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32 顾青云

132 顾青云

一秒记住,

近来几个月,苏葵是成了良辰宫的常客,却是叫良妃苦不堪言,一句有用的话没套出来不说,且两三句话就会被气的说不出话来,日子一久,是叫她早已没了最初的**。

而太子那边她也是无从下手,不知为何,好好地又回到了几年前冷冰冰的样子,叫人不自觉的不敢多说,关于苏家小姐是事情,也是不多置词,良妃想来应是他对那个话多又乱套的苏小姐实在喜欢不起来。

这一晚,皇上在良辰宫歇下,二人正是谈论着这件事。

一个时辰前的御书房,皇上对太子发了火的事儿,早已传到了良辰宫里。

良妃坐在斜躺着的元盛帝身后帮他捏着肩膀,叹了一口气道:“这事儿也不能全怪皇儿,这几个月下来,是连臣妾也觉着这位苏小姐没什么脑子,且性子还骄纵的很,这事情可都还没敲定呢,她是三天两头的就对皇儿纳妾的事情诸多不满了,想若是日后真主持了东宫之事,只怕是有的闹了

。”

元盛帝眼神几闪,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你别总是为他说话了,你是没看到那一副样子,像是将谁也不愿放在眼里一样”

在心里叹了口气,其实撇开别的不说,这副性子倒是像极了他。

良妃温婉一笑,“皇儿如今年纪还轻,心高气傲是再正常不过,可心里应还是有数的,陛下您呐,就宽心吧!”

“如今这种局面,是叫朕能如何宽心,苏家非普通将门之家,若是真倒戈相向,后果不堪设想。”

良妃眼神闪闪。“皇上,臣妾倒是有一个主意,可以两全,既不用勉强皇儿娶苏小姐,也让苏家找不到拒绝的理由来。”

“哦?说来听听。”

“皇上,您想一想啊,苏小姐无非是不喜皇儿妾室过多,而以此作为理由推拒。”

看了皇上的脸色,又道:“六王爷至今未娶,连妾室似乎都未纳。若是将苏小姐赐婚与六王爷作为正妃,臣妾想着,苏家是没了拒绝的理由。”

皇上精神一振。又听她道:“这样一来,苏家自然便会跟皇家绑在一起,六王爷向来无心朝事,这样一来,也刚好可以抑制住苏家的野心。岂不是两全其美麽?”

皇上微微皱了眉,良妃向来聪明多智,这法子确实也是滴水不漏异界萌灵战姬。

可,他向来就同自己不亲近,若是再强行给他赐婚,他又会是何种反应。且不说会不会同意,就是苏家小姐那种性子,纵使是嫁过去。定也是个让人扰心的。

“容朕想想。”

良妃猜到他心中所想,别人不知,当她还也不知么,皇上对太子不喜那是从十多年前就存下了心思,最得他宠爱的却是那不曾露面的六王爷。

就拿赐婚一事来说。却不曾想,给太子赐婚的时候。就未这般思虑过他的感受。

想到远在汴州的儿子,良妃眸中闪过一丝痛意,眼前这位帝王,是有着为人父的慈爱,却全部给了一人

苏葵是不知道此刻就像一个被人肯要的球一样,被人踢来踢去,是觉得谁摊上谁倒霉。

“小姐,好了没有啊?”小红站在门口双手扶着腰催促着。

“好了好了,看把你给急的。”苏葵打房里出来,嗔了她一眼。

今日几人说好要到三满那间铺子里去走动一番,近来贪睡的小红竟是早早起了身,来了栖芳院将苏葵从梦中叫醒了过来。

苏葵见她尚且不显怀的肚子,两只手却有模有样的扶着腰,不由笑道:“有必要这样么, 是怕别人不晓得你有了身孕似的。”

小红却毅然的点头:“有的,我娘说必须得小心着。”

苏葵取笑了她几句,这才带着四个丫鬟出了院子。

前几日刚刚过了惊蛰,如今春色正好,温度也渐渐回暖,苏葵是打算着先去铺子里一趟,带着几个丫鬟去城外踏春,恰巧宿根前几日便吵着要她出去走一走,便是约在了今日。

苏葵还是头一回来到这铺子里,之前只想着应是一个小酒铺而已,如今却见上头的大招牌赫然写着:王记酒庄。

大堂中数十个小厮忙碌着,显然是老字号了,不少都是熟客,有的大户人家,尝也不尝便拉了几十坛子回去。

三满正忙里忙外的跑动着,抬头见了苏葵几人进来,眼睛霎时间一亮,“小姐,小红,你们怎么来了?”

