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63 父女谈心

163父女谈心

次日苏葵醒来的时候,一双眼睛肿成了桃子。

心下思量着是不是该跟苏天漠道个歉,毕竟这事虽确实没她的错,虽然再给她一次机会她还是不会认错,但绝不会就那样跑出去。

毕竟倘若她站在苏天漠的立场上,大许也会如此吧。

他有他的难处不假,但是她也有她的坚持,要她跟做错事的周云霓道歉,无异于天方夜谭。

什么事情该忍什么事情不该忍她还是知道的,且周云霓昨日的举动之于她来说更是不能忍,否则只会让她蹬鼻子上脸。

特别是那个吴妈,自恃曾是郡主的奶妈便在府里横行,早就让府里的下人暗下叫苦了,昨日那般跟苏葵说话,分明就是没拿她这个小姐当回事儿,不给她点教训只怕日后气焰更嚣张。

不管从主观还是客观上来说,苏葵都觉得昨天的事她没做错什么。

可这些事同苏天漠确实没半点关系,他总是没办法眼睁睁看着周云霓真的搬出府吧?

当然她是不是会真的搬出去就另当别论了。

可当时她的心境确实是委屈的紧了,才有了那么冲动的举动。

如今想来确实是有几分后悔——为了周云霓这样的人跟自己的家人置气,实在不值当。

越想越是这么一个理儿,反正昨日打也打了,气也出了,跟苏天漠道个歉又没什么。

周云霓在苏天漠的安慰下,勉强同意了‘原谅’苏葵,并未搬出府去。

所以苏葵到了饭厅的时候,便像往常一样,看到她占着之前自己的位置,跟苏天漠亲昵的说着话。

苏葵心下冷笑了一声,见她朝着自己望来。毫无掩饰的丢给她一个厌恶的眼神,径直坐到了苏烨身旁。

周云霓被她那一眼瞪的心下有气,可又不好当着苏天漠的面发作,便忍了下来。

苏天漠自然瞧见了苏葵肿着的一双眼,不由地觉得昨晚确实是让她受委屈了。

“阿葵,吃完饭去我书房一趟。”

苏葵以为苏天漠要跟她“算账”了,悻悻然的应下,反正就算苏天漠不跟她“算账”,她也是要去道歉的。

苏烨昨日回来便去了花厅,父子二人合计着太子的事情。苏天漠也就未跟他提起苏葵的事情,他出了花厅后便径直回了院子休息,所以倒是也没听到什么风声。

见苏葵红肿着一双眼。关切的问道:“眼睛怎么肿了,昨晚没睡好?”

苏葵垂首点了点头。

用罢了早膳,苏葵乖乖的跟在苏天漠后头去了书房。

丫鬟沏了茶后,在苏天漠的示意下出了书房。

苏葵忽然察觉,自从周云霓来了之后。她就从未跟苏天漠这样安静的独处着,喝喝茶了。

“爹,好久都没同您一起喝茶了。”苏葵捧起茶盏,感叹着。

苏天漠被她这句突然的话一提醒,想了一想似乎真的是有些时间了,以为她是埋怨。叹了一口气道:“可是觉得爹不疼你了?”

苏葵还以为他要训斥自己,冷不防被他这慈爱的口气一问,只觉得鼻子有些发酸。

她确实有那么一瞬间的这样想的。但是也只是那么一瞬间,苏天漠对她的宠爱,她哪里会不清楚——是谁也抢不走的,包括周云霓。

可明白归明白,说不在意他对周云霓的纵容视而不见。那是假的。

“没有,我明白爹也有自己的难处。只是,只是昨晚一时气过了头,才那般的不管不顾...”苏葵声音有些低,却还是字字清晰,“现如今我已经知道错了...”

苏天漠听她认错服软,愈加觉得昨晚自己的做法不称,毕竟苏葵纵然比之前明白事理,但还只是个孩子,哪里会是什么委屈都忍得下。

悠悠地叹了一口气,“昨晚的事爹也有错——换做别人也就罢了,可独独是云霓,你姑母千叮嘱要照顾好她,她若真的搬出去住,孤零零的一个人,咱们怎对得起你姑母的在天之灵。”

苏葵点了点头,想起那个烈性的巾帼女子,心下也有些感触,“这些我都知道,但是我今日认的错儿,可不是跟她认得,而是跟您认的...”

顿了顿又道:“先前她对我使得小绊子,我可不信您不知道...我也都忍了,可她昨日跑去我院中打骂我的丫鬟,还冤枉她偷东西——实在是太过分!”

