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59 惊

未待作年芳

这一日苏葵早早出了府,是在宿根的陪同下去了龙华寺。

“小师傅,请问无光大叔可在寺中?”

小沙弥摇头一笑:“阿弥陀佛,无光师叔除了平时有约见客之外,都在后山休憩,从不踏足寺中。”

苏葵仍不死心,“那不知小师傅可好带我前去后山拜访?”

小沙弥双手合十摇首:“无光师叔居无定所,偌大的后山也无人知他住在何处,实在不好引见,还望女施主见谅。”

苏葵也知话说到这个份儿上,要见无光是不可能了,拜谢了小沙弥,这才同宿根一起上了前殿上香。

接过堆心递来的观音香,跪在了蒲草之上,虔诚的叩了头,心中念念有词:弟子对佛祖的重造之恩感激万分,还望佛祖保佑弟子家人及朋友安安定定,弟子知一切冥冥之中或自有天机,却还是斗胆想求得一缕安定。

宿根早就上完了香在一旁等着她,见她神情严肃,出殿之后不由地笑问:“同佛祖都说了些什么?”

“天机不可泄露!”

宿根揉了她的脑袋,敛去笑意:“你为何一定要见无光大师?”

苏葵仰头见他神情认真,“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只不过是心下有些不安罢了。”

宿根眼神闪闪,忽而想起她在枫林之中吟过的那首诗,扯过了她的手,觉察到她的温度,方觉得安定了不少。

“不安的是我才是。”

苏葵反握住他,只当他又在耍贫嘴,笑而不语。

宿根的神色却一直很认真,直待下了山后,他方对着苏葵道:“先别急着回去,我带你去个地方。”

“哪里?”

宿根一笑。“去了便知道了。”

苏葵以为会是什么赏景或是游玩之处,万万没料到他会带着自己去了六王爷府。

这还是她第一次过来。

府中家丁稀少,院中景色错落雅致,其主人的性格一窥便知。

一路上只偶尔几个家丁经过,恭敬的行着礼,却都在暗暗揣测着苏葵的身份。

苏葵笑着问道:“怎么突然带我来你府中?”

“是咱们未来的家才是,先带你来认认路。”宿根纠正她的话。

苏葵也不害臊,眯着眼睛一笑。

堆心跟在二人身后,感叹不已——小姐同六王爷真的就该这样在一起才对!

四处打量着周遭的陈设,不由感叹。皇帝的儿子果真就是福利待遇好,布置虽然简单,但绝对也是一等一的水准。

穿过一条曲折回环的朱色长廊。宿根在一座阁楼前顿下了步子,楼前一条鹅卵石小道连接长廊之下。楼前两侧种满了蜀葵花,开的恣意。

苏葵一滞,蜀葵花平凡至极,一般的富贵人家根本不屑养之。苏府花园中那一大片,不过是苏天漠因此话跟她名字谐音才栽种的。

宿根一笑:“去年让人种上的,觉得这颜色瞅着很喜庆,顺便还可以睹花思人。”

苏葵装作没听见他的调笑,抬头望了望挂在正中央的三个大字“听风楼”。

“你住在这里?”

宿根点头,又摇头:“偶尔住一住。我平常主要歇在书房。”

苏葵一滞,“书房有什么好睡的?”

宿根边笑着边拉她走了进去,道:“一个人住这么大的地方觉得不习惯——等日后你嫁来。我定不会再去书房睡了。”

苏葵掐了他一把,望着他带笑的侧脸,心下却隐隐有些动容,自小搬离宫中,又没了娘亲。这些年来一个人应该是真的很孤单吧?

这偌大的六王爷府,竟让她觉得四处充斥着寂静。

“以后的日子里。有我陪你。”

宿根闻得这清灵却坚定的声音,将她的手握得更紧了一些,二人一步一步的踏上了楼梯,走向二楼。

以后回想起,宿根才发觉,这是他这一辈子走的最幸福的一段路,因为他心中挚爱的那个人很认真的跟他说,以后要陪着他。

有两个长相相似的丫鬟行了礼,便被宿根支了出去。

两位丫鬟顺从的退出房去,在心中猜测着这位应当就是未来的王妃了——因为王爷从未带过任何一个女人来过府中,更别说是他的房间了。

堆心就守在门口,并未有跟进去。

“这...”苏葵顿下步子,望着他房中悬挂着的一副画,觉得很眼熟,半晌恍然,“这是我那副画!”

是她在灯湖会上被宿根讨去的那幅。

“你怎么做到的?”苏葵惊叹着走近,觉得不可置信。

她那一幅烂到无以复加,让人辨不出是何物的“求婚图”,竟然经过他的改造,便成了这么标准的一副现代画!

