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83 整西廷玉

083整西廷玉

苏葵冷冷一笑,拿出背后的绣球便毅然的...递给了苏烨。

“云实,把方才洒掉的茶水换上,再送到这边来,咱们接下来便看好戏吧。”

一向稳重的云实难得也露出了笑意,自家小姐办事,她放心!

向珍珠和光萼如老僧入定般,一动一动,倒是对“敌方”的苏烨很信任。

正所谓,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只怕什么一样的队友来着?

苏烨看似轻轻一扔,绣球便稳稳当当的砸在了小丑般左闪右躲的西廷玉头上。

楼下便传来西廷玉气急败坏的声音“讨厌死了!这绣球怎生像是长了眼睛一般啊。”

苏葵双手扒在栏杆上,嗤笑道:“绣球长没长眼睛我是不知道,但你八成是没长眼睛吧?怎么样,愿赌服输,现在你可要接受处罚了!”

西廷玉气恼的将怀中的绣球扔到地上,冲着苏葵叫道:“哼,你说便是了!废话这么多干什么?”

苏葵无害一笑:“你上二楼,大喊三句话就可以了。”

西廷玉似乎不信苏葵这么好心,狐疑的问道:“真的就喊三句话?你确定说话算数?”

“你赶紧上来,不然一会儿我也不能确定会不会反悔啊,万一想到好法子,就不知道要你做什么了。”

西廷玉赶紧抱着绣球跑了上来。

楼下的向珍珠显然觉得这个处罚太轻,不满的看了苏葵一眼。

“你说吧,哪三句话?”西廷玉气喘吁吁的道。

“大喊三遍‘我再也不尿床了’,在这二楼跑三圈儿,每一圈喊一遍。”

西廷玉一时似乎没反应过来,半晌道:“有没有别的选择。”

“有。”

“什么?”

“西廷玉是个禽兽,你自己选。”

西廷玉脸色比便秘还痛苦,张口欲说些什么,苏葵接过云实递来的茶水,状似漫不经心的道:“哥,你觉着这世上最让人看不起的人是哪一种?”

苏烨慎重的道:“我觉着应是那种言而无信,出尔反尔的人。”

苏葵赞同的点了点头,兄妹二人在这方面倒是默契十足。

西廷玉撇了撇嘴,把绣球扔到苏葵怀中,便双手合拢小声的喊道“我再也不尿床了....”

“达不到要求者,双倍处罚。”

西廷玉深吸一口气,绕着二楼跑了一圈,仰天大喊道:“我再也不尿床了!”

喊完拔腿又跑了起来,可能是凡事都有第一次,第一次是个槛儿,过了这个槛儿便简单了。

西廷玉显然越跑越入戏,撕心裂肺的喊道:“我再也不尿床了!我再也不尿床了!”

这简简单单的三句话,让除了西廷玉以外的人就觉着无比的悦耳。

光萼笑了,向珍珠的眉头舒展开了,就连在一旁观战的店小二和三满都露出了喜悦的神色。

世界,一片和谐。

西廷玉捂着脸愤怒的跑下了楼,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一般,指着苏葵道:“苏公子功夫太好,若是一直都是他砸的话,那太不公平了些,三个人轮着抛绣球!而且只有抛绣球的那个人才可以提处罚条件!”

苏葵心道:这西廷玉好像被这三句话给冲得不怎么傻了啊。

不过她也不怕,群众的力量是强大的,她不是一个人在奋斗,则大方应下:“好,依你便是。”

说罢便把绣球递给了云实,云实接过绣球心虚的道:“小姐,还是你来扔吧,奴婢扔不准的。”

苏葵一直都觉得自己没什么方位感,估摸着云实怎地也会比自己强。

“没事儿,瞄准了目标,大胆的扔,砸死了算我的!”

云实闻言,更觉得不怎么敢扔了。

缓缓的转过头,尽量瞄准了左跑右跑的西廷玉,方将手中的绣球直直的砸了过去。

只见那绣球刚被扔出去还没来得及往前飞,就呈垂直状落了下去,不偏不倚刚好落在酒楼门口的门槛处。

苏葵说什么都没想到云实的实力,竟然是如此的出乎自己的意料。

云实心虚的道:“小姐,您莫要用这种眼神看着奴婢,奴婢方才已经说了,扔不准的.....”

楼下的光萼显然已经忘了自己此刻是哪一队的人,恨铁不成钢的道:“姐,你太让我们失望了!你这叫哪儿叫扔不准啊,扔不准你好歹也给扔出去啊...”