苏天漠听她这带些孩子气的口气,呵呵笑了两声,“爹都知道...你昨日不也是出了气吗,云霓其实本性不坏,就是性子不好,喜争好斗,昨日里吃了亏应也多少长了记性,一时半刻应也不会如何了。”

后又揉了揉她的脑袋,“爹心知你不喜她同她合不来,也不勉强你跟她走的多近,只要别起太大争执,一年半载之后你也就是别人家的人咯,哪里还有什么机会跟她共处的。”

苏葵听前半部分还想称赞他一句善解人意,不曾想下半句就转到了这上面,脸色微微一红,“爹,什么就是别人家的人了...女儿这一辈子都是苏家的人,嫁人了也是!”

苏天漠被她逗笑,笑了几声,“好好好,永远是咱们苏家的人!”

苏葵不想将话题搁在自己的亲事上头,嘿嘿笑了两声,转到了苏烨那头,“爹,您对璐璐印象如何啊?”

璐璐也前前后后见了苏天漠几回,苏烨自然也没瞒着心思,便托了苏葵得空帮他打探一番消息问问苏天漠的意思,正好今日得了机会,便问了出来。

至于璐璐是林希渭的女儿这事儿却被他瞒了下来,想着日后再同苏天漠说,怕他因此而影响了对璐璐的看法,只说是苏葵救命恩人的女儿,其余的一概未提。

苏天漠脸色带了欣慰,“唉,他这小子这些年终于是找着了一个中意的,再说这姑娘又对你有恩,我瞧着心性也很善良,咱家素来没什么门第之说,我自然是没什么意见——若烨儿真的有意,这姑娘也属意于他的话,不若改日约了她的父母一同商讨商讨,找个好日子将亲事给办了!”

“最好是能赶在你前头!”苏天漠越说越高兴,“你先前不是说这姑娘的爹住在岛上,赶紧让你哥给人传个口信过去——不然咱们亲自过去也无妨,这样也显得有诚意,正好拜谢一番先前对你的救命之恩!”

苏葵一怔,她原本只是想问一问他对璐璐的印象如何而已,委实没想到苏天漠这么着急,林希渭现在人都不知道在哪里,要怎么跟他见面?更别谈商讨什么亲事了...

忙道:“爹,先别急!”

苏天漠甚至已经在算今年还有哪些好日子了,被她这么一打断,道:“这事哪儿能不急?”

苏葵眼珠动了几动,“爹,我的意思是这事还得先问一问璐璐再说...若是她这边是没什么意见了,再商讨也不急啊,对不对?”

苏天漠颔首,“你说的对,人家姑娘还不一定就看得上这个臭小子了!”

苏葵听罢咋舌,心道:爹啊,您是对自家儿子有多不自信...

“你回头赶紧去问一问林姑娘的意思如何,多跟她说说你哥的好话,再跟你哥说一说千万别怕花心思,但也不能太着急,万一是把人给吓跑了就坏了,可得把握好了才行!”

苏葵见苏天漠一脸的认真,唯恐这个“准儿媳妇”跑了一样,忍不住笑道:“您就放心吧,哥哥哪里有您想的这般不济啊...”

苏天漠一脸的嗤之以鼻,显然是对苏烨相当的不信任,“这可不见得...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讨不到媳妇了,你可千万得盯紧他了,别出什么纰漏才行!”

苏葵暗暗为苏烨喊冤,那可是他看不上人家好不好,怎到了她爹这里,就愣是成了讨不到媳妇儿了。

却还是笑着应下,“爹您放心,这个嫂子定是逃不出咱们的手掌心儿了...”

欣喜的同时却又在隐隐担忧着林叔的事情,迟早也是要告诉苏天漠的,回头得跟苏烨说一说,寻个机会同苏天漠说清楚才行,依照苏天漠的性格来说,既然对璐璐满意,那么应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了。

之所以瞒着的原因是,当年皇上争位之时,同苏天漠对峙的正是林希渭没错,这才叫苏烨一时不敢告诉他,唯恐苏天漠一口否决。

苏葵心下思量着,若是到时苏天漠真的心存芥蒂的话,她定要软硬兼施的给他将这芥蒂给消磨干净了...说什么也要促成这段良缘才行。

父女二人许久不曾这般谈过心,从家事扯到国事,国事再扯到家事,一会儿笑声连连,一会儿严肃相商,苏葵虽然偶尔话不多,只听他分析着如今的情势,却总能在关键时候接上一句,点出要害,叫他顿感豁然。

这场景,不禁叫他想起了当年他征战沙场之时,月凝为他出谋划策的时光,却也只能在心里感叹一句,时光不饶人,如今苏葵都已经这么大了。

其间,茶水喝了五六杯,一晃眼竟是过去了一上午。

直到有丫鬟催着去用午膳,苏天漠这才掐住了话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