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04 带你回家

105 烙印

苏烨微微也感觉到苏葵的不同,说来,这还是苏葵头一回在他面前哭。

但她没事就好了,只当是受到了惊吓。

宿根已恢复了那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向珍珠则是蹲下身握着苏葵的手不说话。

苏烨从情绪中走了出来站起身道:“这才多亏了宿公子,要不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人。”

宿根一笑而过,不置可否,望了望洞内的火堆,再瞥向苏葵包扎好的胳膊,心里已是有了计较。

只是,既然苏葵不说,他也就没必要问了。

当然,神经有些粗的向珍珠和苏烨此刻还都心有余悸,并未细想,再说这山洞是宿根寻到的,只当是他生的火。

“阿葵,这是什么啊?”向珍珠用手指戳了戳小小花的背。

“嗷呦!”

“小小花,老实点,不要胡闹。”

苏葵犹豫了一瞬,笑笑道:“这是我我在山里面捡来的。”

几人好奇的打量着显然不是寻常野兽的小小花,都没再细问,不过一个兽物而已。

“你怎么给它取个这般难听的名字”向珍珠嫌弃的道,“你看它全身的毛都是黄的,不如叫全黄?”

“你们觉得这个名字怎么样?”向珍珠期待的望向众人。

苏烨咳了咳笑道:“我去烤一烤火。”

宿根望了苏葵一眼,同苏烨的表情没差,“苏兄,不如咱们一起烤好了”

向珍珠望着走开的二人,蹙了蹙眉:“它又生的高大,不然你觉得大黄如何?”

大黄!小小花蓦地抬了头,惊恐的望着苏葵,心道:主人,快说不好啊!

苏葵沉吟了一会儿,复抬了头道:“好是好,可我对小小花这个名字又很有感情。”

小小花猛地点头,它才不要叫什么大黄,那分明是狗的名字好不好,就算自己的名字确实不怎么好听,但是可是主人取的第一个名字。

还不待它得意一会儿,苏葵换上了一脸笑意:“不如,叫大黄花?”

众人一兽石化。

“如何啊?”

向珍珠回了神,讪讪的笑了笑:“我觉得小小花这个名字还真的挺好”

这雨淅淅沥沥只待到陷入夜幕的时刻方小了一些。

“少爷,雨停了!”从洞外回来的三满惊喜的道。

苏烨和宿根立马站起了身来,走向洞外看探。

“可以走了,只是这夜间恐怕野兽出没比较频繁,我们待会儿都小心着些,拿着火把。”

睡的迷糊的向珍珠皱了皱眉:“那我们待到天亮再走好了,若是遇上猛兽,只怕麻烦的很。”

苏葵也点头附和道。

宿根朝着她道:“你身上的上怕是耽搁不得,虽是包扎了,但并未清理,这山洞阴冷潮湿,久待不得。”

苏烨并不多说,走到苏葵面前,背对着她弯下了腰,“马车被甩下了山崖,我背你回去。”

“哥,我的腿没事,就胳膊受了点小伤,可以自己走的。”别说苏葵从未被人背过会觉得别扭,就心想着苏烨为找自己累了一天,就觉不忍。

“快上来,就你那点脚力,别净耽搁时间了,我还想赶着回去睡觉呢。”

苏烨自知她的心思,便拿这茬来压她。

苏葵犹豫了一瞬,嘿嘿的笑了两声,便趴在了苏烨的背上,环住他的脖子,竟丝毫不觉得别扭。

“哥,你累了说一声儿,我下来走一走。”

苏烨闻言朗声笑了几声道:“你哥哥我是做什么的,有次打仗的时候,背着比一头牛还壮的人可是走了三天三夜,就你这点分量,跟棉花一样。”

苏葵笑了笑,心中感动倍增。

几人一出去便觉凉意袭来,山中昼夜温差本就极大,且还刚下过一场大雨。

月亮已升过枝头,还有几颗闪烁的星星洒在幽深的天空。

苏葵望着这静谧的景色,听着耳边若有若无的虫鸣声,有些不敢相信就在不久前,自己便在这个地方刚经历过一场暴风雨,还险些丢掉了小命。

“这鬼天气”向珍珠嘀咕道,双手抱了臂,打了个寒噤。

苏葵回头望了她一眼道:“走紧着些,搓一搓手,待会儿就不会冷了。”

向珍珠点了头:“就是在洞里烤火烤的暖和,一出来适应不了。”

苏葵刚转了头,就觉背后一暖,肩膀上多了件衣裳。

只见这衣服的颜色,就知道是宿根,右手移到肩膀刚想将衣服拿下推拒与他,便见宿根走到了右侧,笑的清浅温暖,“衣裳都烤干了,不会再湿着你了。”

见三满和向珍珠一脸好奇的望向她,想起那个湿冷与温暖并存的拥抱,脸色竟是微红,不敢对上宿根的眼光,“我不觉着冷,你穿着吧。”

宿根抬手用手中的折扇轻轻敲了敲她想拿下衣服的手背,“听话。”

