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丁香宴二

丁香宴 二

此街名曰国学街,为了彰显对国学院的尊重,不管是谁,一律都得在街口勒马下轿,步行而入。

“来了来了!”不知是谁喊了一声,众人的视线皆放到了楼下,眼见一位身着蓝衣的女子在几位小姐的拥簇下缓缓行来,正是明水浣。

学子们你推我我推你的争相挤在窗边,探着头往下望。

明水浣自然觉察到众人的视线,朝着二楼处轻轻一笑,折身进了丁香院的大门。

“明小姐对我笑了!”

“去你的,分明是对着我笑的好不好!”

“嗳,别吵吵嚷嚷的,破坏了好心情,看,那是哪家的小姐,竟是从未见过?”

众人又将视线放到楼下,便见一紫一白的两个身影相携而来,紫衣女子成熟娇媚,白衣女子清灵如雪,奈何只得一个侧脸,叫众人觉得心痒难耐。

“阿葵!”华颜远远地追了上来,喊了她一声,上前亲昵的拉着她的手。

众人得见了真容,一时无人出声,只见那女子脸颊荡着梨涡,樱口轻启,灵动的大眼睛忽闪着,一身白衣在阳光下更显出尘,是觉得就像是误入凡尘的仙子,下一刻就会被惊走一般。

见那白衣女子同华颜一起进了门去,众人才恍然回神。

不知是谁出了声来,道:“我前几日在城外曾见过这两位小姐!紫衣的清宁郡主的女儿,那白衣女子乃是苏丞相府中的二小姐!”

“真的?”

“竟不曾想苏家二小姐竟也是如此绝色佳人!”

“我真没想到你也会来,怎也不提前跟我打个招呼,咱们也好一道儿啊!”华颜扯着苏葵进了院子,院中央迎面便是一座三层的红木大楼,气势不凡。

“我也不知你要来啊,我先劝你弃了诗项吧。可别再做出一句“柳叶随鞭纷纷落”了...”

华颜听她调笑自己,拧了她一把,道:“我是冲着棋项来着,那三项按照惯例我是全弃了的,今日第一日比琴,我是来凑热闹的。你是来凑热闹,还是来比琴的?”

苏葵笑意顿了顿,低声的道:“来试探人的。”

“你说什么?”人渐渐多了起来,苏葵的声音又小,华颜并未听清她的话。

苏葵笑望她一眼。“来比琴的!”

周云霓自然听过她的琴,不过是数年前的事儿了,“表妹琴艺超凡。定能拿到第一!”心中却是对苏葵的琴艺不怎么认可,自打吴妈昨日同她说了那番话,她便对苏葵有了莫大的意见。

华颜也点头,毫无避讳的道:“今日你非得将明水浣给压下去,年年都是她第一!明日比棋。看我不将她杀的片甲不留!”

苏葵一笑,不置可否——只怕,没那么容易,明水浣既然邀请她来,自然不会是想砸自己的脚,就是不知是她太有自信能胜过苏葵。还是有其它的什么打算。

丁香宴白泠泠自然也不会错过,很快寻到了苏葵几人,刚打完招呼。华颜催着三人前去登记报名,自己则是带着丫鬟去了三楼占位置。

今日虽是比琴,但国学院中四位德高望重的先生都出了面,一身素灰衣衫的君姑姑领着四人上了三楼,落座在了专席。此处视线极好,可将场下众位参赛小姐的所有举动一览无遗。尽收眼底。

在一刻钟前停止了报名,场中早有人备好了绣墩和矮几,为了公正,皆不许自己带琴参赛,所用之琴乃是丁香院中传承了近百年的绝世好琴,名鸾音,与苏葵之前那把鸾凤乃是出自同一个斫琴者,可惜了苏葵那把在西磬江一难之时,随着那艘船一同被烧成了灰烬。

“今年前来的小姐们,有几位我瞅着倒是眼生的很,就是不知是否能超越明小姐的琴艺。”田连捋了捋花白的胡子,眼中含着期待。

田连乃是国学院中是授琴先生,是大卫公认的琴上造诣第一人。

向子南见他这幅两眼放光的模样,哼了一口气,“怎么?若是有人能超的过明小姐,你还能将人收到门下不成?”

“我就收了,你能怎么着?”田连瞪他一眼,在心里骂了句老匹夫。

“行了,行了,你俩别吵了,君姑姑还在这里呢,莫失了体统!”温升伸手挡在二人中间劝道。

二人向来最爱斗嘴,不管是什么八竿子打不着的事儿都能吵起来,明明一个教授琴艺,一个教授诗词,也就不知怎么就横竖看不对眼。

教授棋艺的温升,和教授书画的禾天闵就恰恰相反,二人私下交好,是出了名儿的知己好友。

君姑姑也早已见怪不怪,笑呵呵的道:“二位也别争了,开始了,且听琴吧。”

二人闻言这才放弃了互瞪,转眼往场中的高台望去,已有人落了座,正是温升的长孙女,名唤温青然,年芳十四,尚未及笄。

奏的是一首伯牙的《高山流水》,琴音袅袅,众人皆自觉的噤了声。

华颜见苏葵三人寻了过来,小声的道:“怎不在后面侯着?”

