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50 重逢

150 重逢

这才叫许多人望而生怯,觉得没什么才艺还是不要去丢人的好。

明水浣第一才女的名号,便是在三年前的丁香宴上一举取的琴棋诗三项第一之后传出的,而那画项第一,是被白泠泠占了。

明水浣见她面『色』疑『惑』,笑了笑道:“往年苏小姐身子不好,水浣也不忍打搅,前几日同君姑姑一同商量发帖名单之时,水浣多嘴向君姑姑提了几句苏小姐的琴艺,君姑姑也是爱才之人,便交待我定要将苏小姐请去才好。”

苏葵一怔,她的琴艺从不外『露』,之前的苏小姐更是低调到极点,明水浣怎知她擅琴艺的?

且她这邀请看似礼貌,却是有些突兀,单单是邀请观看便就罢了,可这话中的意思,分明是要她去参加琴艺的,细细想去,未免觉得有些不尊重人。?? 未待作年芳150

她隐隐觉得明水浣对她有些不同寻常,就说她擅琴艺的事儿,除了相熟的人之外非得是格外关注她的人才能知晓,而明水浣绝对与她谈不上相熟,她压根就不曾在她面前弹过琴花妖赋。

可见这份不寻常绝不是她多心。

之前她并未放在心上,只是觉得跟她并非一路人不适合交好,但这次的邀请,将苏葵的心思又拉回了这上面。

“我明日定会按时过去。”

她倒是要看看,明水浣究竟是敌是友。

午时过罢,苏葵为了避开周云霓,叫人在竹林中铺了席子泡了茶,拿了本杂书过去。

却不是多讨厌周云霓,只是回回有她在,都叫苏葵实在没法看进去书,那种无力的愤怒感,绝对是每个书虫都深有体会。

垂丝怕春天地下『潮』气太大。在席上又铺了一层厚厚的毯子,这才让苏葵躺下。

“小姐,您明日是要去参加丁香宴吗?”

苏葵“嗯”了一声,抬头道:“刚好你随我一同出府,去看看你爹娘,回头你再去丁香院寻我一道儿回来。”

垂丝应下,她本就是打算跟苏葵开口讨半天假的,自从上次之后也没再见过爹娘了,还未轮到她休假的日子,又担心父母『操』心自己。眼下听苏葵主动为自己考虑,心下觉得很熨帖。

“多谢小姐。”

“这有什么好谢的。”

苏葵半躺在毯子上单手执着书卷,偶尔呷一口茶。午后的阳光透过叶缝打在地上生了暖意。

小小花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舒服的翻了个身儿,开始眯起了眼睛吹泡泡,几位丫鬟瞧着它这副模样是觉得既好笑又可爱。

苏葵看的有些发倦,刚刚将书搁下。打算小憩一会儿,便见苏烨寻了过来。

“你今日怎得了清闲?”苏葵打了个哈欠问道。

近来苏烨三天两头儿的往军营里跑,去亲自『操』练士兵,不然就是被皇上和攸允找去,两面敷衍着也叫他够累。

垂丝见他过来,多泡上了一杯茶。拎起了茶壶回去添水。?? 未待作年芳150

苏烨在她一侧坐下,屈起了一条长腿,“今日是没什么事。”

苏葵转过头。问道:“嗳,我听说庆天大哥要抬一位软香坊的姑娘为姨太,可是真的?”苏葵抬眼问道,是觉得不敢置信,养在外面也就算了。可要是姨太的话,未免是太过。依照刘严霸的『性』子,非是要扒了他的皮不可。

这件事最近在王城中传的沸沸扬扬,想必苏烨应也听到了。

苏烨点了头,“是一位叫香杏的姑娘,不知是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竟是执意要抬她过门。”

接过光萼递来的茶,抿了一口又道:“刘叔现在国公岛,还不知道此事。若是传到他的耳朵里去,只怕二话不说就得回城教训他了。”

苏葵瞪大了眼睛,“这,新姨太进府这可算不得小事情,他竟是想要瞒着刘叔么?”

