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05 烙印

106 这位太医

苏葵被两个丫鬟扶着前脚刚迈进苏府大门,苏天漠就急匆匆的迎了上来。

免不了又是一阵心疼,还有对苏烨的责骂。

苏烨真是有冤没处说,苏葵进山的事儿他事先可是压根都不知道。

苏葵这边刚回到了栖芳院,李太医就背着他的小药箱急冲冲的进来了。

苏葵对这位太医很有印象,王城之中,数他与苏天漠来往最为密切,是个人精,且与苏天漠二人言语间,十句少不了八句争吵,二人经常像个孩子一样,为了一件小事吹胡子瞪眼,气的面红耳赤。

苏天漠甚至不止一次拿着扫帚将他赶出府去,他也摔过苏府上百只茶杯花瓶。

二人更是不止说了一千次的绝交。

可堂堂一位太医院总管大半夜的守在苏府等着给她治伤,便能看出二人的友谊还是比较经得起绝交的考验的。

李太医一进来也顾不得看被烧得头晕眼花的苏葵,竟然就指着苏天漠的鼻子道:“你还真好意思,让我等到半夜竟然连夜宵都不给我做!”

苏天漠咳了几声,将他的手推开,笑笑道:“吃什么夜宵,吃多了睡不好觉。哦对了,我差些忘了,阿葵该饿了,小红快去厨房吩咐吩咐,给小姐煮碗燕窝。”

李太医闻言更气,吹胡子瞪眼的看着苏天漠道:“仔细下次你求我我都不来!哼!”

苏天漠摆摆手道:“先别废话了,快给阿葵看一看!”

李太医虽然气恼,但也是知轻重的,把药箱放在桌子上,边咕哝着边净了手,拿起苏葵包扎好的胳膊,捏了几捏,神情愈加严肃。

苏葵虽头晕的很,但也感受的道气氛的不一样,心下微惊,该不会,就这么断了吧?

众人见状也都惴惴不安,苏天漠开口试探道:“如何了”

李太医皱紧了眉毛,重重叹了口气,还是不说话,把苏葵绑在胳膊上的白缎解开,众人见状不由的吸了口冷气。

细细的胳膊已然看不出原来的肤色,全是浮肿的青紫。

又把缠在苏葵手腕上的布条解下,苏葵看了看已然化脓,深可见骨的伤口,突然觉得手疼的都不敢抬了。

苏天漠和苏烨的脸色都白的厉害,向来胆小的堆心见状吓得眼泪涌了出来,只得偷偷低头拿袖子攒着眼泪,不敢出声。

李太医却只是一个劲儿的叹气,不发一语。

苏葵在心里急的简直快哭了,李太医啊李太医,你不要占着茅坑不拉屎啊,是死是活倒是给个痛快啊!

苏天漠口气谨慎的试探道:“老李,究竟是如何了?”

李太医将手中的血布扔进铜盆中,望着苏天漠,突然大笑出声:“哈哈哈哈哈”

众人怔怔的看着这李太医笑的脸色发紫的样子,真怕他脑部充血一命呜呼了。

半天捂着肚子指着苏天漠道:“笑死我了,你那副脸色,哈哈哈”

苏天漠气的一下站了起来,气的脸色通红:“你这个下流的老匹夫,什么时候了还玩这套!你等着,回头我再找你算账!赶紧治伤,赶紧的!”

李太医半晌才止住了笑意:“你别急啊,我话还没说完!”

一向稳重的苏天漠也忍不住爆了粗口:“有屁快放!”

苏烨无奈的望着李太医道:“李叔,我妹妹的伤究竟怎么样了,您二老有事改天再说不迟。”

李太医点了点头,神情有些严肃的道:“这丫头的伤是极严重的,这胳膊严重错位且不说,就这手腕就是伤了脉搏的,若不是救治的及时,只怕”

苏葵这才想到自己昏倒在雨里时,自手腕处流出的红色**。

这么一说,自己这条命,倒真是慕冬救回来的了。

这个人情,可不比带次路那么简单,倒是不好还。

“那现在究竟可有大碍?”

“还好这丫头聪明,懂的自救,包扎的及时,又点了***位止血,现在总的来说是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了。”

苏烨松了口气:“万幸”

苏葵有些心虚的笑了笑,自己当时昏的七荤八素的,哪儿知道什么自救,再说了,就自己那至今都未分清***位的点***功夫,还止血,别把自己点的不能动就行了。

苏天漠总算是放了心,仍然没什么好口气的道:“那赶紧将伤口处理处理。”

“去备一盆热水,再拿一瓶烧酒过来。”

王管家吩咐了人去取水,自己又下去拿了烧酒过来。

李太医从药箱里拿出一个类似镊子却比现代的镊子笨重的多的镊子,又取出几块棉纱,在开水中沾了沾,便开始为苏葵擦起了胳膊和手腕。

待他将镊子伸到烧酒瓶中之时,苏葵打了个寒战。

向珍珠看她一眼,走到她跟前,握着她那只未受伤的手道:“别怕,我们都在呢!”

