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88 捡便宜了

89 刘寡妇

苏葵突然很不人道的觉得这刘掌柜死的好,现在不死迟早也会被她给气死,倒不如这样,还死的痛快些。

苏烨只得礼貌的安慰着,虽然人家刘夫人压根不用他去安慰:“人死不能复生,还望刘夫人节哀。”

刘夫人,哦不,应该是刘寡妇,道:“多谢苏公子宽慰,奴家觉得心口那团抑郁真是好多了。”

“即是如此,那便请刘夫人找个人照例带我验一验酒。”

刘寡妇又是一笑,甩甩帕子道:“瞧苏公子说的,还要别人来作甚,奴家带你去验不就成了嘛!这酒还不好验啊,奴家也是一年没见苏公子了,可是有好多话想对苏公子说呐!”

苏葵觉得这下她不单单是像青楼里的老妈子了,更像是青楼里风韵犹存徐娘半老极度空虚的老姑娘。

抬眼望去,这铺子里的伙计竟然都是一副见怪不怪,各干各的模样,想必是已然习惯了。

苏烨干笑两声:“还是不麻烦刘夫人了”

刘寡妇一听就不干了,“苏公子,奴家陪您去还不好啊!”

话罢,大嘴一嘟,小脚一跺,蛮腰一扭,前方过于丰腴的丰盈晃了几晃,直叫一直盯着她的苏葵觉着眼前一花,险些有些站不稳。

苏烨忙地扶了她一把道:“仔细些”

苏葵咽了口唾沫,没想到,苏烨竟还是位老少通杀的。

撒完娇的刘寡妇这才看见她爱慕的苏公子竟是还搀着一个水灵灵儿的小姑娘,不由得有些吃醋了,睁着那双狭长的小眼睛,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可怜些道:“这是谁呀,苏公子~~~”

这句尾音拉的过于长了些苏公子,让苏烨也有些受不住了:“这是舍妹,还请刘夫人赶紧带在下验酒吧,在下实是有些赶时间。”

苏烨还算识相,只怕不答应她陪自己验酒,今日这酒,是没法儿验了。

刘寡妇一听这话喜上眉梢,觉得苏烨是跟自己解释,怕自己误会,且还同意自己陪他验酒。

不由得觉得苏烨还是相当在意自己的,风情无限的给他抛了个媚眼,便转身带着苏烨二人走向后堂。

边走一边还娇羞的道:“原来是苏公子的妹妹,奴家方才是误会了,苏公子可休要气我才好!”

苏烨验的这趟酒,可谓是异常艰险。

苏葵在一旁即使不忍,也无法插手,只是有些奇怪,这刘寡妇怎地绝口不提被撤单的事儿?难不成是美色当前,她一时竟给忘了?

苏葵见她那副含情脉脉的神情,觉得这个可能性极大。

可是苏葵错了,原来刘寡妇竟是做好了一箭双雕的准备。

刚迈出门槛,刘寡妇便把本身就极低的衣服又往下扒了一扒,露出了白皙的双肩,娇笑了一声,也不管这旁边还站在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女。

随后直白的道:“苏公子想必也已经在外面听到了些消息了吧,奴家也没那些大老爷们会做生意,但若是苏公子愿意帮了这个忙,把这库里的酒都给订了,自此以后,奴家的身心可就都交给苏公子了”

苏葵暗道幸好自己不是原来那个苏小姐,不然定是要被这少儿不宜的仗势给吓得不轻。

其实刘寡妇在桃云山里还是极受欢迎的,一直也是拿自己当成万人迷来看待。

这一箭双雕的事儿,若是换上别人兴许还会有些效果,却不知道不管是谁,但凡见了苏烨的,八成都觉得若她真把身心都给了苏烨,十成十的是苏烨吃亏。

苏烨见她这副不检点的模样,面上不觉带了愠色,将苏葵扯到自己身后。

“我还有事,就告辞了!”

刘寡妇闻言一惊,似乎没料想到自己会被拒绝,也顾不上将滑到肩下的衣衫拉好,便急急的追向扯着苏葵离去的苏烨。

“苏公子,您可不能对奴家这般绝情啊,有些事情,我们大可细细商议,细细商议嘛!”

