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19 偶遇

119 偶遇

“恩,那牌子,便是赠与最初请她们出场表演的前五十位贵客,小凉手中那枚,便是前年及笄之时,扬棠楼前去宫中表演所赠。”肖远将琴递给丫鬟,解释道。

华颜见话题跑偏,赶忙道:“我告诉你啊,这按照惯例是不允许打包的,可惯例也不外乎人情,我同这里的合清管事的关系还马马虎虎,若是我开口的话...”

苏葵没多想,一听有戏,“那你去跟管事的打个商量,带几盒回去!”

华颜笑了笑,有些『奸』诈,“你把这词填上,要多少都没问题。”

苏葵这才发现她是给自己设了套儿的,感慨自己身边的人一个比一个像老狐狸之余,觉得既然有好处,做句诗也不是不可以。?? 未待作年芳119

作诗不难,唐诗三百首那还不是信手拈来总裁的秘密小情人全文阅读。

可规定了必须要带上一个“棠”字,就不能胡来了,还得费些脑子。

苏葵将目光移到各『色』各异的海棠花之上,脑海中过滤着一首又一首印象不怎么清晰的古诗句。

大许是为了海棠的长势,花株上方皆是『露』天,此刻被细雨滋润着的海棠,更显娇嫩惹人。

华颜见她神情,蘸了蘸墨汁:“赶紧的。”

苏葵见她催促,生出了恶作剧的心思来,“有了。”

华颜闻言站在门边,等着她的诗。

“海棠。”

华颜下意识的写上,“海棠然后呢?”

“海棠海棠。”

“啊?”华颜意识到不对。

“海棠海棠海棠。”

华颜没傻到真去写上三个海棠,否则熟识的人路过这间包厢,定是要笑掉大牙了。

“你这是什么诗?”

苏葵一脸坦然,“海棠海棠海棠,细雨细雨细雨。它要一个棠字,我有仨。且又应景,岂不是极好?”

华颜脸『色』古怪的望向她,觉得自己找错人了,就这水平,还不及自己。

苏烨一本正经的点头,丝毫不觉得哪里不好:“我就觉得这诗不错,简单明了,言简意赅,不似那些繁琐复杂的诗词,让人『摸』不着头脑。”

肖远嘴角一抽——简单是简单。可这,真的是诗?

“呵呵呵...这‘诗’可当真是引人发笑的好乐子啊。”对面传来男子调笑的声音。?? 未待作年芳119

声音阴柔至极,不难让人猜出是何人。

几人闻声望去。便去对面包厢的门也是开着的,只是垂下了一层玉『色』珠帘掩饰。

华颜冷哼了一声,“四哥今日倒是清闲。”

要说宫中的皇子公主们,皇后亲出是只有太子和华颜两个人,华颜向来眼高于顶。对不喜的人表现的很直接,对这个四哥的感情起初还好,只是他与明水浣太过亲近,时间一久,华颜也就厌乌及屋了。

“你四哥我哪一天不闲?”衍王一如他给人的印象那般,悠闲中带着阴柔。

随后有清柔的声音传起。“公主安好.”

华颜闻声就皱了眉,又是明水浣。

华颜将笔撂到案上,恢复了一贯的骄纵之『色』。

要说有时候讨厌一个人。还真不需要什么理由,就是横竖看她不得劲儿。

声音带上了骄横,“我们的诗好不好,还轮不到别人来评判。”

衍王一噎,尴尬的失笑:“我就是这么随口一说。别当真。”

自己这七妹与宫里的人大多都不对付他是知道的,只是见方才他们气氛和谐。这才『插』了一句,怎么也没想到华颜会丢出这么一句让他下不来台的话。

明水浣轻垂美眸,不『插』话,华颜这远房表妹同她不亲近,她自是感觉的到的,之前也尝试过拉拢了几次,却都是无果,自从幼年那次挨了华颜一巴掌之后,便绝了同她交好的心思神秘总裁豪门妻最新章节。

且上一次,华颜还害她在马场落马受伤,一来二去,表面上是没什么,却是打心眼里记恨上了华颜。

苏葵见气氛僵住,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这话头还是自己的“诗”给引起的。

笑着打圆场道:“方才我那算不得诗的诗,的确就是想逗个乐子罢了。”

将『毛』笔蘸上墨汁,递到华颜手中道:“这只写了海棠二字如何说的过去,我来『吟』词,你把余下的写上。”

华颜脸『色』稍霁,不确定的道:“你真的会作诗吗?”

苏葵觉察到几人对自己投来的目光皆是狐疑,咳了咳道:“略懂,略懂。”

“开头必须是海棠二字,已经写上去了。”华颜指了指门幅上飘逸的两个字提醒她。

苏葵食指敲了敲门框,“知道知道,我想一想。”

在华颜的催促下方道:“海棠不惜胭脂『色』,独立蒙蒙细雨中。”?? 未待作年芳119

苏烨和肖远对诗没甚么太深的研究,礼貌『性』的夸赞了一番,却是驴头不对马嘴,让华颜苏葵,乃至对面的衍王和明水浣都不觉汗颜。

华颜写罢,满意的点了头:“不错。”

苏葵双手抱臂,得意的道:“不错吧。”

华颜回头白了她一眼:“我是说我的字不错,你得意个什么劲儿?”

