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12 雨色

113 出府

苏葵眯着眼睛将信塞到枕头下面,问道:“堆心,我这伤养了有多久了来着?”

“回小姐,一个多月了呢.”

苏葵哦了一声,眼睛转了转,“我觉得我这胳膊已经大好了,你看今天天色这么好,不如我带你去西山走一走,如何啊?”

堆心脸上立刻浮现欣喜的神色,随即丧气的道:“小姐, 您的胳膊还得养上一些时日,不能随便乱出府走动...而且您还这般好动,若是伤到怎么办啊,就算不会伤到,万一骨头长不好的话,那也不行啊...所以奴婢认为,小姐还是好好在房里休息的好,等胳膊长好了,再出去走也不迟啊,奴婢也知道小姐闲的难受,可是再难受也得忍啊,忍到胳膊长好了,就没问题了...”

苏葵愕然,头一回发现堆心跟唐僧有的一拼了。

她自己的胳膊好没好,她难道还不清楚吗,这么多人的悉心照料,用的药又是最好的,且还是太医院总管给治得伤,这伤若还不好,就见鬼了。

今日宿根这封信,彻底了勾起了苏葵出府的**,西山的红枫,再不看,就要落光了。

而今日无疑是最好的时机,苏天漠和苏烨早早出了府,听说刘庆天不知为何被刘言霸给打了个半死,送回了王城来,父子二人一听,不管于公于私,急急奔了刘府而去。

苏葵对刘庆天确实没什么好感,不过也还是为刘叔这股狠劲儿而震惊,究竟是犯了什么事能让他下此狠手。

“真的没得商量?”苏葵敛去笑意,企图来硬的。

软弱怕事的堆心这回却像是王八吃了秤砣——铁了心。

“小姐,您还是好好休息吧。”

苏葵心道:既然如此,就别怪我无情无义了——不带你出去玩!自己去!

“那我不出府,就在府里走走。总可以的吧?”

“小姐, 实在不是奴婢不想让小姐走动, 而是老爷今日出门前特意交代的,今日就让您安心在**养伤,除了去茅房之外,不能离开栖芳院半步。”

苏葵一愣,合着她爹就料着了她今天会趁机出府?

“我要上茅房。”

“小姐,您怎么说上就要上茅房啊... ”堆心狐疑的望向苏葵。

“难道上茅房还有限制吗?”

堆心张了张嘴,觉得无话可说了。

小小花眼神一闪,扑腾站了起来。跟在苏葵身后——可以出去玩啦~

“你也想去茅房?”

“嗷呦嗷呦~”

苏葵想了想, 待会可能还能用得上小小花, 便笑的一脸无害:“可要好好听话。”

“嗷呦 !”

堆心不解。上个茅厕,还有什么听话不听话啊?

“小姐, 奴婢随您一起吧...”

上个茅厕也要跟着?苏葵嘴角一抽。

堆心见一路上苏葵都很老实,这才微微放了心,落实了苏葵只是想如厕的想法。

苏葵前脚刚进茅房。关上了门,边换着事先藏好的男装边焦急的喊着堆心的名字。

堆心闻声紧张的敲了敲门,道:“ 小姐... 你怎么了?”

“我刚才不小心把草纸都掉进茅坑里了...”

“啊?那怎么办呐小姐?”

“你先去给我拿草纸,我在这儿等着你。赶紧去!”

“可是,小姐...” 堆心不是不知道自家小姐的鬼点子多,生怕出什么差池。

“可是什么啊。没草纸我怎么出去? 难不成你还担心我跑了? 再说这里离大门那么远, 就算我真的跑了, 你回来发现我不在了。也还是来得及把我追回来的。”

堆心想了想, 还真是这回儿事, 为了以防万一,跑的是比兔子还快。

苏葵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远, 一束好发带。就打开门走了出去,对小小花挥了挥手便往茅厕后方跑去。

走正门儿显然是不可能的。也来不及,后门锁的严严实实,还有人看守更是不现实。

唯独,苏府的最西边儿的一堵墙,属于苏府的死角,侍卫们隔上一个时辰也不会去巡逻一次,平素更是一个人影儿也没有——翻过去就能出府。

苏葵放轻了步子,确定没人,这才火速的跑了过去,但是,这足足有二三人高的墙,好像,不属于她的轻功所能跨越的范围。

“来,小小花,我们今天能不能出去玩,就看你的了。” 苏葵笑的眼睛弯弯的看着小小花,拍了拍坚固的墙壁。

小小花一听出去玩,浑身都是劲儿,支起后腿,前爪趴在墙上,立起了身来,竟然是半堵墙的高度。

苏葵满意的点了头,毫不含糊的踩上了小小花的背,躬身一手按着小小花的头,另一只手扶着墙,步子踩着小小花的身上往上移,不消一会儿,双手就已经扒住了墙头,咬着牙上半身提了力气,右腿一跨,人便稳稳的坐到了墙头之上。

苏葵眉开眼笑,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虽然只是一堵墙的距离,却觉得整个身心都自由了。

堆心赶来的时候,便见茅房的门大开着,里头是苏葵换下的外裳,怔愣了一会儿,手中的草纸散落在地,“不好了,小姐逃跑了 !”

