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90 酒量很好

91 不适合他

苏葵很满意他的回答,扬了扬空掉的酒杯,喃喃的道:“我记得,我分明就喝了一口啊...”

慕冬嘴角勾出一个迷人的弧度,带些笑意道:“你喝多了。”

苏葵被他的笑给怔住,嘟囔着道:“原来你也会笑啊...”

用力的闭了眼又睁开,却见他仍是一脸冰凉:“看来我果真是醉了,你怎么会笑...”

说完,颇有些无赖的把握着酒杯的手伸到慕冬面前,像是怕慕冬会不依她,抢在前头开口道:“谢谢你。”

慕冬看着她这大胆的动作,听着这虽是醉酒却也十分机灵的话,有些无奈的道:“最后一杯了。”

苏葵在颤巍巍的手晃动着,可酒竟是被他倒的一滴未洒。

苏葵仰头便喝了进去,不雅的打了个酒嗝,“为何是最后一杯了...”

“因为,没酒了。”

苏葵有些气闷的望着慕冬道:“这都怪你。”

慕冬有些疑惑,望着她这俨然已经喝醉的模样,便以为她说起了胡话。

苏葵见他又不理自己,越发认真了起来:“怎么又不说话了,我发现你这人还真是无赖,喝了我的酒,竟然还不想承认?嗯?”

无赖?慕冬终究汗了颜。

在遇到苏葵之前,他一直坚定的以为,这一辈子,自己都跟这词挂不上钩。

“哦?我如何无赖了?”

“若不是你今日非要喝我的酒,怎么会...怎会这么快就没了?”

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自己无赖了?

不对...是她自己说要还人情的吧?

竟然差点被她给带偏了...

慕冬突然觉得,自己像是喝醉了。

“合着你嘴上说是报恩,心里却是认为是我非要喝你的酒?”

苏葵丢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谁会把心里的话告诉你,你当我傻啊...”

苏葵说完也不再看他,将酒杯丢在桌上,移了移身子,趴在栏杆上,神情脸色都正常的很,完全不似一个醉酒后的人该有的神情。

前提是,不开口说话。

“我今日,心情很好,很开心...我觉着现在的日子很幸福,幸福到不像是我这种人该有的...”

苏葵盯着月亮,开始语无伦次,眉眼间带了些惶恐的神色。

“我总觉得,我明明什么都没做,却平白摊上了这么...这么大一个,一个便宜,有些不科学。。。”

慕冬闻听皱了眉,科学?

见她神情不似在说胡话,相反,是极其认真的的。

“是你的就是你的,无关...科学。”慕冬凭借着强大的理解能力,大概明白她口中的科学大抵是常理之意。

“我听那算命的说,什么天命不天命的,虽然他说是好事,我也安心了一阵子吧...但我还是觉得没这什么天命的好,不管是好还是坏,我都不想要,我只想跟爹和哥哥在一起。”

“那些皆是没依据的,不必相信。”

慕冬只当她口中那算命的是位江湖骗子,却不知,这江湖骗子便是他的师傅。

苏葵却似根本没听到他的话,也感觉不到他的存在,完全沉浸到了自己的世界里去。

要说人醉酒之后,举动是分很多种的,大多人是饮前沉默寡言,醉后口若悬河的。

也有饮前中规中矩,醉后手舞足蹈的。

有饮前谨小慎微,醉后飞扬跋扈的。

更有饮前冷静淡定,醉后热情奔放的。

有饮前正襟危坐,醉后憨态可掬的。

有饮前从容优雅,醉后痛哭流涕的。

也有饮前关系一般,醉后互相倾诉爱慕之情的。

而苏葵却不属于这任何一种,苏葵醉后最爱做的事情便是自言自语,且这自语跳脱性极大,一般人根本没办法跟上她的节奏,压根听不懂她在说什么,究竟是想表达什么意思。

“我想这酒楼的名字肯定是我爹按照我娘的名字取的,我很好奇,我娘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子,能让我爹念念不忘,十年如一日的放在心上,为她悬空妻位,额...而且还,呵呵呵...守身如玉啊。”

慕冬大许是发现了她的毛病,根本听不到自己的话,也便不再吭声,只静静的听着。

“有时候半夜醒来,我都会觉着很不现实,我竟可以这般幸福的活着。”

“我最近才发现我很害怕,我睁开眼睛就看不到我爹,我哥了,然后又回到那个地方,又变成孤零零的一个人,怎么找都找不到他们,就像我现在找不到小小花那样。”

随即又煞有其事的摇了头:“我的意思并不是说小小花不重要,我不想回去找它....”

