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03 乘黄

104 带你回家

“我的手,和你找到我有什么关系?”

小小花有些无奈的看着苏葵不解的样子,拿出另一只毛茸茸的爪子,噌的一声,坚硬黑亮的暗爪钩伸了出来,在另一只爪子上,轻轻一划,一道口子便现入视线,流出了鲜红的血来,还把那只流血的前爪在苏葵眼前晃了晃。

苏葵愣了愣,随即啪的一声狠狠的打在了小小花的头上。

小小花委屈的看着苏葵,心道:这不是看你不明白给你解释解释吗,干嘛又打我啊。

“痒不会轻轻的挠吗,就算你不会轻轻的挠,你可以跟我说啊,我给你挠不就好了,都挠出血来了!”

小小花惊诧的望着苏葵,自己这哪里是挠痒啊,平时那么机灵的主人怎么变得这么笨了。

其实这也怪不得苏葵不理解它的意思,这苏葵哪里懂得这些奇门八卦稀奇古怪的东西。

自己的衣服上撕下一块轻纱,有些粗鲁的抓过小小花的前爪,仔仔细细的包扎了起来,末了还打了个小小的蝴蝶结,拿起小小花的爪子道:“怎么样,我包扎的还不错吧?”

小小花望着这歪歪扭扭的蝴蝶结,心虚的点了点头。

苏葵由于庆幸自己捡回一条命,且还因祸得福小小花也回到了自己身边,一时也不去想安子的事情,跟小小花玩的倒也不亦乐乎。

只是,外面冒着倾盆大雨找她的几人可就远远没这般轻松了。

“你们是否发现,绕来绕去都进不去这山?”向珍珠焦急的道,雨势过大,手中的伞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

三满急冲冲的也寻了过来,神情慌张:“少爷,方才马受惊跑了,我追去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马车冲下了山崖,在山崖旁,我发现了小姐的那匹马!”

苏烨神情一震,几乎是吼着的道:“带我过去!”

三满忙不迭的点头,拔腿朝着山崖的方向跑去,苏烨顾不得再跟身后的向珍珠和宿根说什么,跟了上去。

宿根同向珍珠互看一眼,也追了上去。

待到来到山崖旁,望见那匹被乱石砸的血肉模糊的马尸,众人无不倒吸了一口冷气。

苏烨怔怔的望向崖底,“阿葵她福大命大,定不会有事的...”

宿根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神情镇定了许多,似乎笃定一般:“阿葵她还在山里。”

苏烨蓦地回了神,“你如何得知的?”

宿根一笑,“苏兄没发现这山外的阵法已解了大半吗?”

苏烨这才恍觉,方才心下太乱也未去注意,可这阵法和阿葵在不在山里又有什么联系?却也不再多问,见宿根一脸确定,便道:“我们进山分头去找,此刻这阵法弱了大半,费些力气破阵不难,三满,你同珍珠一起,助她破阵,快!“

却如苏烨所言,这阵法此刻极弱,几人稍稍费了些力气便破了阵,就连三满这稍懂阵法之道的都没什么大问题。

宿根一进山便直奔了密林而去,毫不犹豫。

墨色的头发湿漉漉的贴在脸上,一身蓝衣经过雨水的冲洗,显得似乎更亮了些。

虽是确定她就在林中,但心中还是无限担忧,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中,拖得越久,危险便多上几分。

“你有没有听到好像有人在喊我?”苏葵刚想仔细听,便被哗哗的雨水声给掩盖住。

慕冬自然是听到了,甚至就连他们什么时候走进这座山谷都一清二楚。

“我不曾听到,你应是累了。”

苏葵闻言点了点头,不作他想:“我确实觉得头很沉,那我先睡会儿,等雨停了,你喊我。”

慕冬撇开头,并不答话。

苏葵搂着小小花的脖子,趴在小小花身上心安理得的睡起了觉。

直到她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慕冬才缓缓起身,走近她身边蹲下,端详着她毫不设防的模样。

小小花见状对着慕冬轻轻的挥了挥锋利的爪子,又因怕吵醒主人,不敢出声,只能睁着黑溜溜的眼睛怒瞪着慕冬。

慕冬冷冷的瞥它一眼:“保护好她。”

外面喧嚣的雨声,伴着凉凉的风,让慕冬清醒了一些,皱了皱眉,几不可闻的道:“我整日到底是在做些什么...”

踢开脚下看似毫无规则的几块石子,顿觉周遭的屏障荡然无存。

负手离去,似乎周遭的雨水都近不得他身,神情早就恢复了一贯的冷清无感。

一身白衣渐渐消失在雨雾之中,恍若不染凡尘的仙人。

宿根眼中闪过一丝迷惑,这个山洞,来时竟未看到?莫非,也是被人施了阵法不成?

可为何又突然间解除了?

练武之人听力本就极好,静了心去听,便觉察到山洞之中分明有呼吸声!

宿根眼神闪了闪,放轻了步子防备的走了进去,只觉心底是从未有过的希冀,又怕落了空。

洞内的火光因失了屏障,被洞外的风吹得飘忽不定,发出呼呼呼的响声。

弯着腰进来的一刻,宿根脸上的神情霎时放松了下来,手中的木枝落了地。

真的是她!太好了!心中被喜悦填满,是从未有过的满足和欣喜。

不觉间,已对她的感觉由好奇到欣赏再到喜欢,那么现在呢,又是什么?

