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84 好歹也是花

084好歹也是花

西廷玉无言以辩,气的胸口快速的起伏着,觉得长这么大以来,加在一起都没今天受的憋屈多。

“阿庄,快提一桶清凉的井水到西少府面前,再拿一个大些的碗。”

阿庄忙不迭的点头便跑了下去,没等多会儿,便提着一桶水走到了西廷玉的面前。

把手中的“碗”递给了西廷玉,“西公子,请喝水吧,这是小的早上在后山取得泉水,清凉解渴。”

西廷玉颤抖的接过,眼睛里闪着些许泪光。

苏葵也有些愕然,不知阿庄到底是太憨厚,还是太腹黑,这是碗吗,这分明是一个瓢啊。

西廷玉绝决的舀了一瓢就开始仰头大喝,确实也是渴了,咕嘟嘟的喝了半瓢倒也觉得舒服,可喝完一瓢,不由就有些勉强了。

西廷玉恶狠狠的盯着苏葵,眼神凌厉似刀,又舀了一瓢仰头闭眼的往肚子里灌。

西廷玉傻吗?苏葵觉得并不尽然,看着是喝完一瓢,可也洒了大半--分明是偷工减料。

即使洒了一大半,待到他喝到第五瓢的时候,多少也觉得有些受不住了。

向珍珠皱了眉,对苏葵投以“算了”的眼神。

苏葵看着不禁也有些心软,暗骂了自己一声没出息,烦躁的挥挥手道:“好了好了,算你过了。”

谁知西廷玉却不识好歹的狠瞥苏葵一眼,“哼,别假惺惺的了,别以为这样就能让人忘了你是如何的蛇蝎心肠!”

嘴上这么说,但是还是把瓢啪嗒丢进了桶里。

“我就是假惺惺怎么了,有本事的话你喝完十碗给我看看,喝啊!”苏葵冲他怒吼着,深深觉得对这种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西廷玉打了个嗝道:“你方才已经说算我过了,难不成你还想反悔不成!”

苏葵磨了磨牙,望了望恶狠狠的盯着自己的西廷玉,不禁有些无力,她原先只是看不过他恶劣的行径,才想教训教训他,让他知道后悔,替自己和两个丫鬟出一出气,也让他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可眼前的西廷玉,简直就是榆木不可雕也,就像是一个被人宠坏的孩子,好像全世界的人都欠他,都得顺着他,他说什么便是什么,谁不顺着他的心意他就要去记恨谁。

其实西廷玉忘了太多的事,自己充其量不过是个出使别朝的使者,他脚下站的是卫国的国土,面前是苏家的酒楼,就连刚才的水也是卫国的。

俗话说饿死的骆驼比马大,更不必说卫国这头骆驼还未到饿死的地步,堂堂大卫国的丞相家的公子小姐不管身份的陪他玩,任他闹,也全然是看着向珍珠的面子上了,而他却一而再的惹毛苏葵,确实不是一般的不知好歹,看不清自己的身份。

像西廷玉这种人,是典型的烂泥扶不上墙。

苏葵深吐了一口气,便意志阑珊的道:“算了,今日便到此为止吧。”

“额,改天...额,改天我再好好的教训,额,教训你,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额。”西廷玉一边打着嗝,一边还想占着口头上的便宜。

老早就想教训他一顿的苏烨冷哼一声:“西少府想教训舍妹,何必改天?”

“不理你们,我累了,都该用晚膳了。”西廷玉心虚的低了低头,狡辩道。

苏葵一笑,“原来西少府还想着吃晚饭?合着方才竟还没喝饱?那倒是我多事了,应当让西少府喝的尽兴才是!”

“我真没见过像你这般的女子,额,如此咄咄逼人,看日后可有人愿意娶你!”

向珍珠闻言大力的推搡了西廷玉一下,“西廷玉,你说话莫要太过分了,你若想走,现在就走!”

“珍珠...你怎老护着她啊,你看她那副嘴脸,讨厌死啦~!”

“别人愿不愿意娶我,我自然是管不住,但是嫁或是不嫁那就是我的事儿了,这一点我就不劳烦西少府挂心了,倒是西少府,成日里男不男女不女的,不知以后能不能娶得上夫人或是...嫁一个好夫家。”苏葵笑盈盈的说道,并不介怀他那句有没有娶自己,毕竟她可不是那些唯唯诺诺,以夫为天的女子。

如她所说,要掌握主动权,选自己想嫁的,而不是卑微的等着别人来选择要不要娶自己。

就在苏葵几人身后的客房里,静坐着的俊美男子,听到这略显聒噪的争吵声,眼中闪过波澜。

这样快乐且真实的心境,究竟是怎样一种感觉?

