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07 赤仙莲雪膏

107 赤仙莲雪膏

一秒记住,

苏天漠抬脚进了房间,“小姐醒了吗?”

站在外间的云实上前福了一福道:“老爷,小姐方才已经醒了,刚刚还喝了碗粥,烧也已经退了。”

苏天漠这才舒展了眉头,拨开珠帘,迈向里间。

“爹,你来了。”靠在**看书的苏葵听到动静抬起头。

苏天漠点点头,走近坐在床沿,望着苏葵愈加苍白的小脸,心疼的抚了抚她的头,慈爱的道:“今日感觉可好些?怎的也不好好休息,一醒来就看书,多伤神。”

苏葵摇了摇头:“爹,我都睡了好几日了,还要怎么休息啊,这没病都躺出病来了。”

“休要胡说,什么病不病的。”苏天漠有些嗔怒的道。

苏葵嘿嘿笑着,“爹,我没什么事了,别担心我了。”

苏天漠并未言语,只转头对立在一旁的丫头道:“你们几个先出去候着。”

几个丫鬟低眉顺眼的应了声,缓缓的退出了房间。

苏葵将书放到一边,有些疑惑的望着苏天漠:“爹您有什么事儿要跟我说吗?”

苏天漠悠悠的叹了口气,才道:“爹问你,你可是已有了意中人?”

苏葵呆了呆,苏天漠也太直白了吧,饶是自己脸皮如此之厚,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您从哪里听来的啊,莫不是哥哥跟你胡说了?”

“你也不必瞒着爹了,爹也看得出来,这宿公子也确实是个难寻的好男儿,只是”

“爹!我跟宿公子并不是您想的那般。”

苏天漠望着苏葵急忙解释的模样,更是以为她这是口是心非。

叹了口气,“爹和你哥哥都盼望着能为你找一个好人家,远离权势纷争,过上安安稳稳,平平凡凡的日子”

古代女子只要是稍稍有些姿色的,素来都是被作为家族利益的牺牲品了,而自己却如此幸运,有着这般爱自己的父亲和哥哥。

苏葵想到这里伸出手拉了拉苏天漠的胳膊,把头依偎在他宽阔的肩膀上道:“女儿知道爹是真心为阿葵的幸福做打算的,可我认为,真正的幸福便是与自己喜欢的人在一块,其余的,都不重要。”

趴在床边的小小花闻言咕哝了几声——前世主人便是这么说的。

苏天漠又是叹了口气,用那温暖的手掌拍了拍苏葵的背,缓缓道:“但凡你能遇到自己喜欢的人,爹也是没什么意见的,是前提也必须是他真的能给你幸福,若是不能幸福,喜欢又有什么用?”

苏葵见苏天漠似有所指,有些茫然:“爹,你到底是想同我说什么啊?”

“你现在还小,感情这事可不是闹着玩的,千万要慎重才行众男争春最新章节。”

苏葵见他言辞间认真,遂点了头:“您放心,我自是不会拿这种事情来闹着玩。”

苏天漠身形一震,以为苏葵话中的意思是对宿根这段“感情”很认真,眉头皱的更深。

只要她喜欢不就好了吗?可有些事情,却不单单是喜欢才行

望了望苏葵稚嫩的小脸,又觉自己想的太多太远,她现在还小,哪里懂得什么感情,兴许过些时间就淡了。

以后的事情,就以后再说便是,现在一切都还是未知。

放开苏葵,把枕头填到她的背后,又细心的掖了掖被角,才道:“好了,爹还有事要忙,你先歇会儿,爹晚上再过来看你。”

苏葵乖巧的点着头,心里是觉得苏天漠今日似乎哪里不对。

出了苏府的宿根,敛了笑容,苏天漠的话还萦绕在耳边:“若是宿公子不能保证让阿葵远离皇室纷争,我说什么也不能放心把阿葵交给宿公子。”

宿根抬头望着有些刺眼的太阳,只觉得光线虽强,但却虚渺的很,怎么抓都抓不住,仿佛不管你如何拼尽全力,阳光都会从你指缝中丢失。

摇了摇头,暗笑自己太多心。

自己何尝不是一直想远离这些纷争,且一直在尽量远离吗,只是,若是真有那么一天,避无可避,他便带着她远走高飞便是。

只是,她会愿意么?

