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丁香宴三

丁香宴 三

一秒记住,

周云霓一听太甜,伸出去的筷子又收了回来。

华颜起身就要去找小二:“怎么做菜的!”

苏葵一把扯住她道,“算了,待会儿还要回丁香院别耽搁了,你们别吃它就是了。”

华颜这才坐下,“不知是不是换了做菜的,之前确实做得挺好的。”

几人用罢了饭又回了丁香院,华颜上了三楼,苏葵三人则是去了后面等候。

轮到明水浣的时候,田连方勉强来了精神,因为眼见着没几人了,先前说“以心奏琴”的那位也没露面,叫他有些失望。

明水浣轻轻落座,弹的正是一首《阳春白雪》。

相传这是春秋时期晋国的乐师师旷或齐国的刘涓子所作。现存琴谱中的《阳春》和《白雪》是两首乐曲,《神奇秘谱》在解题中曾说:“《阳春》取万物知春,和风淡荡之意;《白雪》取凛然清洁,雪竹琳琅之音。”

一曲下来,掌声雷动,却让田连奏了眉,琴技确是登峰造极,炉火纯青,但选错了曲子。

《阳春白雪》表现的是冬去春来,大地复苏的景色,节奏明快,然而明水浣的琴音之中却像是有一种拘束在其中,多了一份技巧,少了一份随意。

这曲子本就跟弹奏者的心境脱不了关系,她分明是没有全身心融进那种场景中去,自然也弹不出那种感觉来

田连摇了摇头:如此年轻轻轻便由此造诣,已是不易,是自己要求太苛刻了。

“下一位,周云霓小姐!”

楼上的人一听这仨字,皆是聚集了精神,周云霓,可不就是前些日子从西宁逃出。现住在丞相府里的那位清宁郡主的女儿吗?

周云霓向来不怯场,即使是觉察到众人的目光,也丝毫不以为意,脸上的自信之色溢于言表,款款落座,如玉的双手抚上了琴弦。

君姑姑阅人无数,没错过她脸色倨傲的神情,微微叹了口气,年轻气傲,目无他人。不是好事。

周云霓自幼学琴,琴艺自然不必多言,选的一首高山流水。乃是熟稔到了极点,不得不说这首曲子选的很适合她,她本就心性不羁,弹起这般大气的曲子来,却是将巍峨的高山。潺潺的流水表现的淋漓尽致。

田连却还是摇头,低声的道:“明小姐太放不开无法融进曲中,而她的琴音显然太过,高山流水本是自然景象,看似动,实则为静。而她的琴音略带浮躁,未免画蛇添足了,稍加收敛应是十全十美”

君姑姑微微颔首:“她的心不静。琴音又怎能静得了。”

“下一位,白泠泠小姐都市透心术全文阅读!”

“白小姐,到你了!”周云霓一脸笑意的走来了进来,对方才自己的表现很满意。

白泠泠做了个深呼吸,方行了出去。虽是没打算拿第一,但还是得认真对待才行。参赛的人个个琴艺不凡,稍不小心,哪怕弹错了一个音节,只怕都要成为最差的那个了。

最差和最优的那一位,同样招人瞩目,同样会传遍王城,谁也不想担起那样的臭名声。

但凡每年得了最差的,一般只有两种情况:一,努力提升自己,争取拿到最优,替自己扳回来面子,但是要得最优谈何容易。

所以大多数人都选了第二:再也不参加丁香文学宴,淡出人们的视线,只盼着过几年能有人忘了,可人就是这样,越是这样的事儿,越是记得清楚

总而言之,这最差,绝不能拿。

苏葵看着周云霓的嘴巴不停的一张一合,心脏不安的猛跳了几下,狠狠的晃了晃头,眼中闪过惊惑之色。

周云霓见她表情不对,晃了晃她的胳膊道:“表妹,你怎么啦?”

很快轮到了苏葵,苏葵不知道她是怎么走出去的,整个世界一片寂静,什么声音也没有。

朝着众人微微一福,落了座。

颤抖着的右手抚上琴弦,轻轻一拨,还是什么声音也听不到。

二楼处的明水浣见状,嘴角闪过冷笑,视线定在呆坐着的苏葵身上。

苏葵蓦然抬头,望向她的方向,明水浣没有防备,被她这凌厉的眼神盯住,嘴角的冷笑还未来得及收回,只觉得整个人被看穿,手中的茶盏“啪”的落了地,惊的她回了神。

灵茜一惊,急忙拿了帕子替她清理,“小姐,您没事儿吧?”

明水浣摇了摇头,觉得平生头一次有这么强烈的心虚感,随即定下心神——就算她再聪明,猜到了又能如何,无凭无据,谁也证明不了是她做的!

