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46 帝王

146帝王

次日,苏葵便被一道口谕招进了宫中,与前几次怀着敷衍的心理不同,心情怀了一些忐忑。

先是去了良妃那里,免不得是听她说道一些为人妇的道理,苏葵自然是左耳进右耳出,良妃见怪不怪,是早就认定了她是块扶不上墙的烂泥,只怕嫁了六王爷,也会将府中搞得鸡飞狗跳。

六王爷会犹豫也不犹豫的答应,是叫她和皇上大大意外了一把——真是不知这丫头除了长得美貌之外,是有什么可取之处!

话虽如此,但心里还是高兴的,只要苏家的势力不落在太子的手中,那么黎王的机会就大一些,六王爷素来是与太子不合,到时只需她煽风点火一番,拉他一起对付太子,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眼前这位未来的六王妃,在其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无论心里如何不喜,也决计不能表现出来。

苏葵不知她的心思,只在心中纳着闷儿,这良妃是有完没完了,她都表现的这么明显了,她竟然还一个劲儿的自顾自的念着经。

“六王爷生性醇厚,日后定会待你极好的,你只需帮他操持好家中中馈,你二人定也能琴瑟和鸣,恩恩爱爱的。”

这还用你说吗?苏葵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嘴上却还得说着客气话:“娘娘说的是。”

可能良妃实在太罗嗦,连皇上都等的急了,他本就是想让良妃做做样子教着她几句,谁料半个时辰过去人都还没来。

“良妃娘娘,皇上让老奴前来请苏小姐去御书房说话。”

“你瞧本宫,竟一时忘了时辰,来,丫头。快随鹤公公一同过去吧!”绕是做好了准备,苏葵心下还是一惊,每每想到要同这位九五之尊单独晤面,就觉得害怕。

这样一个人,在他面前自己那点小道行哪里拿的出手,万一是说错了话,那结果她想都不敢想,苏葵可不认为他只是想见一见她这个“未来的儿媳妇”,定是免不得要从她这里探听一些苏家的事情。

“苏小姐,老奴服侍在圣上身边多年了。您也无需紧张,圣上最不爱别人忤逆与他,只要说话小心着些。是没什么事情的。”鹤延寿在一旁提点着。

苏葵心知是苏天漠提前打点与他,却还是觉得感激,又从他的话中得知了一些皇帝的习惯,这才微微放下了心。

“参见皇上,愿皇上万福金安。”饶是在心里说了一万遍的冷静。冷静,在真的接触到这位帝王的时候,苏葵还是很没骨气的胆怯了。

“起吧。”

“谢皇上。”苏葵起了身,垂头立着,始终没勇气抬头,觉得背是快要被那道打量的目光刺穿了。

良久。额角冒出一滴冷汗,苏葵正犹豫着要不要抬手擦一擦的时候,方听那声音道:“赐座。”

苏葵松了一口气道谢。僵直的坐下,由于是坐在左侧,不似刚才那般一抬头便会迎上那道目光,这才敢微微抬起了头。

却是一怔,对面那身着明黄衣袍的人。是慕冬。

原来他也在,苏葵微微吐了口气。觉得心安了不少。

虽然他同皇上是“一伙”的,但还是叫她莫名觉得没那么害怕了,毕竟有个熟人在。

慕冬没错过她眼中片刻的惊喜,虽然微不足道,竟叫他眼眸闪过一丝笑意,放在袖中的手,摩挲着大拇指上面的黑玉戒指。

“朕今日传你进宫,只是为了你和宿儿的婚事,你不必太过拘谨,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元盛帝的声音带着慈爱的味道,却没让苏葵觉得有多少真意在里面,恭敬的道了声“是。”

慕冬眼神一闪,对“婚事”二字,分外敏感。

遂起身,“父皇,儿臣还有事,就先行告退了。”

“恩,去吧。”

慕冬这边刚走,皇帝便遣退了一干丫鬟奴才。

苏葵咽了口唾沫——要进入正题了。

“为何愿嫁宿儿?”

苏葵一呆,完全不知道皇上这是问的哪出,不知是有什么话等着她。

早已情投意合,是万万不能说的,一则之前她在良妃面前只以太子妃嫔过多为由婉拒,若说早已情投意合,显然是在明着说之前她是在耍弄着宫里来玩儿。

思虑了一番,尽量控制好声音的高度,“回皇上,臣女与六王爷一见如故,又有幸得六王爷青眼,实乃荣幸,焉有不愿之理。”

皇上眸光收缩,眼神定在那个背脊挺的笔直的小人儿身上——好一个滴水不漏的回答。

“你可知,朕为何想让你嫁进皇家?”苏葵听着这与废话无疑的问题,眼神一闪,“臣女听爹爹说,不管是什么原因,都是皇上的恩泽。”

是将话又给圆了回去,同时又拍了个马屁。

“呵呵,那朕便告诉你原因如何?”