苏葵睡着的时候倒是没觉得有丝毫无聊,这下醒了便觉得无聊的要发疯了,无奈也只能看看书逗逗小小花。

这才想起来,向珍珠去哪儿了,由于她高烧的缘故,向珍珠也只得搬到隔壁房间去睡了。

苏葵只想着这闲不住的八成是又出去玩了,不由一阵羡慕嫉妒,合上手中的书:“垂丝,今日见着向小姐了吗?”

“回小姐,向小姐昨日便已经起身回大漠了,因为不知道小姐什么时候醒,向老爷那边好像有急事,这才急急的上了路。”垂丝大许是怕苏葵伤心向珍珠没与她道别,小心地解释道。

“哦”方才还在心里暗骂向珍珠丢下自己跑出去玩了,这突然听说人走了,有些不适应。

半晌才道:“她可有给我留下什么信物啊书信之类的?”

“只有留下一句话,可是奴婢好像听不懂

。”

“什么话?”

“向小姐说,她等着小姐去陪她吹的一头沙子看日落。”

苏葵一愣,随即笑出了声,想到那晚向珍珠说她不懂情调,那么美的日落,自己却在考虑会不会吹的满头的沙子。

垂丝见她笑,也悄悄松了口气,虽然她根本搞不懂向小姐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西廷玉也回去了?”

垂丝点头道:“那晚西公子回驿馆后,第二天便来府里探望小姐了道印全文阅读。”

“他探望我?他巴不得我早死吧”不过听到西廷玉已经醒过来了,苏葵也觉心里没什么挂念了,毕竟,药是自己喂下的,出了事儿可跟自己脱不了干系。

垂丝见苏葵口气不善,有些疑惑的道:“奴婢先前并不怎么了解西公子,只听她们几个说似乎有些可那日西公子来探望小姐的时候,奴婢并不觉得西公子哪里不好啊”

苏葵噎了噎,对垂丝与众不同的品味感到意外不已。

“这几日都有谁过来看过我?”虽然一直在昏睡,但苏葵隐约记得不少人来看过自己。

“回小姐的话,华颜公主昨个儿午时来过一次,刘老爷和刘少爷昨晚留在府里吃的饭,明小姐和姚七小姐也都来过,今早奴婢听大公子房里的丫鬟紫鹃说,皇上也赏了不少补品过来。”

她与华颜交好,她来探看也是正常,刘叔和刘庆天来更无可厚非,宫里赏补品不过是为了拉拢苏家,也没什么。

可明水浣和姚敏又是凑的什么热闹?

她可记得清楚,苏小姐之前就算是几次病到性命垂危,也不见她们去探望过一眼。

苏葵眼光一闪,忽然想起挽仙楼前的桃林之中,姚敏同那位铁面男子的谈话

垂丝的声音打断了她的心绪,“对了小姐,还有人给小姐送来一盒子药膏呢!”

“哦?是何人送来的?”

垂丝摇了头:“是位老伯,说是受人所托,要小姐务必收下。”

难道是宿根?苏葵脑海中第一反应便是如此,但是想一想,只是一盒药膏而已,没必要整这么玄乎吧,再说这几日他日日都会过来,实在没必要托人送来。

“拿给我看一看。”

“是。”

垂丝行到外间,将那盒一直搁在案上的锦盒拿了进来,只有巴掌大小。

苏葵刚打开盒盖,一股清香便扑鼻而来,一个血红色的瓷瓶现入眼帘,瓶身没有一丝瑕疵。

端看这包装便知不是寻常的药膏。

再打开瓶塞,那股清新的药香顿时弥漫,这回闻得清楚——是莲花的香味。

垂丝惊叹了一声,道:“大公子说这是辰国进贡的赤仙莲雪膏,非常珍贵,有活血生肌之效,再深的疤痕也能祛的干干净净。”

怪不得,原来是贡品,可这贡品这么珍贵,又岂是寻常人能拿得出的?

更让她不解的是,此人分明是知晓自己手腕伤的极深,才赠了此药的,可外面的人只知她受伤,对她伤势知道这么清楚的也没几个人。

既然不愿表露身份,显然动机又不是巴结讨好。

那么就是传说中的施恩不图报了?可总不会有人无缘无故就将这么珍贵的东西赠与一个毫无相干的人吧?

苏葵想来想去,也没能从周围的人中,找出有一丝可能的人来。

苏葵将药膏装好递给垂丝,不再费神想这个问题,反正既然是通过了苏烨那层“安检”了,自然就没什么问题了,送上门的好东西,傻子才会不要。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107:赤仙莲雪膏)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