“可是,凡事不能两全其美啊...”

“嗳,我发现我越来越贪心了,有了这个还想要那个。”

“不过,如果小小花也能穿越,呵呵...就圆满了。”

“圆满了....”

慕冬将她的话一字不落的听了进去,虽然没怎么听得懂。

他望了望夜色中的高山,眯了眸子,低吟道:“一个人孤零零的...其实,有什么好怕的?”

苏葵这回竟是出奇的听进去了他的话,转过头睁着醉醺醺的眼睛看着他,义正言辞的道:“那是因为你不懂!”

“以前我一个人的时候,也觉很正常,是没什么可怕的,但是一旦不是孤零零的了,就觉得很怕再回到孤零零的时候...”

慕冬眸色更深沉了些,像是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一般,却又有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光芒,半晌才无感的道:“这些混杂的感情,我的确不懂。”

罢了补道:“也不想懂。”

苏葵终于将定在他身上的目光移开,重新趴回了栏杆上,长叹了一口气,一副老成的口气,语重心长的道:“我以前也是跟你一样的,等日后,你就懂了。”

“等你日后遇上了对你好,能温暖你的人,就会跟我一样了。”

慕冬眼神几闪,最后化成了一声不屑的冷笑,觉得她这话委实好笑,更可笑的是,自己竟还真的顺着她的话去想了。

她同自己,怎会一样,太天真了。

渐渐的,苏葵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彻底没了声音。

慕冬回过神来,这才发现,她竟是已趴在栏杆上睡着了。

他就那样坐着,像是在思量着什么。

山里的夜,本就是有些凉的,且现在已经入了秋,一阵凉风吹来,随着湖面的波动,苏葵打了个寒噤。

慕冬立起了身,走到她身边,状似犹豫了一瞬,只是这么一犹豫,却又是一阵凉风刮过。

下一刻,右手已伸到她纤细的腰下,轻轻用力,她整个人便陷入了他的怀里。

从未接触过的柔软,让他目光一凝,几步行到门前,未发出任何声响,那扇门却被他踢开。

明明十来步的距离,慕冬觉得好似已然走了许久。

苏葵做梦了,梦里是一望无际的雪山,身边有苏天漠,苏烨,璐璐,老林头,她的身后还有小小花。

她不知道为什么要来这里,扯着苏天漠的衣角,好奇的问道:“爹,我们来干嘛啊?”

苏天漠一如既往的慈爱,帮她拂去头顶的雪花,口气却有些苦涩:“阿葵,爹要走了,你以后一个人要好好照顾自己。”

苏葵神情立马紧张了起来,紧攥着苏天漠的衣角,却被他大力的掰开。

“爹,我不要一个人!”

随后,面前便出现了一道沟壑,下面是深不见底的悬崖。

老林头带着璐璐跳了下去,随即苏烨也紧跟其上。

“不要,不要!”苏葵飞快的追去,企图拦住苏天漠。

明明只隔了几步,却任由她如何的加快脚下速度,都无法追赶上他。

苏葵眼眶里渐渐蓄了泪水,忽然见苏天漠回了头,定定的望着她。

苏葵大喜,“爹!”

随后飞奔上前,紧紧抱住了他,不安的道:“不走了,对吧...”

苏烨闻听这小心翼翼的话,感觉到怀中的人力度之大,像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放手那般。

他自然不会自恋到以为苏葵是在跟他说话。

已走到了床前,却还是没由来的顿下了脚步。

纵使她再用力,甩开她,也花不了他一成的力气。

盯着她朦胧的睡颜,直到案上的蜡烛发出了噼啪的声响来,火光几闪之后,周遭一片漆黑。

他这才回了回神,原是那根蜡都已燃尽。

觉察到她变得均匀的呼吸,和渐渐放松的力道,把她放到了**。

刚转身,又回过头来,借着月色为她覆上了锦被。

合上门的时候,更是未发出一丝声响。

慕冬走到栏杆旁,浓浓的夜色中,看不清表情。

觉得,同她相处的时候,不管是怎样的一种情况,都让他莫名的轻松,甚至...觉得快乐。

虽然只有一丝丝,却也足以拨动他多年冰冷无起伏的心绪。

是被她身上所带的温暖和鲜活的气息感染到了?

若是,日后有这么个小东西一直在身边,应当是件不错的事情。

这个想法刚冒出来,便让他心神一震,只消得须臾,眼神又恢复了一贯的冰冷。

这种事,不适合他,不适合生活在黑夜里的人。

也觉得这酒实在太容易醉人,不然怎会让他头脑都有些不甚清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