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49 邀约

149 邀约

“小姐。”堆心微微晃了晃苏葵的胳膊,脸『色』微微发沉。

“嗯?”苏葵又撒下一把鱼食,引得鱼儿们争相抢食,荷叶早早开始发绿,眼下虽只有巴掌大小,但春日里长的极快,明日又是另一个模样了。

“表小姐过来了。”堆心这几日下来,是对周云霓越发的看不对眼。

苏葵微微撇过头,果见百花丛中隐隐闪现着周云霓的身影,身边陪着的是新买进府里的两位丫鬟,被周云霓赐过了名儿,一个叫争香,一个叫斗艳,倒是符合她的『性』子。

苏葵对这位表姐亲近不起来,也谈不上讨厌。?? 未待作年芳149

“表妹,在喂鱼?”周云霓径直坐到她身旁,笑似夏花,灿烂无比。

这笑却让苏葵无端觉得极其的不舒服,“嗯。”

周云霓见她一副淡淡的表情,微微瞥她一眼,自苏葵手旁的玉盘中抓过一把鱼食,掷到湖心。

“表妹,你似乎与从前大有不同啊。”

苏葵微微一笑,不置可否:“人总归会长大。”

“以前你最爱弹琴,说来竟也许久没听你弹过了。”

苏葵叹了口气,这算是不得清净了,“表姐,你有事要同我说吗?”

周云霓一顿,随即笑道:“其实也算不得什么事情,我听闻你同华颜公主还有几位小姐都很熟识,不若哪一日咱们聚在一起玩一玩,我一人刚来卫国,也没什么熟人,实在无聊。”

苏葵点头,想来她来这里跟自己又不投机,要她日日闷在府里,也有些过意不去便应下了。

次日。苏葵、周云霓、华颜、史红『药』还有白泠泠几人骑着马出了城前去踏春。

如今正值了盛春,温度也渐渐稳定了起来,不似前日忽冷忽暖,好些少爷小姐也都兴致颇高的出了府,想要一睹郊外的大好春『色』。

卫国女子虽不似大漠女子那般豪爽不羁,但多数都是会骑马的,在王城当中,骑『射』乃是贵族中比较广泛的一项消遣。

一些胆子小『性』格特别内敛的小姐们,则是乘了轿子,偶尔掀开轿帘望上一眼那些英姿勃勃的女子。眼中满是艳羡。

周云霓住进了苏府的事儿,虽是没有大张旗鼓,但也是为大多数人所知了。百姓听闻枉死的清宁郡主之女幸存,内心皆是觉得庆幸的,对这个虽然只有一半卫国血统的周小姐,是觉得发自内心的怜惜。

“我今日去御书房寻父皇,见他让鹤延寿在拟一份圣旨。”华颜微微歪了歪身子。对苏葵小声的道。

“你突然说起这么做什么?”苏葵不解的望着她,是不懂这圣旨有什么好说的。

华颜面上现出揶揄的神『色』,“乃是你和六哥赐婚的谕旨!”

虽然苏葵没能如她所愿嫁给她五哥,但是这个六哥华颜还是很有好感的,反正肥水不流外人田,一想到苏葵就要同她成为“一家人”抗日之浩然正气最新章节。就觉得高兴。

“啊?赐婚?”史红『药』和白泠泠齐齐地出声,将目光定在苏葵身上。?? 未待作年芳149

二人与她熟归熟,也于宿根见过几面。但是哪里料想的到二人竟是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

苏葵微微不自在了一下,瞪了口无遮拦的华颜一眼,“...你们,莫要听她瞎说。”

华颜咯咯的笑,“是不是瞎说。过些时日你们就知道了,到时。看她还不承认!”

