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78 失眠

078 失眠

一秒记住,

今天一直上不了后台,一直显示什么登陆超时,终于给爬上来了。

由于每日都是这个时辰起身去练功,以至于每到这个时辰苏葵便能自然的睁开眼睛。

然而今日这眼睛睁得好像有些不怎么清醒,迷迷糊糊的间隙,苏葵做了一番极大的思想斗争,终究,强大的情感战胜了羸弱的理智,当事人复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事情还得从昨晚苏葵回府之后的中秋团圆饭说起。

在卫国的习俗里,中秋节夜晚的团圆饭是相当被重视的,不管大官小户,不管多忙,都要一大家子聚在一起吃完这顿饭,寓意人月两圆。

所谓入乡随俗,向师海也早早回来,等着苏天漠和苏烨自宫里回府,聚在一起用膳。

可苏天漠二人还未回来,倒是将西廷玉给等来了,说自己一个人身在异乡,每逢月圆倍思亲之类的,总而言之,要蹭饭。

筵席摆在了后花园,淡淡的百花香扑鼻,一边赏月一边吃饭,和和美美,说说笑笑,本是件极为享受的事情。

可,有西廷玉在,这顿饭的整体气氛,也便可想而知了---呈直线状下降。

然而,更让人抓狂的还在后头,几人为了助兴都喝了些小酒,而西廷玉也凑了凑热闹,谁知半杯酒下去,一个人高马大的俊男子就开始在苏家的后花园撒起了泼来,又是踢腿又是打滚又是哭闹的。

嘴里嘟囔一堆,众人愣是一个字也没能听懂。

可让苏府里的家丁丫鬟侍卫们开了眼界。

让只用了一半的团圆饭,如何也无法继续下去

看得苏葵一度想将他揍晕了事,又不禁怀疑那半杯酒平摊到他那魁梧的身体里,其酒精度怎么计算也不该醉成这样啊。

若不是那烧的红黑的一张脸,和他那个根本没有演戏空间的大脑,苏葵实在无法相信这世上会有人这么容易醉酒。

谁拉他起来他就跟谁不愿意,别看这厮平时柔捏的很,可一身肌肉却不是白长的,前去拉他的家丁们都好挨了一顿,却又不敢伤了西廷玉,最后也只能作罢,任由他去了。

“西廷玉,你够了没有!”

向珍珠委实忍不下去了,大许也是觉得他这回闹的太过分,大过节的在人府中这般耍闹腾。

半躺在地上的西廷玉闻言蓦地噤了声。

就在众人松了一口气儿的时候,一阵杀猪般的哭嚎声响起“珍珠凶我,珍珠凶我!”

向师海叹了口气:“嗨!你说你,这么大声干什么,把他吓哭了,这下可如何是好!”

向珍珠的脸色更沉了一些,气呼呼的冲向在地上打滚哭叫的西廷玉。

几人见状赶忙拽衣服抓胳膊的拉住了她,生怕搞出大事来。

西廷玉无辜的看了众人一眼,更是扯开了嗓子大哭了起来,颇有不将眼泪哭干不罢休的架势落魄嫡女升职记。

苏葵痛苦的捂住了耳朵,看着这混乱的场景。

“西廷玉,你再敢哭下去看老娘不剥了你的皮!”向珍珠气的两眼发红,大声吼道。

西廷玉平日里还算听向珍珠的话,可真回大许是醉的厉害,竟也不买她的账了。

向师海甩了甩发麻的头皮,给了苏天漠一个歉意的眼神,将向珍珠乱挥的胳膊递到小红的手里,强自冷静的走向了不知倦的滚来滚去的西廷玉。

“廷玉乖,廷玉不哭,向叔叔刚才已经骂过珍珠了,咱们起来,地上多脏啊,都弄脏了你的花衣裳,廷玉听话啊”向师海“温柔”的声音,让众人皆是打了个冷战,就连向珍珠也停止了挣扎和怒骂

很明显,这哄小孩的招数很对西廷玉的口味,被向师海拉着坐直了身子,揉了揉眼睛,肩膀不住的**的,一副委屈的模样。

“呜呜向叔叔不要骂珍珠好不好。”

“好好好,向叔叔都听廷玉的。”向师海拍了拍他的背,尽量控制着自己的力气。

“向叔叔,我来这里珍珠,珍珠都没陪过我出去玩,我想我想跟珍珠一起玩嘛~”西廷玉断断续续的说道。

向师海忙不迭的点着头:“好!明日珍珠就陪你一同去玩,好不好?”

西廷玉顿时破涕为笑,傻乎乎的点着脑袋,一会儿又胆怯的望向向珍珠,“珍珠,你说好不好啊”

向珍珠咬了咬牙,见众人无不期盼的看着她,且西廷玉大有不答应就撒泼的打算,一字一顿的道:“行了,起来!”

