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20 生辰

120 生辰

一秒记住,

转眼秋去冬来,几场断断续续的小雪之后,终于降下了一场大的,便进了腊月。

腊月十三,鸡鸣了第一声儿,天色是早已被雪映的老亮。

苏丞相府里却一片忙碌的气氛,是为了苏二小姐的十五岁生辰(穿越)特工不是攻全文阅读

苏葵来到这里便知,不同于中国古代的十五及笄之礼,这个时空的女子皆是十六岁方算及笄。

早被堆心从被窝中给拉扯了出来,洗漱、更衣、梳头、最后还描了淡妆。

苏葵忍不住埋怨:“宴会是设在傍晚,一大早的折腾什么啊”

眉目间长开了些的堆心轻轻一笑,同她解释道:“小姐,是老爷少爷昨日特意交代的,今日是小姐生辰,先要同老爷一起用早膳,然后去祠堂拜祭祖先,这些都要赶着点儿才吉利,自然要早早起来准备才行。”

自打两个月前,小红那丫头同三满成了亲,搬出府之后,整日念叨苏葵的小秘书就换成了堆心,是同刚进府黄瘦不敢吭声的那个她有着天壤之别。

苏葵叹了口气,见在她榻下那张上好的绒毯子上呼呼大睡的小小花,觉得无比艳羡。

起床气儿也不过那么一会,毕竟今日是自己的生辰,出了栖芳院的苏葵,心情已是大好。

淡黄色的长袭纱裙纬地,清新淡雅,为了应吉今日外套了一件玫红锦缎小袄,下摆和袖口处缝制着雪白色的绒毛,更显娇俏可人。

柳抽般的腰间系了条玫红的缎带,中间有着镶嵌着一块上好的和田美玉,在段带左侧佩带着那块不离身的玉佩挂在腰间,一头锦缎般的长发用一支红玉珊瑚簪挽成了坠月簪,垂在腰间的余发随着走动轻轻摇晃着。

今日倒是未有落雪,庭院小道上的积雪也早已被下人们清扫干净。可毕竟还是冷的,苏葵呵了一口热气搓着手,莹白的瓜子脸上被冷风吹的有些发红,“珍珠的信可是该到了吧?”

这半年来她同向珍珠几乎月月都会写上一封信,奈何路途遥远,一封信传出去,回信要足足一个月才能到。

因为她此番生辰,向珍珠曾答应要给她一份生辰礼,她这才成日念叨着。

堆心闻言一拍脑门儿:“奴婢竟是给忙忘了,门房早早让人送到院子里去了

。奴婢给放在花几上忘记跟小姐说了!”

苏葵见她这大惊小怪的模样不禁失笑:“无妨,待会儿回去再看便是,本就不怎么聪明还这么拍。当心拍傻了。”

堆心闻言只嘿嘿的笑。

待她行到饭厅的时候,苏天漠和苏烨早已坐在饭桌旁,不知在谈些什么,笑声清朗。

一踏进去便觉暖和了不少,厅里烤着两个大暖炉。有丫鬟在一盘正加着炭。

“爹,哥哥。”

“快快过来。”苏天漠听到她的声音,冲她招着手。

苏葵带着盈盈的笑意走近,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半年来身量儿也拔高了不少,已有些亭亭玉立大姑娘的模样了。

苏天漠和苏烨见状笑容愈加深了一些。眼神中颇有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欣慰。

苏烨起了身,一副神秘的模样道:“我去取个东西过来。”

苏葵不疑有他坐在苏天漠身旁,便有丫鬟呈了锦盒过来递给苏天漠。

苏天漠在苏葵疑惑的目光中将锦盒推到她跟前:“这是爹给你备的生辰礼物。看一看喜欢不喜欢。”

苏葵将手附上去,还未见是什么东西就已是乐不可支,这还是她第一次收到家人的生辰礼物,还是第一次同家人一起庆贺生辰妻乃上将军。

“爹,这?”苏葵微微一愣。觉得这礼物太过贵重,倒不是多么值钱。而是苏葵清楚它对苏天漠有很大的意义。

苏天漠眼眸带笑:“你如今武功也不弱了,是该有个防身的兵器,姑娘家的也不适合舞刀弄剑,这条蛇骨鞭跟了爹这么多年也该换一换主子咯。”

这条蛇骨鞭是当年苏国公苏傲天带兵攻打西宁,在处势险要的百灵山中斩杀了一条血蟒之后,用其骨锻造而成,后给了苏天漠,是战场上他时刻不离身的伙伴。

可催石断铁,有人说那头巨蟒是修炼了近千年的妖精,常年以嗜血为生,就连骨头都成了血红的颜色,所以这鞭子也是通身血红

苏烨少时曾被这鞭子给抽了一顿,虽是苏天漠只使了一成的小力,却还是叫他皮开肉绽,数月下不得床,是以让苏烨回回提起这鞭子都不寒而栗。

苏葵握了握有些发凉的鞭身,心里却是暖极。

苏天漠见她不语,“怎么,可是不喜欢?”

苏葵摇头,抬眼一笑:“女儿很喜欢!谢谢爹!”

