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85 你怕不怕

085 你怕不怕

由于闹腾了一下午的缘故,未免觉得肚子饿,且又将心里的郁结宣泄了一番,这顿饭苏葵吃的很合胃口。

而席间,西廷玉总是在去茅房,和来回在茅房的路上,所以这顿饭吃得舒心的,也不止苏葵一人。

饭罢,苏烨进房后,让三满喊了阿庄过去,大许是打听些关于酒市的消息。

苏葵则同向珍珠坐在二楼处吹风唠嗑,二人昨夜,特别是苏葵几乎没怎么睡,若没西廷玉那茬儿,只怕她一下午便是要在补眠中度过了。

被这清凉的风一吹,越发觉得生了倦意。?? 未待作年芳85

便让光萼收了茶具,洗漱一番早早睡下了。

而苏烨却不知在同阿庄聊些什么,房内的灯火,近了三更竟还未熄末日小兵。

第二日苏葵起的甚早,只要睡足,每日这个时辰便能自然醒。

见向珍珠还在熟睡,便小心翼翼的下了床。

云实闻听动静,见苏葵起身,轻声的道:“小姐,不再多睡一会儿了?”

苏葵摇了头,被云实服侍着洗漱更衣,不过一刻钟的时间。

苏葵出了房间,见这阁楼处倒也空旷,便在此处将前几日苏天漠新教她的几个招式温习了一番。

云实光萼恭敬的立在一旁,见她招式动作流畅,一身浅紫衣衫随着翻身扫腿的动作飘洒翻飞,不由都有些讶异,虽平日里天天听她说去苏天漠的院儿里练功,可这毕竟还是头一回亲眼所见。

在她们心目中,像小姐这般,就该像那些大家闺秀一样,跳舞抚琴,做一个优雅娇柔的女子,才可以得到未来夫君的宠爱,而不是练什么没用的武功。

可又不得不承认,这样的苏葵,一招一式间利索果决而却不失优雅,竟让人移不开视线。

苏葵顿下动作,眉头紧皱着,矮下身来重复着那个扫腿的动作,粉『色』的绣鞋上镶着的十来颗珍珠微微晃动。

奇怪,是哪里出错了?为什么怎么练都找不到那种腿下生风的感觉,相反,曲着的左腿还会觉着有些不适,怎么看都觉得像是姿势不协调。

苏葵换成左腿又试了一遍,依旧如此。

她记得那日苏天漠给她演练的时候,好似是有些不同的,可一时间越想越『乱』。

“左脚往后移上一步,右肩低下,右臂展开向后。”

苏葵下意识照做,果然觉得方便使力了不少,原来是因为双肩持平,而导致一半身子不可借力!

“原来问题出在这里!”苏葵欣喜,抬起头来,却见前方赫然立着一个挺拔的身影。

一身胜雪白衣在微弱的晨光中,更显不凡。

“有几分资质,就是死脑筋了一些。”?? 未待作年芳85

苏葵刚想对他说声谢谢,话到嘴边,却被他这句话给生生堵了回去。

“小女子不才,让慕公子贱笑了。”苏葵径直走到栏杆下坐下,面『色』清淡的道。

慕冬抬眼望向她,不是没听出她刻意咬重的“见”字。

“光萼,去房里取张一千两的银票出来。”苏葵头也不抬的吩咐道。

光萼虽不明所以,但还是恭敬的应下。

“慕公子若是不赶时间,不妨坐下喝杯茶?”

慕冬并未言语,从容的坐在苏葵的对面。

苏葵望他一张没有表情可言的死人脸,在心里重重叹了口气,觉得这张俊脸真真是白瞎了。

若不是不想欠他人情,说什么她也不愿对着这个人,跟他说话,同自言自语没什么差别。

他出现在这里,苏葵也不惊讶,如今是桃云山一年一度的桃花酒盛会,而他是商人,来这里实在无可厚非。

“慕公子别嫌少。”苏葵将光萼拿来的银票推到他面前,出声道熙结良缘全文阅读。

“这是?”慕冬挑眉,抬了眸子望向她。

苏葵在心底骂了声娘,这一千两带一次路,自己都觉得亏大发了,他竟还嫌少?

慕冬见她表情几变,终是想通了各种缘由,不曾想,一直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她,还有这么认真的一面?

“不必了,那日我只是同你说笑罢了。”

话落,二人皆是微楞。

苏葵楞的是,慕冬竟会这么大方?

慕冬楞的是,自己何时学会说笑了?

“慕公子还是别推辞了,我向来不喜欢欠人情。”

慕冬抬手将银票又推回她面前,手却没急着拿开,望着她道:“你若真想报恩,不如便以...”