只是这一刻混杂的心绪,宿根潜意识里似乎已能料想到,不管日后如何,那个人,便是会成为他心尖尖上的人,割舍不得。

只是,她怀里抱着,或者抱着她的那个毛茸茸的东西是何物?

“嗷呦!”小小花反应迅速的反应了过来,转头虎视眈眈的瞪着宿根。

苏葵被小小花这一声给惊醒了过来,迷迷糊糊的转头,却见身侧的慕冬没了踪影,心下疑惑之际,余光闪过一抹蓝色,借着弱光打量去——立在洞口的宿根正望着她,眼底俱是笑意。

“宿根?”苏葵惊喜的道,觉得很不切实际,他,是如何找到这里来的?

宿根此刻听到苏葵的声音,觉得犹如天籁一般。

似乎还是未能恍过神来,几步便到苏葵面前,定定的望着她看,忽而一把将她拥进了怀中,有些语无伦次:“你还在,真好...对不起...”

小小花咕哝了几声,嫌弃的抖了抖身上的水珠子,似乎对宿根颇有成见。

苏葵一时忘了反应,嗅着宿根身上掺杂着雨水的味道,半晌才有些尴尬的道:“我,我没事了,你...先放开我吧。”

宿根这才缓缓的放开苏葵,回神之后望了望自己的衣服,懊悔的道:“把你衣服都弄湿了,冷吗?”

说完便要把自己的衣服脱下给苏葵,这才又想到自己的衣服原就是湿的,一时语塞,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不知所措。

苏葵没能忍住笑了出声,在她眼里宿根虽然有很多面,但每面都是风轻云淡,处惊不变的翩翩公子。

内心有些隐隐的感动。

再看这张与赵关同样的脸,想到另个时空的赵关,只怕因为她和安子的死,下半辈子都要活在痛苦之中了,内心顿时五味纷杂了起来,再也笑不出声。

见苏葵盯着自己看,宿根更是窘迫,只得道:“你先在这里等着,我去喊苏兄和向姑娘过来!”

“好。”

“我待会儿就回来。”

“路上小心!”

刚走到洞口的宿根,身形一顿,面上带了笑意,应了一声之后,便疾步走了出去。

苏葵望着小小花红了眼的模样,这才记起它之前与赵关在江边争斗,自己也就是因为这个落了水,它这才对赵关不喜,便道:“他可不是赵关,他叫宿根,是个很好的人...”

摸了摸小小花的头,又有些神伤的补道:“还有,赵关他也是个特别好的人...”

抓起身边剩下的两个红彤彤的蛇果,低低笑了笑:“其实,他也是个好人...好人还挺多的,果然第一印象是不靠谱的,人心,真是最难琢磨的东西。”

小小花不解的望了她一眼,总觉得主人跟之前哪里不一样了,可就算是魂魄全了,顶多也就是感情丰富一点啊,可主人现在的模样,分明是心智不同了。

比如现在,她虽然在笑,但连它都能感觉的到,主人根本就不开心。

真是搞不懂人类啊。

还是它活的简单幸福,想吃吃,想睡睡,最重要的是现在还能待在主人在身边,生活不要太美好了啊。

小小花安慰似的蹭了蹭苏葵,睁着眼睛扮萌装可爱,逗苏葵开心。

苏葵拍拍它的头道:“我看你都快成妖怪了,都会猜心了!”

小小花听罢便翻了个白眼,什么妖怪,自己可是神兽,血统高贵的神兽好不好!

“阿葵!”

苏葵闻声急忙转过了头,“哥!”

苏烨奔到苏葵面前的时候,也是全身**的模样,随后跟过来的宿根和向珍珠三满也都是一幅落汤鸡的模样,狼狈至极,头发上都还挂着草屑,但神情皆是一副松气儿的模样。

苏葵鼻子酸了酸:“让你们担心了...”

向珍珠也是哽咽:“没事就好。”

苏烨摇了头,只是握着她的手,不说话。

他的脸上有几处刮痕,凌乱的头发里还夹杂着一朵黄色的花,然而苏葵却笑不出来,轻轻的替苏烨拨弄了下来,久久才道:“哥,我们回家吧。”

明明只是短短一天,却觉得变了太多。

她在这一刻,已彻底的断掉了回到二十一世纪的念头,知道了真相便也没了牵挂,何况小小花也已在自己身边。

这不正是之前自己渴望的圆满吗。

握着苏烨的手,苏葵觉得自己的灵魂已经完全融入了这个身体里,而不是替原来的苏小姐活下去,不是替任何人活下去。她就是苏葵。完完整整的苏葵。

再也没有比这一刻真切的感受到——有家了。

二十一世纪的苏葵已经死了,自己现在就是苏家的小姐,苏天漠的女儿,苏烨的妹妹。

苏烨闻言更用力的握紧了苏葵的手,重重点了头:“别怕,都没事了,都过去了。等雨停了,哥就带你回家。”

苏葵眼睛里噙满了泪水,笑的却是无比明媚,扑到苏烨的怀里泣不成声。

对,都过去了,都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