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80 信物

180信物

坐在马车里的几人嘴巴也不闲着,东扯西扯的,不知怎地就转到了周云霓身上。

白泠泠先是一笑,后道:“你那表姐今日竟没跟来——倒是稀奇的紧么?”

苏葵同她的感觉差不了多久,“最近可就突然转了性子,天天连院子都不出了,我爹前天还让我去看一看她,是不是病了,我去了一趟,那精神可好的不得了。”

这倒是实打实的事情,这些日子周云霓可谓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也不知是在倒腾什么。

碍不着她,她自然也懒得去管。

“前些日子我在布庄倒是看到她一回,听说是她让布庄掌柜早早订了一匹好料子,我瞅那宝蓝色儿的料子确实是极好。”璐璐打了个哈欠,漫不经心的道。

周云霓每月都要做上几套衣裳,这不奇怪。

“今年的寻花灯,你们还玩不玩?”史红药这些日子心结打开了大半,同璐璐相处下来,实在没办法对她产生敌意,也一日比一日清醒的认识到,苏烨之于她,不过是年少懵懂的一场风花雪月罢了,跟华颜那重之又重的执念比起来,她觉得她应该可以放下,且如今的她,正试着放下。

白泠泠笑了几声,饶有深意的望向苏葵:“据说某人如今的未婚夫婿就是在寻花灯上抓来的,咱俩现下还是名花无主,自然也要去碰一碰语气。”

史红药慎重点头,望向苏葵,“你就不必参加了,免得白白占人数,那灯谜我往年便过不得,总觉得灯官在针对与我,不若你待会就站在一旁。给我提示一番。”

苏葵一噎,好么,她已经被排除在寻花灯之外了,不过她也委实没打算参加,只是来凑一凑热闹罢了。

想起去年史红药那副模样,不由笑出了声,遂道:“提示就不用了,只要你不插队,那灯官保管不会为难与你。”

史红药被她这么一说,也想了之前的那些荒唐事迹。觉得有些羞愧、又有些好笑,“以前那不是不懂事么...今日才不会去插队呢。”

史红药说话倒也作数,果真没去插队。老老实实的排在了后头。

往年来猜过灯谜的姑娘们,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似乎少了些什么一样,但又想不起是什么。

待史红药站在灯官面前,等着他念灯谜之时。众人登时恍然是哪里不对劲了:原来史红药今年没有插队!

就连灯官都略带惊讶的望了她一眼,见她一头的金簪没了踪影,满脸的脂粉洗的干净,那扎眼的红衣被粉裙替代,特别是脸上那盈盈的笑意,是叫他觉得忒不靠谱美人谋律。

不是没听过她不能育子的风声。只是实在没料到会是此般翻天覆地的变化。

想她一个女子日后只怕真的难以育子,受人暗下嘲讽,不由觉得有些同情。扫了一眼灯上的谜语,微微一皱眉。

“凤头虎尾,打一字。”

这字谜相当简单,围观的众人多半都能答的出来,在手心里画都不用画。想一想就知道是什么。

史红药一愣,也没料到会是这么简单。只道自己运气好,笑着答道:“可是‘几’字?”

灯官冲她一笑,将手中花灯递给她,“史小姐答对了。”

史红药兴冲冲的接过,这可还是她头一回得这花灯。

苏葵见她行了下来,一拍她的肩膀:“如何,我说的对不对?只要你不插队,定能过得了。”

白泠泠早早过了灯谜,也提着灯走了过来,望了一眼史红药手中的花灯,咦了一声。

“怎么了?”

白泠泠指着她灯上的字道:“这长长一大串,可不像方才他念的谜语啊...”

苏葵垂下视线,见上面赫然写着:一边是红,一边是绿,一边喜风,一边喜雨。

史红药惊讶万分,蓦然转头望向灯官,他正替人解读着灯谜,灯火映照着他的侧脸,显得格外温和。

白泠泠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捅了捅她的胳膊,“马然不错,我祖父很看好他,有意将灯湖会会长之位传给他来着——至今还未娶妻。”

史红药瞪了她一眼,被她这句话闹了个大红脸,幸好夜色沉,看不清晰。

“你胡说什么呢!”

苏葵见她这副模样,觉得难得,“你反应这么大作什么,泠泠不过是夸赞了他几句而已说他未娶妻而已。”末了一脸兴味的看向她:“哦...你该不是想到那里去了吧?”