周云霓听她们在前面说说笑笑,赶上了她们,『插』着话道:“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白泠泠回头看她一眼,“就是踏一踏春,四处走一走。也没个确切的去处。”

周云霓点着头,“你就是白小姐吧?我叫云霓,是阿葵的表姐。”

白泠泠点了点头,微微一笑,转回了头去。

周云霓的笑意僵在嘴边,觉得受到了冷待,却不知人家骑着马,怎好一直回头看着她。

本是在西宁被人追捧的惯了,好话听的太多,如今这样觉得心理很不平衡。

可苏葵白泠泠几人,却不是那些互相追捧,始终一副笑脸迎人的关系,对周云霓如此也实属正常,可周云霓哪里懂得这种朋友关系,十多年来,身边的人也没一个真正交心的朋友。

本是打算借着苏葵的关系,结识一些富家小姐公子,掌握一些人脉,毕竟,她可能下半生都是要在卫国度过了,正如吴妈所说,她今年已经十九岁了,是该为未来打算一番了,舅舅再疼她,也总不能什么都能『操』心的到,再说了,未来的夫君,她可是要自己选才行。

苏葵哪里知道她是存着这种心思的,只当她在府里闷的慌,这才带人到城外踏春。

白泠泠毕竟书香世家出身,虽『性』子耿直一些,但总免不了看到美景就要『吟』诗的习惯。

“咱们来作诗吧,来个接龙的,好不好?”白泠泠将手中的鞭子高高举起,挽起一个鞭花,兴致勃勃的道。

周云霓本就跟她们没什么共同话题,眼下听了自然赞成,“好!就以春字开头结尾,谁先来?”

史红『药』笑望了白泠泠一眼:“你出的主意,你先来罢。不过得事先声明,只是玩一玩,不可要求过严,我可玩不过你们!”

虽是『性』子柔了太多,但毕竟许多年都是混过去的,肚子里还真没几滴墨水。

白泠泠含笑点头,放眼望去路两侧的柳树如丝,“春深城外压低柳。”

苏葵听着微微点头,一个比拟的压字却是用的极好,是显春意正盛。

华颜抢在前头道:“这个我来,这个容易!”

“又没人同你抢!”

华颜微微蹙了眉,“柳叶随鞭纷纷落!”话罢,抬起马鞭抽向一侧的柳枝,随着呼呼的马鞭声响起,落叶纷飞,倒是“应景”。?? 未待作年芳149

众人对看一眼,皆是笑弯了腰。

史红『药』笑着摇头。因为方才笑的太过,还有些轻喘,“你,你这诗还不如我拿得出手!”

华颜丝毫不脸红,一副得意的模样道:“出来就是开心的,甭管那些,你看看,你们个个不都是笑的挺开怀的?”

白泠泠笑着点头,“好好,红『药』到你了武道不朽!”

史红『药』清了清嗓子。本还担心丢人,被华颜这么一搅和,却也觉得没什么了。颇有种想将这诗给一毁到底的意味,“落日还需到酉时。”

“你这同废话有何区别啊?”

“作诗本就是在说废话...你且想一想哪一首诗不是在说废话的?只是他们的废话比较费解,我的废话毕竟简单明了罢了!”

众人一想,好像还真是...

“只剩最后一句了,开头需得是个时字。结尾需得照样一个春字,你俩谁来?”白泠泠看向苏葵和周云霓,笑问道。

周云霓一笑:“表妹来吧。我不擅诗词,虽是想到了一句,但总觉不够工整,还是不丢人了。”

众人哪里听不出她话里的意思。都想出来了还谦虚呢,一笑带过也不言语,等着苏葵说话。

“我一时没想出来。表姐就替我接了吧。”

周云霓犹豫了一会儿,这才道:“那我就献丑了。”

“都说是闹着玩的,还谈什么献丑不献丑的,既然是有了,就爽快点儿吧!”华颜是个急『性』子。见她绕老绕去的,未免着急。

周云霓点头。口气带着笑意:“时过荏苒不留春。”

史红『药』看她一眼,半真半假的道:“若你这还算献丑的话,是要将我甩到几条街后头去啊!”

惹的一阵笑语不断。

“姑娘们,是在『吟』诗?”

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几人回头观望,便见一身蓝衣的宿根端坐在马上,眉眼展开之际,令周遭的春景都失了颜『色』,眉心的黑痔,最是显得英气多情。

周云霓被这笑容镇住,只觉心中某个地方轰然倒塌,移不开眼睛。

华颜调笑道:“哟,还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六哥,您今个儿可是满面春风呐!”

