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47 惊见故人

147 惊见故人

次日,苏葵刚到饭厅,便听着苏天漠的笑音连连。

“郡主常说,小姐长的很像老爷,要老奴说,也确实是!”吴妈笑着道。

堆心撇了撇嘴,咕哝道:“真不知哪里像了...”

苏葵示意她闭嘴,抬头便见周云霓坐在苏天漠的左侧——那是她平时坐的位置抗日之浩然正气最新章节。

“阿葵来了,上菜吧!”?? 未待作年芳147

苏葵没去在意,坐在了苏烨的身旁。

周云霓扫她一眼,没吭声,只缠着苏天漠撒着娇,一张巧嘴很讨喜,逗得苏天漠笑不拢嘴。

饭罢,苏天漠交待着苏葵带周云霓出去走一走,苏葵自然不能拒绝。

周云霓长的本就是属于中上等,加上好打扮,身上穿着苏葵的衣衫,虽是略小了一点,但也刚好衬托出了窈窕的身形,二人走在一起,一个清灵,一个娇美,一路上倒也惹的众人频频侧目。

周云霓去天衣坊置了数十套衣裙,然后又去了翡翠轩置办首饰,光是一双琉璃宝钗便花去了三百两。

苏葵对珠宝没有这么炽热的向往,只得坐在一旁等着她。

“表妹,你看这对耳环如何,喜欢吗?我送你!”周云霓转过头,冲她摇着一对翡翠耳环。

堆心和垂丝对看一样,皆是从对方眼里看到了笑意——她花着府里的钱,要送小姐东西?

苏葵刚欲张口拒绝,余光还停在店外的人流之中,见一人身形熟悉,慌地转过了头,便见是有一个五旬左右,穿着土『色』衣衫,头带纱帽的人往正南行去。

老林头? 苏葵猛地一喜。

起了身道。“若我半个时辰未回来,便带表小姐去吃饭,在鸿运楼等我!”

垂丝应下,知她应是有事。

周云霓见苏葵不受她的“礼”,且还把自己一个人“丢”在这里,眼神微微变了变。

苏葵这边刚刚出了翡翠轩,却被一把折扇拦住去路,“小鬼,这么急是要去哪里?”苏葵挥开他的扇子,他身形一转。险些被苏葵给撞上,苏葵无奈的看他一眼,口气焦急。“我有急事,让一让。”

“有什么急事?”苏葵抬起手,却被他握住手腕,明景山笑的明朗,“还想玩这一招。这回我可不会上当了。”

苏葵心下急的很,见他无赖至此,蓄了力气狠狠踩了他一脚,明景山不做防备吃痛松开她的手腕,反应过来,哪里还有她的人影。

明景山摇头失笑。攥紧了那只方才握着她的手——竟是一连三回栽在了同一个人的手里。

前方的人走的并不算快, 苏葵一路小跑,早已跟在他的身后。望着那苍老却不失英挺的背影,苏葵觉得眼睛酸酸的。

知道他的身份不适宜太多人知道, 这里人太多,便没上前去,先跟着再说。?? 未待作年芳147

兜兜转转。人越来越少,苏葵跟着他刚转了弯。便不见了人影,眼见前方竟还是个死胡同,难不成他飞出去了?

苏葵心下懊悔不及——八成是他察觉到有人跟踪他,误以为自己是图谋不轨之人,所以才把她甩掉的。

苏葵失望的跺了跺脚:“早知如此, 方才我就该在大街上直接...”

“呵呵,丫头,你想在大街上如何啊?”

苏葵闻得这熟悉的声音,心下一喜回过头,见取下纱帽的老林头正笑望着自己,忙欣喜的喊道:“林叔!”

林希渭笑呵呵的道:“终于是肯开口了?”

苏葵有些心虚的笑了笑,走近道:“那时我也是为了安全起见, 才瞒着林叔的,林叔你看上我如今已经坦白的份儿上,对我从轻发落吧逆行仙途。”

“你这丫头...”林希渭见苏葵这副狡黠的模样,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眼神更显得温和了一些,道:“此处不适合谈话,我们找一间僻静些的客栈。”

“我知道有处人极少的客栈, 我带林叔过去。”

林希渭点点头道:“ 恩,你在前面带路,我远远跟着就是。”说完便又戴上了那黑纱帽。

“哟,苏...姑娘 !您来了啊!”小二笑的无比诌媚的迎了上来。

苏葵一时被他这嘴脸和他口中的苏姑娘给怔住了:“你...你如何得知我姓苏了?”

小二一副我了解的模样道:“我家大师傅啊,都跟我说了 !”

苏葵不曾想这小二与宿根的关系竟不一般,看来还是个信得过的人,笑问着道:“ 都与你说了,你倒是说说他都与你说什么了?”