苏烨叹了口气,“自打上次在国公岛杖责一事过后,庆天便越发的跟以前不一样了,上次我去国公岛一回,问他可需给刘叔带话,他竟也浑不在意,想是生了隔阂了。”

顿了顿又道:“说句实话,我是觉得他还没肖远一半儿孝顺。”

苏葵闻言拧眉,“刘叔做事虽易冲动,但也不是不懂思考的人,之所以罚他,定是有原因的冒牌大昏君。”

苏烨晃了晃头,“唉,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事是刘叔的家事,还轮不到咱们来『操』心。”

话罢将手臂枕在脑后,躺了下去,舒服的眯了眼睛。

苏葵余光扫过,却见他腰间挂着一枚翠绿『色』玉佩,自己的那枚给了林叔,他的怎也换了,细细看去上头隐隐刻着字,苏葵好奇的拿起,待瞧见上头刻着一个璐字,觉得心神一晃。

“哥,你这玉佩...”

苏烨像是触电一般,立刻弹坐了起来,一把夺过,“这玉佩不过是新买的罢了,没什么好看的!”

“那上面的璐字,是何意啊?”

“哪儿有什么字,你,你看错了吧!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了...”

苏葵见他要走,急忙拉住他的衣角:“等一等!这女子可是叫林丹璐?”

这些日子苏葵一直让人留意着,是否有人持了她的玉佩前来找她,却都是无果,难道林叔没找到璐璐吗?

今日得见了这一个熟悉的字,是抱着侥幸的心态,虽然是觉得没多大的可能,还是叫她觉得有些心神激『荡』。

苏烨身形一顿,“你认识她?”

苏葵深吸了一口气,“真的是叫林丹璐吗?”

“我没听她提过全名,只是她姓林,叫璐璐。”?? 未待作年芳150

苏葵心下了然,她和林叔不能以真实身份示人,没提过全名倒也有情可原!

苏葵手足无措的站起了身,一时觉得心中被喜悦涨满,“哥,你可还记得我去年让你找的那位恩公的女儿?”

苏烨见她激动成这样样子,又听到这句话,自然是猜到了几分:“你的意思该不会是。她就是你要找的那位姑娘吧?”

想起苏葵之前的描述,确实是十分符合!

因为她在允亲王府,又同允亲王关系不菲,他哪里会猜到她是那位孤岛上来的姑娘....

“哥,她现在在哪里!带我去见她....”苏葵扯着他的衣袖,眼神涌动的厉害,急于求证,唯恐又是空欢喜一场。

苏烨顿了顿道:“允亲王府。”

“什么?她在允亲王府?”苏葵大感意外。

苏烨将前前后后的事情都同她说了一遍,苏葵这才恍然,她曾在岛上说的故识。竟是允亲王。

“我让人去给她传信,我们去鸿运楼等人。”

“怎么还没来?我再出去看一看。”

苏烨无奈的叹了口气,“允亲王府来这里少说也是要半个时辰的。你就先坐下歇一歇吧。”

苏葵皱着眉坐了下来,双手紧紧地交握着。

小半时辰过去,苏葵已从最初的期待和揣测变成了现在的不安和无措,若不是璐璐怎么办?

若是璐璐的话,她又该怎么办。之前在岛上装了那么久的哑巴,她现在跟她解释的话,她肯原谅自己的吧?

敲门声响起诸天祭最新章节。

苏葵的心蓦然被提起,屏住了呼吸。

堆心上前开了门,便听一个娇俏的声音道:“烨哥哥,你这个时辰找我出来做什么?”

苏葵鼻头一酸。眼眶被泪水溢满,时隔近一年,再次听到这个声音竟恍若昨日。让她想起了在岛上的日子里,她和老林头给予的毫不保留的关怀和温暖。

苏烨但笑不语,见苏葵的表情已是肯定了十分。

璐璐进了房之后才发现还坐着一位姑娘,这还是她跟苏烨见面第一次有第三个人在,免不得好奇地多看了几眼。却见那人正含着一双泪眼望着自己。

璐璐眼神闪了几闪,往后退了一步。喃喃着道:“你是...”

如今的苏葵较一年前比,个子高了不少,由于养的好,皮肤越加的细腻光滑,眉眼间也渐渐褪去了青涩。

苏葵不住的点头,半晌才勉强发了声:“璐璐,是我。”

璐璐错愕无比,缓缓走近她,也是湿了眼眶,打量了她好一会儿,忽然抱着了她,开始泣不成声。

“这些日子,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我日日出去找你,都找不你,我好担心,担心你被坏人欺负,担心你没有饭吃,下雪的时候担心你没有棉衣穿...”

“我很好,很好...”