“你不用再说了!我是个有原则的人,说什么也不可能以身相许的!”慕冬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她打断,随即正襟危坐,一脸坚决。

慕冬见她这副果决的模样,目光紧了紧,“苏姑娘臆想的能力,总是出人意料,我想说的不过是以茶代之便是。”?? 未待作年芳85

话落,两位丫鬟的表情比苏葵还要羞愧,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苏葵端起茶水,掩饰的笑了两声:“我方才,也是同慕公子说笑而已。”

见他不语,苏葵愈加觉得自己的想法龌龊,便补充道:“我只是觉得以茶代之实在难还人情,不若有机会请慕公子吃顿便饭?”

慕冬这次倒没再推辞,低低恩了一声,目光落到湖面,似入了神。

“阿葵,你有看到昨日我放在梳妆台上的...”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衣衫不整的向珍珠从房间出来,刚跨出门槛,视线落在慕冬身上的那一刻,声音戛然而止。

“放在梳妆台上的什么东西?”苏葵下意识的转头问道,却见向珍珠已没了影子,紧闭的房门似乎在告诉她,刚才的声音只是一场幻觉罢了。

“他刚才肯定没有看到我,肯定没有!”向珍珠双手交握,神情复杂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苏葵正纠结间,耳畔传来了一道低低的声音。

“主子,马已经备好了。”

声调毫无起伏,这种音『色』在大街上绝对是路人甲的角『色』。

苏葵好奇的抬头,却是一怔,此人一身黑衣,头发并未完全挽起,垂在两肩和背后,同是深沉的黑『色』,似乎要融为一体。

明明是大白天,太阳也已经缓缓升高,可他的身旁似乎笼罩着一层黑雾一般,低垂着头,让人看不清长相,端看脸部轮廓,也觉和他的声音一样,给人留不下什么深刻的印象。

有的人是天生的没存在感,有人是刻意掩去存在感。

毫无疑问,眼前这黑衣人显然属于后者。

不得不承认,他做的很成功,若是他不说话,苏葵甚至觉察不到他的存在,像一阵空气一样。

慕冬起了身,对着苏葵微微颔首:“苏姑娘,眼下我有事要先行一步了,下次再见,你可要记得方才的允诺才行。”

苏葵滞愣一瞬,没敢告诉他,说请他吃饭只是为了缓解尴尬而已,她确实没想到他会当真,连一千两银票也不放在眼里的人,又怎会在意这区区一顿饭?

可毕竟是自己允下的,“好,慕公子先去忙吧,后会有期红尘觅道最新章节。”

慕冬哪里不知她说请吃饭并不是认真的,可不知为何,就偏偏说出了那番话来。

微微蹙了眉,亦不多言,转身下了楼。

肖裴双目微凝,不着痕迹的望了苏葵一眼,须臾,便跟上了慕冬,一身暗黑犹如他的影子。

苏葵喝完一盏茶后,方见向珍珠推门走了出来。

“慕公子人呢?”

“走了。”

向珍珠失望的跺脚,走到苏葵面前道:“我都还没来得及跟他说上话呢!”

苏葵抬眼,才见向珍珠显然是经过一番仔细打扮的,想通其中缘由,不由揶揄道:“你再打扮下去,天都要黑了,人家还能在这一直等着你不成?”

向珍珠撅了撅嘴,似乎有些丧气:“说来,我与他统共不过见了三次...”

苏葵将目光移开,脑海中闪过慕冬的身影,其实如今认识下来,也发现他并非像自己对他的第一印象那般恶劣。

这样的男人,除了有些闷『骚』以外,确实有着让人为他疯狂的资本。

端看向珍珠便可得知,他什么都没做,就轻易揽获芳心,让她痴『迷』至此。

苏葵皱了眉:“珍珠,你有没有想过,你可是真的喜欢他吗?”

向珍珠似乎被这个问题给难住,一时怔在那里。

半晌才语焉不详的道:“我也不太清楚什么是喜欢,只是,从没对哪个男子这般上心过。”

话落,笑了一笑:“应就是喜欢吧,说不清,就随着心去吧!”

苏葵见她自己也搞不清,无奈叹了口气,正『色』道:“你怕不怕,一颗心空付与他?”

向珍珠又笑,表情不见认真的神『色』,“怕什么怕!你说这话,真真让我觉得你好像为情所伤过一样,这可不像你啊!”

苏葵听罢也跟着一起笑,却不知在笑什么,这有什么好笑?

有种不明的心绪缠绕在心头,像是许多年一直都在,企图告诫着她什么。

而自从那晚做了那个奇怪的梦之后,这种感觉日渐明显了起来。

向珍珠坐下,声音带着刚起床的沙哑,却很悦耳:“若是日后你喜欢上了一个人,很喜欢他,你会不会怕?”

“怕什么?”

“怕会辜负,怕到头来一颗心错付于他啊!”

苏葵几乎没去思考便点了头:“会怕,很怕。”

过了一会儿又道:“可我觉得,怕是一回事,再怕我也还是会去做的。”

向珍珠一副松口气的模样,“这才像你嘛,方才你问我时那副正儿八经的表情,我还以为你被...被鬼上身了呢...”

苏葵不留情的往她头上拍了一巴掌,“一大早的什么鬼不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