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37 六王爷

137六王爷

宿根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怎么了?是哪个字不认得,我来教一教你?”

小厮这才敛了敛心神,清了清嗓子喊到:“六六王爷到 !”

攸允这才放下手,理了理衣服,仍是那副风轻云淡的模样,负手往前走去诸天祭。

苏葵闻声也有些好奇,六王爷竟也来了?

就是传说中那个整日不上朝,早早搬出了宫,死不露面,混吃等死的六王爷?他怎么来了?

见苏天漠和苏烨已站了起来,苏葵也随着站起身,并未抬头去看来人,好奇归好奇,毕竟这些最基本的礼仪规矩,她还是知道的。

苏天漠也是一愣,知晓他是想跟阿葵坦白身份了,心下也是说不出的滋味,就不知是好是坏了。

“ 微臣参见六王爷 。”

“六王爷万福。” 席上的宾客也都纷纷起身,都是在心底讶异,绝大部分都还是头一回见传说中的六王爷真容。

“呵呵,苏丞相多礼了,今日是您的生辰,快快请坐吧。”

话罢又转身对众人道:“各位也莫要拘束,本王也是来祝寿的。”

苏葵听得这声音,有些不可置信的抬起了头,望着这熟悉到骨子里去的背影,是觉得脑子有些不够用。

她一直认为智商还算可以,但自打来了这里之后,就是一件事比一件事让她开始怀疑自己的智商问题。

安子骗她她没察觉,赵关喜欢她她没感觉到,后来又是慕冬,现在竟然是连宿根也有着让人出乎意料的身份——六王爷?

直到宿根开口对她道:“还不落座?”

一如既往的温润,一如既往的语气,一如既往的笑容。

苏葵低下头,坐了下去。

苏天漠望着苏葵的表情不禁有些担忧。起初也是想早些与她说的,自己头次见宿根便认了出来,只是后来发生了太多事,才一直瞒着。

又以为苏葵跟宿根不会长久,是今年才发现,二人的感情似乎在渐渐升温。

苏天漠自然猜得到宿根之所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苏葵表露身份,必定也是经过一番思虑的,以这种形式,无疑也是最合适的。

若他单独跟苏葵说。只怕她信也不会信。

迟早都是要知道的,如此,也好让她早日做出抉择。

“带六王爷入席。” 苏烨微微滞了一会儿。平静的对一旁的小厮道。

小厮弯了弯腰,便走到宿根跟前,甚是不习惯的道:“六王爷,随小的这边请。”

宿根含笑点头,便被小厮引着坐到了上席之中。

苏葵望着与众人谈笑风生。觥筹交错的宿根,生出了一种莫名的情绪。

像是从未认识过他一般,虽然他平素也让自己看不透,但她如何也想不到他竟然是六王爷。

苏葵低了低头,替苏天漠和苏烨各自斟上酒,笑笑道:“爹。我和哥哥单独敬您一杯,祝爹福寿延年。” 不管如何,今日是爹爹的寿宴。扰心得事,先放在一旁改日再想便是。

苏烨见她像是方才什么也没发生一般,还是有些放心不下,毕竟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六王爷素来不理朝政。从未出现在明面上,应是从未以六王爷的身份出现在明面上。自己自然也是对他没有印象。

自己本就不愿让阿葵与皇室中人有牵扯,可这回自己却引狼入室了。

想起自己百般千般在苏葵面前为宿根说好话,一时也有些愧疚:“阿葵,我先前也并不知”

“哥,其它的事先放一放,今日可是爹爹的寿诞末日超级游戏系统最新章节。”

“ 阿葵,你若是要怪,便怪爹好了,爹第一次见六王爷,便是知道的。”苏天漠望着苏葵放到自己面前的酒杯,摇摇头道。

苏葵一笑:“爹,我何时说过怪你们了,再说了——这又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说完便举着双手举着酒杯,一脸正经的道:“爹,莫不是您不愿喝下我敬的这杯酒不成?”

苏天漠和苏烨互看一眼,也只得笑笑举起了杯。

宿根的余光一直也都暗暗观察着苏葵的反应,眼光不住的闪烁,饮下杯中的酒,笑中带上了几分自嘲的意味。

她是接受能力太好,还是,根本不在乎。

然而,自己都不知自己想要见她什么反应, 反应太大,怕她难过,更怕因此失去她。

见她如此,明明一切都很好,自己偏偏又这般失落。

宫里自是也来了人的,是由鹤延寿捧了厚礼而来,而后,东宫也遣了人过来。

在座哪位也没得过太子的贺礼,这样的行为,是叫众人存了猜测。

苏葵微微垂眸,对慕冬的做法不予置评。

转头对一旁的王管家小声的说了几句, 王管家这才从宿根变成了六王爷的影响中,恢复了笑意。

点了点头退了下去。

方才还灯火通明的东院, 一瞬便漆黑成了一片。

“ 这是怎么了 ?”

