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35 寻死觅活

135 寻死觅活

“小姐,您这是在做什么?” 一个约莫三十来岁的厨子一边替苏葵拿起笼盖一边好奇的问道。

“在烤面包。”苏葵接起笼盖稳稳的盖上,这才『露』了笑容。

“面包?是小姐前些时日教我做的那种软软的糕点?”

苏葵一边回到案板前搅拌着已经成形的『奶』油,一边点头。

那厨子跟着苏葵一同走到案前,一张肥大的脸皱成一团道:“可是小姐,您这的这几盆子,这么大要怎么吃?”?? 未待作年芳135

苏葵神秘的道:“到时候你便知道了,放心,少不了你们的那份儿!”

另外两个厨子也笑嘻嘻的走过来道:“就是,师傅您放心吧,小姐做的东西哪回少了我们的?”

秦厨娘端着一碗粥过来道:“ 成日就知道缠着小姐吃这吃那,还不赶紧去准备早膳,还想不想吃饭了?”

虽说秦厨娘对苏葵是温柔的很,但平素里对这几个厨子要求还是很严厉的。

几个厨子见状都嬉笑着走开了,也知道秦厨娘刀子嘴豆腐心,几人也不在意。

秦厨娘见几人还算听话,这才笑着道:“小姐,先喝碗粥,左右这晚宴还早着呢,不急的。”

苏葵想想也是,自己之所以起这么早,就是担心出状况,赶不及。

如今也都顺利,时间充足的很,也就洗了洗手,坐在一旁喝起了粥。

这边凳子还未暖热, 便见堆心慌张的跑了进来,连礼都不顾得行,上气不接下气,扶着胸口道:“小...小姐...不好了。”

苏葵一听,放下了碗赶忙站了起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堆心哭丧着脸道:“是垂丝姐姐, 垂丝姐姐她...她要寻死! ”

苏葵眉头皱了皱道:“怎么了。昨个儿回家的时候不还好好的吗 ?”

堆心摇摇头道:“方才奴婢与光萼一同进房的时候,便见垂丝姐姐还躺在**,以为是睡过了头,奴婢便推了推她,谁知...谁知她满脸都是血... ”

苏葵闻言心头一震:“喊大夫了吗?”

边说边快步往门外走去,堆心赶忙跟上说:“没有,云实姐姐说一般大户人家的婢子出了这样的事都是要被赶出府的...今日又是老爷的生辰宴,出了这等不吉利的事,怕是传出去都要掉脑袋的,所以奴婢们也不敢通知王管家找大夫。奴婢...奴婢只能来找小姐了。”

“人命关天是头等的大事 !我平时都是怎么教你们的,规矩是死的,人也是死的吗!”

堆心还是第一次见发这么大脾气的苏葵。几滴眼泪不由的就落了下来:“小...小姐... 奴婢知错了。”

苏葵见她这副模样,不由的声音软些道:“我并不是骂你。”

堆心加快脚步跟上苏葵,抹了抹眼泪道:“奴婢知道 ...”?? 未待作年芳135

说完便紧紧的咬住嘴唇,生怕再掉出眼泪来,小姐说过做人一定要有志气才行。不管遇到什么事,首先要做的就是冷静。

自己也要努力学着些,这样才有资格跟在这么好的主子身边冒牌大昏君最新章节。

苏葵边疾步的走着,边想着其中的原因,是觉得应是同她那未婚夫有关。

会试前几日放了杏榜,垂丝家里有人过来传话。叫她回去一趟,昨日一早垂丝便告了假回家,傍晚回来的时候。苏葵一心想着苏天漠的生辰事宜,也没去注意。

此刻想来,她似乎是从昨晚回来就未曾开口说了一句话。

难道那位吴公子并未过会试?但若是如此,也实在犯不着寻死觅活的吧?且就算要『自杀』,也该是那吴公子去『自杀』啊...

若是过了的话。自然是大喜的事情,更是没原因了。

一进院子。 苏葵便火急火燎的一脚踹开了几人的房间,转眼便见垂丝倚坐在墙角的**,双目紧闭,脸『色』苍白的没一丝血『色』,几道鲜红的血不住的从额角流下,显得有些触目惊心。

云实刚端着一旁血水准备出去,光萼则是坐在床边不住的抽泣着,握着垂丝的手。

“小姐!” 光萼见苏葵过来,扑腾一声跪了下来。

“小姐,光萼求求您,求求您救一救垂丝姐姐吧!”

云实见状赶忙放下手中的铜盆,上前把光萼拉了起来道:“快起来,莫要让小姐为难!”

苏葵挥了挥手道:“ 堆心,赶紧去请大夫。”

堆心闻言又喜又怕的道:“小姐,这若是...被人知道了,只怕就算老爷小姐仁慈,在生辰上见了血光...传出去...”

还未等她说完,苏葵便急道:“走后门出去,就说我有些不舒服,替我请大夫 !”

