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48 魂噬

148魂噬

攸允暗暗握拳,那其中何止是月族的秘辛,还有关于神兽乘黄的秘密!

若只是单单的一份月族秘辛,那为何月族和巫族会因它而反目,当初月晴和月凝为什么会在得了月缪录之后宁死也不要回巫谷?

那月缪录中定是有着关于乘黄的记载!

平复了情绪之后,方道:“林叔,先别急着下决定,再考虑一段时间。”

林希渭毅然的摇头,叹了口气道:“不用再考虑了,这月缪录你不必费心思了。”

没注意到攸允变黑的脸色,随后道:“我此次来,是要带璐璐回千远岛,她一直留在这里,多少也会妨碍到你办事。”

此刻攸允的脸色沉的几乎可以滴出水来了,他这显然是已对自己心存芥蒂了!

“林叔,为什么?”攸允沉声道,向来喜怒不行于色的他,此刻眸子里满是受伤的神情,是只有在抚养了他多年的林希渭面前才会表现的出。

一直以为永远会陪着自己,永远不会背离自己的人,为什么也要与他拉开距离了!

他绝对不允许!

林希渭被他的质问给问住,他如今只是得势已经很明显被利欲熏心了,竟然一而再的执意跟他逼要月缪录。

若是日后他当真登上皇位,那又会是何种模样...

这样的人,他见的太多,这些年来,他隐居在岛上,早就已经看破了人世间的繁华荣辱,都不过是迷惑人心的孽障罢了。

他没办法,也不可能劝攸允回头,但是,他真的不想再牵扯进这些纷争里面去了,包括璐璐。自己的女儿他自己清楚——生性单纯的她根本不适合这种生活...

“总而言之,月缪录是不能给你,胸怀大志是好事,但是绝对不能迷失了本性,否则,定会害了自己...林叔年纪大了,对那么恩怨旧仇实在也无力再去纠缠了,我只是想带着璐璐,安享晚年就够了。”

攸允噌的立起了身,“林叔。你这是想让我功败垂成吗?想让我这么年的努力都付诸东流吗!”

林希渭见他如此,已知执念太深,“那月缪录真的只是月族族长书写的一本普通随记罢了。我听你晴姨说过的。再者说,若这天下注定是你的,又岂是一本月缪录所能阻挡的,林叔真心劝你一句,莫要将这些看的太重。”

背叛。虚伪!

攸允脑海中被这两个词填满,双目猩红表情狰狞:“够了!我只要月缪录,否则你休想离开王城!”

林希渭心下一惊,却不是为了他的话,他这幅模样,显然是走火入魔的征兆。

“你练了什么邪功?”说话间已立起了身。抓过他的手腕,被他这暴走的脉搏给惊住。

攸允此刻全身上下经脉错乱,早已没了任何理智可言。一掌击向林希渭的胸口,“不用你管,你不是要跟我划清界限吗!把月缪录交出来,给我!”

林希渭不理会他的话,擦去嘴角溢出的鲜血。欺身上前企图控制住暴乱中的攸允,再任由他这样下去。伤到五脏六腑,后果不堪设想!

“我先帮你控制住经脉,有事日后再说!”

“滚开!我要月缪录,月缪录!”攸允往后退着,脑海中一片混杂,林希渭越不愿意交出,他越是认定月缪录不凡,整个思想都已被月缪录给占据,不能再有空间去思考其它的问题。

林希渭近不得他身,身形转到书案一旁,抓起棋碗中的几颗棋子,丢向他的几个穴位,这才使得他安静了下来,动弹不得的攸允,只一双似乎要滴血的双眸紧紧的锁住他。

林希渭松了一口气,走到背后,双掌聚集内力,助他平复体内乱窜的内力。

“这...”运功到一半,林希渭忽觉内力被迅速的反噬,想要收掌已来不及,几声“噗噗噗”的声音响起,攸允先前被他封住的穴位竟然已经尽数解开!

攸允转过身来就是重重的一掌,林希渭被这一掌击的连连后退,撞倒了背后的书架,书卷乱作一地,林希渭跌在地上,大手抚着胸口,不可置信的道:“你竟然练了魂噬!怪不得心性变得如此浮躁不堪!我劝你尽快散功!否则待你被它完全反噬之后,就同行尸走肉没有区别!”

攸允扭了扭脖子,仰头大笑出声,“哈哈哈,本王现在不晓得有多好,不用你去管!本王告诉你,现在你想回头已经来不及了,劝你赶紧交出月缪录,本王好让你死的痛快一些!”

林希渭眼中闪过痛色,决绝的摇了头。

若真让他得了天下,定会生灵涂炭!

攸允一把将他提了起来,眼神狠厉:“这是你自找的,别怪我没有给过你机会!”

“允哥哥,允哥哥,你在里面吗?”书房外的璐璐晃着门,疑惑的道:“大白天的,干嘛要将门给闩上啊...”

林希渭听到女儿的声音,“璐....”

刚出了声,便被点了哑穴,攸允拖着他走到暗室前,拧动机关,一把将他推了进去。

双掌上下翻动,平息好了内息,眸色恢复了正常,这才去开了门,浅笑的问道:“怎么了?”璐璐一脸期待:“我听侍卫说,府里来了一位差不多四五十岁的人,是我爹到了吗?”

攸允眼神坦荡,摇了摇头:“没有,是我朝中的同僚,走,该用午膳了,我们一同过去。”

璐璐失望的点了头,“嗯,那我爹爹什么时候能到啊?”攸允将门关上,道:“应也要不得几天了。再等一等吧。你手中的兔子,是今日出去买的?”璐璐本就极容易被转移话题,一提到兔子,便又高兴了起来,扬了扬小笼子,“这是我朋友送给我的,叫银雪!”

“嗯,名字不错。”

“它可能吃啦,中午我喂了它两根胡萝卜,都被吃光了!”“哦?呵呵呵...”

“你知道它为什么要叫银雪吗?”璐璐抬着笑脸,神情骄傲——这可是烨哥哥给取得名字。

“为什么?”

璐璐忽闪着一双大眼睛,“因为它很白啊,像雪一样白,你不觉得吗?”

确实,这很符合苏烨的取名风格,浅显易懂,永远不会有任何深层次的含义。

攸允听到这个回答,嘴角一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