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02 真相

102 真相

她想见得人,她想见的不就是安子赵关小小花吗,对,去楼下!

苏葵转了身,却又是一怔,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这床头上挂着的,是一张精美的结婚照,而照片中的男女主人公,竟然是赵关和安子!

他们,结婚了?

虽然自己看清了自己对赵关的感情不是爱情,但自己在这个时空刚死没多久,他们就欢欢快快的结婚了,也未免太没义气了吧!?? 未待作年芳102

而且,他们俩究竟是什么时候搞到一起的,自己竟然毫无察觉。

反应过来之后,苏葵勉强对二人没义气的行为释了怀,两个人都是自己牵挂的人,他们日后能相依相伴,苏葵是打心眼里的祝福。

想到自己没办法见证他们的幸福,不觉就有些伤怀了。

苏葵毫无阻碍的穿过了房门,四处打量着。

出了卧室,才真正的体会到这栋房子还真不是一般的豪华,她此刻的位置是二楼的走道。

楼下大厅中央悬着一盏繁复的水晶大吊灯,四面高高的墙壁在柔软的地毯上投下暗沉的阴影,房内摆设无一不体现主人的品味和...有钱。

赵关一个孤儿哪儿来的这么多钱?

抢银行,还是中了彩票?

苏葵郁闷着下了楼梯,抬眼只见赵关阴沉着脸,一身皆是黑『色』名贵西装,外套搭在手肘处,依然是利落的短发,修长的双腿走动着,将手中外套狠狠一抛,坐到了沙发上。

苏葵鼻子猛地一酸,情绪开始混杂起来。

她与赵关自幼相识,感情不必言说,可不管心底念叨多少次,都没这一眼来的汹涌。

苏葵木然的走到他跟前,恍然意识到他看不到自己的存在。

只见他拿手扶着额头,一副隐忍而又痛苦的神情。

“你...你走这么快干什么?”

随后跟进来的安子,双手提着购物袋,上面印有昂贵的logo标志,迈着笨重的步子朝着赵关走来。

这,苏葵觉得今天自己受到的惊吓太多——安子她怀孕了。

且看这肚子,更有临产的阵势!

不对啊,自己“死”了不过几个月的时间,短短几个月,这大肚子又如何解释?

难道自己还在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在一起了?可他们完全没必要瞒着自己啊??? 未待作年芳102

赵关默不作声,点燃了一根香烟。

安子被浓重的烟味熏的咳了几声,大许是嫁为人妻的缘故,五官成熟了很多,表情微变:“你究竟要怎样?”

苏葵收回震惊的心思,方觉二人的气氛不怎么对,让一个孕『妇』提着这么多东西,还不管不顾的抽烟,这算是哪门子丈夫?

据她所知,赵关虽脾气不怎么好,但也不会这么没分寸,还有,赵关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

“别再出现在我眼前,马上滚都市邪王最新章节。”赵关狠狠抽了一口烟,神情起伏着,眉心的痔随着眉头紧皱着。

苏葵瞪了赵关一眼,只当是夫妻间的争吵闹气而已,怎么一个大男人都不知道让着点儿?

安子又是一阵猛咳,却固执的站在他面前,红了眼睛道:“都三年了...三年了!”

肩膀抽搐了一会儿,又道:“你以为她真的还会醒过来吗?我不过是让她入土为安罢了!”

“她的事,你有什么资格管!连医生都没说她醒不过来,你凭什么...在我出差的时候让人火葬了她!”

赵关似乎再难冷静下去,一把挥过茶几上的烟灰缸,水杯,最终狠狠的捶在了茶几上,鲜血随着不停落下的碎片滴到了地毯上。

火葬了谁?自己为什么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明明只是几个月,为什么她觉得已经脱离了他们的生活,太远太远。

安子没有被他的怒火吓到,反而同是一副受够了的模样,嘶声道:“我这么做不还是被你『逼』的!你心里根本就没有忘记过她!你有把这里当成你的家吗,只要你不出去出差,就住在医院!你把我当什么?”

“哼,你想我把你当成什么,我为什么娶你你自己还不清楚吗?你自己做出禽兽不如的事情,还想让人把你当什么?”赵关比以前更加成熟的脸上,写满了厌恶和不屑。

“刘言安!你告诉我,我为什么要忘记她?凭什么要忘记她!”赵关直呼她的姓名,显然已是气到了极限。

“我刘言安是你的妻子,我才是你的妻子!我肚子里怀的是你赵关的亲生骨肉,我已经说了很多遍了,当年她落水,的确我有错,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这么多年,我哪一天不是活在内疚中!”

