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36 芳华初绽

136芳华初绽

“这个是给你们的,秦婶子,待会儿还要烦劳你给我院子里的那几个丫鬟送几块过去。”苏葵望对有些呆愣的秦厨娘道。

“唉唉,我待会便过去。”

苏葵转脸又对三个同样一脸震惊的厨子道:“ 你们吃完可别忘了我吩咐的事儿,不然我可饶不了你们啊!”

“嘿,自是不会的,小姐便放心吧,包在我身上 !”厨子头儿拍了拍胸脯保证道。

苏葵望着外面已经暗下的天色,确实万无一失之后,这才抬脚走出了厨房的门,是还得回栖芳院梳妆打扮。

苏葵走后,几个厨子才上前围着案上那个蛋糕道:“还从没见过这般漂亮的点心,啧啧,这看着都想尝一尝。”

秦厨娘摇摇头道:“看着我真不忍心吃 ... 这当摆设都好看。”

“小姐方才说这要怎么吃来着?”

“切开,拿刀切开盛到碟子里。”

“你来切吧, 我下不了手...”

“都切一切,待会子你们还要帮小姐给宾客们分呢,免得到时丢了人!”秦厨娘见几人互相推辞的模样,大声的喝道。

几人这才开始一人拿了一把细长的水果刀,围着那蛋糕,小心翼翼的切了起来。

“还有你们,再把菜样都看一看,对一对菜色,准备准备,再过一刻,便要上菜了。” 秦厨娘挥了挥手,驱散着那些好奇的丫鬟们道。

一个胆大些的道:“秦婶子,这可都快看了八百多遍了,定是没问题了,你就让我们再看一看这蛋糕嘛。”

苏葵这边换好衣服,坐到梳妆镜前正被堆心梳着头,便听得小翠前来催促了。

“小姐。老爷让奴婢来看一看您,如今宾客都已经在东院入了座,小姐何时过去?”

苏葵一边簪上那朵梅红色的珠花,一边答道:“你且等一等,我这便好了。”

今日苏葵显得特别的乖巧,任由堆心打扮,也不喊烦。

一切就绪之后,她将目光放到镜中,看了看镜子有了几分喜气的小脸,这才满意的站起了身。

“走吧。”

跟在她左边挑着灯笼的小翠带着笑意道:“小姐。您今日这般可真好看,依小翠看,小姐就该这样打扮才是。”

苏葵望着这有些繁琐的衣服。和略微有些沉的头,苦笑道:“日日这样,只怕得把我给累死。”

确实,这衣服和头发,就折腾了一个多时辰。

小翠掩嘴笑了笑。也不再说什么。

苏葵被两个丫鬟一左一右拥护着行至东院的时候,抬眼望去二十来张桌子差不多已经满座了。

帖子是没发多少的,可丞相府的邀请可是难之又难,于是大多人接了帖子的人,便带了“亲朋好友”过来,人数超出了估计的一半。是让在开宴前,又加了十张桌子。

苏葵深吸了一口气,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朝着坐在正上方的苏天漠走去。

两侧的宾客多数都被苏葵给吸引住了视线。是因为极少有人见过真容。

往年苏小姐身体太弱,基本上从不出席这些场合,所以能见着这丞相府的苏小姐,也是相当不容易的。

苏葵今日一身桃红纱衣绣着浅色的碎花,左右各一位长相不俗的丫鬟。更是衬得中间那人恍若芳华初绽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桃红色的衣襟上伏着亮莹莹的一双碧玉蝶儿,纱衣子里又衬了件素色绢衣。芊芊细腰,用一条紫色镶着翡翠织锦腰带系上,有些明丽却不失脱俗。

一双云烟如意水漾粉色缎鞋,随着轻盈的步子时隐时现。

颈间一白玉珠穿成的项链,愈发称得锁骨清冽白皙。

细致乌黑的长发,更是为了应景而挽了个如意髻,左右插了各两只双衔心坠小银钗,在左耳上方则是一朵梅红色纱质绢花。

洁白的皮肤犹如刚剥壳的鸡蛋,大而清亮的眼睛含着笑意,小小的红唇与皮肤的白色,更显分明。

一对小酒窝均匀的分布在脸颊两侧,浅浅一笑,酒窝在脸颊若隐若现。

齐眉的刘海,添了几分少女特有的可爱,让人心生喜爱怜惜之情,又不禁让人联想若是有朝一日青丝全部梳起,那又该是如何的美若天人。

明景山的眼光自苏葵出现,便未离开过,许久嘴角才溢出一抹魅惑人心的笑,低声道:“果然是她。”

小乞丐,领着异兽的少年,果然是她。

先前属下跟他汇报这些的时候,他是一万个不信,毕竟一个娇弱的小姐,怎么可能是那副模样,但有人亲眼见她跟苏烨一同回了府里,他这才半信半疑,今日过来便是为了验证此事——那双眼睛,错不了!