苏葵背一僵,心知他是不愿绕过这个问题,“臣女洗耳恭听。”

元盛帝的目光暗沉,“朕是为了你苏家的势力,朕决不允许,有人背叛!”

苏葵明知如此,却还是身形一震,竭力克制住身形的颤抖,“皇上过虑了,臣女一介女流不懂国事,但也知苏家的忠心不二。”皇帝锁住她的侧脸,脑海中恍然闪过一张面孔,那个陪着苏天漠征战沙场的女子,曾几何时就是这副坚定的神情!

复杂的目光中存着几不可见的欣赏——苏丞相,可真是生了一双好儿女!

只是,若是能为他所用,自然是好事...

若是如当年的月凝一样,那么结果也会跟她一样...

忽而大笑出声,“朕自然知道苏家的忠心不二,只是凡事都得求个保证,你既与宿儿两厢情愿,这也是好事一桩。”

“皇上说的极是。”苏葵被他变幻莫测的话搅的一颗心忽上忽下,觉得若是叫她日日来一次宫中,一个月下来心脏就得出问题。

“既然你就要成为宿儿的妃子了,有些话朕也就不瞒你了——朕这些儿子当中,朕最疼的便是他。”

任由苏葵觉得眼前这位帝王精诈至极,却还是听出了话中的真实性,那是一种,父爱的气息,做不得假。

随即觉得不可思议,他最在乎的儿子,怎会同他如此疏离,早早搬离了皇宫,甚至不愿见他?

通过他之前的一切行为,将大皇子封地指在了汴州,三皇子谋叛被定罪,只留着毫无威胁力的四王爷衍王和六王爷在王城,不是在为太子铺路吗?

怎么最在乎的不是太子,而是宿根一个不显眼的空位王爷?

“朕看得出他对你心思真诚,日后,要好好陪着他。”皇上放柔了口气,全然没有先前那股令人折服心惊的气息。

苏葵头一次将目光对上他,顿时恍然——他给宿根的,是宿根想要的平淡!

这份平淡,在皇家之中无疑是最为难得,而这些年来,宿根却一直这么活着,不正是他煞费苦心的结果吗...

苏葵忽而有些惶恐,本以为要嫁的是一个无权无势,远离皇室的王爷,没想到,他却是最得帝王疼爱的一个人。

这些,宿根不可能不知道,那他还能说出一切随她的话来,是真对这个父亲没有丝毫父子之情吗?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她不信。

若真如此,到了那一天,她若要求宿根背离皇室,岂不是太自私太没人性了。

一切,都远远超出了当初的打算,不知不觉间,她已经跟皇室牵扯的太深。

慕冬的救命之恩,与宿根的亲事都让她开始动摇最初的打算。

苏葵不知道她是怎么出的宫,脑海中乱作了一团。

刚回到苏府,便被丫鬟请去了花厅,苏天漠和苏烨在那里等着她。

“爹,哥哥。”

“来坐。”

“脸色怎会这么差?”苏葵坐到苏烨身侧,摇了头:“我没事。”

“今日入宫,皇上都同你说了什么?”苏天漠让丫鬟将手炉递给她,让她暖暖身子。

虽已入春,但北国的天气,总还是乍暖还寒的,今日更无日头,未免有些阴冷。

手炉的暖意从手心蔓延到四肢百骸,让她回了神:“并未有什么,只同我说了一番关于婚事的事情,和一些道理。”

苏烨皱着眉,“你是真的想好要嫁给他了?哥不是不赞成,六王爷对你的情意我看在眼里,只是怕你太小,这么匆忙做了决定怕是日后后悔。毕竟是皇室中人,要他只娶你一人未免太难。”

苏烨的担心不无道理,他深知苏葵的固执,怕她日后受伤。

“哥,我相信他。”

苏烨叹了口气,但愿如此吧。

苏天漠这才又开了口:“皇上他可有为难你?”

苏葵摇头,随即看向他,目光不定:“爹, 我想问您,皇上和允亲王的胜算谁大?”

如果可以,她现在是一万个不愿与皇室为敌,她不想愧对慕冬的恩,不想为难宿根的情——可事不在她。

父子二人对视一眼,是猜到苏葵今日进宫应是听到了什么了。

“单从表面来看,是允亲王,他的兵力不可估算,且与辰国暗下结盟,辰国答应力助他登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