堆心失声大叫道,拔腿往大门的方向追去。

苏葵坐在墙上往着堆心仓皇的背影,回味着那句小姐逃跑了, 总觉得自己像个越狱的犯人。

小小花望着主人发呆的模样,很是纳闷, 轻轻一跃,便站在了墙头上。

苏葵睁大眼睛望着小小花立在墙头上,英姿勃勃的样子,柔亮的毛发微微随着风浮动着,大大的尾巴晃来晃去, 好奇的眼睛望着自己,不由的被惊了一惊,它怎么上来的?

她原先只是打算利用它做个垫脚石。 自己翻出去便不管它了把它丢在府里,做个翻墙弃狗的勾当,不曾想小小花竟然还有这本事。

正愁着这么高不敢往下跳呢。

毫不觉得羞耻的笑了笑:“小小花, 你先下去,在下面接着我...”

小小见主人对自己笑的这么亲切,毫不犹豫,便晃着尾巴,开心的跳了下去。

“噗通 ....”

苏葵疑惑的皱眉,这声音怎么也不像是着陆的声音啊, 将身子的方向面向外侧。往下看去, 这才发现——原来下面是条河...

苏葵这才记起, 苏府就是建在护城河旁的...

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个地方防守这么薄弱了。原来,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小小花,你还好吧?” 苏葵回过神,望着在河里挣扎扑腾的小小花,未免有些紧张。

“嗷...嗷 ~” 小小花哀叫着。呜呜,这水这么脏,自己高贵的毛啊!“小小花,你撑住啊... 来人啊, 救狗啊, 救狗啊 !”

“唉... 船夫。 船夫你停一停 !” 苏葵抬眼望去,不远处一艘小船缓缓在河里行驶着。

船夫闻声往四周望去, 却没见到任何人影儿。

吓得握紧了手中的木浆。 更是加紧了速度, 不敢乱张望, 生怕遇到什么邪物似的。

“船夫!船夫.... 救命啊 !”

船夫闻得这声凄惨的救命更是吓得三魂丢了七魄,这护城河里是淹死过不少人,可着青天白日的竟就撞见这邪事。真是太不吉利了。

“咿 ?这声音似乎在哪里听过?” 船里的女子轻道,手中一枚白子迟迟不落。

“下棋的时候。就不能专心一点?”

女子皱了皱鼻子,娇媚的面孔上浮现笑意:“再不专心,让你十子,也能赢你这个棋痴。”

这话却不是吹牛,她从五岁懂棋开始,可就一局也未输过,包括一直不死心的慕冬。

“赢我三局,明日准你休假。”

慕冬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棋痴,警惕性极高的他,若是遇到了费解的棋局,陷入深思之际,你捅他一刀,估计他都反应不过来。

然而,这天下能让他费解的棋局,也就眼前这一人布的下了。

女子闻言大喜过望,“说话算数!”

话罢,啪的一声落了子,整个棋局的胜负已分。

慕冬嘴角一抽。

小小花见苏葵着急,已一种极快的速度往那艘船的方向游去,企图“拦截”。

船夫见迎面而来的一阵“浪花”,呆呆的望向风平浪静的湖面,那一处翻滚而来的水花看起来更觉诡异,不由瞪大了眼睛。

“有...”一句有鬼还没能说出口,便见那真“浪花”突然窜起了两三米的高度,一个橙黄色的影子朝着他扑来。

“啊!”船夫惊得丢掉了手中的船桨,尖叫着往后退,直到靠在了船舱上,双腿抖擞。

小小花稳稳的落到了船板上,仰头对着苏葵长啸了一声,宣告着自己的胜利。

抖了抖湿漉漉的毛发,闻声出了船舱的慕冬二人,便是被它给抖了一身的水。

小小花吸了吸鼻子,是他啊? 抬头见慕冬正俯视着自己,再望了望他被打湿的衣服,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脖子——这个人身上的气息,真是不可思议...

女子拿帕子擦了擦脸,皱着眉道:“这是什么东西?”

船夫拍着胸口道:“不知,就见从水里钻出来的,一蹦蹦了几丈高,可骇死我了...”

“水怪?”女子嘴角一抽,有长这么多毛毛的水怪麽?

慕冬方才一心扑在棋局上,未听到苏葵的声音,放眼望去,又不见其它船只,“你自己出来的?”

女子和船夫皆是呆住,他这是在跟这头“水怪”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