“主子,您怎么了?”立在一侧的黑衣年轻男子心下微微惊讶,方才,主子竟然是在走神?自己该不会是眼花了吧?

慕冬回了神,垂眸的瞬间,掩去初现的那一丝情绪,淡淡的道:“他们的反应如何?”

肖裴神情带了些激动:“比起前几日,又降下了足足一成的价格!这价钱,最少估计也要省下了一百多万两不止...”

且只是省下,不费吹灰之力的省下,而不算之后的盈利。

慕冬神情平静,全然不为所动。

肖裴见怪不怪,“主子,要不要立刻应下?”

慕冬摇头,“别急,继续等。”

肖裴双手交握,神情且喜参忧:“可若是有人在此时出手,那我们这次岂不是...白忙活了?”

“不会。”口气淡然而笃定。

“可这价格实在低的可以了,未免有人把持不住...若是他们到时...”

慕冬伸手打断他,“没人有这个胆力,更没这个财力。相比好处,损失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

肖裴咽了口唾沫,不敢再多言,也知慕冬最不喜别人忤逆他,哪怕一句话。

他方才那个打断自己的动作,暗示着已到了他最大的忍耐限度。

窗外又传来那个清亮的声音,从二人愈发粗暴的言辞里不难发现“战事”已发展成了白热化的程度。

“我若下回再对你这种人心软,我就不叫苏葵!”

“等着瞧!去死吧你!你这个卑鄙又歹毒的女人!”

“西廷玉,你有种再骂一遍!”

“卑鄙,歹毒!有种你打我呀!”

“啪!”杯盏破碎声响起。

“滚犊子吧你,贱男人,娘娘腔!雌性激素分泌失调了吧你,还是娘胎里性别搞错了?人渣败类龌龊至极!”

“你....你你你...!你竟然敢真的砸我,你不想活了!”

“我什么我!我告诉你,本小姐已经忍你很久了!做男人不够格!做女人又太丑!像你这种人活着就是一种莫大的耻辱!”

苏葵觉得骂的畅快极了,忍耐了这么久的一腔怒火终于得以宣泄。

苏烨看着自己这个撸着袖子叉腰而立,满口脏话的泼辣妹妹,讶异的同时,觉得至少在骂架这方面,自己静观其变便够了。

反正将门出身的苏烨和苏天漠从不认为,女儿家就该文文弱弱,绣花弹琴,在他们眼里,只要苏葵不被别人欺负,才是最好的。

现在不易吃亏的苏葵,比于之前话都不敢大声说,看着就想让人欺负的苏葵,不知让他们放了多少心。

且心里也清楚,虽说她现在性子是烈了一些,但也只是人不动她,她不动人,绝不是蛮不讲理的那种。

其实说起来还真有些让父子二人有些不好意思,就算苏葵变身刁蛮女,有他们两位位高权重的大老爷们罩着,又有什么关系呢,谁让咱有钱又有势?

其实在二人一本正经,模范父兄的外表下是隐藏着这么一副姿态的。

闺女,想干啥干啥吧!开心就行!谁不服,爹让人搞死他!

妹妹,看谁不顺眼就削他,往死里削!万事有哥!

就是不知苏葵和卫国子民们,若是得知一向敬重的苏丞相和苏将军还有着这么一面的时候,会是何种反应?

也不由庆幸,还好苏葵不是恃宠而骄的类型,不然,估计古代版“我爸是xx”就要上演了。

房内的肖裴嘴巴越张越大,大有脱臼合不上的样子,天呐,这是哪家的姑娘?苏葵?同名吧...打死他也不信是丞相府里的苏小姐...

这种“真性情”的女子,自己还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观战的阿庄三满,俩丫鬟,包括火爆的向珍珠都愣住了,只觉得三观毁尽。

头一回见苏葵---娇嫩小白花。纯属被其外表所惑。

刚认识的苏葵---带刺玫瑰花。生人勿近,我没兴趣跟你玩。

接触下来的苏葵---明媚向日葵。散发暖意,偶尔耍个滑头,也可以原谅。

眼前的苏葵---凶猛食人花?!请看直播,不解释...

苏葵若是得知此刻向珍珠的想法,大许还是会觉得庆幸的,不管怎么说,咱好歹始终都是一朵花不是?

就在二人打算将口头冲突上升为肢体搏斗的时候,一直看戏的众人才回过神来,强行将二人拉开。

劝架,“不行,我今天非得揍他一顿!”失败。

再劝,“撒手,不要拦我!”没用。

还劝,“瞪什么瞪,不是看在珍珠的份儿上,鬼才理你!”稍见成效。

使劲劝,“改天本小姐再好好收拾你!”熄火的节奏。

继续劝,“算了,吃饭去吧,累死我了。”一哄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