,我朝形势并不适合征战,若真贸然讨伐,必会得不偿失啊!”

“那该如何是好,总不能真让他们这么嚣张下去?岂不是会助长这帮蛮夷的气焰,这回若姑且忍了,谁知道他们是否还会蹬鼻子上脸!”周满纶浓密的胡子抖擞着,精瘦的脸上满是不甘。

元盛帝自是知晓他这有勇无谋的脑子,也不怪罪,毕竟还是自己的小舅子不是,且心里也是有着七分认同周满纶的话的,可真动刀枪,又万万讨不到好处。?? 未待作年芳72

“明尚书可有高见啊?”明尧之并非士族出身,本籍乃是农籍,能从一个世代种田的穷小子,混到如今地步,自然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

可谓是一路走来,一回首全是泪,能有今天的成就,不仅因为其为人谨慎,脑袋里更是装了一堆的阴谋阳谋,和元盛帝倒是有着共同的心得,二人皆是成功的阴谋家代表。

平日里便没少帮元盛帝出主意,见得人的,见不得人的都有,明面上是兵部尚书,背地里却是皇上的得力谋士都市大高手最新章节。

方才元盛帝刚提到减贡之事,他便已经在思量着对策了,自然这对策不会是周满纶的强拼。

“回皇上,大漠之所以这些年富强的如此之快,最大的原因便是因为矿山极多,矿产丰富。”

元盛帝冷哼一声:“你是要朕将这些矿山给抢过来不成?”

明尧之汗了颜,忙解释道:“微臣并无此意,想必陛下当是听过大漠第一富商--向师海。此人虽是一副蛮夷人的模样,但却极有头脑,近年来,手上的矿产更是居上了大漠九成的比例。这次来我朝,便与几位矿商洽谈合作事宜,因事关长久合作,几家的东家都唯恐到时两国交战而有损失,双方一直僵持着不肯压下价格,一时半会儿估计走不了。”

元盛帝虽还是未怎么听明白,但思及明尧之一向的作风,也知他决计不会同自己扯这些无关的话来。

“此人朕确实早有耳闻,听闻还是苏丞相的旧友,已住在他府上多日。”作为皇上,知道这些动向,是最起码的功课。

明尧之点头:“此人有一儿一女,儿子尚幼,可这长女已是过了及笄之年,长相颇好,又深的向师海宠爱,此次向师海来王城,也是将其女带在身边。”

元盛帝眼睛一亮:“哦?可有许下人家?”

明尧之一笑,“回陛下,未曾。”

向珍珠顿了顿道:“便是这样了,你们那什么皇帝,非要将我许给太子为侧妃,西廷玉便胡诌一通,说我是他未过门的妻子,不得已之下,我也只能承认了。”

苏葵讶异一番,不曾想西廷玉竟还急中长智了。

“那也怪不得他了,他不也是好意,若真不管你,只怕你还真没理由拒下此事。”

“所以,我才觉得气不起来西廷玉,可莫名其妙被安上未过门的妻子的名头,便越想越难受。对了,听苏伯伯说宫里不一直想将你塞给太子来着?今日,我们可险些成了姐妹...”

苏葵动了动身子,望着躺在自己身侧的向珍珠,不满的道:“什么叫塞给他?好像我非要嫁他,他死活不愿娶我一般...”

向珍珠却不笑,好一会儿才道:“阿葵,我心里很难受。”

苏葵不以为然,“不就是一个名头,等你回了大漠,皇上也管不住你嫁谁。莫非,你担心西廷玉到时缠着你?可毕竟口说无凭,到时你便死不承认,我就不信他还能强娶你不成!”

苏葵说到最后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情不自禁的向床位挥了挥手,将床帐一把挥的抛出一米的距离,好像西廷玉真的要强娶了向珍珠一般。

向珍珠垂下眸子,摇头道:“我并非担心这个,在来卫国之前,我定不会介意这些的...”?? 未待作年芳72

苏葵很是不解:“那究竟是为何?”

向珍珠叹了几口气,并不说话。

当苏葵已『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向珍珠忽然毫无预兆的搂住了她的腰。

苏葵立刻睁开了眼睛,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警惕的望向向珍珠。

帐外的灯火并未熄掉,苏葵清晰的看到她闭着眼睛,精致的脸上两行清泪蔓延,身子微微抽搐。

苏葵见此,也不推开她,单手晃了晃她的肩膀,声音轻的很,“究竟是怎么了,你倒是说啊,憋在心里不难受啊?”

“阿葵,我发现喜欢一个人,其实真的很不好重生之大地主传奇全文阅读。”半天向珍珠才哽咽的说道,加上其一直闭着眼睛,像极了梦呓。

苏葵不语,她未曾喜欢过谁,还真不能理解究竟怎么个不好法儿。

“这回卫国上下都晓得我是西廷玉的人了,倘若日后我嫁慕公子,他会不会嫌弃我啊?”

隔了好一会儿又抽泣着闷声道:“我也知道,他根本不喜欢我,甚至可能连我姓什么都给忘了,可我...可我就是担心。”

说到这里,眼泪更是有决堤的势头,这副模样与平时她那副大大咧咧的嘴脸,可谓是大相庭径。

苏葵微微皱眉,拍了拍她的肩膀:“不会嫌弃不会嫌弃,若他真心喜欢你,这些都是浮云,定是不会嫌弃的。”

“呜呜...浮云是什么意思啊?若是,若是他不喜欢我呢?”黑珍珠睁开雾蒙蒙的大眼,望着苏葵。

苏葵顿了顿道:“那就不要嫁他,别给他嫌弃你的机会。”

向珍珠思考了一会儿,又开始抽噎:“可我真的很想嫁他,且除了他谁也不想嫁了。”

苏葵咂了咂舌,这回自己可真没什么法子了。

可又不忍见向珍珠继续哭下去,只得绞着脑汁想着怎么把她给糊弄过去。

“呃,我觉得慕公子身上有一种脱尘出俗的气质,并不似那些凡夫俗子,自然也就不会有那些世俗的偏见,肯定是不会嫌弃你的。”苏葵硬着头皮夸赞道,虚伪的程度让她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战。

“真的吗?”

“比你还真...”

向珍珠见她这副正经的模样,带着眼泪突然一笑,点了点头。

苏葵见此也算放了心:“还打算继续哭?明日还想不想见人了,眼睛肿成桃子了要。”

向珍珠吸了吸鼻子,松开苏葵,将眼泪抹干:“明日我们去骑马吧?”

“恩。”

“把小凉子也给约出来。”她口中的小凉子便是二人对华颜的“爱称”了。

“恩。”

“你说,若是今日我真同意嫁给那什么狗屁太子,日后你也嫁给了他,届时我们岂不是嫁给了同一个人?”

“恩。”

“唔,你说咱们俩会不会将你们卫国皇宫都给拆了?把那太子给活活气死过去?”

“恩。”

“你怎么老是恩啊,喂,我还没说完呢!你给我醒一醒!”

这两天被未待的签约合同搞的团团『乱』,呃,由于我本来就是个有些脱线的人~所以导致不是这份少打印了,就是打印错了...昨天晚上终于给搞定了,已经寄出去了,觉得心里的石头也落地了。

签约了我会更加努力的~各位还请放心追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