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10 荒唐的梦

110 荒唐的梦

一秒记住,

整整一个月下来,苏葵觉得自己快要发霉了。

宿根、华颜隔三岔五虽也会来陪她解一解闷儿,但也没什么实质性的用处,特别是华颜,说是陪她,倒不如说来探听苏烨消息的成分居多。

小红看的“不忍”,便日日同三满去京韵茶馆儿听书,还经常替苏葵和黄书航传个话什么的,一回来便和三满二人连说带演的给苏葵讲解今天听到的内容。

殊不知,苏葵对这三国演义早已知根晓底,却也不阻止他们,毕竟,看他俩将豪情万丈,明争暗斗的三国以这么逗趣儿的方式表演出来,也不失是一件趣事

且让二人多些时间培养培养感情,她也乐见其成。

“小姐,您听说了没有啊,今年斗墨会画项的魁首可是宿根公子呢。”小红将苏葵用过的晚膳收拾好之后,笑着道。

垂丝也附和着:“可不是,奴婢前两天回家的时候,也听吴公子在说斗墨会的事儿。”

在苏府的丫鬟,每月都有一天假期,而垂丝家离得近,便就回家看一看。

苏葵望她一眼,听她喊着自己的未婚夫还公子公子的,总觉得别扭。

“说来听一听。”

小红掩嘴笑道:“不知小姐是要听这斗墨会的事儿,还是宿公子的画啊?”

苏葵挪了挪身子,丝毫不觉得不好意思:“都说来听一听。”

于是,两位丫鬟就将宿根的事儿说的清清楚楚,诗项书项的事儿,只字未提。

苏葵听罢二人的夸赞,简直是已经神乎其神的画艺,扯开嘴角一笑,不曾想他还作的一手好画。

小红嘿嘿直笑,“小姐,要我看啊,宿公子真是要武有武,要文那也绝对是当得上王城第一才子的名号了,做事得体,而且长的又是英俊非凡,可当真是才貌双全”

苏葵听她言语间铿锵有力,抑扬顿挫,不由感慨这就是听书听多了的下场星神道。

还不待她开口,只见小红右手放到胸前,正色道:“温文尔雅,堂堂正正,铁骨铮铮,玉树临风,高大威猛。而且还听说他经常劫富济贫,见义勇为,义薄云天救死扶伤舍己为人啊!”

苏葵呆了呆:“他还劫富济贫,救死扶伤!!”

难不成宿根还是个强盗?又兼职大夫不成?

几个丫鬟闻言也是瞪大了眼睛,虽然她们个个也都是宿公子的铁杆粉丝,但比起小红,她们觉得自己为宿公子做的实在是太少了

小红咽了口唾沫道:“可不是吗,最最重要的是,宿公子对小姐的心绝对是可昭日月,任凭弱水三千,他只取一瓢饮,宿公子从不去那些风月之地,而且是典型的坐怀不乱,由此看来他对小姐真真是情有独钟,情真意切,情比金坚,从一而终至死不渝啊!”

说到最后,更是激动的“啪”的一声猛拍了一把大腿。

只差没将那惊堂木那出来拍一拍了。

苏葵突然觉得宿根真是走过路过不能错过的极品好相公,就算不买也得看一看。

小红已然早已成为宿军大营中一名领军人物了,但凡是有关宿根的事儿,她是知无不言言而无尽,宿根的好她能说成最好,这宿根的不好嘛,她压根就觉得宿根没有不好的地儿为了能出上力,他甚至还专门请教了说书的先生,一般的小姑娘都喜欢什么类型的公子,夸赞一个极好的公子该怎么来形容等等等等。

总之——小红急切盼望小姐早日找到如意郎君的炽热之心,丝毫不逊色于苏家父子。

“我觉得你以后还是少听些书吧。”

“小姐,我说的可是句句属实!”小红眨巴着炯炯有神的大眼睛。

忽然又道:“对了小姐,宿公子的厨艺也是顶尖儿的,可不比我娘的手艺差啊若是谁嫁了宿公子,那就有口福了。”

苏葵听罢真的觉得这若是此生不嫁宿公子,白来人世走一遭啊。

小红极富有渲染力的话一直萦绕在苏葵的脑海中,以至于当晚苏葵便梦见了这么一幕。

轻柔的小雪花飘飘悠悠地落下来,忽然宿根便出现了自己身后,为她温柔的披上了一件狐裘:“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

苏葵点了点头道:“真是好才情。”

宿根温润一笑,敲了敲手中折扇,低声吟着不知名的诗词。

苏葵正听得入神间,雪景全然消散,转眼已来到一处原始深林处,只见宿根只下半身围了些树叶,**让人流鼻血的好身材,往自己走来,甩了甩飘逸的墨发,带着笑意道:“阿葵,你看看我刚打的猎物,怎么样?”

