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62 改观

162 改观

苏葵不管不顾的跑着,眼泪无声却湿透了前襟,脑海中是这些日子以来,苏天漠对周云霓的每一次偏袒,每一次都是她的错鸿蒙炼神道全文阅读!

她自认能忍到这种程度早就已经是极限了,而苏天漠今晚的做法,摧垮了她这些日子所有的隐忍不发。

一路上的下人不明所以,却都纷纷避让。

慕冬远远望见那一身白衣如盛放在夜『色』中的百合一般的身影,飞也似也向着他奔来,没有闪躲。

果然,撞上了。?? 未待作年芳162

苏葵根本没有看路,眼下满腔的委屈没处倾诉,只以为是哪个没眼『色』的家丁,本欲教训几句,可说出口的话却是又轻又屈还带着浓浓的哭腔,叫人听了心都能化作了水。

“你,你没看到,没看到本小姐过来吗...为什么不躲开...”

慕冬眼中闪过不解和一丝心疼,对,心疼。

这种感觉来的突然,让他为之一颤。

“怎么了?”

苏葵蓦然抬首,见是他,一时呆住,脸上挂着晶亮的泪水,樱唇因惊讶微微张开,端是娇艳无比。

“殿,殿下?您怎么来了...”

苏葵回过神,拿袖子胡『乱』地抹着眼泪,觉得无比丢人。

“来同苏将军商议事情——被人欺负了?”慕冬实难想象,她也会被人欺负到哭。

苏葵摇头,“没有...”

见苏烨正在走近,不想让他看到此刻的模样,忙道:“殿下,我先告辞了。”

话落,人已转了身。

慕冬望着她的背影,拿手抚上方才被她的眼泪沾湿的胸口,眼神闪烁。

“太子殿下。”苏烨没瞧见苏葵。见慕冬立着这里有几分不解,他自然不会自恋到会认为慕冬是在等他。

这些日子,慕冬可是让他刮目相看,只觉得像是变了一个人。

慕冬负起了手在背后,“走吧。”

红着眼回了栖芳院的苏葵,心情已经平复了大半。

“垂丝的伤都上了『药』了吗?”

光萼点了头,“已经都处理好了,都是些皮外伤,现在已经睡着了。”?? 未待作年芳162

三人数垂丝伤的最重,光萼和云实还好。脸上上了『药』,已经消了肿。

苏葵闻言放了心,交待道:“折腾了半天——你和云实今夜也早些回房消息吧。不必守夜了。”

“多谢小姐。”光萼感激地应下,“洗澡水已经备好,奴婢伺候小姐沐浴吧?”

苏葵摇了头,是想独自一人静一静:“不必了,你守着就是。”

半个刻钟过去。四处未寻着苏葵的堆心这才回了栖芳院。

“小姐,小姐回来了吗?”堆心一路跑来,喘着大气儿问道。

光萼见她这副表情,心下疑『惑』:“小姐早就回了,倒是你,跑去了哪里?”

堆心望见紧闭的房门天下王者。隐约有水声传来,便知苏葵在洗澡,拉着光萼离得远了一些。小声的道:“小姐同老爷起争执了...从花厅跑了出来,我追出去的时候没找到小姐,这才回了栖芳院!”

光萼面上一讶,“什么?小姐同老爷竟也会起争执?”

苏天漠对苏葵的宠溺人人皆知,苏葵在苏天漠跟前也是绝对的乖巧懂事。怎么会是起了争执?

堆心脸『色』微怒,“还不是因为表小姐。我在外间可都听到了,小姐执意要给垂丝讨个公道,不愿就此作罢,表小姐没台阶下,便跟老爷哭诉说小姐容不下她,老爷竟然还护着表小姐,非让小姐给她道歉赔不是,小姐那脾气——自然是不可能低头的,便一气之下跑了出来!”

光萼闻听皱了眉:“老爷也真是的,怎会就信了表小姐的话!”

顿了顿又压低了声音道:“说真的,我都觉得自打表小姐进了府里,老爷对小姐都不似之前那般宠爱了,今天这事儿——摆明了是偏心嘛!”

堆心默了一默,终究也没有做声,虽是觉得光萼的话有些过了,却还是认同的。

云实无奈的摇了头,冲她二人瞪了一眼:“这哪里是该轮得到你们讨论的,老爷自有他的分寸在,这些话可莫要让小姐听了去,否则定会胡思『乱』想。”

光萼不赞同的撇了撇嘴,嘟囔着道:“这叫什么分寸,分明是被表小姐给蒙骗了...”

