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01 大黑小白

101 大黑小白

一个接着一个闪电像是要撕裂天幕般的闪起,滚滚的闷雷声不断。

一向在苏葵面前很是温顺的这匹马,这回却不管她如何安抚,都安静不下来。

几次手中的缰绳都几乎抓不住,苏葵也跟着有些急了起来,抬眼望了四周,离龙华寺还有些距离。

自己的位置像是在一个峡谷之间,两侧都是高低不等的山体,虽然不算高,但若是滑下些石头之类的东西,砸死她估计还是没什么大问题的。

两侧被雨水冲下的树枝灌木不时的抽打在她的身上,握着缰绳的手渐渐渗出了血,浑身已然湿透,马儿却越发狂躁,她也只能跟着马儿胡『乱』的往前移动。?? 未待作年芳101

她相信若是她此刻放了手,这匹受了惊的马在这危险的山谷中,绝对是活不过今天的。

且自己没了这匹马,要出这山也是不可能的。

“救命,救命啊!”苏葵大喊道,希冀这山中能有路过的猎人或是香客,搭救一把。

可能是她的喊叫太凄厉,导致本就受惊的马,愈加的不安起来,像疯了一般的嘶叫着,随着又一个惊雷的响起,天『色』越发阴暗,似乎要下一刻就要压下来一般,马儿一声长吼,猛的往前冲去,苏葵的身体不由得往前一个趔趄,再没力气能抓住缰绳,被这巨大的冲力甩了三米远之余,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一匹马的冲力本身就是极大的,况且还是一匹受了惊的马,苏葵这一跤摔的可谓是惊天动地,自己都清楚得听到山谷中通的一声的回音。

突然间亮起一道蓝光,雷声不再同于之前的沉闷,在极低的云中像爆炸似的发出惊天动地的吼声。

苏葵手掌支着地,苦皱着一张脸,却心知现在不是喊疼的时候,闷哼了一声。

打算站起来,却发现右手一点点力气也提不起来,原来是方才摔倒的时候,右手压在了身下,是骨折了。

咬着牙单手支撑着坐了起来,山谷中仿佛还隐隐回『荡』着得得得得的马蹄声,但很快被雨水淹没花都少将最新章节。

身形有些不稳的站了起来,望了望不停滑下的泥石,心头紧了紧。

想要活命,为今之计得赶紧离开这个随时会滑坡的峡谷才行!

一瘸一拐的望着前方行去,企图找到一处出口,视线搜索到一泥石堆,一人高左右。苏葵咬着下唇忍痛,走近望了望,看清了形势,心下一喜,这山丘的后面,竟是茂密的林子!若是能翻过这个山丘到左边的林子中,脱离峡谷,一时应没什么安全隐患。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方爬上了矮丘,刚松了口气,左脚下一滑,还没来得及惊呼便栽进了灌木丛中。

自灌木丛中『露』出一张满脸泥泞的脸来,苏葵喘了几口大气,不由庆幸还好是摔到了这边来,若再摔了回去,估计自己是没力气再翻一次了。

方才一心满是害怕,便忽略了胳膊的伤势,这时放松下来才发现疼的厉害。

一心只盼着雨快些停下,再想办法出山。

可上天显然是没有想要成全她的意愿,雨水还是不停的冲洗着山谷,雨墙密得像帏幕,整个世界都是哗哗哗的水声。

天上的河往下落,地上的河横流。

苏葵在内心骂了句娘,蓄了些力气,这才扶着背后的山丘缓缓站了起来,这雨指不定要下到何时,雨停之前还得找个避雨的地儿,不然这雨没停,怕是她的心脏先停了。?? 未待作年芳101

一边拨开面前的灌木荆棘,一边寻找避雨之处的苏葵已是早就没了力气,仅仅靠着一股习惯『性』的意念支撑着。

时而灰暗昏黄,有时又被闪电照白亮亮的树林,显得有几分可怖。

大约走了半个时辰,也没瞧见什么能避雨的地方,苏葵只觉着这场雨实在太大,以至于她都有些头晕了,脚下一个不注意,便被绊倒在地。

昏『迷』前好像看到有一股红『色』的『液』体自自己的右手下流出,很快被雨水冲洗干净。

一股安神的味道萦绕,这味道,似乎是月缪潭的味道,好香好浓,好想睡觉...