“怎的灯都灭了 !”

“娘 ”

席下被这突如其来的黑暗惊得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年纪小的已经开始哭爹喊娘了。

苏葵闻言脸上的肌肉抽了抽,这些人也太没用了吧,不就是灭个灯而已吗。

看看,还是苏天漠和苏烨冷静。

正在苏葵感叹自家人沉得住气的时候,只听苏天漠沉着声音道:“烨儿,速去查一查,调些护卫过来东院,定是来了刺客!”

苏葵闻言有些欲哭无泪,见苏烨已经站起身,急道:“并无什么刺客,是我让王管家去熄了灯的。”

“阿葵,你这是要作何?” 苏天漠和苏烨皆是一脸茫然的盯着在黑暗中不甚清晰的苏葵。

苏葵神秘的笑了两声,并不回答。

苏烨捉摸不透她这古灵精怪的脑子,却还是起了身安抚众人:“诸位还请莫要慌乱。”

毕竟都是名门望族,听得这话,又见没什么状况发生,很快也就冷静了下来。

不消多时,便见三个厨子打扮的下人推着木质滚板进了东院儿,上面是个约莫半人高的‘雕塑’,总共两层,周围各插着细高的红色蜡烛,有心数去,正是四十八根,是苏天漠的年岁。

上面雕着精美的花朵,周围勾勒着栩栩如生的图纹,在蜡烛的照耀下,整个都被镀上了一层淡色的红晕花妖赋最新章节。

正上方的位置竟是三个小人儿,细看之下,竟是穿着一身寿福笑的一脸灿烂的苏丞相,左右站着苏烨与苏葵,眉眼俱弯,一人怀中抱着一个大大的红蟠桃。

虽然不是特别逼真,却很是神似,让人一看,便能猜到是谁。

“这恐怕雕起来至少也得十天半月的”

“不知是谁这般有心? ”

三个厨子闻得两旁或惊叹或疑惑的谈论声,不由的更是骄傲挺直了胸膛——这可是他家小姐亲手做的!

确实也是,这般漂亮精致的东西,若不是自己几人提前知道,只怕也不会想到这玩意竟是能吃的。

“阿葵 这是你何时出去托人做的,我怎不知?”苏烨望着那三个q版小人儿,不由的笑了笑。

别说 ,这一笑,还真是越发的像了。

苏葵抬头笑道:“哪里是托人做的, 这可是我亲手做的。”

“你何时学了木匠活儿?” 苏烨一脸不信的模样。

“这哪里是木雕 ! ” 苏葵气鼓鼓的道。

苏天漠感动之余,也有些不解:“难不成是石雕,可石雕若雕的这么细致也太难了”

苏葵有些无语的起了身, 把苏天漠也拉了起来道:“哥,你也随我来。”

二人虽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随着苏葵来到了那座‘雕塑’面前。

苏葵自托盘中拿出一把狭长的刀,放入苏天漠手中,把自己的手覆在苏天漠的手上面,又转头对站在一旁的苏烨道:“哥,把手伸出来。”

苏烨虽不知苏葵打算做什么,但还是乐呵呵的把手放到了苏葵的小手之上。

苏葵见状,笑的极甜道:“爹,您闭上眼睛,许个愿望 。”

苏天漠满脸笑意的闭上眼睛,好一会儿才睁开道:“然后呢?”

“吹蜡烛, 把蜡烛吹灭,愿望便能成真了。”

苏天漠本就是个不在乎别人看法的人,只要自己的孩子能开心,做什么都是愿意的。

一口气便把这蜡烛给吹熄,王管家在苏葵的交待下,蜡烛一灭,便把灯都给点上了。

宾客们那里见过有人这般过生辰的,见苏家三口一脸温馨的站在那雕塑前,不知接下来又要做什么,一个个眼睛都不眨一下,生怕错过什么似的。

苏葵见状笑的更甜了些,把三人紧紧握在一起的手,抬到蛋糕上方,缓缓的落下,便是一道清晰的切痕。

苏天漠和苏烨皆是惊讶不已,这眼前的雕塑竟是这般柔软。

“爹,切开。” 苏葵见苏天漠不打算下手的模样催促道。

苏天漠这才会意的顺着苏葵手中的力度,缓缓的切了一小块下来,一旁的厨子赶忙递过来一个中间印着寿字的白瓷碟子。

苏天漠极小心的把切下来的蛋糕放到碟中,苏葵这才松开他的手,拿起一旁自己特意让人改制的小银勺,因为平日里白瓷勺实在不好用,这蛋糕虽软,但那般钝的勺子还是不好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