苏烨有些不耐烦的道:“刘夫人请自重。”

话落,不顾后面刘寡妇幽怨的挽留,带着苏葵风一般的出了刘记的大门儿。

店里的伙计见刘寡妇春光乍泄的样子和苏烨逃也似的背影,自是猜得出其中的事儿,只得忍着笑。

“笑甚么笑,小心我将你们全给辞退咯!”刘寡妇狠狠的跺了脚,嘴里说出的话却还是软绵绵的,似乎习惯了成日里娇声娇气,一时也严厉不起来。

几位伙计见状彻底忍不住笑意,哄笑成了一片。

兄妹二人出了刘记,皆是松了口气。

在里面耽搁了太久,此时的天色已然昏暗了起来,苏葵牵过自己的马,望见了用绳子挂在马背上的那坛酒,不由得痴笑了几声。

苏烨以为她在笑方才的事:“有什么好笑的,不就是一个妇人。”

苏葵望了望苏烨的脸色,这才反应过来是他误会了,也不解释,便揶揄道:“哥,没看出来你还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啊”

苏烨瞥她一眼,却也未再言语,大许是觉得苏葵年岁尚小,不宜与她多谈这个问题。

他翻身上了马,将话转到正事上去,“我晚上还有些事情,要与一些酒商们前去吃酒,你一个姑娘家的也不好跟去,你是要去酒市找珍珠她们还是我送你回酒楼?”

苏葵了然,猜测这吃酒之处,大许是些烟花之地了。

别说苏烨不方便带上她,就是方便带上她,她也不会去的,她现在所有的心思可都在这坛子酒身上。

苏葵也不急着答话,在马背上坐稳后望着黄昏的天边一抹嫣红的彩霞心情似乎很好:“回酒楼吧,酒市那么闹,我去了也不一定能找得到珍珠。你先去忙,我记得来时的路,不必来回送我了。”

苏烨却是摇头,“我不急,你一人回去我哪里放心,再说眼下天色都暗了。”

苏葵虽固执,但绝对不是在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上,笑着应下。

苏烨直把苏葵送到酒楼门前才放了心,也并未下马,唤了阿庄出来帮苏葵牵马,苏葵赶忙拦住阿庄的动作,“等一等!”

阿庄不明所以,却见她极其小心地把绑在马背上的酒取下来后,方将缰绳递给了阿庄。

苏烨不由笑道:“我真是不知,你何时竟是爱酒爱到这种程度了?”

苏葵抬头冲着他道:“你不知道的还多着呢,还不赶紧去,去的晚了只怕好看的姑娘都被人挑了去。”

苏烨无奈又宠溺的笑看着苏葵,这丫头,怎现在什么都懂了?

只笑了一笑也不辩解,冲她挥了挥手,示意她进去,这才调转马头。

马儿跑出了几十来步的距离,他似乎又想起什么似的,也不回头,只大声的道:“想吃什么让厨房做,莫要等我回来,早些歇息!”

苏烨大许是摸透了如今的苏葵,虽是聪明,但也喜欢瞎操心,比如上回他同苏天漠向师海进宫赴宴,她便是等到半夜还未睡下,这才有了这句嘱咐。

苏葵望着苏烨挺拔的身影渐渐淹没在暮色中,也不管苏烨有没有听到,大声的答道:“我知道了!”

苏葵这边刚踏进了大堂之中,拴好了马的阿庄便迎了过来:“小姐,您想吃些什么,小的吩咐厨房去做。”

“你随便弄几个小菜就成了,再给我拿上两只酒杯,待会儿给我送到楼上去。”

“嗳,小的这便吩咐下去。”

苏葵点了点头,口中哼着小曲儿,怀中抱着一小坛金茎露,迈着轻盈的步子上了二楼。

由于这酒楼四面的栏杆和柱子上挂着十来只通亮的红灯笼,所以即使在暮色四合,这二楼的光线也并不暗,加上月亮不知不觉间也爬上了天空,投下了一层朦胧的清辉。

苏葵走到临湖的那面,把怀中的酒放在栏杆边的梨花木方桌之上,推门走进了自己的那间房,借着外面投射进来的光亮,取下灯罩,拿起案上的火折子将蜡烛点亮,蒙上了上面画着红梅傲雪的灯罩。

房内顿时被灯光充盈了起来。

走到梳妆镜旁,在一侧的铜盆里净了手。

苏葵抬起右臂轻轻嗅了嗅,无奈的皱了鼻子,这刘寡妇,熏得究竟是什么香,竟也惹的她一身浓郁的香气。

将门闩好,苏葵自包袱中取出一件湖蓝色的长裙,将身上的衣服换下。

又将翻找出来的衣衫叠好放进包袱里去,毕竟还是在现代长大,许多事情还是习惯、或许喜欢亲力亲为。

“小姐,菜已经好了。”房外传来阿庄的声音。

苏葵应了一声,将**刚才从包袱里不经意翻出来的墨玉匕首放到枕下,这才走了出去。

这把匕首,她一直带着身上,却不是为了感恩,毕竟见都没见着那位恩人,也委实没什么寄托。

之所以随身带着,不过是因为偶尔的一次机会,她发现这把匕首锋利的很,带着不仅能防身,还很实用,砍个绳子,切个西瓜都很方便。

总之,是个好匕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