苏天漠闻言见笑,摸了摸她的头:“傻丫头,跟爹还说什么谢不谢的。”

“可不止爹一人给你准备了礼物,我可是也一大早忙活着呢!”苏烨端着一个大红色托盘走了进来,冒着热腾腾的白气。

待他将托盘放到桌上,苏葵才看清原是三碗长寿面,青花白玉碗,清汤素面,上面撒着一层葱花,闻起来倒也是让人有食欲。

“哥,这该不会是你做的吧?”

苏烨笑了两声,觉得很自豪:“那可不是,你千万别以为你哥哥我只会舞刀弄棒!”

坐下又道:“我实在不知该送你什么,只觉得女儿家的珠花金钗衣裳的你也不稀罕,也没爹那么珍贵的东西好送,就琢磨着给你煮碗长寿面。”

苏葵鼻子一酸,暗骂一声苏烨何时竟也懂得这些东西了,竟让她感动的想哭。

却不知,他这脑袋哪里装得下这些,还是璐璐给他出的主意罢了。

堆心将三碗面推到三人面前,又将筷子搁上去。

“赶紧趁热吃,尝一尝你哥的手艺。”苏天漠催促着。

苏葵含泪点着头,一滴泪水落入了碗中,庆幸是热腾腾的白气给遮住。没人发现,尽力憋了眼泪回去,拿筷子拨了拨,面香顿时四溢。

刚刚入了口,嚼了嚼,脸色一顿。

苏烨期盼的看着她:“如何啊?”

苏葵强行吞咽下去,“还可以吧”

苏烨似乎不怎么满意苏葵的回答,尝了一口脸色霎时黑住,因常年养成的优雅习惯,才没有给吐出来

。觉得苏葵口中的‘还可以吧’实在是委婉到了极点。

苏天漠尝罢也是吸了口气,赶忙对着丫鬟道:“快倒水倒水!”

几个丫鬟不明所以,慌忙倒了水过去。三人便是一阵猛灌,才觉口中的酸味淡去。

“哥,你是倒了多少醋进去?”

苏烨顿了顿:“我根本未有放醋啊”

疑惑间,秦婶子急慌慌的走了进来,“少爷大解放的小人物全文阅读。今早新兑的一盆白醋还未来不及装坛子,我方才才发现给您准备的骨头汤您没用,那一盆醋却少了大半,该不会是被您用来煮面了吧?”

苏葵一听,觉得口中刚散去的酸味更加的浓郁了。

苏天漠一听虎起了脸:“你这个臭小子!你妹妹好好一个生辰也被你搞这种乱子出来,来人啊。把面给撤了,让厨房再做几碗!”

苏烨脸色红了红:“我哪里知道是醋啊”

几个丫鬟忍住笑,上前去收拾。

苏葵拦住。冲苏天漠顽皮一笑,“爹,多吃醋对皮肤好还能美容呢!”

苏天漠不依:“美什么容,这哪里咽得下去、快让人收拾了去。”

苏葵见软的不行,干脆来起了硬的。一脸正经的道:“长寿面可不能断了,否则会不吉利的”

话罢又吞下一口。酸的厉害,又喝了一大口水,这才去吃下一口。

苏烨见状心中感动,也照着她的方式吃了起来——一口面,一口水。

苏天漠无奈一笑,“你们快去多备上几壶茶水过来。”

望着兄妹二人,面目慈爱——他可真是摊上了一双了活宝儿女啊

室外空气寒的很,室内却是温情冉冉。

只是一个简单的生辰而已,所以所谓祭祖也就是去祠堂拜一拜已逝的先人,求一求恩泽保佑之类的。

礼罢,苏葵便回了栖芳院,因事先跟苏天漠提起要出去一趟,便少不得他的一番嘱咐,小心注意,要在开宴前回来之类。

堆心将手中的信封递给苏葵:“小姐,向小姐的信。”

“没其他的东西了?”

“回小姐,只有一封信。”

说好的生辰礼呢?

苏葵骂了句言而无信,这才接过信封,却发现重了许多。

晃了一晃,有沙沙的声响。

苏葵疑惑的拆开了信封,将手伸了进去,却是抓了一把沙子出来。

苏葵拧了眉,前有苏烨的醋面,后又来了向珍珠的沙子? ——这生辰礼收的,还真是与众不同。

在里面摸索了半天,才将一个小纸团摸了出来,苏葵坐下身来,把装着沙子的信封搁到了桌上,待将那皱巴巴的纸团撑开后,却发现里面包着一粒白色的种子。

信上是写的比她好看不到哪里去的字,大致是先祝她生辰快乐,而后是解释了这种子的由来,是一粒花种,叫做依米花,主要生在荒漠之中,由于在荒漠之中缺乏养分,要五到六年才能开出一朵花,且花期极短,只有十几个时辰,而后花谢之时,整株花茎都会死掉。

最后写道:“在水土充分的情况下,能活很久很久的,也用不了五六年才开花,所以你就好好养着吧,等到开花的时候你肯定会大吃一惊的!

至于沙子嘛,是怕你没机会来大漠,且让你留个念想吧,哈哈哈!”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120:生辰)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