二人抱在一起哭了一刻钟之久,在苏烨的劝慰下,这才止住了哭意。

“你们认识啊?”璐璐一边抽噎着,一边问道。

苏烨笑了笑,“她可是我的亲妹妹。”

璐璐讶异的张着嘴,看向苏葵。

“他是我哥,其实我也一直能说话,起初在岛上我受了惊没说话,见你们误解我是哑巴,就,就一直装着哑巴了...你可怪我瞒你?”

璐璐闻言脸『色』无恙,忽而笑出了声,“其实,我早就知道你会说话了。”

“啊?”这回换苏葵惊讶了。

璐璐坐到她的身侧,道:“你夜里经常会说梦话的... 我爹爹也告诉我,你只是不想开口而已。我不怪你。”

苏葵觉得额角冒出黑线,说梦话!还经常?

“你真的不怪我?”

璐璐噘着嘴道,“不怪你才怪,你连名字都没告诉我!”

苏葵扯过她的手,嬉笑着一张脸,在她手中划着笔画,“那我现在告诉你,我叫苏葵,呐,是这个葵。”

璐璐笑望着她道:“还好见到你了,不然等我爹来了王城,知道我将你给带丢了,不知要怎么教训我呢...”

苏葵止住了笑意,她至今没见到林叔?“林叔没去找你吗?我几天前便遇见了他,他还答应带你见我来着...”

璐璐楞了好一会儿,方道:“没理由啊,我爹爹若是到了城中,定是会过去找我的,你确定你没认错人吗?”

苏葵摇了头,“这哪里会认错人!”

璐璐脸『色』几变,该不会...“我爹爹他,该不是遇到什么危险了吧?”

苏烨听出不对,问道:“阿葵你见到林叔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在哪里见到的?”

苏葵回忆着道,“就是那日我陪表姐一同出去...在大街上遇见的,最后寻了一间无人的客栈,谈了一个时辰左右,便走了超级暧昧高手。”

“三四天了,总不该还没找到允亲王府里去...”

璐璐闻言更慌,“这怎么办...”

苏烨拍了拍她的肩膀,“别怕,你告诉我林叔的年纪长相,我这就让官府张贴告示寻人,再派人去找一找,只要没出王城,定能找到的!”

璐璐不住的摇头,“不可以!”

苏烨一愣,“为什么?”

璐璐一脸为难,他是当朝大将军,而她是朝廷通缉犯的女儿...

真的告诉他,他会怎么看自己?

不觉间,已是这么在乎自己在他眼中的一切了。

苏葵猜到了大半,将两位丫鬟遣了出去,这才道:“如今找到林叔要紧,你放心,今日我们说的话,绝不会有第四个知道。”

璐璐望了她一眼,犹豫了好大一会儿,道:“我爹爹叫林希渭。”

苏葵一头雾水,这个名字有什么稀奇的?而苏烨的脸『色』却是变了几变,林希渭,那是皇上多年来在通缉的要犯!但凡是在朝中为官的,鲜少有人不知道这个名字。

“前护国将军林希渭?”当年林希渭作为前太子的忠实拥护者,暗下被当今皇上诛杀,最后却被他逃走,这些年来一直是皇上内心的一颗刺,是从未放弃过对他的通缉,可见他当年的影响力有多大。

护国将军!苏葵又是一愣,竟是不知老林头的身份如此出人意料,但见他医术超群,如何也没想到竟会是个武将。

璐璐微微低了头,“嗯。”

这确实是不可能张榜寻人了...

眼下人到了王城失踪了,八成是被皇上的暗桩早早盯上,趁机将人抓走了,这下,事情难办了。

璐璐看他一眼,红了眼睛:“这事我知道为难你,你别管了,我自己来想办法...”

苏烨气极反笑——都这个时候了,她竟然还在怀疑自己的心思吗?叫他别管了,她自己去想办法?

苏葵看了一眼苏烨的脸『色』,识相地走了出去,去陪垂丝和堆心吧还是...

“你还是不相信我吗?”

“没有!我,我是罪臣的女儿,我配不上你...”

苏烨扳过他的肩膀,“配不配得上,是我说了算。”

璐璐听得他肯定的言语,心下又喜又怕,怕牵连他,怕给他惹麻烦。

下一刻,所以的害怕都被那个温暖的怀抱驱散,只剩下了满心的欢喜和感动。

“你放心,把这件事情交给我。”

“好。”

苏烨扯开嘴角一笑,这么久,终于是肯跟他坦白身份,坦诚相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