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60 狠狠的打

160 狠狠的打

一秒记住,

苏葵回府的时候路过王记酒坊,将小红顺道接了回去,和堆心三人坐在马车里,苏葵望了一眼她那将有临盆趋势的大肚子,道:“接下来说什么也不许再往酒铺里跑了,待孩子生下之后,你搬了回去,还不是日日见面邪少的纯情宝贝最新章节

。”

这些日子只要苏葵出府,小红便会跟着出来,即使只能在铺子里呆上半个时辰也乐意,是同三满二人情深意笃。

小红脸一红,“我这不是在府里无聊的慌嘛,小姐您不是不知道我闲不下来。”

苏葵瞪她一眼:“都要当娘的人了——也要不了多久了左右,秦婶子这些日子不是在给孩子做衣裳鞋子么,你也好在一旁学一学。”

“哎呀,好啦,我知道了!”小红嬉笑着一张脸,是觉得苏葵这些日子对她的肚子比她自个儿还要紧张。

几人下了马车之后,说笑着回了栖芳院。

却被传来的哭喊和打骂声给镇住了,苏葵心下涌出不详的预感,加快了步子。

却见院门紧紧的闭着!

堆心和小红也是变了脸色!

堆心上前推门,晃了几下却没动静,“小姐,门从里面锁住了!”

“叫你嘴硬,说,到底有没有偷!”

“没有!你们放开我!”断断续续的哭声和巴掌声传出。

苏葵脸色黑下,“去喊王管家过来,再带几个身强力壮的家丁过来!”

“是!”堆心心中也猜测到了几分,急慌慌的跑去找人。

“小姐,肯定是表小姐!”小红又急又气的道。

近日来,周云霓越发的跟苏葵不对付。

有些事情苏葵自认没有周云霓做的好,比如在苏天漠面前一副乖巧的模样,转脸就变成另外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

她暗下给苏葵使了不少绊子,叫苏葵产生了很多次想抽她几鞭子的欲望

。可有苏天漠在,也只能想一想就作罢了。

这些零零散散的小事情,很明显也是不能跟苏天漠说的,毕竟不是当事人根本没办法体会那种感受,他定会觉得是小孩子间闹别扭而已,这些不大不小的事情总是在说了矫情和不说憋屈中间徘徊着。

但是她今日竟是关起她的院门,在里面欺负她的人!

分明是蹬鼻子上脸,这口气如何能咽!

今日她就得让周云霓看看清楚,谁才是这苏府里的小姐!

王管家一听堆心的话,便带人赶了过来。虽然没怎么听的明白,但也隐隐觉得应该不是小事,待看到苏葵站在门前黑着一张脸的模样。更是印证了心内的猜测。

他就从没见过苏葵这么沉过脸!

“小姐!”

苏葵一挥袖子,指向紧紧闭着的院门:“把门给我砸开!”

王管家吞了一口唾沫,砸门?

但听着自里边儿传来的哭喊声,是连他都觉得头皮有些发麻——砸就砸了吧,回头换新的就是!

几个家丁得了话儿。不敢怠慢,寻了棍棒铁锤,便开始哐当当的砸起了门锁。

没几下便给撬开了我和狼王有个约会。

苏葵走在前面,狠狠一脚踢开了房门,看清院子里的情形却是愣住!

垂丝被争香按着跪在了地上,发髻散乱。斗艳则是抡着一双手扇着巴掌,口中不停的骂着脏话!

吴妈力气大,长的又高壮。一手拦着云实一手拦着光萼,哭着挣扎的二人脸上也有着伤痕!

周云霓坐在她的秋千上,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

“都给我住手!”苏葵大喝一声。

她这些日子的退让和不当回事儿竟是让她们当她是好拿捏,好欺负的是吧

院内的哭喊和打骂声动静极大,周云霓一行人的注意力又都在几个挨打的丫鬟身上。压根是不知道苏葵是何时进来的!

是早早打听了她今日出府,苏天漠去了李太医那里下棋。苏烨出去办事,她这才带人过来撒气来了。

这些日子眼见苏葵跟宿根愈加亲密,让她怎么能忍,可她又只能暗下让苏葵吃个小亏,但苏葵完全不放在眼里的态度让她觉得更加的气愤!

苏葵她打不得,可这几个丫鬟她总还是打得了的!

眼下见苏葵阴沉着一张脸站在哪里,身后站着一群拿着棍棒的家丁,顿时觉得没了底气。

争香和斗艳不过也是欺软怕硬的,这些日子见苏葵“忍气吞声”,便越发的猖狂起来,经常对府里的人使东使西。

苏葵指向争香二人,“把这两个不懂规矩的丫鬟给我绑起来!”

几个家丁早就对争香二人意见很大,眼下有苏葵撑腰,自然是没有顾虑,几个大老爷们抡着棍棒,拿着绳子便要上前绑人!

