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61 我没错

161我没错

堆心怒了努嘴,一脸的气愤,“表小姐,请!”

周云霓还想开口,却被吴妈掐了胳膊,冷哼了一声扶着吴妈走出了栖芳院。

两位丫鬟见周云霓离去的背影嘶声力竭的喊着,不敢相信周云霓竟然就这么丢下她们了,虽说她们只是丫鬟,可是也是奉命行事啊,这些日子为她做了多少事!

五十大板,那是会要了她们的命啊!

“还等什么?”

“是!”

几个家丁将挣扎着的二人按倒了长凳上,一棍下去,便是一声惨叫。

苏葵将垂丝拉着坐到了石凳上,见她雪白的脸庞已不可辨认原来的模样,皱了眉道:“让你受委屈了。”

垂丝摇着头,方才挨打都楞是没掉一滴泪,此刻听得苏葵这句话立刻落了泪:“小姐,奴婢真的没有偷她的东西!”

苏葵眼光一寒,“这件事,我定会还你一个清白。”

“啊!小姐,奴婢再也不敢了,不敢了!”

“小姐饶命啊~!”

苏葵冷哼一声,就是要让她们看一看,她们的主子是个什么样的人,下次还敢不敢跟她一同作威作福了!

嚎叫声和棍子落在皮肉上的声音混在一起,让人听的头皮发麻。

“小姐,算了...”垂丝知苏葵是在为她出气,可五十大板也绝不是闹着玩的,万一出了人命将事情闹大,对谁也没有好处。

苏葵走到趴在凳子上的二人跟前,示意家丁停手,垂着眸子问道:“现在知道这府里做主的是谁了吗?”

“奴婢,奴婢知道了!求小姐饶了奴婢一回吧!”

“你们想讨好主子的心情我懂,但是,要看清有些事情的后果是不是你们承担的起的——真出了事情。你们的主子还不是拿你们当替死鬼?”见二人神情有变,又道:“人可以不聪明,但是绝对不要自作聪明。”

“奴婢谨遵小姐教诲!”

苏葵还算满意二人的反应,“将人送回去吧——”

傍晚时分苏天漠回来的时候便见周云霓站在他的院子门口,一见他过来,便扑了上来,“呜呜,舅舅!”

“好了好了先别哭,告诉舅舅怎么了?”苏天漠拍着她的背,皱着眉头问。

周云霓虽是比较聒噪。但他还是打心眼里疼的,又是亲妹妹的遗孤,自然千般的爱护。

周云霓擦了擦眼泪。一副委屈的表情:“表妹她不喜欢我就罢了,我忍一忍也没有什么,可是,可是她今日竟然还打了吴妈,吴妈自幼待我如己出。拼死护我来卫国,我却眼睁睁的看着她挨打,舅舅,您可一定要替吴妈主持公道啊!”

苏天漠一愣——阿葵打人了?还是吴妈?

“这,这怎么可能?”他的女儿他自然了解,虽然脾气比之前是硬了一些。但也绝对不是刁蛮任性之辈。

周云霓听他不信,眼底闪过一丝恨意,随即掩饰掉。“舅舅是真的,不止如此还让人打了我房里的两个丫鬟,每人挨了五十大板,现在躺在**动也动不了,呜呜...舅舅。我大可以搬出去住,不惹表妹嫌。但是两个丫鬟和吴妈是无辜的啊,舅舅...”

苏天漠脸色微微一变,若当真是有此事的话,就算有情可原——阿葵这般也太没分寸了。

“先别哭,咱们先去花厅。”

转了头又对着一侧的小蓝道:“去请小姐过去花厅见我。”

小蓝微微低下了头,应下后便去了栖芳院。

一路上小蓝已经将周云霓的原话原原本本的跟苏葵重复了一遍,是想让她待会儿到了花厅好歹有个数儿,堆心听了周云霓断章取义的话,气的牙痒痒。

苏葵心下也是将周云霓骂了一通——什么叫恶人先告状,这就是!

花厅。

“爹。”苏葵看了一眼苏天漠的脸色,唤了他一声。

“恩,坐吧。”

苏葵低头坐下,一语不发,等着苏天漠开口。

苏天漠扫了她一眼,叹了一口气:“事情的经过云霓都已经同我说了——你打了吴妈,杖责了丫鬟,可是真的?”

“是真的。”

周云霓听她承认,在心底冷笑了一声。

苏天漠见她辩解也不辩解,直直的坐在那里,自有一股气势,不由感叹女儿长大了。

“什么原因跟我说一说。”

“我回府的时候,自己的院子进不去,被人从里面反锁住了,后来请王管家过来才撬开了门,景芳院中的吴妈和两个丫鬟强行施暴让垂丝承认偷了周小姐的东西,敢问爹,我的栖芳院,何时连自己都进不了,还要别人锁住门打我的丫鬟?”

