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09 少年情怀

109 少年情怀

二人又商议了许久,攸允这才把苏烨送出书房门口,眼见苏烨的身影已然消失,转身闭上了门。

将手负在背后,立在书房中央,道:“你觉得如何?”

画轴卷起,石门移开,白发苍苍的老者行了出来。

由于皮肤过于松弛,以至于笑的时候更让人觉得有几分惊悚:“呵呵呵,若是月凝还在的话,或许还需得我们费些心思妹控武痴末世行。现在这苏家不管是苏烨还是苏天漠,都是只会打仗的匹夫而已,如今他们得到允诺,怕是已经在心里偷笑了。”

“哼,他以为本王真的会因为一个血誓而留下苏家这根暗刺吗,若是真的有报应,那我爹便不会惨死了,而他还安安稳稳的在那个位置上了。”?? 未待作年芳109

想到这里,攸允的脸上显现出一丝阴狠:“所有阻碍我的人,统统没有好下场!”

老者耷拉的眼睛中闪过一丝轻蔑,随后才道:“她喝下了?”

攸允点了点头:“我吩咐青环盯着她,有事便过来通知我,青环...至今都未过来找过我。想来,应是没错了...”

老者听罢身形晃了晃,弯曲稀落的眉『毛』仿佛一道蛇形的深沟,横贯在苍白的脑门上抖了一抖,那攥的死死的手清癯干瘦,犹如青铜铸成.仿佛还带着锋棱,手背表皮如烧焦了一样的贴在干枯的骨胳上。

一百年!自己等了足足一百年!

这一百年为了活下来,吃尽了苦头,更是在自己身上种下了无数种蛊来遏制住噬月蛊,就为了等着乘黄宿主再现世,这一次,说什么也不能再有任何差池!

平复了一下过于兴奋的神情,便用笃定的口气道:“这蛊常人喝下立刻便会头痛不止,痛不欲生,结果正如我猜测的那般——她必是乘黄宿主无疑了!”

攸允听着老者由于过度兴奋而更加尖利刺耳的声音,内心也有了几分澎湃。

既然已经证实璐璐便是乘黄宿主,得到月缪录也轻而易举,那么,现在只需等到那人魂归西天之日!

“依你之见,他身体里的蛊还需要多久才能取下他的『性』命?”

“为了掩人耳目,用的沉眠蛊的食『性』也是极弱,甚至中蛊者都觉察不到疼痛,任他再高明的医术也诊断不出,直到他的内脏慢慢的被啃噬干净...”

攸允有些嫌恶的瞥了老者一眼,若不是对自己有利用价值,他怎会与这个浑身上下充斥着蛊臭味的怪物呆在一起,强压下心头的烦躁感:“那,他大概还能苟延残喘多久?”

“两年。”

达到目的,刚走出书房的苏烨,心情甚好。

“咿,是你呀!”耳畔传来了一声带着惊讶如黄莺般清脆的声音。

苏烨闻言顿住了脚步,这声音不正是夜夜会出现在梦里的人吗...

有些不可置信的转过头,便望见不远处的少女一张圆圆的鹅蛋脸,眼珠子黑漆漆的,两颊带些晕红,周身透着一股轻灵活泼的气息,脸『色』晶莹,肤『色』如雪,鹅蛋脸儿上有着两个小小酒窝,甚是清秀绝丽。

全身粉衣,头发上束了条蓝『色』丝带金边儿丝带,阳光一映,更是灿然生光。

只见她望着自己,眼中是毫无掩饰的惊喜,苏烨一时有些呆愣,竟是开不了口。?? 未待作年芳109

却又见那少女突然没了笑意,眉头微微蹙起,空灵的大眼睛里带上了些失落。

只是这么一个神情,竟让他觉得心生怜爱和不忍,急忙道:“林姑娘...”

少女脸上的表情顷刻便恢复了明媚,伸出纤长白皙的手指指向苏烨:“原来你记得我啊,我方才还以为你把我给忘了呢!”

方才还在书房与攸允侃侃而谈,临危不『乱』的苏大将军,立马便成了一幅大男孩的模样,脸『色』微微红了红:“我,我怎会忘了林姑娘贵女驾到全文阅读。”

非但没忘,且是日思夜想。

璐璐闻言笑了笑,走近道:“你怎么来允亲王府?你认识允亲王吗?”

苏烨点点头道:“我与王爷商量些事情,你是这府里的丫鬟?”

璐璐犹豫了一瞬:“是的...”自己并无意骗他,只是,她的身份实在见不得光。

苏烨这才松了口气,他倒是担心她是允亲王的小妾或是通房丫头,见她并未挽髻这才猜测她是丫鬟。

“你在这...可好?”苏烨一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挺好的,就是有些无聊。”

“那你若是什么时候...什么时候出府,便找我好了,我带你四处逛一逛。”

“真的啊?可是,我怎么才能找到你?”

