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66 惊见神曲

166 惊见神曲

苏葵这才了然,原是棋院主事先生温升的长孙女温青然。

“温小姐过誉了,钦佩二字实不敢当。”

温青然轻轻摇头,跟苏葵的步子保持的一致,口气之中还是带着笑意,“青然确实是真心钦佩苏小姐的——苏小姐若是哪日得空,青然登门拜访,苏小姐可否在琴技上指点一二?”

口气真诚而不突兀,倒是叫人听了无法拒绝。

“只要温小姐不怕被我带偏——”?? 未待作年芳166

苏葵嘴角含着狡黠的笑意,口气半真半假。

温青然一听她应下,一张甜美的脸上笑意更甚,又觉苏葵平易近人,也大胆了一些,“若是能‘偏’到苏小姐如此境地,青然也当是捡了便宜了。”

二人并肩进了国学院,因温青然要赶去上课,在一座华亭前的小道上,同苏葵分了道而行。

这厢刚近了田连的院子,便见几个身着学服的少年站在门前,探着脑袋往里面瞧,时不时的捂嘴偷笑。

苏葵疑『惑』的走近,随口问了句:“怎么了?”

几名挤在一起的少年只将注意力放在院内,哪里知道苏葵是何时过来的,被她突然的问话惊了一瞬,一回头见是如此佳人,赶忙分散开来,换成了一副彬彬有礼的模样,有人认出了苏葵,双手举至胸前作了个揖:“苏小姐。”

苏葵见他们突然转变成了这副得体的模样,忍不住扯了嘴角,刚想再问,便听院内传出一阵噼啪叮哐的声响,令没准备的几人都被惊的一抖。

随即有暴喝传出,“滚出去,你这个老匹夫!”

一听这句老匹夫。苏葵便猜到了十成,定是她师傅又同向子南吵起来了。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二人明明是处处不对盘,三句话有两句是暗损对方的,还剩一句那就是明损的,可偏偏还就是喜欢往一块儿凑,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不去上课都凑在这里做什么,这个月的考核还想不想过了!”一道深蓝的身影气冲冲的跨步走了出来,冲着几名学子吼道。

几人一听对看一眼,一哄而散。

苏葵忍住笑意——看来又是“两败俱伤”。

“向先生又同家师斗嘴了不成?”

向子南闻声这才看见苏葵也在这里。平素在这群学子面前这副模样也不少见了,可苏葵不同,想到方才在她一个小辈面前丢了脸符女。不禁觉得有些失身份。

清了清嗓子,“哪里有斗嘴,你应也知道你师父那个『性』子,又臭又硬,他说不过我这才吼了起来。我可没有同他吵。”

向子南洗白自己的同时,还不忘损了田连一把。

“你进去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苏葵垂首掩住笑意:“向先生慢走。”?? 未待作年芳166

见向子南背影消失,苏葵这才笑着进了院子。

可刚踏进门,一只茶杯盖便飞了过来。随即堂中的两扇门快速的合上。

堆心低呼了一声,却见苏葵身形一动,一个漂亮的斜转。便将那蓝花茶盖接到了手中。

苏葵松了一口气,随即带着怨怼的语气朝着紧闭的房门喊道:“师父,您想谋害亲徒啊!”

房中之人一听她的声音,忙地推开了门,走出来一身灰『色』长袍的田连。笑着道:“葵丫头?今日怎得闲过来找为师?”

苏葵见他想逃避责任,自是不依他。捏着那杯盖走近,“是呀,可我万万没想到师父您竟是会用这么热情的方式‘欢迎’我...”

田连听她口气中刻意咬重的‘欢迎’二字,讪讪的笑开,“嘿嘿,为师不是没看清人吗,以为是向子南那老匹夫又来扰我清净呢!”随后不待苏葵再开口,便两眼放光地道:“不说这个了,来来来,为师给你看一样好东西!”

“什么好东西?你新收罗来的诗画?”苏葵一边随着他进去,一边问道。

“不是不是,保证你待会儿抢着看!”田连一脸自得,走到书架前方,拿出了一本陈旧的蓝皮儿典籍。

苏葵嘁了一声,“不就一本破书来的,我还至于跟您抢么?”

二人相处起来十分融洽,也不拘泥礼数,一来二去的便成了这种亦师亦友的关系,苏葵说话也不怕他生气。

田连只晃着脑袋,坐下之后方掀开了一页,几个正楷大字猝不及防的跃入苏葵的眼帘——《极乐清心》。

“极乐清心曲?在哪里得来的?”苏葵一脸喜『色』,伸手便要去拿,却被田连放到了背后。

“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方才谁说的不过一本破书而已?”

