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58 连中三元

158 连中三元

转眼入了夏,苏府后花园的荷花开的最盛。

苏葵好心情的坐在亭中陪华颜说着话儿,神情略带了慵懒。

华颜捏了一颗葡萄丢进口中,忽然说起了前些日子殿试的事情来。

“那顾青云听说你认识?”

“是认识,怎么突然说起他来了?”苏葵垂着眸子,望着趴在凉丝丝的大理石板上纳凉的小小花,漫不经心的问道。?? 未待作年芳158

华颜脸『色』有些古怪,“我先跟你透『露』个事儿,我昨日去御书房,见父皇同史源在谈殿试前三甲的事情——像是对那顾青云十分满意!我猜想,应是状元无疑了。”

苏葵一听自是为他觉得高兴,可隐隐又觉得这样一来,只怕垂丝更难接受。

这些日子以来,顾青云明里暗里的没少表现出对垂丝的心思,可始终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是叫小红几人在一旁看得着急不已。

苏葵知她心下对吴邱玉一事仍然心存芥蒂,是觉得自己被退过婚,哪里配得上顾青云。

苏葵将心思放在了这上面,一时也没去想从不关心这些事情的华颜,怎会突然提起了这个来。

华颜自然也是不知她的心思,口气越发的不善,“即使有才华又如何,长的是猪是狗还不知道呢!”

苏葵总算听出了不对来,狐疑的看着她:“顾青云长相还算俊朗,可是,他长相如何同你有什么关系,你与他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为何对他成见如此之大?”

华颜撅了撅嘴,脸『色』竟是浮现红晕,“父皇竟同我说,想要招他为驸马!问我是否属意!我连见都未曾见过,何来的属意之说?”

苏葵张了张嘴巴。吃惊不已,不过想一想也在情理之中,顾青云要才有才,要相貌也是仪表堂堂,人品也颇好,如今若真得了状元,皇上有心将他变成自家人也是人之常情,毕竟华颜也是早到了婚配的年纪,宫中若说不『操』心她的婚事,那是假的。

可是。顾青云的心上人是垂丝啊...皇上这可不是『乱』点鸳鸯谱么?

若是皇上真的开口赐婚,只怕他也拒绝不得,不然可就是抗旨不尊的罪名。而要垂丝同华颜共事一夫,她是怎么想怎么觉得别扭,且不说垂丝同意与否,就是华颜也不可能愿意。

果然,华颜开口了。“我才不要嫁给那什么书呆子,这事情不管怎么说我都不会妥协的!”

苏葵见她脸『色』坚决,心知并不完全是为了顾青云是个“书呆子”,更是为了心下未曾放下的苏烨。

殿试已过去一整月,皇榜一经放出,消息传到大街小巷。哗然不绝。

卫国开国不过百年,此次已是第七次有人连中三元国医大师全文阅读!

“顾公子连中三元,连中三元了!”小红的肚子已有了七个多月。却还是脚下生风一般的进了栖芳院,叫跟在后头的三满提着一颗心。

苏葵因是昨日听华颜提前打了招呼,心下并无太多惊诧,却见正擦拭着花瓶的垂丝手下一顿,神情略带了喜悦。

苏葵嘴角轻轻一勾。看来也并不是流水有情落花无意啊。?? 未待作年芳158

“可是真的?”堆心上前问道。

小红连着点头,一张脸笑成了花。“皇榜都张贴出来了,圣上都已经下旨三日后要在保元殿宴请前三甲和文武百官呢!自然是真的了!”

堆心扯着垂丝的衣袖,这些日子也是知道顾青云的事情,笑道:“垂丝姐姐,顾公子真的中状元啦!”

垂丝嗔她一眼,脸『色』微微泛红,“他中状元同我有什么干系!”

话落便拿着抹布进了内间收拾去了,不管在背后掩嘴偷笑的光萼。

小红上前走到苏葵面前,笑的有几分落井下石的味道:“小姐,我先前特意看了那皇榜,吴邱玉连二甲都没进,只勉强进了个三甲,同顾公子相比,不知是差了多少!”

苏葵闻言一笑,一个品行低劣之人,确实难有太高的才学,不然也做不成此等事来,由那位精明的过分的皇上亲自殿试,场下个人的心思,他自然都是看的明明白白的。

一个无品之人,自然难担重任。

次日,按照卫朝惯例新进的三甲被赐骑马游街,自然,这个游街肯定同罪犯游街不可一概而论。

苏葵有意带垂丝去观望一番,自然不会错过。

垂丝料到她的心思,可苏葵非要说是出府买脂粉,她也只得跟着,可心下说没有期待那是假的。

苏葵倒也真的先去挑拣了几盒胭脂,和璐璐事先约好的在此处见面,待璐璐来了之后,几人这才出了店门。

说来也巧,刚好碰到了顾青云和众进士们游街至此。

锣鼓声远远传来,有举着“回避”“肃静”大朱『色』高牌,身穿兵袍的侍卫在前开路。

众人皆是自觉地让开路,热情高涨的望着中间那浩浩『荡』『荡』的一群队伍,队伍后方更有拥挤的人群一路跟来,就为了多看几眼状元郎的风采。

两侧酒楼也有许多达官显贵早早在此等候,对着马上之人争相品论,只因这些前途光明的进士们,往往其中十有八九被这些官员权贵选作自己女儿的夫婿。

“那可不行,那位榜眼听说已有家室妻儿...”

