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38 死也不放

138 死也不放

“爹,您尝一口。” 苏葵把满满一勺蛋糕送到苏天漠面前。

“这... 还能吃?” 苏烨觉得不可置信。

苏天漠犹豫了一瞬,还是张开口,任苏葵把那勺蛋糕送到口中。

宾客们皆是一脸讶异和期待的望着苏天漠。

苏天漠咀嚼了几口,惊叹道:“阿葵,这果真是你做的 ?”?? 未待作年芳138

还不待苏葵答话, 旁边的厨子道:“老爷,小姐可是在厨房忙活了一天,说什么也不让小的们搭把手,光这食材走准备了十来天才找全 狼行三国!”

苏天漠闻言,感觉着口中软糯的甜意,似乎蔓延到了心口。

不住的点头,握着苏葵的手道:“ 阿葵这份寿礼...爹很喜欢。”

席上的人闻言便是一阵喧哗, 都注目着传言中这体弱多病的苏二小姐。

这目光中,以宿根,明家兄妹是为最甚。

直到三人坐回去,众人这才又把目光放回了那座能吃的雕塑上去。

几个厨子和丫鬟便照着先前苏葵的吩咐,开始给各个桌上的宾客们分蛋糕。

先分到的宾客们在众人目光的洗礼中尝了第一口,皆是『露』出惊叹不已的表情来。

没分到的则是心急如焚,年纪小些的少爷小姐们,生怕到了他们这里便没有了,着急的晃着大人们的衣袖。

“来之前怎么交待你的 !” 有些父母见状便小声的训斥着急红了眼的孩子。

向来不喜甜食的苏烨也不由得多吃了几口,望着场上的情形,道:“阿葵,你跟谁学的做这般特别的点心?”

“ 前些日子闲来无事,琢磨出来的 ...”

苏天漠望了望苏葵道:“ 听他们说天未亮你便进了厨房,等会早些下去休息,下不为例。可莫要不顾自己的身子做这些事了。”

苏葵苦笑道:“爹,我知道的。”不过是起早了些,哪里是不顾身子了。

明景山望着眼下这精致的糕点,久久不语。

“竟还没人知道,原来苏家小姐还有着这般手艺。” 明水浣笑着道。

明夫人虽然也承认这糕点做的确实好吃,但还是带些酸气道:“ 哼,我看八成是请人做的,你也不看看那苏小姐柔弱的模样,那小手分明就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

明水浣也知自己这娘亲素来是这般模样,也不说话。

明夫人见她这副模样。却愈加有些不舒服了:“我说你这笨丫头,怎么整日就知道笑!这么多王孙公子,难道你就不能物『色』物『色』。光笑就能把人笑来了不成 !”?? 未待作年芳138

明水浣微微攥紧了袖子, 低头不语,虽是亲生母亲,但『性』子素来不合,自小也就不愿亲近。

明尧之望了望四周。众人只顾着手中的点心,并未往他们这边看过来才小声道:“你能不能小声一些, 说话也分一分场合!”

明夫人闻言便拍了桌子,微微发福的脸气的抖了抖:“哼,我肯定是没你那美姨太们温柔了 ! 怎的,你如今也教训起我来了。若不是当年我娘家表姐做了皇后,在圣上面前替你美言,你明尧之能像现在这样风光?”

这吼声不可谓不大。离的近些的虽不敢明看,但也都是听得清清楚楚的,只怕明日又得传的沸沸扬扬了。

明尧之的脸『色』一白,只怕自己再说什么她还会说些更难听的出来。

这件事一直都是他心底的一根刺, 若不是当年为了能得到皇上重视。自己哪里会娶这般无才无貌,又有一副泼『妇』脾气的女人。

心中愤懑却又发作不得巫也是道全文阅读。只得连连喝着闷酒。

明夫人见他这副模样,冷哼一声也不再说什么,心里暗道:想爬到自己头上,把自己踩死,那是想都不用想的,这明家的事儿必须是自己说了算!