苏葵刚想点头,便被钻心的疼痛感给淹没了声音,只能在心里痛骂——天杀的古代啊,万恶的古代,我要麻醉剂啊,麻醉剂!

越来越浓重的疼痛感渐渐让她失去了意识,当李太医的棉布触到手腕处的骨头之时,苏葵尖叫了一声——昏了过去。

李太医被苏葵这凄厉的喊声吓得抖了一抖。

“这,阿葵,阿葵晕了!”向珍珠将被苏葵掐的青紫的手抽了出来,紧张的道。

“老李,人怎么晕了!”

李太医一笑,显是见惯了,“晕了就晕了吧,免得遭罪,待会儿上药更疼,能忍到现在才晕已经很难得咯。”

李太医帮苏葵全部包扎后,又开了药方,随后又道:“她淋了雨,这伤口虽然清理干净了,但先前有些化脓,今夜估计是要发高烧,让人尽量喂些清淡的饭食。”

苏天漠叮嘱了几位丫鬟好大一堆,又盯着人把那碗燕窝全给灌了下去,才送李太医回了房。

彼此,天色已是微亮。

尚存着意识的苏葵却是不信,这李太医说自己发高烧自己就会发高烧?她觉得此刻除了伤口很疼之外,并无其他不适。

第二早被高烧烧的起不了床的苏葵,将昨夜那碗燕窝吐了个干净,是彻彻底底的服了李太医的乌鸦嘴。

午时方能迷迷糊糊的睁开沉重的眼皮,见小小花又同从前那般卧在自己的床边,这才安心的闭上了眼睛,认认真真的发起了烧。

可能这烧发得太认真,以至于是烧了三天三夜,昏迷不醒。

这三天里是急坏了一干人等,生怕把人给烧出个好歹来,待到第三天见人退了烧,这才松了口气。

苏天漠和苏烨得空就往苏葵院子里跑,宿根也还真是个不畏人言的主儿,一天一次按时探视。

这不,第三天里,宿根刚从苏葵院子里往外走,见苏葵已然退了烧,心里的石头也是稳稳当当的落了地,却迎面撞见了苏天漠和苏烨。

宿根似乎没料想会这么巧,神情微怔了一瞬,瞬即恢复了一贯的轻松,即使知道对方便是当年叱咤风云的战神人物,也丝毫不见拘束的神态:“在下宿根,因每次来府上,都恰逢丞相外出,所以一时也未能拜见,不当之处,还望海涵。”宿根笑的一脸坦然的朝着苏天漠福了一福,好像成日出入人家闺女院子的人不是他一样。

虽然卫国国风开放,但像这种情况还是极少见的,奈何宿根向来就是个想什么说什么便做什么的人,而苏葵又摊上了胳膊肘往外拐的哥哥,所以这一时苏府也没人说什么。

偶尔在府里撞见侍卫或是王管家,即便是烧火的李大爷,宿根也都是能侃侃而谈,举手投足间丝毫不见扭捏。

一来二去,丞相府里,除了正主苏天漠,是**成都跟宿根混熟了,即使是心里没熟的,也都是面儿熟了。

“这”苏天漠竟一时语塞,定定的望着宿根。

苏烨见状赶忙解释道:“爹,这就是我与您说的宿公子了,上回救了阿葵的可就是他。”

这些日子苏烨可没少在苏天漠面前吹耳边风,说宿根是如何如何的好,对阿葵是如何如何的认真,长的是如何如何的仪表堂堂,做事儿是如何如何的稳当。

直是把着宿公子夸得是只应天上有,再不替自己的妹妹定下来只怕迟早会被人抢走似的。

苏天漠回了回神,眼神几闪:“原来当日救下小女的便是宿公子,不知宿公子今日可还有事?若是方便,可否移步偏厅一叙?”

宿根自然是没意见的,他可是早已打定主意,要把苏葵身边所有的人都拉到自己的战营中来。

自然不能少了苏天漠这个重要的角色。

“如此我便却之不恭了。”

苏天漠点点头笑道:“烨儿你先带宿公子过去偏厅,我先去看看阿葵醒了没有。”

随后又对宿根道:“还要烦请宿公子稍等些时辰。”

宿根摇了摇手中的折扇道:“苏丞相言重,我先与苏兄去偏厅恭候。”

苏天漠笑着颔首,望着二人离去的背影,神情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