说话间已来到了几人跟前。

“今日天儿好,出来走一走。”

三满点着头,见外面已座无虚席,便领着几人进了内间坐下,又吩咐了人泡茶,这才道:“小姐怎也不提前打个招呼,啥也都没准备。”

苏葵笑了几声:“唉,我倒也想提前跟你知会一声儿,可你媳妇哪里有给我时间,天还没亮就扯着我过来了。”

“小姐,您又瞎说了”

三满见小红埋下了头,傻笑了几声,道:“小姐,昨个儿我去桃云山,阿庄给了一小坛子他娘亲自去年过冬腌的酸菜,嘱咐我定要给小姐尝一尝,我去给小姐拿来

!”

因为这酸菜的事,阿庄的爹娘卢叔和袁婶子可还好吵了一场,卢志嫌丢人,说人家当官的哪里稀罕这破咸菜,别拿去现眼了,说什么也不让送,而袁氏非得坚持说大户人家才吃不着,这都是自家腌的,小姐那么平易近人的一个人,哪里会嫌弃,说什么也是一份心意。

最后卢志实在是拗不过她,这才不管了这事儿,心里头琢磨着就算到了苏家人手里,也定是会被扔掉的。

苏葵自然也知道这是一份心意,天天吃那些东西吃的也厌,春天易倦,没什么食欲,是吃一吃酸菜开开胃,换换口味也好弃儿[重生未来。

三满去了一刻钟也没回,隔着布帘不难听出外面的客人取了酒走了不少,应也不忙,苏葵有心了解一番古代的经营模式,是存着将金茎露搬进王记名下来发扬光大的心思的。

撩开帘子便见三满正同一位年轻的男子似乎谈着话,三满面上带了些为难。

“怎么了?”

三满见苏葵出来,笑了笑道:“是位外乡来的公子,想在我们酒庄谋个账房的差事。”

苏葵点了头,抬眼望向那彬彬有礼,穿着朴素的男子,是觉得有些眼熟。

男子的记性显然是比她好的太多,诧异了一瞬,忙作了个揖道,“是苏小姐吧?在下顾青云,曾在史侍郎府中后花园与小姐有过一面之缘。”

苏葵蓦地想了起来,是半月前她和白泠泠受史红药的邀,去过史府一趟,正巧碰上史源在亭中出题考他,她三人闲来无事,是做了个旁听来者,此人应答如流,心中自有丘壑,还受了白泠泠的一顿夸赞。

不过,不是听说是乡试的解元,去参了会试的吗,怎会来此处谋差?

“顾公子为何会来此?”

顾青云头次来王城,并不知苏葵身份,只当是富家小姐,那日在亭中苏葵应史源的要求做了一首诗,是叫他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呵呵,因为春试放榜还有一段时日,可我家乡路途遥远,来回太过耗费时间,在下就打算先在王城谋一份临时的差事,好贴补日用。”

苏葵心下了然,未有任何看轻的心理,反而很欣赏这种自力更生的读书人,相比于那些自视清高的读死书的人,不知是好了几百倍,转头问向三满:“这里不正是缺了一位记账的先生吗?”

三满点头:“小姐,可这位公子只是做临时的,到时他若走了,我们哪里这么快能找到人,是怕误了事儿啊。”

顾青云听三满喊她小姐,心下了然,不以为意的道:“既是如此,还是不麻烦苏小姐了。在下再去别处问一问便是。”

“且等一等,这算不得什么大事,到时若真一时找不到人的话,让垂丝过来顶几天便是。”

垂丝点着头:“恩,小姐教我那一套算法儿,可是比算盘都好使的多,我正是愁着没地儿用呢!”

顾青云闻听此话,抬眼望去,一眼见到笑容温婉的垂丝,是头一回觉得心脏不受控制了。

垂丝见他此般望着自己,脸色一红即刻低了头,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这位公子,好固然是好,怎这般盯着她一个姑娘看。

顾青云自觉失态,暗骂了自己一声不知礼数,这才道:“苏小姐如此关照,在下定不负小姐期托,将账目打理好。”

苏葵没注意到二人的异样,摇了头道:“出门在外不容易,这点小忙算不得什么。”

事情都商量好了,三满自然是不会再有任何异样,带苏葵四处看了一番,提出了几个看似简单实则很有用的建议,没多大会儿下来,三满是对自家小姐一说就通的脑袋佩服得不得了,还自己可都是半个月才将这些程序给摸熟的。

送走了苏葵一行人,三满就带着顾青云去了账房熟悉流程,这些日子他可是被这些账目搞得头大的很,只怪之前那位先生走的太突然,眼下来了人,自然恨不得让顾青云即刻上了工。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132:顾青云)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