向珍珠也叹了几口气,有些遗憾。

西廷玉望着这有些不对劲的场面,觉得思绪有些混杂。

但毕竟赢了,就欢喜的抱起绣球,招呼着向珍珠,噔噔噔的跑上了楼。

立在苏葵一旁得意的道“怎么,还不乐意下去呀?”

苏葵厌恶的白了他一眼。

就算你上来了又有屁用,很快你就能下去了。

西廷玉大许对自己的技术不太自信,将绣球递给向珍珠撒娇道:“珍珠,就砸她,她可真坏!”

向珍珠听的他那让人想一拳揍昏他的腔调,暗暗握紧了绣球,八成是把这绣球当做西廷玉了。

原本还有些担心的苏葵,见绣球到了向珍珠的手里,打了个哈欠。

“珍珠你赶紧砸啊,把她砸的头破血流!”

苏葵听着这血腥的话,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向珍珠白他一眼,将手中绣球递给他:“话这么多,你干脆自己来砸好了!”

西廷玉害羞的推开向珍珠,“不嘛,你砸啦~”

向珍珠表情一滞,手一抖,绣球借着西廷玉的推力,竟飞了出去。

然后,众人呆住了,视线随着绣球移动着,最终,定格在了苏葵的身上。

“哈哈哈哈!真是老天有眼呐!哈哈哈...”西廷玉叉腰笑的身体发颤。

苏葵回过神来,愤愤的道:“废话别多说!”

“我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也到二楼来,跟我方才那样大喊你再也不尿床了!”

苏葵眼珠几转,依言上了楼。

“你让我喊什么?”

“明知故问啊,就喊你再也不尿床了!”

“你确定?不能反悔!”苏葵指着他的鼻子,扑闪着精气的大眼睛道。

西廷玉见她如此,难免心中生疑,仔细的想了想,觉得实在没什么问题,自己刚才不就是这样被整的?

“确定!”

“好!”

苏葵提着裙摆转了身,笑的一脸灿烂的跑开。

“你再也不尿床了!”

“你再也不尿床了!”

“你再也不尿床了!”

“你这是耍赖!不是这样喊的!”

“刚才我有问过你是否确定的,你自己的原话便是这样,这么多双耳朵听着,你还想耍赖不成?”

西廷玉头回发现,被人气的想哭的感觉是多么的痛苦。

“算了,好男不跟女斗,这回饶了你了,还不赶紧下去!”西廷玉忍着怒意,不甘心的道。

光萼扔不准,实在是意料之中。

西廷玉一副抓狂的表情下了楼去。

“西少府,累不累啊?”苏葵好笑的见他躲来躲去,却就是不扔绣球。

西廷玉气结:“扔不扔了到底,烦不烦啊你!”

苏葵无辜的摇了头:“我不觉得烦啊,你烦吗?”

西廷玉不待思考便脱口而出:“我烦死了!”

一阵哄笑声响起,奈何,西廷玉根本没反应过来众人为何发笑。

苏葵止住笑意,举起手中绣球:“真的要扔了哦,小心,左边!”

西廷玉反射的便往右边躲去,奇迹发生了。

众人清楚的看到,本是飞到西廷玉右边的绣球,本是与他无关的绣球,被他生生的撞了上去。

不是绣球砸他,而是他撞到了绣球。

“你这个骗人精!你不是说要我小心左边的吗!”西廷玉气愤到无法言表,用力的跺着脚。

“我已经提醒你了,说让你小心,让你往左边去,你非得往右边撞,自己笨还怨别人?”

“啊~!!你实在欺人太甚!”

“哪里哪里,在西少府身上学到了一两招而已。”

“说,这次又让我喊什么!”

“不喊了,喊的也累,你这来来回回跑来跑去,应也累了,请你喝水吧。”

西廷玉有了上次的经验,根本不信苏葵会对自己大发善心:“...什么水?该不会是开水吧?”

苏葵煞有其事的点着头:“开水....这办法也不错,怪只怪我没有西少府这么狠毒的心思,还真没想到这个好办法。要不然...”

西廷玉赶忙紧张的摆着手:“绝不可以!我们刚开始说好的不许提出伤害身体的行为的!”

“开水还得烧,我还嫌麻烦呢。就罚你喝上十碗水好了,解一解渴。”

西廷玉恼怒的嘶声道:“十碗?这世上怎有你这种歹毒的女子!”

“有人还要将我砸的头破血流呢,我这额头也肿了,新衣裳也被西少府弄洒的茶水给泼脏了,而我只是见西少府上上下下跑来跑去想必应是渴了,请你喝水而已,敢问,这哪里能称得上歹毒二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