又望了望低头的明水浣,不由得又是一阵焦急, 虽然自己这闺女是才貌双全,无奈却眼高于顶,这些年上门求亲的数不胜数竟没一个入她的眼的。

眼见自己那群贵『妇』朋友们,整日在一起谈论自家女儿的亲事,说她女儿的姑爷如何的俊朗,如何的多金,夸她家女儿出嫁的时候那嫁妆足足有王城大街那般长。

回回听着都觉得自己的女儿已然及笄,却连亲事都未定下,便觉得有些抬不起头来。

久而久之跟她们也没了什么共同话题,总觉得这般有些跟不上外界『潮』流的变化。

正欲开口,便听得明景山道:“ 太闷了,我出去透一透气,谢宴后不必寻我。”

明尧之也深知儿子是被烦的不轻,也不拦着。

明夫人望着明景山的背影嘀咕道:“ 这一大家子, 就没一个省心些的 !若不是我整日给你们『操』持着,不知你们现在都得是什么样子了。”

明水浣深深呼了一口气,才抬起头来,望见正上方那案上,一家三人和睦相亲的模样,美极的眸中闪过一丝坚定的神『色』。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宾客也都走了大半。

“阿葵,你先回去休息吧。”

苏葵点了头,见并无人看向自己,这才从怀中掏出那个绣了多日的荷包,讪讪的笑道:“阿葵还是想送给爹一个可以带在身上的物件儿,绣的是个福字...”

苏天漠接过荷包,如似珍宝般的看了又看道:“ 爹从未见过谁的女红比阿葵做的更好了,爹定会日日带在身上。”

苏葵很有自知之明的道:“放在袖子里头就成,莫要被人看到了,遭人耻笑...”

苏烨听罢瞪她一眼道:“谁敢笑我就揍的他笑不出来为止 !”?? 未待作年芳138

苏葵闻言不由苦笑:“若真要揍,那恐怕你一人是忙不过来了...”

苏烨拿过苏天漠手中的荷包细细端详道:“也没那般差,你这又是点心又是荷包的,我都有些无地自容了。”

苏天漠见状赶紧把荷包夺过来道:“你这粗手粗脚的,莫要把东西给弄坏了!”

“ 你别再做一碗醋面,便是给爹最大的寿礼了。”

“小姐... 宿公子他...”堆心扯着苏葵的衣袖,时不时往后看一眼。

“那是六王爷。以后莫要『乱』喊了。” 苏葵头也不回的道,此刻没了人,脸『色』才沉了下来。

打从从东院出来,她便知道宿根跟在她的后头,她还故意饶了一圈不回院子,不曾想他竟还一直跟着,这让苏葵有些头痛。

苏葵承认自己是在生闷气,也是一时不知该说什么,该如何面对他才是。

宿根哪里会猜不到她的意思,不是他不愿给她时间适应。只是这事儿可不能拖,与其让她自己胡想,说不定一觉醒来她就把自己给判了死刑了。

倒不如自己先与她好好说说 十二大陆最新章节。

宿根见她在前面急的想跺脚的的模样。嘴角微微含笑。

堆心望着手中的灯笼,一支蜡烛已快燃尽,不由有些着急:“小姐...”

倒不是着急苏葵跟宿根的关系,而是因为自己还未吃着小姐做的那蛋糕,再晚些谁知道光萼会不会把自己那份儿也给独吞了。

苏葵脚步顿了顿道:“你且先回去 。”

堆心望了望身后一身蓝衣的宿根。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先回去的好,让小姐与宿公子好好谈。

当然她也承认,她真的是急着回去吃蛋糕...

反正宿公子又不会对自家小姐不利,这一点,堆心还是相当肯定的。

宿根见苏葵停下步子。笑『吟』『吟』的走近道:“不走了? 今晚月『色』难得这般好。”

苏葵闻得他若无其事的话,心里有了怒气,口气自然不善:“此时天『色』已晚。不知六王爷一路尾随臣女有何企图?”

宿根笑着打了个哈欠,兴味的望着她,“我跟着自己爱慕的姑娘家,难不成有违王法?”

“哼,莫说是否有违王法。这王法可不就是六王爷家的吗? 六王爷有话便说,我还等着回房。”苏葵转过身去。是不想看他一脸的笑意。

“这里不适合说话,不若我们寻个好地方再彻夜长谈?”宿根又走近些道,仍是一脸不正经的神『色』。

苏葵被气笑,呵,寻个好地方,要不要再叫些小菜,来壶美酒,弹首曲子助助兴?

强忍下怒意:“好地方是没有,那边倒是有个凉亭可以将就将就,就是不知六王爷是否嫌弃?”