两个丫鬟立即慌了神,求救的望向周云霓。

周云霓哪里料想的到苏葵一上来二话不说就要绑人,噌的一声站了起来,“我看谁敢动她们!”

却不是多想护着这两个丫鬟,而是因为这是面子问题,当着她的面便要绑她的丫鬟,不是打她的脸吗!

苏葵转眼看向她,“表姐,这两个丫鬟不知轻重,随意伤人,若不惩戒日后只怕会爬到你头上去,我替你教训教训也是为了你好!绑起来!”

“你,我的丫鬟我自己自然会教训,还轮不到你来管!”周云霓眼见二人被抓住,也顾不得再演戏,反正二人之间都是心知肚明,苏天漠不在这里,她也不必再同苏葵客气!

苏葵拍了拍手,笑道:“说得好,你的丫鬟轮不到我来管,那我的丫鬟更加轮不到你来教训!你看清楚,现在你是在我的院子里,我要做什么,更加轮不到你管!”

顿了顿又道:“表姐,我没记错的话,这两个丫鬟的卖身契是卖到我苏府的,何来你的丫鬟一说?”

周云霓又气又羞,指着苏葵一时说不出话来

吴妈眼神一闪——竟是想不到这个二小姐还生了一张利嘴!

放开了云实和光萼,走到苏葵面前,“二小姐,她们都是府里的丫鬟,您要管教无何厚非,但是她们之所以动手也是有原因的,是因您房里的大丫鬟垂丝偷了表小姐的首饰!”

匍匐在地上狼狈不堪的垂丝瞪着一双红眼,“小姐,奴婢没偷!”

苏葵看她一眼,没有出声,她的丫鬟是什么人她还不清楚吗?

周云霓上前踹了她一脚:“贱婢超脑武神最新章节!还敢插嘴!”

吴妈见苏葵不说话,眼中闪过得意——她还以为真有两下子呢,不过还是一个不更事的千金小姐罢了!

“所以小姐,争香和斗艳是在惩戒这个手不干净的丫鬟,并无什么过错!若小姐执意护短,岂不是叫府中的人寒心了去,日后都这么没规矩可如何是好?”

苏葵蓦然抬手,不待她反应便一巴掌扇了上去,近年来习武的苏葵再不是碾死只蚂蚁都费劲的小白花了,有心教训她,更是用了十成的力气,直打的她眼冒金星,后退了几大步。

吴妈惨叫了一声,扶住跑过来的周云霓的胳膊稳住了身形。

周云霓脸色寒极,“你凭什么打吴妈!”

苏葵冷笑一声,“她不是怕府里的人没规矩吗,可我自从进门她可有对我行过礼?竟还敢口出不敬,护短这等字眼可是她有资格对我说的?这等没规矩的狗奴才,岂不是该打?”

“吴妈不是苏府里的人,更没卖身契,轮不到你来打!再说本就是你的丫鬟偷了我的玉镯!”

吴妈可不似周云霓这么直脑筋,暗暗叫苦——小姐唉,这话哪里能说啊!

苏葵笑着点头——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你不说我还忘了,她既然不是卖身到我苏家,又凭什么住苏家的地方,吃用府里的东西?还敢来我院子里撒野?嗯?”

周云霓恍觉上当,刚想开口辩解便又听苏葵道:“吴妈,本小姐念在你一直好生伺候表小姐的份儿上,就不赶你出府了,可你既然白白住在这里就该意识到自己的身份!有些话,哪里轮得到你来说,苏府里的规矩,是我苏府里的人来定的,还轮不到你来操心。”

忽而将目光转到她身上,提高了声音道:“听明白了吗?”

吴妈被她这突然拔高的声音惊的一抖,心中又气又恼——她活了大半辈子,还从没被人这么训过,且还挨了耳光!

可她心里清楚,现在是在大卫,不是在西宁了!

深吸了一口气:“听明白了,多谢小姐教训。”

“吴妈!”周云霓瞪大着一双眼,觉得不可置信,吴妈竟然会这么轻易咽下这口气!

吴妈暗暗攥紧了她的手,轻轻摇头,用眼神告诉她——这个二小姐,绝对不似表面来的那么好欺负!

苏葵满意的点头,转而走向了被绑着的两个丫鬟面前,看了一眼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垂丝被光萼二人扶着站了起来,方将眼神落在了争香和斗艳的身上。

两个丫鬟被她狠厉的眼神吓得大气也不敢出,更别说是求饶了。

“每人五十大板,狠狠的打!打到她们知道这苏丞相府的主子是谁为止!”

两位丫鬟被这话给惊回了神!

她们是喜欢打别人,可不代表不害怕挨打!

“表小姐!”争香急的眼泪都出来了。

却见苏葵走到周云霓面前,道:“表姐,教训完我会让人送回你院子里去的,你先回房歇着吧!”

“堆心,送表小姐出去!”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160:狠狠的打)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