苏葵的身形狠狠的晃了晃,觉得凭空劈下了一道霹雳,震得她身心剧裂,措不及防的跌坐在了地上。

她当年落水,是安子推得?

不会的,她肯定是在做梦,可为什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既然是做梦,为什么心脏会这么的疼,为什么明明已经只是一缕幽魂了,心脏还会这么疼。

“够了!你马上给我滚,我没有报警抓你,告你蓄意谋杀,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滚出去!”

赵关咆哮着立起了身子,表情狰狞,双目猩红可怖,仿佛下一刻就要发疯。

安子被他这副神情震住,不由得噤了声。

待反应过来之后,断断续续的泪水模糊了眼眶。?? 未待作年芳102

虽然这些年赵关对她一直很冷漠,就连肚子里的孩子,都是趁他喝醉时,自己换上阿葵的衣服,他才会...,娶自己,更是在他母亲的压力下,他才会同意。

精心布置过的新房他从未进去过,就连新婚之夜,他都是去病房守着她。

此刻的赵关,就像是一头隐忍至极的猛兽,凶狠的盯着自己,难道自己这次真的触到他的底线了?

望着赵关眼中满满充斥着痛恨和厌恶,她恍然,这就是那个,自己爱的无可救『药』走火入魔,自己为了和他在一起,连自己的好姐妹都害死了的男人吗?

自己爱的真的是这样的他吗?当初那个干净美好的阳光少年,什么时候不见了踪影异魔万能社。

是,是随她一起消失了吧...

那么,这么久以来,自己只是一个人在扮演着可笑的独角戏,她成日里面对着的,只是一个心死之人,只有再见到沉睡的她时,才会有一丝生气的男人。

可如今,自己彻底毁了那个她,所以,他的心,彻底的被挖空了吗?没了支撑了吧...

想到此处,身形便开始战栗着,泪水止不住的滑落,分不清是恐惧还是后悔,亦或是自嘲。

赵关紧紧盯着她,狠狠的戳着自己的胸口:“我告诉你,就算我死,我这里也只能有她一人,你以为这些年我是忍的你什么?只不过是因为她在乎你,你立刻就给我消失,否则,我不确定我会做出什么事来。”

口气,是坚不可摧。

她懂了,这次她真的懂了。

先前,一直不明白为何自己想方设法,耗尽心思也无法将她从他心里赶走,原来,她的一切都已经嵌入了他的生命里。

抬头与他的目光相接,那目光太凶狠,让她没有任何发声的勇气。

那么,对不起的话,也就罢了,太晚了。

自嘲一笑,迈着沉重的步子,缓缓转身出了房门。

轻轻的带上了那扇沉重的红木大门,将二人分割在了两个世界。

赵关恍若被抽干了力气,颓废的歪坐到了沙发里。

再次回忆起往事,痛苦的泪水盈满了眼眶,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没能保护好她,她明明还是有心跳的,却就这样被火化了。

几不可闻的道:“医生说你已经丧失了知觉,也没了意识,只是还有心跳,这样也好,至少火化的时候,你就不会觉得痛了...”

苏葵望着赵关痛不欲生的模样,她已经没有了思考的能力,只是静静的坐着,不想哭,不想说话,不想去想。

就这样坐着就好。

许久,赵关才有些僵硬的从口袋中『摸』出一张照片,照片上的苏葵穿着白『色』衬衫和背带裤,冲着镜头笑的极其得意,极其明亮,站在一个老虎的旁边,老虎温顺的卧在她的脚边。

苏葵记得这是赵关带她第一次去动物园的时候拍的。

管理员说老虎太危险会伤人,她却执意要跟老虎合照,而那个固执的管理员说什么都不同意。

最后她和赵关便装作有些失望的离开,却悄悄的躲在了旁边,赵关不解的问:“我们躲在这里干嘛,他肯定不同意你去拍照的!”

苏葵一脸自信的道:“我就不信他不上厕所!”

于是赵关便无奈的陪她等了两个小时,那个管理员终于去了厕所。

苏葵便兴奋的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翻身进了围栏,把脖子上的相机丢给了赵关。

等管理员回来的时候,苏葵刚刚从围栏中翻身出来,便嚷嚷着要罚钱,苏葵便拉着赵关逃之夭夭了。

赵关的眸子中噙满了眷恋,温柔的抚着照片上那人的脸,有些沙哑的道:“是我不好,一切都是我不好,不该受人挑拨,若不是,你不会死,小小花也不会死。”

小小花也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