苏葵‘嘁’了一声,也不同她争辩。

“这位小公子,年纪轻轻就又如此才情实属罕见。”对面传来明水浣的声音,口气中略带着欣赏。

三人一听,——哪里来的小公子?

“明小姐过誉了。”苏葵笑呵呵的答道,众人将目光移到她身上,才恍然她是男装,加上隔了层珠帘,明水浣与她也不熟识,将她当成男子也很正常。

“苏公子,我们又见面了。”清丽的声音传来,引得几人转了头。

女子一身浅蓝薄纱衣衫,眼角含笑,静立在长廊之上,神情淡然自带一种高雅不俗。

苏葵一怔,午爰?

不待她开口,华颜和苏烨便齐齐开了口。

“你是谁?”火『药』味。

“姑娘。我们见过?”疑『惑』不解。

午爰徒然一愣,随后莞尔,看向苏葵:“我口中的苏公子,乃是这位小公子。”

苏葵看了尴尬的华颜一眼,对着午爰笑道:“午爰姑娘,真是凑巧。”

从第一次见午爰开始,便觉此人不属胭脂俗粉之流,谈吐大气,行为得体,一曲凤求凰使得二人相识。

而她此时没喊苏姑娘而喊苏公子。不难看出心思玲珑,懂得为他人着想。

肖远三人对看一眼,午爰。最近红透了王城贵族交际圈的软香坊花魁午爰?

但凡是有耳闻,皆对午爰有些印象,不只是因为其美貌,更是因为气质难得一见,有甚者曰:堪比天人网游之菜鸟很疯狂。

此时一见。确实所言非虚。

午爰施施然走近,身侧有丫鬟拖着托盘,上有数十支海棠。

“这诗,是苏公子所作吧?”

苏葵不置可否一笑,算是吧。

“午爰姑娘今日怎得闲来此?”此处距离软香坊不近,且软香坊的姑娘们也不可随意出来走动。

午爰闻言一笑:“我哪里有这么大的面子。能得扬棠楼的刻牌,此次乃是随同一位大人前来应酬,大人们说话我也不好一直在里面呆着。便出来透一透气,不曾想就遇着了苏公子。”

没有吐『露』具体是陪哪位大人前来,恰到好处的顾全了别人的隐私。

话语中丝毫没有作为一个青楼女子的自卑自弃,更无恃宠而骄的意味。

苏葵最欣赏的,便是她这种淡然处世的态度。

自然。欣赏她这种态度的定不止苏葵一人。

二人寒暄问候了一番,便有侍女来寻。在午爰耳旁轻声说了几句话,午爰便道了辞。

“若是苏公子得空,我们再好好聚上一场,上次苏公子赠曲之事,还未能聊表谢意。真是不好意思,眼下有些事情,就先行告辞了。”

苏葵摆了摆手:“聚一聚当是无妨,谢意就不必了。”

午爰轻笑点头,望向苏葵的目光坦诚而欣赏,微微颔首调头折了回去。

华颜盯着她的背影,半晌道:“再怎么样,不过是一个青楼角『妓』罢了,竟能让合清管事的跟在后面伺候着,且这海棠也不是谁都能折的,这扬棠楼何时这么没立场了...”

苏葵不解:“她身后跟着的不是她的丫鬟吗?怎成了你口中的管事了?”

华颜望向她:“你眼花了吧,那分明是扬棠楼的管事啊...”

苏葵疑『惑』的道:“兴许真是我眼花了吧。”左右她身边的丫鬟,苏葵也只见过一两次而已。

苏烨微微蹙眉:“你何时认得她的?”

苏葵心虚的一笑,实在没胆量告诉苏烨是她女扮男装逛青楼的时候结识的,“偶尔碰到的,谈了几句觉得投机,便交了个朋友。”

苏烨半是狐疑:“她可知你是女儿身?”

苏葵见他神情,像是怕她被午爰纠缠上一般,“知道的...”

苏烨这才放心下来,又叮嘱了她几句,少同午爰来往之类,毕竟一个官家小姐若是同一位青楼角『妓』走的太近,确实影响不好。

苏葵一笑置之,是觉得午爰哪里是能同那些青楼女子相比的,不过这话,自然是不能同苏烨说的,不然只怕又得换来一顿好骂了。

珠帘随风微微晃动,衍王压低了声音道:“王城何时出了这么个苏公子,与苏将军,肖统领,华颜都这般熟识,还认得软香坊的花魁?”

明水浣素手轻轻拨了拨珠帘,朝着对面望去,却只得了苏葵的一个背影,几人回了房中,门很快被丫鬟合上。

明水浣眼神微微一动,她竟也不曾听闻有这么一个人,且背影看起来却是有三分眼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