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51 丁香宴一

151 丁香宴 一

同璐璐商量一番之后,便去安排了。

苏葵同她这么久没见,话自然是多得说不完,得知二人错过了这么多次,都不由地唏嘘不断。

两盏茶喝罢,竟都是过了日暮西山的时辰,允亲王府中来了人催促,二人也才依依不舍的道了别,回头一想日后见面的机会多的是,也就收起了感伤的情绪。

“小姐,早些歇着吧,明日一早还是要去丁香宴的。”垂丝见她还在看书,劝道。

苏葵一拍脑门儿,“我竟是将这件事情给忘了...”

被璐璐的事占据了心思,是将丁香帖的事儿给抛到了脑后。

苏葵房中熄了灯,隔壁房中却还是灯火通明。

吴妈吩咐着争香去给周云霓铺床,这才走到软榻后面,替她揉捏着肩膀,道:“小姐,那位六王爷,我可都打听清楚了,有文有武自然不必多说,且最最重要的,他那府中至今还未娶妃纳妾。”

周云霓眼睛一亮,“吴妈,你说的可是真的?”

“这当然是真的了...”吴妈笑望她一眼,眼中皆是溺爱,从小看着周云霓长大的她,只要周云霓一个眼神,她都懂得是什么意思,“小姐身份尊贵,虽然郡主如今不在了,但还是丞相的亲外甥女,若是能同六王爷配上一对儿,下半辈子也可无虞了,在丞相府里再如何,也不比有一个好夫家。”

周云霓被她说红了脸,却也是正中心思,“可,他果真是能看得上我吗?”

“小姐这说的是什么话,小姐貌若天仙,六王爷又正值年轻气盛。只要小姐稍下功夫,还不是板板钉钉的事儿吗!”吴妈一脸自信,一辈子见的贵家小姐多了去了,虽说表面上是看来都是温淑有德,但哪一个不是为了攀权富贵使出全身解数,在她看来,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周云霓毕竟没任何经验,被她这么一说更是红到了耳根。

吴妈见状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正所谓女追男隔层纱,小姐且想一想。日后的荣华,这算不得什么!”

周云霓想了想,这话确实在理。

吴妈眼珠子转了几转。是在给周云霓想着法子,她是什么人物,这么多年什么都见过,可以算是个人精了。

“小姐,我今日听说二小姐得了一张丁香帖。像是卫国女子比试才艺的地方,小姐不若也一同过去?小姐多才多艺,若是能赢了那么一两场,才名定会外扬,王孙公子们,哪个不好才貌双全的女子。就算是退一万步说,没能赢得什么,但也好借机结识一些贵家小姐。”

周云霓目光一凝。“丁香帖?怎没听她跟我提起?”

吴妈轻哼了一声,“依我看,二小姐也是个有心思的,我见小姐同老爷亲近的时候,她那眼神都不怎么对劲...想是怕带小姐同去抢了她的风头!”

周云霓闻言警惕了起来。“斗艳,过来!”

斗艳个子生的高瘦。肤色又偏黑,张了一张菱形脸一看就是个不怎么好相与的,“表小姐。”

“你可有听堆心她们几人在讨论那什么丁香帖的事儿?”

斗艳虽是刚来没几日,但早已将苏府的情况摸得清清楚楚,对周云霓阿谀奉承的很,成日里更是恨不得多长一双眼睛和耳朵,好多探听一些事情来讨好周云霓。

“听到了!说是明日一大早儿就要出门儿呢!”

吴妈一听赶忙道:“小姐,明日咱们可得早起准备一番才行!”

周云霓嗯了一声,对着斗艳道:“明儿一早你可得看紧了,她们一动身就来通知我!”

允亲王府。

“王爷,有大批暗卫在暗下里搜寻林希渭的下落!”有一身黑衣蒙着面的人来报。

攸允眼神一冷,“皇上的人?”黑衣人恭敬的跪在地上,“回王爷,并非宫中的人!”

攸允眼中闪过迷惑之色,“好生盯着,有消息再来通知我!”

“是!”黑衣人应下,快速的退了出去。

“青环。”

“奴婢在。”

“今日小姐去了何处?”攸允沉着声音,眼光闪烁。

“回王爷,小姐同往常一样去见了苏将军,后来苏将军一人出了鸿运楼,天黑之后小姐才同一名女子出了鸿运楼,看起来关系亲密有加。”

亲密有加?

“你之前跟着小姐,从未见过这名女子?”

“不曾。”

“去查一查底细。”

璐璐同苏烨认识,他早已察觉,一直在静观其变,也刚好借着璐璐来打探消息,只是现在看来,二人的关系似乎不同以往了。

林希渭的事情,定是璐璐告诉了苏烨,而那暗下搜寻林希渭的暗卫们,不消多想,也知是谁的人了。

攸允眼中闪过嘲讽,想找到林希渭,真是痴人说梦!

次日一早,苏葵未去饭厅,昨日也同苏天漠打了招呼,就在房中用了早膳,便准备出门。

却见打扮精细的周云霓好整以暇的站在晨光下,挂着甜美的笑容。

苏葵被她这热情的笑给晃了眼,“表姐这是?”

“我在等着你一同去那丁香院,咱们姐妹去了好歹也有个照应不是?”苏葵心下了然,自然不好推拒,堆心却在一旁撇了嘴。

“那咱们走吧。”周云霓见她点头,上前挎住她的胳膊,笑意不达眼底。

丁香院坐落在国学院对面,国学院乃是卫国最大的学府,专为富家权贵子女所设,明水浣早在两年前便出了国学院,却还是被国学院中的众学子们津津乐道。

今日正逢丁香文学宴,国学院中的许多学子们皆是早早在对面的酒楼里占了位子,大多数是为了一睹明水浣的风采。

每年这个时候国学院会放假四天,是因为琴棋诗画四院的先生们,这四天里要为丁香文学宴做评判,国学院为皇上授命所建,而丁香院是皇后授命所建,说白了都是一家。

掌柜的望着一楼二楼皆是身着蓝衫头戴文生帽的学子们,乐开了花儿,这一天可是一年当中生意最最红火的一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