“爹,太子殿下来了。”

苏天漠闻言这才打发了周云霓回去,起身迎了慕冬。

慕冬虚扶了他一把,“丞相无需多礼。”

苏天漠一怔,是觉得他整个人都与之前不同了,“殿下快快请坐。”

待到夜半三更时分,慕冬才离开了丞相府,暗沉的夜『色』之中肖裴迎了上来,道:“主子,汴州有密保传达,黎王已薨,明日应就会传入宫中。”?? 未待作年芳162

慕冬淡淡恩了一声,神情如沉寂的夜『色』一半,没有任何起伏。

“爹,您还记得三年前,我曾同你提过的神秘大批暗士吗?”苏烨神情严肃。

苏天漠望他一眼,神情一震。

“你是说的豢养在齐纳山的暗士?”

齐纳山曾是山贼的巢『穴』,山势复杂,官府多次前去剿杀都是铩羽而归,长此以往,山贼们愈加猖狂,但凡是路过齐纳山的行人,不管男女老幼,高官贫贱,商贾小贩,都会被洗劫一空,有些姿『色』的便会被掳回山中凌辱,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

但山贼们精诈无比,加上占了齐纳山山势易守难攻的优势,叫人束手无策。

可齐纳山又地处要势,是许多城池抵达王城的必经之道,山贼们占山为王,阻断了许多商业来往,以至于商业年年逐减,所以也是叫元盛帝大伤脑筋。

直待到五年前,整座齐纳山的山贼们皆被一夜之间悄无声息的密杀,消息传开,让人大呼解气,至于是何人所为,便是不得而知了。

一时间,齐纳山又恢复了太平,商贾往来渐渐恢复,曾有“死亡之道”之称的齐纳山,这个称呼渐渐被人们所遗忘。

三年前苏烨奉命护送前去西宁和亲的华玉公主出齐纳山,在回来的路上天『色』迟暮,突起了暴雨,无法再继续赶路,便带着数百位侍卫进了山休憩,打算天亮再行动身北宋末年当神棍。

最后选在了一个大山洞内,为了安全起见,便采取了替换看守休息的方法,按理说作为首领的苏烨自然不必换去看守,可大许是上半夜睡的太熟,以至于下半夜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加上眼见外面大雨已停,便出了山洞。

齐纳山毕竟曾经存在过一段血雨腥风的日子,众人现在身临其境未免是要感慨一番。

正守在山洞外的几名侍卫们,便是开始讨论起了之前山贼一夜之间被剿杀的事件。

苏烨听了不免也是对齐纳山产生了浓厚的探索兴致,彼时还是十六七岁的年纪,不比如今的一半沉稳,便兴致勃勃的带了几个人往着深山之中行去。

却遭遇了阵法困截,然而布阵之人似乎并无杀心,只是不想泄『露』身份,然而被困的几人却感受了大批高手刻意敛去的内息。

天亮之时,阵法自动消失。

苏烨交待了几人切勿将此事说出,内心却也是疑虑重重。

大批高手聚集在此,不抢不杀,且从不『露』面,明显只要一种可能——是为人所豢养的暗士。

这么一大批人生存在此,定是需要大批的粮草供养,且还能掩人耳目,不动声『色』的押送进山,幕后之人的身份地位显然不低。

而有此能力的,放眼大卫又有几人?

当年苏天漠听罢,和苏烨的怀疑一样——是攸允的人。

但在苏烨近几年的暗暗调查下,却发现并非如此,虽是不敢这幕后断定究竟是何人,却是肯定了并非攸允的势力。

因为就在去年,攸允似乎也是察觉到了此事,派去了数十名死士前去探查,却是无一生还。

苏烨微微颔首:“排除了允亲王,似乎只有一个可能了。”

苏天漠眼神微变,这个太子,确实是同之前大相庭径,所以之前二人并未将此事往他身上去推算,而通过同他今晚的谈话来看,似乎...真的有八九分可能!

“若是果真如此,太子竟是早有谋划...!”

父子二人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肯定的神『色』。

又细谈了诸多疑点,越发证明太子并非之前那般毫无才略!

“爹,事情兴许还有转机...”苏烨眸光亮起。

这些日子与攸允接触下来,已对他的行事作风了解了几成,是让苏烨觉得其为人城府极深不说,且身上隐隐散发着一股说不出的阴暗。

先前李六临死前带回的密信说苏葵遇害之事实乃攸允所为,如今看来确实是像极了他的作风!

且太子毕竟是为正统储君,允亲王纵使身有皇家血脉,终究逃不过一个篡位的名头。

最让苏烨心中的太平倾斜的是,苏葵同宿根的亲事已定,他确实不愿她为难。

种种因素,皆是让他觉得——若是太子这边棋高一筹,当是再好不过!

苏天漠同他的心思自然也差不了几分,终究是忠良之家,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自然不甘走上那条谋逆的道路...

如今对太子的改观,也叫他内心生出了几分希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