“我才没有!”史红药急慌慌的辩解,见苏葵二人狼狈为奸的模样,气的牙痒痒,却又无计可施。

“哈哈...”几人见她如此,都有些忍俊不禁,就连一路上一直没敢怎么说话的温青然都笑出了声来。

个个姿色都不俗,此刻笑声济济,更是招惹了许多目光。

“哟,我当是谁这么招摇,不顾女儿家的体面,在这放声大笑,原来是表妹啊。”周云霓迈着碎步走来,身形摇曳生姿,眸光流转间顾盼生辉。

较于她们几个,多得是一份风情。

苏葵轻笑一声:“表姐来卫国也不是一日两日了,难道不知我们卫国国风开放,今日灯湖节本就是年轻男女交换信物的日子,我们不过笑一笑,就是不顾女儿家的体面了?既然表姐觉得这种气氛难以接受,那么我劝你还是早些回府吧,因为接下来的寻花灯、挑灯梯、过灯桥,参与的人数不胜数,只怕会刺激到表姐。”

史红药也早不掩饰对周云霓的不喜,“是啊,既然周小姐觉得笑一笑就是有失女儿家体面的大事了,那就应当严格恪守一个闺阁女子的行为——闭门不出是个不错的选择。”

周云霓脸色一阵白一阵青,“哼,史小姐的提议倒是不错,我若是换成你的话,怕是真没什么脸面出门了,真是要闭门不出了嫡女谋全文阅读。”

谁都听得出,说的正是史红药无法育子的事情。

这件事平时苏葵几人都是只字不提,生怕戳中她的痛处。

果然,史红药身形一震,直直的望向周云霓,却无言以辩,她不能育子,是千真万确的事情,但是,这不代表她喜欢听别人拿这件事情来耻笑于她。

白泠泠皱紧了眉:“周小姐自幼出身矜贵,总该不会连礼义廉耻都不懂吧?还请积点口德。”

周云霓微微仰了仰下巴,无声的笑了几下,“礼义廉耻不必你来教我,口德谁都会积,但是分对谁了。”

“你...”白泠泠吸一口气,想要骂她几句,偏生又骂不出口,从小接受良好的教育,脑子里的脏话凑在一起还不过十个字,却还不知道怎么用。

苏葵对周云霓这种与生俱来的孤傲清高感到很无奈,之前在西宁也就罢了,众人捧月,固然有情可原,但是她现下远在大卫,一切仰仗苏家,还能这么天不怕地不怕的招惹是非,也亏得她信得过苏家的势力和对她的维护。

提步走近她,“表姐知晓礼义廉耻当是最好,但光知晓也的确没什么用处,关键还需谨言慎行才行,我不知你之前在西宁是怎样的一副光景。”目光带了些凉意,“但是我希望你认清楚一点,现在是在卫国。”

周云霓从没见过她露出这种目光,像是幽幽寒潭,深不见底,不觉便垂下了视线,不敢看她。

竟莫名打了一个冷战,苏葵的话意很含糊,甚至根本算不上威胁,但偏偏就是让她觉得有些...害怕。

害怕?周云霓一皱眉——她怎么会有这么没出息的想法!

下意识的挺直了背,扬起下巴,却发现苏葵几人不知何时已经离去了。

气恼的跺了跺脚,觉得方才失了面子,转头对一侧的丫鬟低声吼道:“没用的东西!不是说六王爷随她一起的吗?”

身侧的这个丫鬟名唤小婷,人还算聪明,自从争香和斗艳挨了那一顿板子之后,就跟她离了心,甚至还同栖芳院的那几个丫鬟关系不错,周云霓打从心眼里纳闷她们脑袋是不是有毛病,竟然都忘了当初是苏葵吩咐人打的她们?

小婷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奴婢先前在栖芳院听到的消息确实是这样的,兴许,兴许是六王爷临时有事还没到也说不定...”

周云霓又狠狠剜了她一眼:“今晚若是我见不到六王爷,有你好受的!”

小婷心下叫苦不迭,只觉得急切盼望六王爷出现的一颗诚心可昭日月。

宿根确实是被挽仙楼中的事务绊住了,之前他确实对挽仙楼这个强大的机构不感兴趣,但他这些日子渐渐明白,多一份能保护苏葵的力量不是一件坏事。

待他赶到的时候,挑灯梯都已结束。四处寻了苏葵不得,转而去了灯桥,想她应是同白泠泠几人去了那里。

却被守株待兔的周云霓堵了个正着。

“六王爷!”

宿根听到这愉悦的声音之后,不由倍感头疼。

对她扯出一丝笑意,敷衍的点了个头。

周云霓也不磨叽,大许是担心宿根跑掉,直接进了正题,“近来几日我日日呆在房里,就是想赶在灯湖节之前亲手帮你绣个荷包...”