今天,她就要让她丢尽颜面,被人耻笑!

思及此,也不再掩饰,朝着苏葵扯开了一个迷惑人心的笑意,笑颜如花却讽刺至极。

苏葵见状心下一惊——果然是她,都是她设计好的!

那盘过甜的双耳拌银杏中应是掺了蜂蜜,在二十一世纪考过一级厨师的她对相克的食物记得很清楚,蜂蜜和豆腐同食,会致耳聋,若要调养,最快也需一个月才能恢复听觉

只是,她与明水浣素来无仇,她何以这般迫害自己?

从送帖邀请,再到菜中放蜂蜜还真是下足了功夫,花尽了心思,若是她们不点豆腐,只怕也会有其它的状况发生,食物林林总总数不清,要找到相克的两种,且一时不被人察觉,实在太过简单

“这”田连见她没动静,只一双眼死死的锁在某个地方,觉得很疑惑,比琴不弹琴,这是做什么?

君姑姑对旁边的侍女示了意,便有人朗声道:“半柱香内未想出曲目,视为弃权,评为最差者。”

其实这条规矩主要是用来防止有人恶意耽搁时间而设,哪里会有人半柱香都想不出曲目的,这个最差,往往是对此人品德修养的否定,报了名上了场不弹曲子,这不是瞎胡搅和麽?

此话一出,众人的目光皆定在了场中那个单薄的身影上,是不知她在想什么,眼睛眨也不眨一下房术最新章节。

苏葵根本未听到那侍女的话,强自定着心神,将视线收了回来。

没人想得最差,她也不例外。

最重要的是,明水浣想害她,她偏要让她失望!

第一怕是不可能,但最差的那一个,还轮不到她来占!

苏葵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浓密的睫毛在阳光的折射下黑的发亮。

三楼的华颜急的够呛,就差下去将紧闭着眼的苏葵给摇醒过来了。

慕冬扫她一眼,“你是着的什么急?”

“五哥,你不是不知道,若是得了最差,一个女子在王城中的名誉可就完了!”

慕冬也是持帖而来,且还是待到用罢了午膳才过来的,君姑姑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按照他往年的作风,能来就不错了。

她给宫中递帖子,也是照着每年的习惯,走走流程罢了,宫中来不来人,其实也没什么太大区别。

慕冬将眼光放到场中背脊挺的笔直,沐浴在阳光下的白衣女子,只见她神情似乎越来越放松,直到现在,似乎已经进入了忘我的境界。

半柱香堪堪燃尽,苏葵仍未睁开眼,却拨动了琴音

琴音萦绕,也是一首阳春白雪!

此举未免有挑衅的意味,同明水浣弹的竟是同一首曲子,就不知是巧合还是有意了。

苏葵神情淡的没有任何表情,听不到任何的声响。

半曲过罢,嘴角轻轻牵起,指尖带出的音符越发轻快,忽然顿悟——若真是用心弹琴,将身心融入其中,就连琴音本身都成了外界之物,甚至会一味去注意自己琴音的好坏而分心!

所以,最好的境界便是耳畔无声,心中有音!

明水浣美眸一凝,神情闪现惊疑,她真的听不见了吗?这怎么可能?

苏葵领悟了这个道理,明白了其中真谛,越发得心应手了起来,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深,两侧梨涡隐约可见,似乎整个人都融进了曲中。

忽然琴音低到极处,忽上忽下几个盘旋之后,又再低沉下去,指尖顿住,再又轻轻拨动,虽极低极细,每个音节仍清晰可闻。

渐渐低音中偶有珠玉跳跃一般的声响传起,清脆短促犹如泉水滴落,继而繁音渐增,眼前似乎能看到百花争艳,花团锦簇的美景。

一曲落下,苏葵张开双眼一笑,是比曲中的春景还要明媚三分。

明水浣分明感觉的到,那双清澈的眼睛扫过自己的时候,带着浓浓的讽刺。

从来都没人敢用这种眼神看过自己从来没有她怎么可以,她凭什么嘲笑自己!

明水浣双手抓紧了衣角,眼中却还是波澜不惊的神色,一如既往的得体优雅,让人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破绽。

众人似乎都还未从曲中反应过来,直到苏葵立起身低头鞠躬之时,田连方从惊讶和欣喜中醒过神来,朗声道:“悠扬清澈、清逸无拘、浑然天成,妙!妙!实在是妙啊!”

田连接连用了三个妙字,乃是有史以来从未有过的称赞,毫不掩饰心中的欣赏和激动。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丁香宴《三》)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