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33 绝不负你

133绝不负你

苏葵一行人一出城便下了马车,是想观赏一番春色,宿根等了近一个时辰,也不着急,见身着水粉绣白荷长裙的她慢悠悠的走来,拿扇子敲了敲她头上的碧玉镶珍珠的如意钗,顿时发出悦耳的声响。

苏葵双手护头,苦着脸看向他:“好端端的,作何敲我?”

宿根见她这幅可爱模样,不忍失笑,“好端端的?苏大小姐,您可知我是在这里等的花都谢了五六朵了。”

苏葵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推脱着责任:“我带着一个孕妇呢,只得走的慢些。”

小红咕哝了几声,是没拆除苏葵的谎。

宿根不以为意,转头道:“今日去泛舟煮茶,可好?”

苏葵听他似乎早已准备妥当,乐的轻松,哪里是有不同意的道理。

春色正浓,泛舟游湖当是最好,一路欣赏着沿边的景色,泡上一壶好茶,是为人生一大乐事。

几个丫鬟坐在船头说说笑笑,享受着难得的出游,同时将船尾的空间留给苏葵宿根二人。

偶尔会有别的船艘上的公子看来,心道着哪家的丫鬟竟都长的一个比一个好看。

大胆些的公子们,更是吟诗相随,叫几个丫鬟脸红的不得了,小红有了身子本就脾气大的很,见此,叉腰道:“呸!你们这些登徒子,死的远一些,莫要扰我们清静!”

此话一出,便是惹来众人的哄笑,叫那几位吟诗的男子们,觉得面子上过不去,丢下一句好男不跟女斗,讪讪的回了船舱。

苏葵听的清楚,笑叹成了亲的女人果然就是不一样。

“是有心事?”苏葵抬眼看向宿根。

宿根自知瞒不过她。没有否认,“是在想事情。”

苏葵眨了眨眼,没有深问,将茶盏搁在了面前的矮几之上,站起了身来,望向远方。

是觉得,二人虽然认识的久,也很交心,可她对宿根的了解却是少之又少,总觉得他的身份应当不一般。

宿根自然猜不到她此刻在想些什么。走到她身边,毫无预兆的开口,带着笑意道:“我家里给我说亲了。”

苏葵讶异了一番。下意识的脱口而口:“是哪家的姑娘?你同意了?”

宿根听这一通在乎的话,心下觉得很舒坦,“我追一个人追了这么久,连个结果都没有,现在连拒绝家里的借口是也找不到。你说,我该怎么办,恩?”

苏葵一抬眼,便见他定定的望着自己,漂亮的眸子满是情意,脸一红。支支吾吾的道:“我,我如何知道,你要怎么办...”

边说边往后退着。拉开同他太近的距离。

宿根这次却不肯轻而易举的放过她,是知道她险些被许给太子,且她还瞒着自己跟宫里周旋着,就觉得心里安静不下来,这个小东西。看来是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喜欢一个人将事情揽下——当他是没用的吗?有事情是从不会跟他说吗?

思前想后,还是觉得两人的关系。是不能再保持这种朋友的状态了,不能再等了,天知道,会出什么岔子。

苏葵退到了船舱板上,再也无路可退,见眼前靠的极近的宿根,觉得两辈子都没这么手足无措过。

脑子一热来了一句:“你想干什么...”

宿根险些被她逗笑,眼神却半刻不离她,是不想错过她一丝表情。

“阿葵。”宿根望着她精致的眉眼,低声唤道。

“嗯。”苏葵将头埋下,不敢再看他,觉得今天的宿根特别的不一样,太认真,认真的让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宿根微微皱了眉,眉心的一颗痔让他此刻的表情显得愈发深情。

“我喜欢你。”

苏葵身形一抖,觉得快要被这种从未经历过的气氛被逼的窒息了,极力克制住想逃离的冲动,鼓起勇气对上他的眼睛,说出了长久以来心中的疑虑:“我跟那些女子不一样,我想要的爱情,也同她们不一样。”

宿根心神一震,知道她肯说出这么句,是终于肯迈出这一步了,心下激动不已,双手握住她的肩膀,肯定的道:“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苏葵双眸似水,眼神烨烨生辉,透着一种近乎固执的意味:“只能娶我一个,不管什么原因,都不能有第二个女人。”

顿了顿又道:“你或许觉得这要求无理,但是,我就是这么认定的。你若觉得接受不了,自然也不能勉强。”

宿根眼神升起耀眼的光芒,将她一把拥入怀中,眉眼间俱是笑意:“我答应你,绝不负你。”

苏葵怔愣了好大一会儿,没想到他想也不想便应允了,要知道,这可是三妻四妾的古代,定下满心的喜悦,将脑袋中的条理理顺之后,方瞪着一双大眼睛道:“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去喜欢一个人,你会不会很介意?”

宿根听闻她小心翼翼的口气,莫名一阵心悸,将她拥的更紧了一些,只觉得这辈子有她就够了,哪里还有介意的道理。

“不会,不会。”

“我有时候还会很脱线。”

宿根虽然根本不懂“脱线”是何意,但还是坚定不移的道:“我不介意。”

苏葵还想再数出自己的缺点,却被他打断:“你的一切,我都很喜欢。我知道你有很多地方同别的女子不一样,对此我只希望,你能给我机会去了解。”

一听到“了解”二字,苏葵立马从这浪漫的气氛中抽出了身来,“是你没给我机会了解你,你都从未跟我提起过你的家人,朋友,还有好多,我都不知道。”

宿根笑容僵在嘴边,嗅着她的发香,“都会告诉你的,不急于这一时。”

苏葵得了满意的回答,将手伸出反抱住他。

一个动作,胜过了千言万语,包括信任。

春光照在碧绿的湖面上,给水面铺上了一层闪闪发亮的碎银,恍人心神,乍一看去,像是被不经意间揉皱了的上好绿绸缎。

过来换水的堆心,见到此景,捂住嘴巴一双眼瞪得老大,缓缓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