“啧啧,今年的状元郎也是难得一见的出类拔萃!”

其中最显眼的,自然是连中三元的状元郎顾青云无疑,只见他头戴金花乌纱帽,身穿大红袍,脚跨金鞍红鬃马,前呼后拥,旗鼓开路,气派非凡。

相形之下,在最后一列的吴邱玉就显得逊『色』的太多,却也红光满面。

“那是我的儿子,我的儿子!”吴婶子乐开了花儿,跟几位邻居炫耀着,唯恐别人没看到一般,吴邱玉从小被她宠得不行,这才造就了这样一幅『性』子,就连垂丝被退亲一事,实则也有她的三分主意在其中,她的儿子以后可是要当官的,焉能娶一个卖身为婢的女子为正妻星河大时代最新章节!?? 未待作年芳158

还好那周家夫『妇』二人没有蛮缠,愿意将这门亲事作罢,否则若是闹大是要给她儿子丢脸了怕是。

顾青云俊逸的脸上挂着一丝不骄不傲的浅笑,时不时冲着众人点头,晶亮清幽的眼眸流转之处,倾倒了无数少女。

“顾公子今日可真是俊朗不凡!”堆心两眼放光,又是对顾青云多了几分崇拜。

垂丝也是呆住——他平时多是穿灰白二『色』,朴素简洁,今日也是头一回见他穿大红,竟不曾想,会是这么好看,让人移不开眼睛。

顾青云似有所感,目光在她这个方向停住,眼中闪过欣喜,不由地脸上眼中笑意更甚,使得整个人散发一种耀眼的光芒,好像拥挤喧闹的人群在他眼中只剩下了那身穿青衣的女子一人。

垂丝蓦然回神,面上出现大片的嫣红,低下了头去,只觉得方才顾青云那一眼便叫她心跳不受控制,多年以后每当回想起这一幕,也都是无法忘却那身穿红袍的男子眼中的笑意,堪比骄阳灿烂。

是夜,保元殿中灯火辉煌,宫灯高悬,有竹乐声传出,天子权臣以及今年新近的三甲举杯共饮,一片安乐。

连中三元的顾青云自然是众人瞩目的焦点,今日早朝龙颜大悦,赐了府邸一座,百亩良田,黄金千两,顿时从乡下穷小子变成了多金少年郎。

但见他年纪轻轻,举止谦逊不失优雅,又暗下听闻至今未娶,诸位大臣心中未免都有一番衡量。

史源望着顾青云,在心里叹了一口气,顾青云说是他提拔而出的并不为过,也是打心眼里欣赏他的为人,若是红『药』没有寒症在身,他倒也好在中间牵上一条红线,唉,可怜他那苦命的女儿。

早朝之时,三甲各位进士都已册封。

一甲状元授翰林修撰从六品,榜眼、探花授翰林编修正七品,二甲、三甲进士则分别授庶吉士、主事、知县等。

吴邱玉得了一个户部主事的差事,主要负责一些日常公文的处理与消息的上传下达,虽是心下隐隐有些不满,但也知是合情合理,不管怎么说,这次能一举得中,也算是扬眉吐气了。

暗暗握紧了酒杯,眼中有莫名的光彩流动,定有一天,他可以有资格站在她的身旁!

宴罢,已近三更,诸位官员以及进士们这才都拜别圣上出宫而去,只待吏部的文书一下,便可正式上任。

顾青云从客栈搬进了状元府的次日,便有数十位媒婆携了画像蜂拥而至,自然都是受人所托。

“您看看,这是城南的王家千金,知书达理,尤其擅画,年纪同您相当!”

“顾大人,这是刘家千金刘画萍,长相也是貌若天仙,同大人可谓是郎才女貌,刘老爷在王城做些丝绸生意,家中富庶!”

“这是周大人家的二小姐,今年虽是还未及笄,但已是出落的楚楚动人,也是城中有名的才女,您意下如何啊?”

新请来的管家是本地人,闻言撇了嘴:欺负他家大人刚来的是吧,什么有名的才女,他压根听也未曾听过,这些婆子,可真是一个比一个喜欢吹嘘!

顾青云只礼貌的颔首,奈何再高的修养也实在抵不住这些媒婆的连番轰炸,最终还是寻了借口打发走了众人。

众人也只得歇火,想着明日再早早过来,说什么也不能被人抢了先去,这门亲事若是说成,那报酬可是不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