六哥?那就是王爷了?周云霓闻言心下猜度着。

“你这丫头,可是又听到什么风声了?”宿根本同华颜关系不算好,且宿根的娘亲同她的娘亲说来是有一段恩怨,华颜是不知,而宿根则是因为苏葵的关系,跟这个妹妹接触下来,关系才好了许多。

华颜笑而不语,见他自出现眼神就黏在了苏葵身上,识趣的让出了道儿。

宿根驱马到苏葵身旁,笑道:“怎么,见我不高兴?连声招呼都不跟我打。”

“见你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宿根笑了几声,“不打紧,我知你最爱口是心非。”

苏葵终究被他的无耻打败,“几日不见,脸皮又见长啊。”

“哪里哪里。”

周云霓见二人说话间亲密,脸上现出不愉之『色』,很快掩去。

华颜几人离了苏葵和宿根百步之远,在前方八卦着,不时回头看一看,眼神暧昧,回回都被苏葵瞪了回去。

一阵轻风吹过,一方粉『色』轻帕随着风向飘向二人。

女人,在这方面总是敏感的,周云霓看宿根的眼神早早就让苏葵觉察到了不寻常的味道,眼下见她玩起了如此老套的戏码,心下决定要将其扼杀在摇篮之中末世帝王系统全文阅读。

那粉帕的方向正是宿根,苏葵嘴角现出笑意,忽而扬起蛇骨软鞭在前方状似轻轻一挥,帕子便会这股无形的力量带偏了方向,几经辗转,终究挂在了柳树枝上,随风微微扬起,坠落不得。

宿根是什么人,哪里是看不出的心思,觉得见她为自己吃味心中很舒坦,笑道:“鞭子使得不错。”

回到苏府的时候,已是日薄西山。

听丫鬟说,明水浣今日来过苏府,见苏葵不在便留话称明日再过来。

苏葵没有在意。

“表妹,你同六王爷很熟?”周云霓晚膳过罢,就来了苏葵的房里,兜兜转转了小半时辰,这才进了正题。

堆心在一旁转着眼珠子,心道:那何止是熟。

“嗯。是挺熟的。”

周云霓听罢,口气带了些说教的意味,道:“我见你今日同他似乎很...表姐劝你一句,你如今还未出阁,就这般同男子亲近,只怕会惹人口舌。传出去有损清誉,日后你当是要同他保持距离的好。”

苏葵被逗笑,但总不好跟她说她与宿根已经的亲事已被“内定”,“多谢表姐规劝,我知道了。”

垂丝见她这副正经的模样,不禁掩嘴一笑。

周云霓还算满意的点头,又同苏葵扯了些不相干的,这才回了房去。

第二日,明水浣早早便来了苏府。

苏葵这才开始觉得八成是有事情,不然总不至于接连两天过来。

果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明水浣这边刚刚坐下,便拿出了一张帖子。

“明日是四月二十二,乃是丁香文学宴,水浣是来给苏小姐递张丁香帖,届时还望苏小姐能赏脸光临才是。”

苏葵接过帖子,帖面是几片丁香花瓣粘在其上,里面书着工整的小楷,精致清雅,丁香的淡香隐隐可闻。

苏葵有些意外,丁香学宴她自然听过,可这邀请帖还是头一回收到。

丁香文学院是专门供给一些士族小姐用来切磋才学之地,虽远远比不得添墨会来的影响重大,也并无重金悬赏,但来源已久,此院乃是卫国第一位皇后授命所建,威望颇高,是贵族女子证明自己才学才艺的不二圣地。

现由君黎氏掌管,她那已故的夫君乃是前任中书令,生前深得元盛帝器重,君黎氏早年守寡,立下了贞节牌坊发誓绝不再嫁,早年写过的《女子兴德》分上下两篇,在卫国女流之中流传甚广,颇得众人推崇,曾被皇上金口赞曰:“有『妇』君黎氏,博学多才,心清德厚,乃我大卫女子楷模典范。”

卫国上下不管是谁,见面都要尊称一声“君姑姑”,卫国女子更是以能得君姑姑的一句称赞为荣,前去请教求见的人却络绎不绝。

丁香宴每年四月二十二日举行,为期四天,每天比试一项,正是琴棋诗画四样,能得邀请帖者,皆是引以为傲,即使不参赛,去开一开眼界也好。

然而为了保证比赛的效率,已防持帖前来的人带的那些没什么才艺却偏生要凑热闹的人耽搁时间,是还设有最差的一个名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