无力的闭上了眼睛,眼前白光闪过,顿时没了意识。

“这丫头可真是能折腾,早早昏去也不必咱们大费周章了...”

“大哥,这血流的是不是有点多啊...你闻闻,整座山里都是香味。”

“这样更能让乘黄快些寻来啊...”

“可她现在是肉体凡胎,会不会出事啊?”

“呃,据理论上来说,是不会的。她出事了谁来破劫?”

“也对也对,肯定不会出事的。”

“别废话了,快将她的魂魄送过去,今日是那女孩的大限,再晚就来不及了!”

“对对对,我忘了还有这么一茬儿..”

“唉唉,你跟去干嘛啊?”

“不跟去难道等着乘黄来吃啊...再说,他家的咖啡上回我喝了一回,当真是上上品!”小白伸了伸他那长长的舌头,一副馋鬼的模样。

“....”

苏葵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豪华的大**,白『色』的天花板上垂着一盏精致不俗的吊灯刁蛮千金别太坏最新章节。

这是——二十一世纪!

这是怎么一回事?她又回来了!

苏葵脑子轰的一响,直直坐了起来,心中情绪繁杂。

“醒了啊?”阴冷的声音传来,打破了她的思绪。?? 未待作年芳101

循声望去,由于没有心理准备的缘故,苏葵尖叫了一声。

只见两个一黑一白的“人”倚立在奢华的咖『色』落地窗前,二“人”手中各自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穿白衣服的一个动作熟稔“高雅”,黑衣服的则是望着黑乎乎的咖啡,一脸不确定。

“你们是从...”从二人的扮相和衣着方面,苏葵实在不得不怀疑他们是不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神经病患者,如果是,为什么要放弃治疗?

“叫什么叫啊,我长的有那么可怕吗,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小白,他是我大哥叫大黑,没错你猜对了,我们就是从地府里来的黑白无常。”

...她发誓,她真的没往这方面猜啊。

还大黑小白...

这位阎王爷是萌控吧,还给这么阴森的两个人起这么呆萌的名字?

她才不信,黑白无常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喝咖啡!

“你们慢慢喝吧,我先搞清状况,回头再让人过来接你们,别『乱』跑。”苏葵无奈的叹了口气,现在真没什么心情跟他们玩,等她把自己的事情搞清楚,再打精神病院电话吧。

二鬼对看一眼,愣住了。

苏葵屈身打算下床,可放到床边的手竟然直直穿过了床板!

再看看两只腿,竟然也是一碰到实物便能穿过去,如同空气。

苏葵惊恐的瞪大了眼睛,许久才反应过来,喃喃的道:“我这是...死了?”

“你想得美!”小白喝光了咖啡。补了补雪白的粉底,挑眼看着她没好气的道。

苏葵缓缓回了头,神情呆滞的道:“你们,你们真是黑白无常?”

“如假包换!天上地下只我兄弟二人,别无分职!”

说话间,楼下传来开门的响声,不,听这巨大的声响,应是踹门?

“回来了回来了,赶紧走!被人看到又得出事儿了!”

大黑手中凭空出现了一把金光闪闪的招魂杖,在空气中画了一个古怪的图案,拽起了小白就往图案中跳去。

“唉,怎么丢我一个人在这儿啊,还没说清楚呢!你们不能这么不负责任!”苏葵慌得起身,伸手朝着渐渐消失的光圈中抓去。

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小白的声音:“下楼去,有你想见的人,和想知道的真相!自此以后,就断了关于这个时空的任何念想,一心帮助乘黄开天灵,破...”

声音到了后面越来越弱,话未说完,光圈已经完全闭合。

“真相?啊?帮助谁啊?我不认得姓程的人啊...他是谁,为什么要帮他?喂!”

苏葵觉得,她的世界,飘满了问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