堆心不再犹豫,点着头一溜儿烟的跑了出去。

苏葵站了会儿,随后拿了一块干净的汗巾,坐到床边替垂丝擦拭着脸上的血迹。

垂丝似有所感,微微的摇了摇头,两行晶莹的泪珠顺着苍白的脸颊缓缓的往下滑落,神情痛苦。

苏葵见她意识还算清醒,沉声道:“我不问你发生了何事,但你是签了卖身契的,你的命便是我的,我没许你死,你就得不能自己拿主意。”

垂丝的睫『毛』颤了颤,终究未睁眼,不知是没了力气,还是不愿,只是不停的流泪。

苏葵见状又道:“若你执意要死,你小姐我也不拦着,你可能不知道,我是个特爱吃豆腐的。”

垂丝被苏葵这没头没尾的话也给吸引住了几分注意力,似乎在等着下文。?? 未待作年芳135

“以后我便每天去你父母摊子上买豆腐不给钱,把你家吃垮为止,好将那卖身契的亏损给吃回来,是死是活,你自己掂量着。”

立在一旁抹眼泪的光萼不禁破涕为笑,哪里有小姐这般安慰人的。

苏葵见垂丝的脸上并不似之前那么了无生机,这才松了口气。在大夫来之前,还得靠着她自己有活下来的意志才行。

两个刻钟过去,堆心才急忙忙的赶了回来,“小姐,大夫来了!”

“那赶紧让他进来。”

堆心福了福这才把一个穿『色』深灰『色』衣袍的大夫给请了进来。

这大夫自方才站在门外闻得一股血腥味,便有些不安,这丫头方才可是对自己说只是府里有了感染了风寒,他这才过来的超级暧昧高手最新章节。

一进房间便见桌上的一盆血水,和躺在**奄奄一息的小姑娘,更是有些惶恐不已。

平素里这是没什么的。 但关键今日是这苏丞相的大寿,看这应当也是丫鬟的房间,哪里有丫头犯了如此大忌。还敢请大夫的,若是被主子知道了,只怕牵连到自己。

思及此便有了几分想寻借口走人的想法。

虽说医者父母心,但前提是自己得把命保住才是 。

“大夫。” 苏葵见他站在那里发呆不动,大致也猜出些什么。语气中不自觉的带上了几分不怒而威的味道。

大夫闻得这是清脆的声音才抬起头,便见一个围着围裙的少女,袖子撸到手肘上方,『露』出细嫩纤瘦的胳膊,左边脸上还沾了些面粉,明明是有些不伦不类的模样。但那双极亮的眼睛,竟让他有些心虚,像是能洞悉他的那些小心思那般。

“这...”

“大夫。这里还有人等着您救命。” 苏葵伸出左手指了指垂丝的方向。

大夫点着头,迈着犹豫的步子往床边走去,不知为何,面对这么一个小姑娘,要走的话他竟是说不出口。心里猜测着这位姑娘定不是丫鬟之流,这种气质哪里是一个丫鬟该有的。

云实已出去倒了水。又端来一盆干净的水放到苏葵面前的凳子上道:“小姐,先净一净手吧。”

大夫闻言惊异,这苏府里可只有一位小姐,难不成这便是丞相府苏二小姐?

有些诧异这苏小姐竟会同意在这种日子里给丫鬟请大夫,想必这丫鬟定也不是寻常的小丫鬟吧?

思及此,处理伤口的时候,更是丝毫不敢马虎。

开『药』方的时候,更是仔细的检查了一遍又是一遍。

苏葵取过堆心拿来的钱袋子,『摸』出一锭金子递给了刚收拾完『药』箱的大夫。

大夫见状忙道:“苏小姐,这可使不得...”

苏葵却没有收回的意思,冲他笑了笑道:“哪里有给人治病不收钱的道理,今日我这丫鬟实在不小心磕到了门上,你应也知,今日是我爹爹的生辰,若是有人问起...”

话只说这里,装似有些为难的看着大夫。

大夫心领神会,忙点头道:“ 自是实话实说,苏小姐房里的丫鬟感了风寒,怕把病气儿过给苏小姐,我来瞧一瞧。”

苏葵见他还算上道,这才『露』了笑意,“这诊金,您还是收下吧。”

大夫深知不收大概是走不了了,何况谁不爱着金光闪闪的东西,不再推脱。

苏葵这才对着光萼道:“送大夫出去,顺道把『药』给抓回来。”

“看好她,我还有事,午膳也不必喊我,你们自行吃了便是。”

“是,小姐。”

刚走到门口又道:“你们不识字,待会莫要自行配了『药』的剂量,我便在厨房,拿去厨房我来熬。”

垂丝听着苏葵渐渐消声的脚步声,这才睁了眼,布满血丝的眼睛中,缓缓又流出了泪。自己一个低贱的下人,何德何能,能让主子这般对自己 ,何况自己已经没了活下去的勇气,更没脸再活下去,要拿什么来报答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