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13 出府

114 西山红

小小花摇了摇头,抬起前爪指向苏府后墙的方向。

几人一时也不理会它这不符合常理的动作,顺着方向望去,便见一位青衣“少年”坐在高墙之上,正对这边挥着手。

慕冬似乎已是习惯她从来都异于常人的出场方式,不觉意外,只是,她的胳膊好了? 竟然还敢翻墙了,而且,还挑了一面面朝护城河的墙?

苏葵眯着眼睛望向船的方向,却没认出是慕冬,不仅仅由于正是逆光的方向,且他今日还破天荒的穿了一身玄色锦衣。

双手合拢着放到嘴边:“能把船驶过来一些吗?多谢了!”

船夫捡起船桨,却是不知如何是好,这船毕竟是人家租了去的,且这人大白天的坐在丞相府的墙头上,谁晓得是干什么勾当的?虽然看着不像是小偷刺客,但还是不敢轻易应下。

慕冬见他不动,道:“没听到吗?”

女子眼波流转,望向墙上的身影,眸光闪过讶异,原来是她!

她就说嘛,能让慕冬反常,哪里有这么多人可以做到?

船夫一时没能听懂他的意思,“哦,哦...”

苏葵望见船向着自己驶来,松了口气。

“你在这里做什么?” 慕冬的声音依然透着一股凉意 。

“慕公子?”

苏葵听闻着这冷到寻不出第二人的声音,不用见人,顿时就能反应过来是谁。

循声望去,果然是他,却是怔了怔。

这还是头次见他穿重色衣裳,光亮华丽的柔缎,在阳光下折射出淡淡光辉那样好看,穿在他身上看起来极是合身。

高高绾着冠发。长若流水的发丝服帖顺在背后,微仰着头望着自己, 恍惚间莫名觉得心脏加快了些 。

苏葵回过神,骂了自己一句花痴,反应过来自己目前的状态,“我见这里风景不错... 琢磨着在这看看风景吹吹风。 但是我的宠物它一不小心掉了下去...”

小小花眯了眼,什么嘛,明明是她让自己跳下来的好不好?

宠物?同是一身玄色衣裙的女子一呆,这丫头养了这么一头比老虎还壮的东西做宠物?

苏葵微微动了身子,在三人一兽目光的瞩目下。觉得很窘迫。

难道让她说自己下不来了...可是,总不能跳下去吧?

她的轻功几斤几两,她还是知道的。

女子望向慕冬。在他眼中捕捉到一丝兴味。

慕冬难得生出了想逗趣的心思来——倒是看她求不求救。

远处一叶扁舟驶来 ,立在舟尾上的一人忽而纵身离开舟身,一双黑靴在水面划过几丝涟漪,动作流畅无比,右臂轻轻一捞。苏葵整个人便被圈进了那个满带着阳光气息的怀抱中,苏葵反应过来,根本未看清来人的脸,下意识的惊呼了一声。

“是我。”带着恶作剧的笑声响起。

苏葵松了一口气,人已被他抱着立在了扁舟之上,宿根将她放开。调笑着道:“我信上说是在城门口见面,还是在你家后墙上见面?”

苏葵白了他一眼,“我喜欢翻墙。不行么?”

话落,示意船夫将船驶近慕冬那艘。

“小小花,过来。”苏葵话音刚落,小小花便稳稳跳了过来,欢喜的蹭着她的膝盖。

“慕公子。多谢了。”自打上次在山中,他救了苏葵之后。苏葵对他的态度好了太多,换做从前,指不定又要在心里腹诽他方才看自己笑话了。

慕冬眼光几闪,觉得如今她对自己这么客气,相比于从前毫无掩饰的看不惯,似乎更显陌生。

“谢我做什么。”话落,人便弯身进了船舱。

宿根望他背影一眼,朝着正望着他的女子微微点了头,礼貌的道了声告辞,这才让船夫掉了头。

苏葵疑惑的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不是说好在城门前见面的吗?”

宿根半真半假的道:“因为我听到你在心里喊我过来救你,我就来了。再说,我若不来,你还出得了城?”

苏葵嘴硬的道:“你不来,我也是到得了。”

宿根笑望着她,只见那双眼睛因为光线的问题微微眯起,浓密黑亮的睫毛在阳光的折射下闪着微弱的光芒。

眼光极快闪了闪,“你是能来,只怕我得等到天黑了。”

苏葵只嘿嘿的笑,转开了话题道:“上回我让你问的事儿,究竟是怎样了?”

