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86 专挑死对头

87 不识金茎露

正思索间,苏烨已然勒住了马。

“这里便是了,下马吧。”

苏葵应了一声,抬眼便望见门前挂着孙记酒坊四字招牌的一家算不得小的铺子。

二人牵马走到门前,苏葵望里瞅去,一眼便望见大堂之中,坐在柜台前敲着算盘摇头的一个微微发福的男子,约莫四十来岁,应是这孙记酒坊的掌柜。

中年男子闻听动静,下意识抬起头,见是苏烨,喜得一脸忧色消散干净,忙摆手示意小厮上前牵马,自己也面带笑意的拱手迎了出来。

“原来是苏公子啊,今年怎地提前了好几天过来,也不通知一声,孙某也好准备准备帮苏公子洗尘啊!”

苏烨接过苏葵手中的缰绳,一道递给小厮,笑道:“今年是陪舍妹来此赏玩,才提前了几日,冒昧前来还望孙掌柜见谅啊。”

孙掌柜摆了摆那胖乎乎的手道:“苏公子莫要说折煞孙某人的话了,想必身旁这位出尘脱俗的小姐,必定是苏公子家妹了?”

说完便眯着眼睛望向苏葵,笑容和蔼亲切。

苏葵望着孙掌柜这双本就不大,这一眯甚至已经看不见的双眼,得体的点了点头。

“孙掌柜好。”

苏烨见状一笑,随着孙掌柜走了进去,也不再诸多寒暄,直截了当的道:“今日来的突兀,就是不知可否方便验酒?”

孙掌柜神情半喜半忧,却还是爽朗的道:“当然当然!孙某这便带苏公子去后院验酒!”

说完便抬头对瘦黑的小二道:“小六子,好生照看着铺子,我先随苏公子去后院儿,有事情过去喊我!”

名唤小六子的小二点头哈腰,连连称是。

孙掌柜抬手引着苏烨往后院走去,自己则是非常恭敬的走在兄妹二人的后方。

苏葵斜眼往后望去,看着这孙掌柜俨然笑成一朵花的脸不由疑惑,虽然苏家是孙记的大主顾,孙掌柜恭敬些无可厚非,但苏葵总觉着这孙掌柜似乎恭敬的过了火,甚至有些像是...讨好?

特别值得怀疑的是,他们刚进门的时候,苏葵分明看到他满脸愁容不住的摇头。

思及此处,抬眼往一旁的苏烨的看去,只见苏烨俊朗的面容带着笑意,丝毫不见意外之色,似乎是早已料到了一般。

苏葵心下疑惑,莫不是这就是苏烨曾说的算不得不好的事情?

到了后院中得一处房门前,孙掌柜掏出怀中的钥匙,上前打开了锁便带着二人走了进去。

苏葵刚把右脚迈入房内,便闻得一股桃花酒的醇香,只是这么一嗅,苏葵便是愣了愣。

这香味...

苏葵按下心头的惊诧:“孙掌柜,你这原酒中可是有陈年金茎露?”

孙掌柜闻言一振,诧异的望向苏葵:“苏小姐小小年纪,竟也是懂酒之人,这金茎露可是我孙记祖上传下来的密方,放眼大卫,可找不出第二家来!”

苏葵又是一愣,据历史上记载,这金茎露可是明代的御酒,崇祯帝平素最爱喝的便是此酒。

历经多年,此酒经过辗转多次改制,到了现代,也是不外传的秘方,自己也曾花了不少心思,才得来了一瓶,但是还未来得及喝,就非常不幸的被小小花给碰碎了。

苏葵当时眼泪都快掉下来了,硬是狠下心饿了小小花三天。

所以苏葵当时只是闻着了这酒的气味儿,所谓越得不到的越是念念不忘,所以苏葵对有关这金茎露的酒味的记忆是异常的深刻。

怎么这酒到了这个时空竟是成了民间的秘方了,且好似不是太出名,要不然如何舍得拿这酒来做桃花酒的原酒?

这桃花酒固然不算下品,但拿这金茎露来酿的话,苏葵觉着十足是暴敛天物了。

苏烨闻言皱了眉,只当是孙掌柜的在恭维苏葵,乍一听换了原酒,不多思量便开口问道:“孙掌柜,今年为何会自作主张改了原酒?且这酒我听都不曾听过,孙掌柜能确认其比先前的原酒好卖?”

苏葵闻言更是惊异,这等好酒,苏烨竟是闻所未闻?