苏葵的声音很轻,也始终没有抬头,但一句周小姐足以表达了这件事让她产生的隔阂之大。

苏天漠是什么人,岂能猜不透其中的缘由,垂丝那丫头他很有印象,哪里是会偷东西的人,却未再深问下去,是为了保住周云霓的一点面子,“兴许其中是有误会,但你总不能动手打吴妈啊,她伺候在你姑母面前多年,也算半个苏家人了...”

苏葵忽觉委屈,蓦然抬了头,却见对面亲密挎着他的胳膊坐在他一旁的周云霓,倒是比她这个亲生女儿还要像个女儿!

这些日子周云霓争宠的手段她看的清清楚楚,她表面是无所谓,可是心底难保不会觉得有些失宠的感觉,眼下见苏天漠明明猜到了是周云霓没事找事,竟然还偏袒着她!

眼中闪现了泪光,却倔强着的不肯落下,她说什么也不可能这一回就这么放过周云霓,不能让垂丝担上偷东西的名号!

“周小姐,我且问你一句,你说我的丫鬟偷了你的东西,有证据吗?”

周云霓脸色一变,那本就是她为教训人找的一个借口罢了,哪里能有什么证据,是料准了苏天漠的心软,是不可能深究下去的,可竟没想到苏葵竟这般没眼色的揪着不放!

却还是嘴硬的道:“怎么没有,我亲眼见她进了我房,然后我的玉镯就不见了!不是她还能有谁?”

“是什么成色的玉镯?几时丢的?你又几时见她进得你的房?垂丝是我房中的丫鬟,怎可能会去你的院子,若她没个借口过去,难道你不会觉得奇怪?还让她进你的房离去翻东西?难道你房中的丫鬟都是瞎子,就任由她去偷吗?”苏葵目光凌然,望着她的眼神生冷至极。

周云霓被她这一连串的问题问住,“我,那是翡翠色儿的玉镯,她巳时去的我房中,...反正,反正就是她偷的!”

苏葵嗤笑,“别转移话题,答不出来是吗?因为你根本就是存心诬陷!垂丝今日巳时去了秦厨娘那里,直到你赶去栖芳院打人的时候刚刚回去不久,她根本就没有去过你的院子!”

没去顾及苏天漠的目光,一字一顿的冷声道,“所以,你在撒谎!”

既然做了,干脆就一不做二不休,得理不饶人怎么了,她今日就是要周云霓下不了台!

花厅中数十位家丁丫鬟都听在耳中,是认定了周云霓诬陷垂丝的事情。

周云霓见她如此咄咄逼人,本就理亏,哪里还有话能辨,忽然红了眼,一头扎进苏天漠的怀中:“舅舅!表妹她分明就是不喜欢我,我搬出去就是了, 我明日便搬出去!”

苏天漠无奈的看了苏葵一眼,摇了摇头,转而安慰着周云霓,“胡说!你的家就在这里,要搬去哪里!”

“舅舅,呜呜...我娘亲说过要我跟表妹好好相处,但是,但是眼下表妹她,她容不下我!”

一提苏清,苏天漠便是一阵刺痛,看向苏葵:“阿葵,这件事情是你太过分了,打了人不说,方才还那么对你表姐说话,快跟云霓道个歉,这件事就算了,谁也不许再提起!”

苏葵哪里不知苏天漠的心思——可周云霓就是看准了苏天漠会护着她,才敢这么闹!

凭什么要她道歉?该道歉的是周云霓才对!

抬起了脸,直直的望向苏天漠:“女儿愚钝,不知做错了何事需要道歉。”

苏天漠见她一脸固执,简直就同当年的月凝别无二致,也知这件事情是让苏葵受委屈了,但一般的父母皆是有着这种心理:是自家的孩子没什么,回头哄一哄便是,可别人家的孩子,哪里轮得到他来打骂。

云霓性子确实不好,但清清在天之灵...

“呜呜...舅舅您看,表妹是真的容不下云霓...云霓没脸再呆在苏府之中了...”

苏葵望向她,却见她趴伏在苏天漠的胸口,眼神却是望向她,闪着得意的冷笑!

“阿葵,听话!”苏天漠皱了眉,哄着怀中的周云霓,没去看苏葵的神情——是觉得小孩子间道个歉而已,又算不得什么大事情。

苏葵望着他眼中似乎只有周云霓一人的模样,这些日子压抑的委屈一下子全都涌了上来,“我没错!”

话落便起了身,快步的走了出去。

“阿葵!”

是没让人瞧见转过身一刹那的泪流满面,就算哭,也不要在周云霓面前哭!

苏天漠叹一口气:“快去跟着小姐!”

“小姐,小姐!”堆心反应过来追上去,却哪里还有苏葵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