苏葵心下急的不行,只得放软了口气:“我的好师傅,您就给我看看吧...”

田连本就是想逗一逗她,眼下见她服了软儿,便将琴谱拿了出来,递到她面前道:“你这『毛』手『毛』脚的,可别给我弄坏了!”

苏葵咕哝了一句,“谁『毛』手『毛』脚了啊...”却还是笑嘻嘻的接了过来。

《极乐清心》对于苏葵来说,只是一个传说。

传说此曲具有去心病、清杂念的神效,前朝皇帝心病郁结,弥留之际闻得此曲,竟不治而愈,而奏曲之人此后便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更让人觉得添加了几分神秘。

对于爱琴之人来说,对《极乐清心》都怀有着一份敬慕的心态。

信手翻开,望着泛黄的纸页,眼中无不是赞叹,仿佛那上头不是一个个潦草的字,而是金银珠宝一样。

古琴谱一个字代表的是一个音 ,而不是一个单纯的字,是表示指法的符号,比如弹第几弦的哪个位置,用多大力度的信息重生之悠哉人生最新章节。不过古琴谱只有音调而不记录音长,也就没有节奏的记录,所以需要高人根据自己的乐感重新标记节奏,是称为打谱。?? 未待作年芳166

有田连这个大师中的大师在,打个谱自然不在话下。

待翻到最后一页苏葵脸上的笑意僵住,不确定的道:“这,这是不全的吧?”

田连微微颔首:“这是上半册,都托人寻了十多年了——”望向苏葵又道:“我这几日试着弹了几回,虽的确是有清心之效,但若是要说可驱散心结,还远远谈不上。”

苏葵一皱眉,猜测道:“该不会是假的吧,兴许并不是原曲,可能是有人听过记录下来的,其中有了偏差,这才失了真谛?”

田连笑着摇头:“你当你师父我就这么不济,找了这些年找了个假的?这谱子我这些天细细的研究过了,你再仔细看看,它每个音律都是上下衔接的极其紧密,若是换下一个音节,便会偏离了整曲,这般独一无二的曲子,岂会有假?”

苏葵闻言垂首,又将视线放回到了谱上,只打上次琴艺赛上领会到了耳畔无声而心中有声的真谛之外,只要她安静下来想上一想,铮铮琴音便会现于脑海之中。

苏葵试着换下几个音符,果然正如田连所说——换一律而损整曲。

心下不由震撼,她一直是以为天地万物,皆有音可循,没有固定的搭律,是不曾想,也不相信,竟会有这么一首曲子,每个音节都仿佛是天造地设,无可取代!

“师父,不若你将那打好的谱子给我试一试?”苏葵越发觉得心痒,这样的‘神曲’和完美的音律,若是奏出来,该是何种的脱尘?

却又觉得连田连都悟不出其中的精髓所在,又岂是她这个黄『毛』丫头可以轻易参透的?

田连自然没有异议,他本来就是打算让苏葵试一试的,她在这方面的天赋,确实不是常人所能及的。

“说不定你还真能瞎猫碰上死耗子,琢磨出点儿什么呢!”他是深知他这位徒弟不经夸,也就在心里夸一夸得了,嘴上从来都是半损半夸的。

苏葵笑着瞪了他一眼,难得没反驳,因为她心下确实没有半分的底。

越是弹到后面苏葵的眉头便越皱越紧,因为只有半曲,所以停下的时候显得极其突兀,“铮!”的一声顿住,琴弦不停的颤抖着,隐隐带着余音,最后消失的无声之时苏葵这才回了神。

堆心不知师徒二人的意思,在一旁听的正舒服呢,只觉得脑海中清净了不少,被这猛地一停,转脸望向苏葵,却见她一脸的『迷』『惑』。

本想夸赞两句的,可见这师徒二人皆是一副深思的模样,便将话给咽下去了。

田连将手抚上琴弦,拨弄了几下,半晌才道:“兴许这曲子本就没那么神乎其乎,只是被人以讹传讹罢了...又兴许是真正的精髓在那下半册上...”

苏葵却是不怎么赞同,这琴谱绝对有着可称为‘神曲’的价值,她在脑海中幻听的时候是真的觉得仿佛世界一派清明,绝不会是凡曲。

只是,为何经过她的手一弹,就失去了那股“仙气”了?

她的琴艺自是不必言说的,只觉得少了一样什么东西,却又如何也无法描述究竟是欠缺了什么。

半晌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得道:“或许吧...只是想要寻得那下半册,恐怕是难之又难。”

师徒二人又在一起讨论了许久,直到了午时一刻,苏葵谢了田连的留膳,这才请了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