苏葵望着宿根一手提着一头华南虎孔武有力的样子,眼珠瞪得快掉了下来,抹了抹鼻血道:

“你,你好勇猛啊”

还未等苏葵看够,便又来到了一处酒楼中,宿根围着围裙,却丝毫不损英气,端着一叠叠的菜放到苏葵面前的桌子上:“今日就这几道菜,你凑合着吃吧

。”

苏葵望着桌子上少说也有上百种的菜,道道色香味俱全,一时不知如何下手。

苏葵还没来得及吃,便被宿根拉着飞了起来:“别怕,有我在侠客辞之霸刀最新章节!”

苏葵不明所以的望着后方追着自己的山贼们:“他们”

话还未能说出口,宿根便带着苏葵站到了一棵大树的顶部,苏葵的身子抖了抖,不由的抓紧了宿根的衣服,只听宿根道:“哼,你们这些丧尽天良的恶贼,今日能死在我的手下,是你们的荣幸!”

苏葵只见树下的山贼头子一副哭丧着脸的模样道:“宿公子,您行行好吧,我们这些年在您的熏陶下早就不做山贼了,天天勤苦劳作,但由于我八十八岁的老母亲实在是得了重病,我才迫不得已抢了三文钱,但您刚刚去了寨子里,把我们兄弟们辛辛苦苦攒的几十两都拿走了!”

另个瘦些的山贼抹着眼泪道:“宿公子,我求求您了,把我家的四十文还给我吧,那是我娘子要买稻种的钱,只要您还给我,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求求您大发慈悲好歹给我娘子还有孩子们留条后路啊!”

话罢,众山贼们便纷纷跪下磕头。

苏葵看着实是觉得可怜,刚想为他们求情,却又来到城楼之上,只见宿根一身白衣,似天神下凡,城楼下的百姓纷纷膜拜着。

“宿公子啊,您真是个活菩萨啊,去年若不是您我母亲早就撒手西去了!”

“宿哥哥,我听我娘说,当初她外出剜野菜,突然肚子痛,多亏您为她接生,她才能安然的生下我,您还给我取了个小菜的名字,我去学堂先生都夸我名字好听

!”一个长相很像野菜的男童开心的道。

“宿公子,我女儿当初为情自杀也是您救下了她,如今她一心想以身相许,还请宿公子收了她吧,就算是做个丫头也行啊”

“切,你女儿哪儿配啊!宿公子啊,我是城南的媒婆,李尚书家的千金要我给您提一提,愿意做个小妾,李尚书也愿意把家产全给她女儿当嫁妆,您看怎么样?”

“宿公子啊,我有一个不情之请,我婆婆也是爱慕您很久了,不过您别怕,她今年也才七十岁,我也没什么过分的要求,就请您把她带回府里,为奴为婢随便您,她每日在家不是弹琴就是跳舞,我们一家子实在经不起她折腾了”一个抱着孩子的妇人含着泪道。

苏葵又见一个白衣女子,长的倾国倾城,扬着完美的下巴,仰望着宿根道:“宿公子,我自从第一次见到你扶起摔伤的王大娘,就不可自拔的爱上了你,我求求你看我一眼吧,如果你不看,我就不活了啊”

一直不开口的宿根,定定的俯视着城楼下**的百姓们:“各位冷静一下,相信大家早已知道,我是有了心上人的,今日我来此就是想跟各位说清楚,我宿根,此生此世都是只属于她一个人的。”说完便径直走到苏葵面前,温柔的抚了抚她的脸道:“阿葵,你可愿意让我陪着你,天涯海角,不离不弃。”

苏葵一愣,还没来及回答,城楼下的人群开始变得激动起来,昏倒的,破口大骂的,自杀的,互砍的已混乱的一发不可收拾。

苏葵看着这血腥而又暴力的场面,不禁有些害怕的闭上了眼睛。

“小姐,小姐,您快醒醒!”

苏葵被着突如其来的摇晃,惊得蓦然睁开了眼睛,难道她们还要杀了自己?

睁开眼睛后的苏葵看着眼前的堆心一副紧张的神情,一时反应不过来。

“小姐,您可算醒了,您方才发恶梦了,您看这满头的汗”小心的为苏葵擦拭着额头的细汗。

苏葵长吐一口气——幸好只是个梦。

不对,为什么要说幸好呢?随即愣住。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110:荒唐的梦)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