明水浣望着自己的哥哥入神的模样,也正是证实了内心的猜测,平日里他哪里肯来这些应酬的场合,今天却一大早便起来寻了爹爹 ,要一同给苏丞相祝寿,前些日子就知道他在暗下打探苏小姐的事情,如今看来,他对苏二小姐是越发的上心了。

不由得也望向那个从容的身影,明明是削弱的很,却凭空给人一种坚韧的错觉,眼神几闪,是早早听了她近来可是良辰宫的常客。

这么多年,一直担心的事情还是要发生了!

苏葵余光瞥见华颜一身华贵宫衣坐在上座,见她对自己竖起了大拇指,俏皮一笑,这璀璨一笑,更是让明水浣觉得刺眼。

苏天漠望着这样的苏葵朝自己走来,也生出了几分自豪,这便是自己的女儿,自己与月凝的女儿。

他就知道,总有一天,他的女儿会长大成人,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苏葵走到苏天漠面前的檀木长案之下,便停下了步子,双手屈肘十指合拢握拳,声音不大却极清晰的道:“女儿祝爹爹日月长明, 福海寿山,年年有今日,岁岁如今朝。”

苏天漠有些热泪盈眶的站起了身,绕过桌案,走到苏葵面前亲自扶了她。

“好... 阿葵长大了。”

苏葵反握住苏天漠的手,随着他一同走上前,同苏烨一左一右坐在了苏天漠的身边。

苏烨似乎也特别的高兴,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断过。

席下众人见人差不多也来齐了,便有人站起身,拱手道:“承蒙苏丞相之邀,下官祝苏丞相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有人开了头,其它的人便也都齐齐的站起了身,声音洪亮的道:“祝苏丞相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苏天漠也站起身道:“多谢今日各位的到场,想必各位都知道,我苏天漠不过是一介武夫,不懂那些客套话,就先敬各位一杯,了表谢意 !”

苏烨苏葵见状也都端起了酒杯,见苏天漠饮完,也同众宾客一同一饮而尽。

“诸位请落座便是,就当是在自己府中,莫要太拘束了!”

众位宾客应言坐下,却是被方才的酒给吸引住了注意力。

“不知这是何酒,竟从未尝过。”

“味甘却不失醇厚,自有一股桃花的香味,却似乎有一股比桃花更清香的味道...”

有人尝了一口又一口,“好酒 ...好酒!”

苏葵见状很满意,看来大多宾客还都是比较识货的,这上流社会的人就是有品位一些。

苏烨有些疑惑的看向苏葵一脸得意的模样,小声道:“这酒莫不是上回我从桃云山给你带回来的 ...”

苏葵不置可否的笑笑道:“你觉得这酒如何?”

苏烨有些不情愿的点点头道:“ 确实是实难一见的好酒。”毕竟这酒自己当初可是一口否定的,这下让他亲口说是好酒,还真些掉面子。

“你们二人在打什么哑谜?”苏天漠笑呵呵的又是一杯入肚。

“爹,您觉得这酒若是传了出去,我们独家来卖的话,会不会大赚一笔?”苏葵双眼放光的道。

苏天漠点了点她的额头道:“你这丫头,莫不是爹短了你的吃穿了不成?”

苏葵笑嘻嘻的道:“爹,我不过是觉得这酿酒的人实在可怜,这般好酒却无人问津,岂不是暴敛天物啊?”

苏烨闻得苏葵满口同情的语气,含笑道:“这就是你上回同我说的披着羊皮的狼?自己是想赚钱,却偏生拿别人来当借口。”

“我若是狼,第一个便吃了你 !” 苏葵瞥他一眼道。

“哈哈哈...”

席下不少宾客都注意这一家三人,这和谐而又亲密的一幕,自是没能逃过各人的眼睛。

这种寻常人家的亲情,便是他们这些人最渴望而又最难得到的。

一时间,都有些羡慕不已。

试问在座的几人,有不为后宅之事伤脑筋的,事情有利弊之分,享了艳福不假,却是失了家庭和睦。

东院门口守着的小厮,望着后面跟着捧着礼物的随从,持帖而来的人,不由得眉开眼笑:“宿公子,您今个儿可来迟了些!”

宿根把请帖递到他手中:“有些事情给耽搁住了,莫不是菜都吃完了不成?我可还未用膳。”

“刚开始上菜,嘿嘿,您就放心吧!” 边说边接过帖子按照规矩翻开,方才还满是笑意的脸上顿时便僵住了。

“这...宿公子,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