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08 赌赢了

108 赌赢了

允亲王府。

“璐璐,来,多吃点。”攸允温柔的为璐璐布着菜。

“谢谢允哥哥,对了,我爹爹可有回信吗?”璐璐一脸笑意的抬了头。

攸允看着璐璐这张纯洁的笑脸,目光闪了闪道:“哪里有这么快,船夫来回也要五六日的时日。”

璐璐想想也是:“是我太心急了。”攸允以如今局势动『荡』,不想她来回奔波冒险为由,让她暂时留在王城,璐璐对他的话向来深信不疑,只每月都会写上一封信去跟林希渭报个平安。?? 未待作年芳108

“彩云,去厨房看看小姐的粥熬好了没有。”

“是,王爷。”丫鬟依言便低着头缓缓的退到门外,转身去了厨房。

“允哥哥,我都饱了。”璐璐嘟着嘴巴道。

“少喝一些,听话的话,明天允许你单独出去玩,如何?”攸允诱哄道。

“真的呀?”毕竟是生了副无邪的『性』子,闻听可以一个人自由自在的出门,自然高兴的很。

“恩,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攸允颔首,仿佛连眸子都是含着笑意的。

璐璐忙不迭的点头道:“我一定喝光光!”

彩云恭敬的度着步子,把乘着莲子燕窝粥的青花白玉碗放到了璐璐的跟前,福了一福便拿着托盘,低着头立在了一旁。

璐璐拿起了勺子,舀了满满一勺便往嘴里送。

“等等!”攸允突然道。

璐璐抬起头,睁着如湖水般清澈的眸子,好奇的问:“允哥哥,怎么了啊?”

“慢慢喝,小心烫。”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攸允只是笑笑,一瞬不瞬的盯着璐璐把那碗粥给喝的干干净净,眼中神『色』坚定。

二人又说笑了一番,待到璐璐出了偏厅,攸允便敛了敛笑容:“青环,跟着小姐,一有什么异常即刻通知我。”

方才还是唯唯诺诺的小丫鬟,表情严肃的弯了弯腰,一句话也未多说,便疾步走了出去。

“王爷,苏将军已经到了,现在人在书房等候。”

攸允点了点头,起了身随小厮一同去了书房。

攸允边在心中思量着,如今苏家已中了自己的离间计,虽然苏小姐命大活着回来了,但这事做的天衣无缝,苏家至今也未察觉妖修成仙最新章节。?? 未待作年芳108

除了那个受了重伤的暗卫...

不过依照苏家目前的状况来看,显然是没收到消息,不然,也不可能这么心平气和的跟自己合作了。

只要确定了璐璐是宿主,璐璐在自己身边,林叔肯定也是愿意帮自己的,到时候从林叔那里再得到月缪录,到时候别说是卫国,就连辰国和大漠,甚至是神秘莫测的巫谷...都是自己的囊中之物。

他欠璐璐的,自会用母仪天下的那个位置来还她。

想到这里,本就魅『惑』至极的双眸,更是流光溢彩,噙着一抹俯视众生的凛然之感。

“苏将军久等了。”攸允带着淡淡的笑意道。

攸允刚走进书房内,便有小厮从外面迅速却未发出声音的关上了房门。

“王爷。”

攸允上前虚扶道:“苏将军莫要多礼了,请坐吧!”

苏烨点了点,一脸严肃的坐在了红木朱漆椅上。

攸允也缓缓落座,举止间尽显儒雅,不急于开口。

抬手拿起了两人中间小案上的一杯香茗,放在鼻尖轻轻一嗅:“苏将军觉得这茶如何?”

苏烨端起轻抿一口,笑笑道:“苏烨一介匹夫,不懂这些风雅之物,哪里及得上王爷的雅致。”

攸允目光一凝,不知苏烨是真不懂茶,还是太聪明,只是这一句话便让他下面的话没了引子。

“呵呵,不知上次我与苏将军商议的事情,苏将军可有考虑好?”攸允放弃了委婉的问话,直截了当的道。

“王爷的话,微臣回去与家父也商议过了,家父认为,此事还是先暂放再说,毕竟如今圣上健在,未免『操』之过急。”

“呵呵呵,莫非苏丞相与苏将军还信不过本王?”