向珍珠见二人推来推去的模样,忍不住笑了出声:“我怎么觉得更冷了些鸡皮疙瘩都起满了。”

苏葵暗瞥了她一眼,不再推拒,心下心虚之际,却在疑惑——宿根这把扇子是打哪里拿出来的

趴在苏烨宽阔温暖的背上,细细听着几人脚步踏在地上的声音,时而像是踩到树叶的沙沙声,时而像是溅到水洼的淅沥声。

月光穿过枝叶,漏下了一地闪闪烁烁的碎玉。

在月光的折射下,被雨水洗刷过的树叶或野草,都闪着晶亮的光芒。

一路上别说是野兽,就算是野鸡野兔都未看到半只,偶尔也就一两只青蛙呱呱呱的叫着,见几人走来也赶紧躲了起来。

绿叶上飘摇的月光,溪流上跳动的月光,树林剪影里随着几人的前行而同步轻移的月光,月光牵动着的虫鸣和蛙鸣,在苏葵心头烙下了美好的印记。

若是这个世上的幸福可以衡量,那她失去了安子的情谊,而换来了这些说不清的幸福,那确实是赚到了。

可,幸福似乎真的不是可以衡量的,也不是可以等量替换的吧,不然,她为何还是觉得心里某个角落不再完整了——那里曾经装下的是,毫无保留的信任吗。

几人回到望月凝的时候片刻都未作停留,云实和光萼也似乎早早得了消息,已收拾妥当,还在昏睡中的西廷玉被单独安置在了一辆马车之中,由阿庄送回驿馆。

苏烨一行人便浩浩荡荡的回了王城。

城门已关,城墙上的哨兵远远便看到这行的极快的马车和两匹高头大马,待到马车停在城楼之下,也不见哨兵们的表情有丝毫松动,不见放行的意思,显然是习惯了对深夜进城的人熟若无睹。

苏烨心急苏葵的伤势,道:“有急事进城,还请行方便开城门放行!”

闻得这焦急的话语,几名哨兵这才往城楼下望去,想看看竟是谁人有如此大的口气,说的轻松,这城门岂是你开就开的,他当是他家后门呢?

借着微黄的灯光俯首望去,便见两位英姿不凡的年轻男子端坐在马上,目光皆是凛然。

直觉便是非富则贵,几名哨兵见状,皆是没了戾气。

“二位还是天亮再来吧,如今城门已关,我们实在不好擅自开这城门放行。”虽是直觉二人带了股贵气,但这王城中能让他们不管不顾破例开城门放行的——还真没几个人。

天亮?开什么玩笑,阿葵的伤能耽搁到天亮?苏烨扫了几位哨兵一眼,模样皆是眼生,“你们木总兵何在?”

几人一听他开口便找总兵大人,心下疑惑,互看一眼道:“木总兵今日视察完后,前一脚刚刚回了府去。”

苏烨咬了咬牙,只得道:“我乃镇南将军苏烨,速速开了城门放行!”

用身份压人,还真是不习惯。

几名哨兵面色几变,苏将军!

那可是大大小小将士的偶像,手握苏家军兵权,官拜镇南将军,开个区区城门确实没什么问题。

可,总不能他说是苏将军就是苏将军吧,正所谓口说无凭

若是真是苏将军,得罪了他,别说他会不会放过他们,就算他不追究,只怕他们也没脸在呆在兵部了,要知道,这可是全民偶像啊!

“这,不知苏将军深夜进城吗,有何要事?”百般思量之下,只得打起了太极来。

苏烨没能忍住地声骂了句娘,刚想开口,便见自几名哨兵后面走来了一位蓄着小胡子的身穿兵服的男人,打了个哈欠,“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清净了?”

哨兵见到来人,喜的不得了,小声的道:“柳门候!楼下有自称是镇南将军之人,要求属下开城门,属下不识苏将军相貌,不知柳门候是否见过苏将军?”

柳岚乃是正城门的一位小小门候,管辖着十来位哨兵,是位实打实的闲差,只有木总兵前来视察的时候他才会露个脸,其余的时间都很难得见。

他又打了个哈欠,一口的酒气,拍了拍说话那哨兵的头:“你没见过,你爷爷我哪里会见过待我看一看。”

哨兵嫌恶的捏了鼻子,没见过还看什么看啊真是的。

待望见城楼下二人不耐的神情之时,柳岚的酒霎时醒了大半,揉了揉眼睛,喃喃的道:“我这是眼花了?”

只待揉了三回,苏烨不耐的催促声响起,他这才急忙忙的对着身后的哨兵道:“快开城门,快开城门!”

几位哨兵生怕惹到这个不知真假的苏烨,闻言便知柳岚确定了身份,不敢怠慢的开了城门。

苏烨冲他拱了拱手,心下疑惑,这个人自己似乎是素未谋面,他是何时认得自己的?

不作他想,扬起了马鞭,往城内赶去。

苏烨之所以这般焦急,也是有原因的——马车内的苏葵,在半个时辰前便迷迷糊糊的发起了低烧来。

大许是伤口没清理,加上在山中受冷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