宿根慵懒的坐到一侧的软榻上,窗外的阳光洒在他的衣袍上,闪着璀璨的光芒。

“就随便改了一改。”

宿根望向她,半晌才道:“你如何能画出这副画来?”

“你怎么看得出我是要画的这个?”

二人几乎同时开口发问,同时落了音,忽而相视一笑。

然后苏葵觉察到了其中的不对,宿根一个古人,怎会知道她要画的是什么,且他方才的问话,显然是同自己有着一样的疑惑。

难道!

苏葵神情一变——自己有可能穿越成跟自己长相一样的苏小姐身上,难道宿根是赵关穿越而来的?

可是她上次魂魄回到现代,赵关分明不还是活的好好的麽?

那这副画又要怎么解释?

宿根望向她的表情,心下肯定了几分。

“阿葵。”

苏葵脑袋有些混乱,胡乱的应了一声。

宿根顿住,不知该怎么开口问她,试探着道:“你那日在枫林中吟的诗,可是一位叫做杜牧的人所写?”

苏葵蓦然抬头,被惊的后退了几步。望着沐浴在阳光下温暖至极的宿根觉得不可思议。

据她所知,这个时空根本没有杜牧这个人的存在!

难道她的怀疑是真的?

“你是如何知道的?”

宿根信手从右手旁拿起一本诗集,递给她。

苏葵怔愣的接过——那开篇第一首诗便是《山行》!

胡乱的翻了几页,《静夜思》、《浣溪沙》、《春晓》等等...这些都是不可能在这个时空出现的!

“阿葵,你是否是从一个极远的地方而来,哪里的人同我们完全不同?”宿根见她如此,几乎的肯定的开了口。

苏葵手中的诗集落了地,怔怔的望着他的眼睛,“你,你也是?”

宿根听她等同承认的话。并未答她,只将手伸向她。

苏葵握住,感受着从他掌心渗出的暖意。觉得越发的不可思议,真的会有这么巧合?

宿根手下使力,苏葵没有心理准备被他一把扯到了怀中。

“我不算是...”他半晌才道。

紧紧的拥着她,心中的不安在这一刻全都涌上了心头,她会不会也会消失不见...

“那你怎会有那本诗集?”苏葵抬眸望向他。目光有些无措。

她的身份,会不会吓到他?

其实有时候半夜醒来自己都会觉得害怕,不敢想象她在另一个时空已经死掉。

宿根许久才放开她,神情已恢复了冷静,“那诗集,是我娘亲所写。”

苏葵抬头怔怔的望向他:“你果真不是从二十一世纪过来的?”

宿根摇头:“不是。”

“我娘亲她跟我说起很多关于那个世界的事情——所以。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便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大许也是因为这个缘故。”因为心下存有疑虑的缘故,宿根微微皱着眉。眉目间满是忧色。

原来,这个异时空里,她还不是第一个穿越者!

苏葵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心情。

宿根一瞬不瞬的望着她,见她整个人被阳光笼罩上一层光辉,似乎下一刻就要消失。心下徒然一紧!

脑海中闪过娘亲离他而去之时不舍的表情,终究消失在了阳光下。再也寻不到。

那种绝望的感情他真的不敢去想,就像是你不管去哪里找,就算翻遍了全世界,也再也找不到那个人了,就像是从没存在过一样!

极不容易冷静下来的心绪再一次被搅乱,握着苏葵的手紧之又紧,“阿葵,答应我,不走。”

苏葵感受到他不安的心绪,从震惊中将情绪扯了出来,保证道:“我不会走,而且,我也回不去了。”

宿根眼神几闪,好像还是不确定,“你也是来探查的?”

“探查?”苏葵不解。

宿根颔首,“我娘亲曾说,她是被派来探查的,等到了时限自然便会离开,那时我还很小根本不信——直到一天,她真的不见了...”

苏葵心下更是愕然,科学发展到这么神奇的地步了?

可以控制人类来回穿越?

想必他娘亲同她大许也不是一个时空的吧,或许是来自二十一世纪还要很遥远的未来。

“我是意外而来,并非同你娘亲那般...我也不会再突然回去——可是,你会不会觉得很害怕,觉得,觉得我这样的人像是...怪物?”

苏葵说到最后声音渐渐变小,不敢再去看他的眼睛,微微垂首。

怪物?

宿根将手抚上她的脸,在她额头轻轻印下一吻,神情认真,在阳光的照射下甚至显现出了几分神圣。

“怎会,如果不是你的出现,我甚至不知还要这么冰冷的活上多久,感谢你来到我身边,只要不走就好。我定会好好珍护着你,叫你一辈子都舍不得离开我。”

苏葵重重点头,泪眼朦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