“王爷这是哪里的话,如今放眼天下,这局势也已然明了,我苏家也不是不识时务的迂腐之人。”

“既然如此,苏将军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本王之所以提议让苏家军与本王的亲兵合并,只是为了让彼此都放心,这样的话,苏将军的人等于是扼住了本王的命脉,苏将军何乐而不为?”攸允本就如山泉般的声音,此刻显得更是让人不能拒绝。

苏烨在心里冷笑,若是真的与允亲王的亲兵合并,倒是恐怕自己的人刚进去便被收买了,即使有大部分是衷心的,在攸允这种无所不用其极,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人手上,肯定是会叛离的,即使有些死忠的,只怕也会被抹了脖子。

而允亲王安『插』到自己这边的亲卫,势必会用尽一些方法窃听机密,苏烨自认为,他做不到允亲王那般不择手段,况且,被安『插』进来的人,肯定是精挑细选的,不可能这般容易叛离。

若真是那般,恐怕仗还没打,苏家军就是名存实亡了。?? 未待作年芳108

这些,自己和爹起初并未考虑到,甚至还觉得真的可以借此与允亲王谈条件。

还是后来阿葵跟他细细分析了其中的原委,他这才惊觉攸允的城府之深。

“王爷肯这般信任苏家,自然是苏家的荣幸,但是我之所以不赞同这种方式,也是考虑了许多。”

攸允见状,心里的疑虑也减少了几分,毕竟自己开出的条件不管怎么说,明面上看来,都是对苏家百利而无一害的,方才苏烨拒绝,他还真以为是他已然识破了其中的弯弯道道雷武裂天。

哼,苏家父子,还是一如既往的有勇无谋罢了。

“苏将军请说便是。”

“微臣认为,这原因有三点,这其一便是如今圣上还在,苏家军虽然归苏家管辖,但其中肯定是有圣上安『插』进来的人,若是忽然换了太多新面孔只怕会引起皇上怀疑,打草惊蛇。何况,若是皇上的人进了王爷的亲卫队,只怕更是存下了隐患。

其二便是苏家军多数善于陆战,而王爷的亲兵远在西?,西?与王城隔着偌大的肖江,若是日后...只怕是会拖了王爷的后腿。”

攸允这般听来,自己的确是不曾想过这些,一心只想着把苏家军纳入麾下,倒是忽略了其它的隐患,暗道自己超之过急,险些走错了棋。

想到这里,表情也带上了几分慎重:“那其三呢?”

苏烨定了定神,犹豫了许久才道:“这其三,只怕微臣说来会惹来王爷猜忌——若是王爷大势已成,那苏家...,所以微臣不敢把整个苏家和苏家军的未来就这般贸贸然的交到王爷手中...”

这话苏烨开始是死活不愿说的,但苏葵坚持要他加上去,说是以退为进,干扰攸允的判断力,会让他认定只要给苏家许诺,苏家便会臣服于他,这样一来攸允便会信了八九成,先前的两条已然可以说服攸允放弃合并苏家军的想法,这最后一条便是用来打消他的疑虑。

攸允肯定会为了拉拢苏家而许下允诺,只是这允诺是真是假,就不得而知了,但是是真是假对于苏家来说,并不重要,如今苏家唯一想得到的,不过是暂时取得攸允的信任罢了。

只是,苏葵自己也承认,这走的便是一招险棋,赌的便是攸允的求胜心切和生『性』多疑。

攸允闻言先是脸『色』微瘟,眼神闪了几闪,手握紧了手中的茶盏,久久笑道:“哈哈哈哈哈哈...苏将军果然是直爽之人,这也是人之常情,倒是本王疏忽了。”笑声虽大,但也不失儒雅的君子风范。

和自己谈条件?呵呵...攸允在心中冷笑着。

苏烨闻言这才放了心头的不安,一副恭敬的模样:“微臣逾越了,微臣认为一些事放在明面上说出来,总比让自己人猜忌自己人来的好,若是苏家与王爷不能全然放下彼此的疑虑,只怕极容易受到离间,到时,让我们共同的敌人坐收渔翁之利,就不好了。”

攸允微笑着点点头,苏烨这句自己人和共同的敌人,让他听着很是舒心:“苏将军说的极是,合并之事本王先前考虑不周,不会再提。关于苏将军所说的保证,本王现在便可许下。”

说完便拿出腰间精致的匕首,伸出骨节分明的左手,轻轻在食指指腹上一划,便是几滴鲜血滴入了杯中,攸允伸出划破的左手,表情肃穆:“我攸允,今日以血为誓,日后若是得势,绝对不会做出忘恩负义之事,若对苏家不仁,便天诛地灭,死后下十八层炼狱。”

说完便端起那杯掺杂着鲜血的递到了嘴边。

余光瞥向苏烨一副放了心的模样,嘴角轻轻一勾,这才喝下。

“王爷放心,既然您今日以血煞盟,日后我苏家军绝对誓死助王爷完成大业,圣上对我苏家不仁,竟连家妹都不放过,那就休要怪我苏家不义了!”苏烨一副隐忍的模样,手指骨节攥的咯咯发响。

攸允瞧见苏烨这副有勇无谋,口无遮拦的模样,更是把心放到了鞋底儿里了。

苏烨在心底轻笑——赌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