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65 国学院

165 国学院

这一日苏府接到了一方喜帖,正是刘庆天纳第四房姨太的帖子。

苏葵想起昨日听到的消息——周容琴回娘家了。

周容琴乃是刘庆天去年打春儿迎进门的正妻,是骠骑将军周满纶的三女儿,虽然是庶出,但因为其母很受宠,自小也是娇生惯养的,琴棋书画样样皆通,样貌也生的标致。

可独独就是少了几分硬脾气,为人文弱怯懦至极,苏葵见过几次,同她说话的时候,只觉得声音都不敢放太大,似乎会吓到这位娇滴滴的刘少『奶』『奶』一样。

也就是因为她这副『性』子的原因,刘庆天先前那三房姨太才纳的异常顺利。?? 未待作年芳165

不过也是因为这三房姨太皆是正经人家的闺女,而这回要纳的香杏儿却是叫她再也忍不了,可又不敢给刘庆天脸『色』看,只得回了娘家,做着无声的抗议。

显然这抗议是无效的——刘庆天拦也没拦。

苏天漠将喜帖合上,微微皱了眉:“庆天这小子,真是越发的胡闹了...这等女子也往府里接!姨娘进府,正妻不在,竟是连严霸也瞒着!”

其实青楼女子纳为妾室并不少见,但大多都是在摘花典上做了入幕之宾的男子为其赎身,后女子不再接其它的恩客,等着被赎身出去,亦或是还未举行摘花典被人赎了出去,总而言之,都是清白之身或是没再被其它男人碰过。

即使如此,入府之后的日子若是相公不宠着也不会好过到哪里去,毕竟青楼角『妓』的名头如何也逃脱不掉。

而这位香杏,可是众所周知的路柳墙花,暗下说的难听些就是一人尽可夫的主儿,这样的女子委实是没几个人敢往家里娶,只怕脸都不够丢的。

也难怪周容琴这样温软怯懦的也忍不了了。

三日之后。便是香杏过门的日子。

苏天漠自然说什么也不会过去,苏烨本欲拉着苏葵一道过去,可终究被她寻了借口逃掉了。

于是,苏烨便带着两位家丁,捧着贺礼悻悻然的过去了。

苏葵哪里会有什么事情,不过是不愿意过去无聊罢了,抱了把琴,带着堆心直奔了国学院,找她师傅田连去也。

国学院建地极大,乃是丁香院的五倍大小。统共分为五院,诗、书、画、琴、棋。

每院都有一位主事先生,却不是日日亲自过去授课。只每月一次考核之时,方去指导一二,五位先生在国学院中都设有自己单独的院子,学子们若是有疑难之处,可前去拜访求答。

田连大多数时间都呆在国学院之中。甚少回府,便叮嘱苏葵直接去国学院寻他便是。

田连为人不羁,『性』格带些古怪,苏葵表示很理解——天才注定孤单。

这句话可叫田连喜欢的不得了,觉得终于是为自己异于常人的『性』格找到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了,还将这六字书成了一副字。裱成了匾额挂与堂中,叫前来问学的学子们面面相觑。

苏葵在国学街下了马车,便觉眼前一亮。

今日来的早了一些。恰逢学子们入院上课,个个穿着学服,男子们身着蓝衫头戴文生帽,小姐们则是上着天蓝『色』短襦,下着简单利落的同『色』缎裙大解放的小人物最新章节。垂『性』极好,腰间一条宽宽的白『色』束腰。蓝白相间,朝气勃勃,清新雅逸。?? 未待作年芳165

卫国男女之间并无过多防范,关系好些的则聚在一起有说有笑,或讨论今天的课业,或商量着上月的考核。

苏葵在心里赞叹了一声,怪只怪这原先的苏小姐身子实在太差,这才没机会进过国学院。

堆心抱紧了一些怀中的琴,歪着头羡慕地道:“这样可真是好看...”

苏葵一笑,“咱们进去吧。”

一身浅青『色』的苏葵行在众人之间,分外显眼。

有人开始交头接耳,小声的讨论。

“快看,那不是苏小姐吗?”

“苏小姐?哪一位苏小姐啊?”

“嘁!当然是田先生的关门弟子啦,前天不是同你提过了吗?”

“哦...不曾想真是生了一副闭月羞花之『色』啊...”

一侧的圆脸女子瞥了二人一眼,道:“只会以貌取人,肤浅!”

“肤浅?苏小姐可是得了丁香宴琴项最优的,你那日参加,怎不见你拿个最优回来?”

女子一噎,“要你管!人家再好同你也没关系,皇上可都下旨将她许给六王爷了!”话罢,扯着身侧的另一位女子便快步走开了。

“你,你简直不可理喻!”俊秀的白面少年蹙着一双眉头,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喊道。

最先开口的那位男子呵呵笑了几声,拍了拍他的肩头,“我说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

那圆脸少女的口气,分明是带着吃醋的意味,一番小心思可谓是昭然若揭了。

少年疑『惑』的回头,一派茫然之『色』:“什么懂不懂?”

“没什么,咱们快些进去吧。”

堆心突然笑了一声,神秘兮兮的道:“小姐,您昨日同六王爷出去的时候,顾大人来过咱们府里呢!”

“哦?”苏葵挑眉,心下对顾青云的执着也是有几分感慨。

顾青云回回来苏府说是拜访苏天漠,但真想见的是谁,个人心里都清楚,可垂丝却是不买这位状元郎的面子,一躲再躲。

顾青云纵使是算不得迂腐,但好歹也是个读书人,总不能强行去栖芳院将人给揪出来,也是伤透了脑筋。?? 未待作年芳165

“奴婢昨日也有劝过垂丝姐姐,可她还是那一句话,说是配不上顾公子——”末了叹了一口气又道:“其实若是我换成垂丝姐姐,应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苏葵正思索着如何再开导开导垂丝,却被一道甜甜糯糯的声音在耳边打断了思绪。

“苏小姐今日过来定是来寻田先生的吧?”

苏葵扭脸望去,便见一个身着学服的女子含着怯笑望着她,一张圆脸带着稚气,只十四五岁的青葱模样。

因不知是哪家的小姐,只微微点了一点头示意。

少女走近,礼貌的一颔首,“苏小姐兴许没见过青然,青然却是有幸听过苏小姐在丁香宴上的一曲阳春白雪,甚感钦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