孙掌柜的脸色暗了暗,收起了笑意道:“这酒确是鲜有人知,而且没有哪个酒商愿意尝试新酒,所以这酒也就....我就想着这老祖宗的方子,不能到我这代失了传承,于是便用来做这桃花酒的原酒了,苏公子也不必介怀,这只是做了三十来坛子,其余的并未改动。”

苏葵不禁感慨,这不管是现代还是古代,再好的东西没人宣传也是白搭。

苏烨这才放了心。

孙掌柜便引着他走向那放置着一坛坛的桃花酒处。

苏葵却是没什么心思关注那劳什子桃花酒了,一心想着那金茎露,循着香味,走向那被安置在角落中的三十来坛酒,蹲下身来,用手拔出包裹着红布的木塞,嘭的一声响起,一股让人闻之欲醉的香味便扑向苏葵。

苏葵的双手有些激动的颤了颤,这味道绝对错不了!

虽然被桃花的香味隐去了一些,但还是遮不住那浓郁的味道。

苏葵久久回了神,贪婪的吸了几口酒香,十足一副酒鬼模样。

好一会儿才把木塞又塞了上去,抱起一小坛子,颇有些兴奋到手足无措的样子,却说什么都舍不得放下。

这时苏烨已经验完酒来到了苏葵旁边,因为这酒每年都是一样的味道,这孙掌柜也是个实诚的,所以苏烨每一年都是先来孙记,这酒也就是抽几坛尝上一尝便好,从来也未出过什么纰漏。

见她抱着一坛酒,苏烨苦笑了一声,心道苏葵毕竟还是个小孩子啊,免不得做些孩子气的事。

“阿葵,你抱着这一坛子酒是要做什么?”

苏葵笑眯眯的站起身来,将酒坛递到苏烨跟前:“哥!这绝对是好酒中的好酒,不信你尝尝看就知道了!”

苏烨摆了摆手:“你如何得知这是好酒?别胡闹了,莫要摔碎了坛子,伤了你!”

苏葵坚定的道:“我曾在书上看过这种酒,这味道闻着就和书上描述的一样。”

“这书上的东西如何能全信,听话,先把酒放下。”苏烨望着苏葵小小的身子紧紧的抱着一坛酒,小脸上满是期待的表情,不由的有些心软,只得好声好气的诱哄着。

苏葵有些泄气,这也不能怪苏烨,毕竟谁会信一个久居深闺的小丫头会分得出什么是好酒,并且,这酒还是不为人知的。

苏葵望着苏烨哄孩子的眼神,有些无力的道:“哥,那这样吧,这坛酒买下来,我带回去。”

苏烨见苏葵固执,心想左右就一坛酒,顺着她就是了。

孙掌柜把苏烨验过已经没问题的桃花酒又细细清点了一遍,才走了过来。

苏烨对孙掌柜笑了笑,口气无奈:“我这妹妹非得要抱着你这酒不愿意放,这酒多少钱,你就一同算在账上,过几日王起睿带人取酒时,一同结算了便是。”

孙掌柜闻听有些激动,看向苏葵的眼神多了几分久逢知己的意味,“不必了,我这酒八成是卖不出去的,能有人赏识已是不容易了,既然苏小姐喜欢,多拿几坛子便是。”

苏葵承认她的确有着想将这些金茎露通通搬走的心思,但考虑到苏烨八成会拿看待神经病一样的眼神看待自己,何况她也不忍见孙掌柜干这赔本的生意。

心想一时半刻孙记酒坊又跑不了,回去慢慢合计一番。

“多谢孙掌柜美意,这一坛便足够了。”

三人出来后,孙掌柜小心地上了锁,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

苏烨似乎也不急,在等着他开口。

待到苏葵有些等急的时候,他才回头正色道:“苏公子,孙某有些事情想与苏公子商议一下,不知可否耽误苏公子些时间,请苏公子移步偏堂?”

“孙掌柜客气,左右不赶时间,便向孙掌柜讨杯茶水喝。”

苏葵望了苏烨一眼,心道平日里有些鲁莽的苏烨,不曾想还有做生意的头脑,这话说的都让人听了心里直舒坦。

果见孙掌柜喜出望外,三人这才往偏堂行去。

苏葵坐定后,小心翼翼的弯下腰,把那坛酒放在自己的脚边,唯恐出什么意外。

忽而想到,小小花不在身边,谁还会鲁莽到打碎自己的酒?

想到此生兴许再无机会见到小小花,苏葵不禁有些后悔,当初为了一坛酒而那般对待小小花。

若是再有一次机会,她再也不会饿上它三天三夜了。

左右就一坛酒,苏葵叹了口气,觉得自己从前实在是太爱钻牛角尖---饿上两天其实就差不多了。

该庆幸的是现在正天南地北寻找苏葵的小小花不知她的想法,不然又要失落一阵了,自己虽然不吃东西也不会觉得饿,可自己再怎么说也陪了主人上千年,竟还顶不过那一坛子什么破酒水啊,这让它情何以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