自打苏葵得知宿根是那家客栈的主人之后,便让他有空回客栈跟那位热情的小二打听过,璐璐有没有回过客栈找过她。

虽然璐璐是个大路痴,记不记得那家客栈也不知道,但她还是不想放过一丝希望。

宿根点了头:“前天想告诉你来着,后来一时忘了,小二说曾经是有那么一位姑娘去寻过你的,只是,已经是一个多月前的事情了。”

苏葵闻言立马来了精神,扯着他的衣袖道:“她有没有说什么?”

宿根摇了头,“你走的突然,她没问到什么消息,便走了。”

苏葵大概将事情的经过同他说过,但隐去了在江上被追杀的事情,只说当时苏天漠让她出去避风头,后来江上起了浪,把船给淹了,她命大被冲到岛上之后,为一对父女所救,后来的事情也大概的告知了他。

苏葵无力的叹了口气,怎么都觉得老天在跟自己玩捉迷藏一样,上次在灯湖会就是擦肩而过。

不过也很不解,既然璐璐一直都在王城,为什么之前苏烨派出去的人,全都找不到她?

她究竟是在哪里?

宿根安慰道:“总之她现在过的没你想象中那么差,活的好好的,你就安心吧,该遇见的时候自然就遇到了,我吩咐了小二,若是她再去客栈。就会通知你的。”

苏葵听罢,这才好受了一些,闷闷的应下。

宿根见她如此,无奈的摇了摇头:“西山那边的枫叶,还看不看了?不然,我送你回去?”

苏葵慌忙摆手,“去西山,不要回去!”

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不好好玩一玩,怎么能回去!

宿根见状。笑出了声来。

苏葵一愣,惊觉——又上他的当了。

“你这个老狐狸...”

“啧,这话真让人不爱听。狐狸就罢了,哪里老了?”

苏葵还没来得及还嘴,便见他指着西方:“还记得哪里吗?”

一方碧湖映入眼帘,岸边翠绿的柳树,随着微风将软软的枝叶垂在清澈的河水中。倒出婀娜多姿的倒影。

“怎这么那么像灯湖?”

“可不就是灯湖吗, 这护城河可长的很,跟灯湖就隔着一条道,你看,那里不就是过灯桥吗?”

上回只是晚上来过,白日里这么一看。一时也真没认出。

护城河曲折回环,一直通向城门,又在整个王城外围了一圈。故为护城河。

为了防止有不法之人不走城门,而换走水路偷偷出城,所以在出城必经的河段也设有关卡。

由于今日是偷溜出来的,苏葵未免心虚,生怕这事儿已传到苏烨耳中。早早让人拦住她。

一路上还好都是有惊无险,直到出了城门。苏葵才觉完全没了后顾之忧。

宿根像是知道她的心思:“你哥哥的脑袋可没你这么古怪机灵,能料到你穿着男装出来。”

“那可不一定,他如今可不比从前了。”

苏烨最近颇有一番春风得意的意味,说话做事都透着一股精明,像是多年不开花的一棵铁树被吹开了花,虽然苏葵也不明白这春风是打哪里吹来的。

但苏烨的变化,她是看在眼里的。

马车停下的时候,宿根不急着下车,问道:“你以前可来过西山枫林?”

“不曾,怎么了?”

宿根笑道:“见过这一次,定就叫你终生不忘。”

苏葵闻言更是来了兴致,前世听闻香山红叶美不胜收,却无幸得见。

待宿根撩开车帘的一刹那,苏葵还是被这美景给震住了。

火红的枫叶填满了视野,整座山头都是大片的红,似乎将西边的天色也染上了颜色。

春不与群芳争艳,夏不惧惊雷横空,秋不见果实压枝,冬不羡梅傲雪霜。

却有着自己独到的美,且若这般恍然一见,虽是安静处之,就已是无比惊艳。

秋阳照下,枫叶流丹,层林尽染,灿若朝霞,艳如去锦。

正如宿根所说,此景该是终生不忘。

“忽然想起一句诗。”

宿根见她这幅入神的模样,笑着撑开扇面道:“念来听听。”

“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宿根闻听,笑意蓦然僵住。

“这诗,你是从何处听来的?”

苏葵一心醉于美景之上,没注意到他的异常:“是从书上看到的啊。”

宿根将视线移到她的脸上,眼神掀起波动。

“对了,听说你丹青不错,回头绘一幅画送我如何?”

久久不得回应。

苏葵疑惑的回头,却见他在盯着自己发呆,“你在想什么?”

宿根恍然回神,压下心头的疑问,兴许是自己想多了,她是如假包换的丞相千金,又怎会呢。

“没有,方才突然想到一件事,你方才说什么?”

苏葵叹了口气:“我说,回头你描上一幅西山枫林图送我好不好?”

宿根双手交握举起,作了个揖:“是,明日送到贵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