苏葵对她摆了摆手,坐下道:“别提了,我们仨竟是排到了最后,估计是要到下午方能轮到,就没在后面干等着了。”

华颜点头,轻声吩咐了人前去泡茶。

苏葵听着萦绕的琴音,待这一曲奏完道:“琴倒是弹得还可以,音律也掌握的不错,就是太紧张了。”

华颜嗤笑了一声:“你还能听出人紧张不紧张?”

“弹琴是要融进感情的,否则就是有形无魂,心绪自然决定着琴音的好坏与否。”苏葵喝了一口茶道。

几人就坐在君姑姑一排人的身后,田连这些年来听琴所练出的听力极佳,是将苏葵的一番话听的清楚,世人只当弹琴重在一个弹字,却鲜少有人会懂得以心奏琴,怀着欣赏的眼神转过了头,却见苏葵四人都安静的喝着茶,竟不知方才说话的哪一个。

田连转回了头,心下想着如此好琴之人想必也是参了赛的,到时一曲奏出,他便知是谁。

“温先生,贵孙女的琴艺见长。”君姑姑转头对着温升说道,眼中一派清明。

温升笑呵呵的摇头,“君姑姑过奖了。”话虽如此,眼中还是闪着骄傲的光芒,虽第一远远拿不到,但见她一年比一年越发上进,做长辈的自然觉得欣慰。

华颜捅了捅苏葵的手臂,“你看,说话的那位穿灰衣的便就是君姑姑了。”

周云霓对丁香院的情况并不清楚,眼下听着华颜介绍,支起了耳朵。

苏葵顺着她的视线望去,见一个挺得笔直的背影,头上挽着光滑的螺髻,只一根翠色玉簪穿过,神情祥和,从苏葵这个方向看去,只得一个侧脸,下巴略长,脸部轮廓鲜明,给人以刚柔并存之感。

华颜继续道:“从左到右,依次是国学院里授诗词的先生向子南,教棋的先生温升,叫画的先生禾天闵,喏,那最瘦的一位便是授琴的师傅田连了。”

田连?!苏葵一惊。

莫不是嵇康的《琴赋》中记载的那位‘伶伦比律,田连操张。进御君子,新声憀亮。’的琴师田连吧!

思及此处,望向他的眼神带上了膜拜的意味,苏小姐的琴艺不止留给了她,那一腔爱琴入命的热血也留给了她。

明水浣也被安排在了后面,以至于一上午下来,叫田连失望的直叹气,竟是没一个入得了他的耳的。

午时有歇息一个时辰的规定,几位先生收拾了一番,便同君姑姑共进午膳去了。

“咱们也去吃饭吧,用完饭再过来。”白泠泠见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开口道。

华颜点头,“就去对面的酒楼得了,之前我去几次,饭菜倒还可以。”

几人应下,这才一同下了楼。

华颜将手中菜谱递给苏葵,道:“你来点吧。”

苏葵接过,掀开了菜谱,有华颜在,她们自然只管敞开了肚子吃。

“春季肝火旺易倦,应吃些清淡的,清焖莲子、双耳拌银杏、素松白玉,小葱豆腐...表姐,你看看有没有想吃的?”话落将菜谱递到周云霓面前。

周云霓摇头,“你点就可以了。”

小二将菜一一记下,笑着问道,“小店早上刚过来的鲫鱼有几只,都是鲜活的呢,几位客官可要尝尝鲜?”

白泠泠点头,“你们想吃什么鱼?红烧还是炖汤?”

“炖汤吧,就鲫鱼汤得了。”

“好嘞,客官稍等。”

“大师傅,二楼三号包间儿的菜好了没有,都催着呢!”

“好了好了,别催了,来来来,快给送上去。”

小二熟稔地接过大托盘,迈着轻盈的步子出了厨房。

忽然眼前黑影一闪,他下意识的往后一转头,却什么都没有,疑惑的咿了一声,才又转回了头。

却见托盘边缘有着晶亮的水珠,小二将右手移到托盘中间,伸出左手摸了摸,却是黏稠一片,放到鼻尖嗅了一嗅,嘟囔着道:“哪儿来的蜂蜜啊...”

“这盘双耳拌银杏好甜,到底是放了多少糖进去...”苏葵喝了一口水,皱着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