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81 信物二

181 信物 二

话落便从袖中『摸』出一个荷包来,笑的极甜,“我见你好像喜欢宝蓝『色』,便挑了这个颜『色』。”

宿根低低叹口气:“多谢周小姐美意,只是...”

周云霓忙地打断,不给他开口拒绝的机会:“这荷包又并非什么贵重之物,怎么说也是我的一番心意,王爷就莫要推辞了。”

说话间,人已欺身靠近宿根,伸手便要将荷包往他怀里塞去。

宿根碍于男女有别,只得收下,往后退了几步,同她拉开距离。?? 未待作年芳181

心里急着去寻苏葵,实在不愿再同她纠缠下去:“多谢周小姐,先失陪了。”

“王爷!”周云霓见他这就要走,急忙喊住,却眼见他的背影消失。

心里是还有许多准备好的话没来得及跟他说。

宿根松一口气,捏了捏手中精美的荷包,绣艺确实无可挑剔,只是这上面绣着的两只鸳鸯,顿时让他觉得成了一块烫手的山芋,这要是让苏葵看到了,定又得晾着他十天半个月。

想到苏葵那爱吃醋的『性』子,轻笑了一声,抬手便要将荷包抛出去,却听一道清灵的声音带着笑意传来——“慢着。”

宿根笑意僵在嘴边,眼见前方的苏葵一步一步的走向他,竟生出了心虚的情绪来。

“这么急着销毁赃物?”苏葵走近,从他手中拿过荷包,只当是哪个爱慕他的姑娘家送的,并未往周云霓那里去想。

“啧啧,这绣的可真好,鸳鸯戏水呢。”末了将荷包又塞回他手中:“看得出是费了心思的,你既然已经收下,可得时时刻刻戴在身上才好,方不辜负人家姑娘的一腔情意。”

宿根讪讪地笑。“鸳鸯戏水,便就让它们戏水去吧——”

话落,那荷包已被他信手丢到了湖中,是真真正正的成了一对戏水鸳鸯。

苏葵渐渐收了笑意,宿根哪里都好,独独就是不懂得怎么彻底拒绝人,也许是因为生了一副无情又似有情的模样,总会叫人觉得心存希望,倘若刚刚被他拒绝的一位姑娘,心中的那团火就剩一点儿火星子了。眼见就要熄灭了,但见他脸上的笑,那团火八成又会噌噌的燃了起来。继而再接再厉。

她生『性』多疑不假,独占心强也是事实。

想一想宿根对她的迁就,也就是觉得这些事不算什么,她对二人的感情还是相当自信的,绝不是一般人能搅和得了的。

宿根扯过她的左手。放开的时候,苏葵发觉手腕上多了一只玉镯。

惊奇的咦了一声,抬起手来看,竟是通身『乳』白『色』的羊脂玉镯,在月光下泛着温和的光芒。

“送我?”

宿根眼神溢出笑意,“今日可是男女交换信物的日子。有规矩说信物只能送给心仪的人,若双方互赠了物品,便是两厢情愿的意思。所以——你给我准备了什么?”

苏葵无害的笑开,『露』出两颗可爱的虎牙,“准备确实是准备了。”

宿根闻言满意点头,伸手便要讨要。?? 未待作年芳181

苏葵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无奈摊手女娲成长日记全文阅读。“可你到现在才过来,我之前以为你不来了呢。琢磨着那信物不好白白浪费...”

宿根听出了不好的预感,“所以?”

苏葵略带羞涩一笑,“方才在灯桥上见一位公子生的好生俊俏,所以便将信物送了他。”

宿根脸『色』一顿,『摸』了『摸』鼻子,“那人现在何处?”

“你找人家作甚?”

宿根靠近她一步,黑眸幽亮如星辰,声音带着阴险的味道:“杀人,越货。”

“哈。”苏葵干笑一声,嗅出他眼中的危险气息,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几步。

宿根眼角带笑,一把环住她纤细的腰肢,“怎么?擅自将信物送给他人,不给我一个交待还想走?”

苏葵尽力仰高下巴,企图缩短身高的劣势,“你这分明是贼喊抓贼,你自己这么晚过来,还收了人家姑娘的信物,倒过来还怪我将信物送人!”

话落撇了撇嘴,“你这样好没道理!”