苏葵这才发现,竟已走到了荷花池畔,凯旋亭边。

“你选的地方,我自然是没有意见的。”宿根一笑,扯着她的手,就径直往亭边走去。

苏葵蓦地甩开,怒气冲冲的瞪着他,——他怎能就像是个没事儿人一样!

几步走到亭中,刚坐下便把脸转向荷花池的方向道:“六王爷,这回是否能说了?”

苏葵这边等了很久,却不见他出声,有些气恼的转过头,才发现宿根也在一瞬不瞬的盯着池中的荷花。

磨了磨牙,“不如说完再看?”

宿根似乎是刚回过神一般道:“你这左一句六王爷右一句六王爷的,我总觉得不是在喊我一般,也怪不得我走神。”

苏葵发现,与这种软硬不吃的人对着干,十足是给自己找罪受。

深吐一口气道:“夜也极深了,我实是乏了,若事情不紧要,我们改日再谈如何?”

宿根的脸『色』这才正经了些道:“我无意骗你。”

苏葵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说进正题便进正题了。

“我何时说我你骗我了? 是我没问过。”

整日无所事事,开个客栈生意又那般惨淡,如何还能活得这般潇洒,她早是该料到他身份不凡的。

宿根听她口气,强自拉了她的手,紧紧握着:“你听我解释,一开始我是觉得没必要,后来,我慢慢的不敢说了,怕你怨我骗你绝对狂暴全文阅读。”

苏葵用力的挣脱着,“说话归说话,你放开我!”

“不放。”

“放不放?”

宿根望向她的眼中,坚定的道:“不放,死也不放。”

苏葵又是一阵气恼,本就觉得委屈,他现在还这么欺负自己,本就是极易炸『毛』的『性』子,眼中升起一层雾气,这回是觉得越发的冷静不下来,剜了他一眼,低头狠狠的咬向他的手背。

宿根拧了眉,是被她那委屈的一眼瞪的心早已软成了水,一动一动的任由她咬着,却就是不放手。

口中腥甜四溢,苏葵回了神过来,刚松开他的手,人却被眼前这位占着身材高大的优势,给捞进了怀中。

苏葵推搡着他,却被越抱越紧,“你混蛋!”

“是我混蛋!”

苏葵挣扎的累了,伏在他的肩头小声的抽泣了起来,觉得一腔委屈压在了胸口,二人相识了这么久,她竟是连他的身份都不知道。

“消气了吗?”宿根的声音很低,带着不易察觉的无措。

“没有。”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

顿了顿又道:“我只是一时有些接受不了, 仔细想想你也没有骗我的理由。”

宿根听她态度软下,不再闹下去,心中五味杂陈,知晓她方才不过是气不过,那种强烈的反应才能叫他觉得安心,不似方才在宴上,似乎根本不在乎一样,可是将他吓得够呛,这小女子——可真就是上天派来折磨他的。

将她松开,打量着她梨花带雨的脸庞,将手轻轻抚上,“真的对不起,再也不会惹你难受,惹你生气,惹你伤心了。”

苏葵有些闷闷的恩了一声,“我只问你一句。” 。

“你问。”

苏葵转过头,看着他有些无措的眼睛道:“去年看日出的事至今都没着落,你还打不打算兑现答应同我看日出的事了?”

宿根闻言眸光顿亮,笑道:“只要你愿意,随时都能去,若是赶上雨天,我便给你造一个太阳出来。”

苏葵却丝毫不见笑意,只定定的望着他道:“以后莫要骗我了。”

宿根见她眼中的认真和执拗,也严肃了几分:“ 以后都不会了,就算你不爱听,我也要说与你听。”

“你要记得你答应我的每一件事。”

“嗯。”

“我是个认死理的人,你没说便罢了,但你一旦允诺我了,我就会认定了。若是,有朝一日你违背了的话,我就...”苏葵微微皱了眉,似乎没想到合适的言辞。

“你就如何?”

“我就甩了你!”

宿根一顿,随即大笑出声,伸出被她咬伤的那只手:“我攸宿对天起誓,若我违背了对苏葵说过的任何一句话,便让我被她甩到十万八千里之外,齿痕为证!”

“你,哪里有你这样发誓的...”

——是觉得永远不会负她,哪里又会舍得负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