“嗳,起来了!”西廷玉欢快的应下,甩开向师海的搀扶,噌的站了起来。

苏葵狐疑的看着他利索的动作,觉得西廷玉其实,可能,不傻,至少不是太傻。

而由于西廷玉“醉酒”的缘故,便留宿在了苏府,把一干下人折腾到半夜不得安生。

而自那晚向珍珠同苏葵睡了一次之后,向珍珠便将东西干脆搬来了栖芳院,非要同苏葵同床共枕。

西廷玉是没过来栖芳院扰人,可苏葵却是被扰的不轻。

因为向珍珠几乎一整夜都在数落西廷玉的恶习和不是,显然是把今天没能揍他一顿的不甘,完全发泄在了倾述上。

想到第二天还要同西廷玉一起出去,更是滔滔不绝的倒着苦水。

若是如此其实也没什么,毕竟就算雷声震天也不大能影响苏葵睡觉,可狠就狠在她的“倒苦水”不仅仅限于口头描述,还包括着肢体方面的配合

比如说到气极之处会跺床,需要交流的时候会将苏葵摇醒,虽然苏葵一直也未睡着。

不知到了什么时辰,反正苏葵望了一望,见天色好像已经亮了起来,向珍珠才沉沉睡去,而苏葵,失眠了。

也不知是向珍珠的描述太深入人心,还是苏葵的臆想能力过强,以至于她一闭眼,便是西廷玉的嘴脸,各种形象各种贱相,跃然眼前。

甚至苏葵使出了绝招--数羊,竟然都失灵了,而且数着数着,那些羊脸竟都诡异的换成了西廷玉各种欠揍的表情。

苏葵觉得,她彻底被向珍珠的描述给整魔怔了带着游戏无限全文阅读。

后来苏葵也清楚自己是如何睡去的,只是到了该起床去沁庭院练功的时候,习惯性的醒了过来,可却无法将一双沉重的眼睛完全打开,最终放弃。

因为都习惯了苏葵这个点儿去沁庭院,平日里都是风雨无阻的,今日没见她的人影儿,沁庭院里以小蓝为首的几个丫鬟便觉不对。

“老爷,小姐今儿怎没来啊?”

苏天漠呵呵笑着:“昨日歇的晚,兴许睡过了,便让她睡着罢。”

直待到早膳的时间,却还是未见二人现身,苏天漠估摸着时间,心道怎么也该睡够了吧,便遣了丫鬟去栖芳院看一看。

却不知,天色大亮的时候苏葵才得以闭眼,睡到午时只怕也是不够的。

西廷玉倒是精神大好,穿戴整洁的被两个丫鬟陪同进了饭厅。

“咿?珍珠呢?”

向师海答道:“已经让人去喊了,待会儿就过来了,你先过来坐吧。”

小红听罢两个丫鬟的传话,拨开珠帘往内间望了望,隔着浅紫色薄纱见苏葵睡得香甜,不忍打搅。

可再不忍打搅,也还是个丫鬟,万一老爷有事等着小姐呢?

小红轻步走到了里间,轻轻推了推苏葵露在被外的胳膊:“小姐,小姐?”

苏葵含糊不清的恩了一声,没睁开眼睛

“小姐,老爷在饭厅等您过去用饭呢。”

苏葵闻言皱着眉头眯开了眼睛,见立在帐外的小红,清醒了几分。

醒了醒神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小姐,已过了辰时了。”

“这么快”苏葵伸了个懒腰,慢悠悠的坐了起来。

被小红伺候着洗漱完的苏葵,无精打采的坐到了梳妆台前。

余光瞥见还立在一旁的两个丫鬟,忙着道:“你俩先回去吧,告诉老爷一声,我和向小姐不去饭厅用早膳了,不必等我们了。”

二位丫鬟应下,遂退了出去。

小红走近询问道:“小姐,要不要奴婢去膳房,让奴婢娘亲给小姐做些爱吃的送给来?”

小红的娘亲秦氏是苏府里头的厨娘,比王管家足足小了十七岁,以至于小红今年不过二八年纪,王管家却已步入花甲之年。

其实这在古达,差上这些年岁,也实属正常,毕竟就拿皇帝来说吧,娶得第一个老婆,总是要给最后一个当娘还要多上不少岁的。

苏葵点头,遂又摇头:“告诉秦婶子,就熬两碗粥便是,不必大费周章了。”

“小姐,奴婢昨日去膳房,听奴婢的娘亲说新学了一种糕点,小姐要不要试一试?”小红总是如此,变着法儿的想让苏葵想着多吃一些,这已经是她娘这个月第十次研究出的“新糕点”了,可回回苏葵总觉得好像是吃过的。

苏葵自知她的心思,不外乎也是为了自己多吃些东西,又想到向珍珠待会可能会饿也未可知,便点了头。

小红得了满意的话,这才欢喜的退了下去。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078:失眠)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