宿根伸手捏了捏她气鼓鼓的脸,点着头:“这件事确实是我不对,我认错。但是这同你送别人信物可是两码事,你别想糊弄与我。”遂扯起一侧嘴角,望着苏葵仰着一张小脸,五官在灯火的映照下愈加灵动,不由眼神一凝。

苏葵一噎,眼见『奸』计被识破,刚想开口辩解,下一刻却被堵住了口。

唇上温温凉凉的触感叫她大脑轰然一白,顿感空气稀薄。

心脏犹如擂鼓。

苏葵回过神来,觉得呼吸困难,下意识的推搡着他健硕的胸膛,却使不上力气。

没有接吻的经验,加上此刻无法呼吸,一时有些害怕,奈何又挣脱不得,只能勉强发出低低的声音以表抗议。

宿根本只是打算浅尝辄止,一听她这软软绵绵的声音理智即刻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吮吸着她唇齿间的芳香,是比想象中的还要可人,不受控制的想要摄取更多。

环住她腰身的手臂收紧,将怀中的人贴的更近,细细啃咬着那娇嫩的唇瓣。

苏葵觉察到他的动作加重,是真的害了怕。

也不知是羞怕的缘故,还是被勒的难受,一双晶亮的眼眸里充斥着泪水,却只在眼眶里打转不肯落下。

宿根余光瞥见一抹惊亮,见她眼泪打转,心下一疼,顿时回了神。

强压下想要再深入的意欲,松开她的唇瓣,在嘴角处轻轻印下一吻,抵着她的额头笑道:“怎么,我还以为你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原来是怕这个啊...”?? 未待作年芳181

眼睛闭的紧紧的,是在平复着身体中的燥热感。

苏葵抽了几下肩膀,将眼泪竭力『逼』了回去,一时觉得羞愤到了极点,大口的喘了几口气,脸『色』娇红,声音犹如蚊响,“我,我何时有说害怕了...”

宿根哦了一身,蓦然睁开眼睛,已是波澜不惊,“既然你不怕,那么不如我们再试一试?”

苏葵脸『色』更红,抬头瞪向他,“...”

却是无言以对。

宿根见她此刻现出少有的女儿家娇态,双眸含水,双唇微微红肿,如同熟透了的水蜜桃,端是美艳无比。

一边庆幸此情此景没第二人瞧见,一边又在心中埋怨只能看不能吃,当真是折磨人空间神舍全文阅读。

费力转开了视线,轻咳一声,“信物交出来,否则我可不能保证会不会再让你重温一下方才的感觉。”

他哪里不清楚苏葵的『性』子,是绝无可能将信物送与别人的,那般瞎扯,不过是想气他方才收了别的姑娘的信物而已。

苏葵绝对相信他能做出这种事来...

心下虽隐隐带些不满,但还是乖乖将信物交了出来。

“喏。”没好气的把东西往他怀中一塞,将脸歪向了一侧。

宿根摇头失笑,将那冰凉的东西捏在了指尖,竟是一弯月形的紫檀木雕,两头穿着小孔,是用宝蓝『色』细绳编就的平安结。

紫檀木木质极坚,虽只这么一小块却还是将平安结坠的垂直。

“亲手编的?”

苏葵转过头来,心绪平复了大半,不似方才那么尴尬,方道:“...给你做个扇坠用。”

宿根心下感动,忽而想起她前日手上的伤,眼神一闪,将她的右手扯到眼前。

苏葵想要挣开,却被他握得更紧。

宿根望着她手上已结痂的几处细细刀上,微微皱眉:“这木雕还是你亲手雕的?”

苏葵心知瞒不过他,却还是嘴硬的道:“谁让你之前那扇坠那么难看,我实在是看不下去,这才亲自动了手...”

宿根仍是皱着眉的模样,久久不语。

苏葵猜不透他的心思,但见这表情显然不是开心,心下不禁觉得有些恼怒,一把扯过那扇坠,“不喜欢便罢,做什么还这副表情。”

宿根忽然握住她的手,连同扇坠一同牢牢的握在手心。

一把将她拥进怀中。

苏葵一滞,便听头顶传来略带沙哑的声音,“别『乱』动。”

苏葵抬眼望向他,只看到他轮廓俊美的下巴,对他突然如此有些不明所以,小声地道:“怎么啦?”

宿根久久道:“答应我,不会离开我。”

苏葵听他突然来这么一句,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认真的答道:“好。不过前提是你也不能违背曾经答应过我的话。”

宿根一笑——这小东西还真是处处不肯吃亏。

“成交。”

夜『色』如水,柳条轻轻拂过湖面,『荡』开一圈圈的波纹,湖面上浮着各『色』的花灯,火光闪动,虽是极弱,但这么多盏灯聚在一起,却将整座灯湖都照的通亮。

有调皮的孩童用石子儿去打花灯,碰巧砸中的,便会使得花灯一阵摇晃,甚至落水湮灭。

被大人们呵斥一句,便嬉笑着跑开了,嘴里念着不知从哪里听来的民谣,三五成群的寻着下一个‘狙击点’。

远处的灯桥此刻无疑是最热闹的地方,大多数都是冲着心上人而来,盼着能在此处或是真心去寻觅良人的年轻男女,或是去凑热闹的,将整座灯桥挤的满满的,也亏得这座桥建造的极好,能承载这么多人,并着大多数人满腔沉甸甸的情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