苏烨想了想,便把腰间的玉佩解下,递给了她:“拿着这块玉佩,到王城里的每一间王记酒坊,或是王字号钱庄,让他们传话,我就会过去。”

璐璐欣喜的点头:“好,我明日刚好可以出去。”

苏烨也被她的笑传染了:“可要拿好,莫要被人看到了。”

“我知道了。”璐璐小心翼翼的把那块白玉放进了怀中。

几位女子的说笑声响起,苏烨身高占了优势,便望到远处几株梅树旁,缓缓行来一行衣着鲜贵的女子。

怕给她惹来麻烦,忙道:“我先走了,明日记得找我。”

“恩,肯定会的!”

苏烨点点头便径直往前走去,刚走出二十来步,又听得那声音道:“对了,我还不知你名字!”

苏烨的唇角勾出一个完美的弧度,回过头见她正冲着自己轻笑,那银铃般的笑声传来,好似要直直印进他的脑海里那般,更是叫他的心头添了一种说不出的情思。?? 未待作年芳109

“我叫苏烨,莫要忘了。”

璐璐望着那俊朗不凡的少年,他并未在笑,但那黑漆漆的眸子中得笑意仿佛随时都要溢出来那般,笑容里带着几分顽皮:“我记下了。”

话落转身似飞舞的蝴蝶那般,飘飘然的转身离去。

苏烨望着那背影,久久未动。

少年情怀,溢于言表。

“哟,小姐,走的这么急是做什么呀?”说话的正是梅树旁的几位女子中的一个,乃是攸允清净的后院中唯一不清净的一房妾室——白莲明。

是白家旁支的小姐,一直心仪攸允,于去年打春进了允亲王府为妾。

却是个不知足的主儿,对突然来到王府,且被攸允捧在手心的璐璐,视为了肉中刺。

可,被视为肉中刺的璐璐,还真没怎么感觉的到,毕竟刚接触这些人情世故,还不懂得人心险恶,只见白莲明成日里对她笑盈盈的,又是允哥哥的妾室,便觉这个漂亮姐姐还是很好的。

“莲明姐姐无限之轮回空间。”

白莲明笑着应下,心下却是皱眉,只觉得璐璐这副无害的模样下,是藏了个狐媚子的心『性』。

不然,连王爷那种清心寡欲的人,怎都会对她好的过分?

但凡王爷在府里,恨不得一日三餐都陪着她一同吃,自己进府也一年多了,怎不见他陪过自己一次!

想到此处,咬了咬牙:“小姐,我见方才同你说话的一位男子,不像是府里的仆人啊?”

原来眼尖的白莲明竟是一直注意着她,虽是隔得远,但那身形分明就是男子。

好不容易逮着了个机会,还不好好阴她一把,这事往小了说没什么,往大了说可就是私会,几人都看着呢,这回看她怎么狡辩?

璐璐哪里懂她这七歪八歪的心思,坦然的笑了笑:“是我刚认识的朋友。”

白莲明一呆,她就这么承认了?没有狡辩,没有解释。

倒是让她接下来的话无处开口了,人家已经承认了!

几位小妾互看一眼——这人究竟是真傻还是假傻?

璐璐还真没什么不承认的理由,毕竟,她和从没想过要和这几个女人争宠这个深层次的问题。

攸允在她心里,占据的是兄长的地位。

“哥...你能不能不要再笑了,先把话说完,要笑待会儿自己回房间关上门笑个痛快...”苏葵忍无可忍的道,不懂他今天到底是中了什么邪了。

自打进了栖芳院,就一直傻笑。

“咳咳...”苏烨左手握拳放到嘴边,掩饰『性』的咳了咳。

“我着实是不懂,这么严肃的问题,究竟是为什么能让你笑成这样?”

“...我们接着说,方才说到哪儿了...”刚清醒过来的苏烨表情又变得『迷』离起来。

苏葵觉得自己快要吐血了,小小花颇为同情的望着主人,主人的哥哥这句话都说了快一百遍

“你先回去清醒清醒,明日我们再说吧...”苏葵无力的对苏烨摆了摆手。

苏烨『迷』茫道:“为何要明日再说?”

“我累了...”

“那好,你好好歇着。”

“哦,对了,我明日有事,后日再与你说好了。”刚站起身的苏烨又补道。

“知道了知道了,赶紧回去吧,路上注意些,别撞到什么东西了。”

苏烨嗤笑道:“开什么玩笑,你以为我像你这般糊涂?”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间。

“啊...少爷,您小心点,有没有受伤啊?”伴随着通的一声,门外传来光萼慌张的声音。

“我没事...”

苏葵望了望床顶,狠狠的翻了个白眼。

不过看他这副模样,应是是谈判的很顺利,不然哪里有空闲犯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