苏葵边打量着一如既往空旷的大堂,一边找了位子坐下。

小二见无人才道:“我家大师傅说,嘿嘿,您就要成这家客栈的老板娘了...”

苏葵一噎——这人还真是口无遮拦。

小二见有人过来,立马噤了声,“客官,您这是要打尖儿还是住店呐!”

“这是我远房的亲戚。林大叔。”

小二笑的更是乐呵:“那赶紧里面儿请 !”

林希渭隔着黑纱望去对自己笑的丝毫没有防范之意的苏葵,更是添了几分笃定。

“林叔,您怎么来了王城?”?? 未待作年芳147

林希渭刚坐下摘下纱帽, 苏葵便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怎么, 璐璐那丫头没与你说我要来?”

苏葵望了小二一眼,小二点了点头关了客栈的门,随后自己又去了后院。

苏葵这才道:“那日我与璐璐遇到了歹人,后来便失散了,我也一直未寻着她...”

林希渭有些意外,随即笑道:“ 你放心,璐璐现在也无事,想必也是记挂着你的。”

苏葵听得璐璐无事,想也知道他此次必定是来找璐璐的,“那璐璐现在何处?”

“丫头,你爹...可是苏天漠?”老林头不答反问。

苏葵只稍稍犹豫了片刻:“是的...”

她不是不知道老林头身份可疑,但她还是选择如实相告。

林希渭顿了许久。眼神有些激动:“好,好,...好”

苏葵见状疑『惑』:“林叔,您莫不是认识我爹 ?”

“认识 ...”林希渭的神情,比之前多了几分复杂,看不出确切的情绪来。

苏葵虽然不知林希渭与自己的爹爹有什么过往,但也猜到再深些的事情,不是自己该多问的。

“丫头,有些事情并非林叔不愿与你说,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炎武战神全文阅读。你还小...知道的太多,并无好处,你只要知道林叔不是会害你的人。就够了。”这个丫头,与她娘亲一样聪明,自己这样说她应当会理解的。

苏葵坦然一笑:“阿葵相信林叔是个好人,林叔,等你想说的时候。可莫要忘了头一个告诉我。”

老林头满眼欣慰:“好丫头 ...”

“林叔,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璐璐?”这才是她最关心的问题。

“我见到她便会告诉她的,什么时候她来这里,找人去府里支会你一声,你看可好?”

苏葵忙不迭的点头:“好,林叔您把这个交给璐璐。到时让人带着这个去苏府,就会有人通知我了。” 苏葵解下腰间一枚玉佩递给老林头道。

这玉佩与先前苏烨给璐璐的那枚,相差无几。都是上好的白玉,上头的花纹都是相差无几,唯一的差别便是,玉的背面各自刻了二人的名字。

正是当年慕冬南下寻的结魄石。

苏天漠从无光那里得来此玉,由于不是一小块。便顺道也给苏烨打了一枚,是给兄妹二人当成护身符来用的。

若是苏天漠知晓二人都把玉佩这般轻易给了同一位姑娘。只怕少了不要教训二人一顿了。

林希渭接过便放入了怀中道:“我会交给她的,你放心。”

苏葵得了准话,这才放心。

临走之前还千交代一定要记得让人去苏府通知她过来。

林希渭离开客栈之后,径直去了允亲王府。

“林叔!”攸允见他摘下纱帽,即刻站起了身,眼神欣喜,就不知真是为了许久不见的他,还是为了那不知为何物的月缪录。

林希渭满眼欣慰,拍了拍他的肩膀,“长大了...”

“对了,璐丫头呢?”

攸允招呼着他坐下,“她不知你今日过来,出府去玩了,应也快回来了。”

林希渭点头,喝了一口茶,便听攸允问道:“林叔,我信中说的月缪录,你应带来了吧?”

林希渭叹了口气,转头看向他:“我此次过来王城,一来是看一看璐璐,二来就是想跟你说一说关于这月缪录的事情。”

攸允不解,“怎么,这月缪录?”

“这月缪录,我不能交给你。”

攸允眼神徒然一变,再无半点先前的欣喜:“为何?难道林叔不想洗脱罪名,不想为晴姨报仇了吗?”

“你听我说。”林希渭在心里叹了口气,——这孩子,果然变了。

“这月缪录是你晴姨临走前万分交待过的,乃是她月族的秘辛,不可落入外人之手,就连我,也从未看过。”

攸允垂眸掩去外『露』的神『色』,道:“当年你因站在我爹这边,而被皇上以谋逆通缉,还害得晴姨惨死,我心中一直过意不去。晴姨若泉下有知,定也会愿意的,我做这么多,无非都是为了你的璐璐,将来可以过上重见天日的日子。”

林希渭摇了头:“那只是月族的秘辛而已,与你夺位之事根本毫无关联,其它的事情林叔都可以答应你,唯独这件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